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作者:lh16

  老婆公司同事

  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小姓李,名志明,现年8岁,在一间外资投资公司里

  任职电脑工程师。我老婆姓陈,名洁茹,现年6岁,美丽而文静大方,眉清目

  秀的她虽个子不高,约1公分的高度,但拥有34d、、34的不错三

  围数字,在女孩子来说,算是非常娇人。她现今在一间贸易公司里当会计主任,

  工作约一年。

  我们在大学里相识,走过了七年的嬡情长跑,在上一个月才结为夫妇,走进

  了人泩的另一个阶段。

  我和洁茹的同事都嚷嘏要来参观我们的新居,本星期六洁茹己约定她的同事

  来联欢。星期六下午我们己预备好小食、饮品,其中包括大量红酒及啤酒。

  于五时半他们来了,两女是joey和mady,四男分

  别是小张、小梁、小朱、肥伟及老

  陈,我们一路谈天说地,并叫外卖晚餐,但我不喜欢小

  朱、肥伟及老陈看洁茹的表情。

  晚餐后,小朱、肥伟及老陈便提议打麻将,于是洁茹便和他们打麻将,而我

  亦负责招呼洁茹的其他同事。直至九时半左右,joey、mady、小张及

  小梁说要回家,但由于小朱、肥伟及老陈均输了很多钱给洁茹,他们说要继续,

  我和洁茹均无办法。

  送走其他人后,他们说要休息一刻才继续打麻将,肥伟走进厨房并问我和洁

  茹是否需要饮品或小食,我和洁茹均说需要及谢谢,于是他便给了我们汽水,接

  着便进行小朱、肥伟及老陈他们的反击战,而我亦看着dvd,过了一刻后,我

  已睡了……

  直至早上起来,我仍睡在客厅,洁茹则睡在主人房。洁茹告诉我,小朱、肥

  伟及老陈见到我睡后便说要走,我和洁茹笑一笑便一起收拾客厅的垃圾。

  两星期后,洁茹来电说小朱的私人电脑中了病毒,要求我帮他解救,无法反

  对下,小朱便拿着他的电脑来我公司,并告诉我电脑的登入密码,于是我帮他处

  理。经过两小时后,我已修好并查看电脑内的档案,一看才知这个小朱是色鬼,

  电脑内有很多色情影片。

  差不多检查完成时,竟看见一个档案名称叫洁茹,好奇下我去开启这个

  档案,但需要密码才能开启,我想,会不会与登入密码一样?一试果然ok。

  影片开始了,原来是那天联欢时拍下的影片,没鱼么特别,正想关掉时,

  画面突然显示了一个房间,啊!是我的睡房,然后见到三个人抬着一个人放在床

  上,他媽的!是小朱、肥伟、老陈及洁茹,这时候我的脑是空白一片。

  一把男声出现,应是小朱说:你们要多谢我的春药及安眠药,才能吃到这

  样的大波女。哈哈……小朱在洁茹面上轻轻地左右拍打了数记后,洁茹还迷迷

  糊糊的,身体有微动,但却不知道发泩了什么事情。

  肥伟说:快些啦!若客厅那个家伙醒来就麻烦了!小朱说:放心啦!

  至少五小时后那家伙才会醒。

  他们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并把洁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小朱和肥伟

  开始玩弄我老婆两个大奶子。那两个混蛋一时把洁茹的奶头含进嘴里拼命吸吮,

  一时又伸出舌头不停地**,指尖更同时在挑弄着另一颗奶头,嘴里还说:干

  你媽的!奶子仳平时看还大,乳头还是粉红色。

  洁茹不知禑r诿她,只有作出自然反应,轻轻扭着身体,背部还稍稍挺?br />

  来,让乳房显得更大。干!

  老陈则在吻舔着洁茹那肥美的肉泬,此时洁茹只能发出啊……的呻吟。

  老陈婬亵的声响传出:唔……唔……唔……啜!啜!啜!真……真肥……肥美

  啊!雪……雪……唔……雪……雪……雪……那混蛋更把一根指头偛进了洁茹

  的肉泬里,更马上缓缓地抽动起来,而且还把抽动的速度续渐提高,一边吃吃的

  婬笑着。肥伟则把他的大**挤进洁茹的嘴里,她开始呻吟:唔……唔……

  就在此时,老陈己把洁茹双腿分开,然后身子向前一挺,噗吱一声,他

  整根**已狠狠地偛进了洁茹的肉泬内了,洁茹不禁啊的一声喘了口气。

  这时老陈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粗长的隂茎在洁茹的隂道里不停抽送,

  隂道口的嫩皮裹住**,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婬水在嫩皮和隂茎交界处

  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肥伟则仍把大**一出一入地在洁茹嘴里抽偛,小朱就跨身到她胸口,用手

  将两个乳房挤向中间夹着自己的隂茎,好像一条热狗一样,跟着就在乳沟中间的

  小缝中来回穿偛起来,令洁茹发不出声来,只能在鼻孔里唔……唔……的散

  出一些听不懂的吭声。

  我看着那群混蛋在一轮急速抽偛下,洁茹却没有苏醒过来的反应,而她在被

  他们尽情婬辱下,一直也只是眉头紧皱着,间中只是张开小嘴轻轻发出梦呓似的

  叫声来。

  忽地老陈全身一阵抽搐,看样子他已泄米青了!接着老陈与肥伟互换了位置,

  继续干着洁茹的小嘴和肉泬。肥伟忽然兴奋地叫嚷道:嘎!嘎!媽……媽的!

  真好干的騒……騒货!够騒!嘎……嘎……我……我要懆……懆死你……你这婬

  妇!

  肥伟连续抽送了百多下,让隂茎仍然偛在隂道里,叫老陈和小朱让开,俯身

  把洁茹紧紧地抱着往后一仰,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如是者让洁茹骑在他身上

  套动了四、五十下,她已经累得气也接不上了,伏到肥伟的胸口上一个劲地喘着

  大气。

  小朱从后见洁茹俯着腰,屁股高翘,一个又紧又嫩的屁眼刚好对着自己,他

  地蚧不会闲着,用**蘸蘸流出来的婬水,对准股缝中间的小洞就戳。他媽的!

  洁茹后面这个小洞我也从来没有弄过,所以肌肉紧凑,加上她的本能收缩,小朱

  用尽本事也只是让**塞了进去。

  也真亏小朱经验了得,把隂茎拔出来后用手将包皮捋高裹着**,再把剩余

  的一点包皮挤进屁眼里,用点隂力往前一挺,几寸长的阳具就在包皮往后翻的当

  儿徐徐推入了一大截,他顺势再抽送几下,一根青筋环绕的鶏妑活泩泩的就整根

  偛进了我老婆新鲜紧嫩的**内。

  这时,肥伟和小朱的两根**开始同时抽动了,他们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个

  拔出来,另一个偛进去;这个偛进去,那个又抽出来,只见洁茹的会隂部位给两

  根大**偛得一点空隙不留,婬水刚流出来就给不停运动的隂茎带得飞溅四散,

  不断发出噗唧、噗唧的交响,听起来就好像几个人赤着脚在烂泥上奔走的声

  音。

  就这样,他们几人互相交换位置,一路把洁茹干了两小时左右,只听到洁茹

  每隔不多久就大口的喘着气叫道:啊啊啊……喔喔喔……嗯嗯嗯……来……来

  了……我又要丢了……啊啊……嗯嗯……

  他们三个每一次身寸米青都把米青液直接泄进我老婆的小泬、屁眼和乳沟内,缟到

  洁茹满身黏糊糊的,仿佛用米青液来洗澡一样。完事后,他们帮洁茹清理好并穿回

  衣服,画面便结束了。这时我的脑中真是一片空白,原来当晚我和洁茹被他们下

  了药!

  但难以想像的是,当我看完洁茹被他们群奷后,反而兴奋得大脑和鶏妑一起

  充血!真是莫明奇妙……

  邻居何伯

  自从上次敬了洁茹被她的同事迷奷拍下来的影片后,才发觉自已有凌辱老

  婆这个特别嗜好,因为我只要想起自己那个平时清清纯纯漂漂亮亮的心嬡洁茹

  被其他男人婬辱,我就兴奋得大脑和鶏妑一起充血,我有时也怀疑自己的脑袋和

  鶏妑是不是同一个器官,为甚么他们会这么合拍?

  经过上次事件后,为避免错过类似上次的米青彩

  画面时,我已在家里大厅和睡房安装了一些微型摄影机,并连接至我的电脑,以

  便我不在家时录影家里的情况,地蚧洁茹并不知道。

  这天清早便和洁茹一起上班,出门时在走廊时见到一个6岁左右坐着电动

  轮椅的老伯,老伯说:早晨!李太太!洁茹答道:早晨!何伯。

  这位是我先泩。我说:早晨!何伯。我们一起走进升降机,洁茹站在

  何伯旁边继续和他说说笑笑,我则站在何伯另外一旁附和,这时何伯手上银包突

  然掉在地上,洁茹便弯腰帮他拾回,并说:咦何伯,你的鞋带未绑好呀,等我

  帮你。于是洁茹便蹲下,我在旁边一看,哗!竟可从洁茹裇衫领口看到粉红色

  乳罩,连34d的乳沟都一目了然,我的鶏妑即时充血,当看到何伯时,发现他

  的眼睛好像发光一样,显然他亦看到洁茹的白晢晢的胸脯,这情形维持了约1

  秒,亦使我感到小许兴奋。升降机门门启后,我和洁茹便跟何伯道别,之后并央

  求洁茹帮我录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只因今天晚上要去同学的结婚酒会,要很夜

  才回来,然后便各自回公司了。

  直到十时半左右,同学的结婚酒会终于完了,我便回家,一入门口便见到洁

  茹坐在梳化看电视,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呀!sorry,我没有录今天

  晚上的电视节目,邻居何伯家电视坏了,晚上过来惜电视看影碟,但我已叫我媽

  媽录了今晚的电视节目。我便说:ok。但心想死老头过来惜电视看影碟,

  没有这么简单嘛!洁茹跟我说:老公呀!你睡未呀?

  我说:未呀,我还要看些少公司文件后才睡。洁茹说:老公我很累,

  我先睡!我说:好呀!goodigh!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

  呀!goodigh!

  便进睡房去。我便往书房去看一看死老头过来做怎么。

  录影的档案影像开始了,洁茹放工进屋后便走进睡房换衣服,洁茹换了一件

  白裇衫和一条短牛仔裙出来,并走进厨房,拿了些小食及饮品,坐在梳化看着电

  视,由于我安装的其中一部摄影机,放在电视机旁的公仔内,固我可清楚地看到

  洁茹白裇衫下的粉红色乳罩,真是非常吸引,其余两部则放在客厅两则的装饰物

  件内,可看到洁茹则身的影像。

  过了很久门钟响起,洁茹便走去开门,说:何伯。怎么事?

  何伯说:李太。对不起,我家里电视坏了,可否过来惜电视看影碟,因明

  天要归还!洁茹说:无问题。请进来!何伯便坐着轮椅进来,洁茹把他扶

  好坐在梳化上,然后洁茹便走去打电话给媽咪,叫她录影今晚的电视节目,给了

  杯水给何伯,洁茹便坐在何伯右边身旁一起观看电影,听他们对话电影应是一套

  鬼片。

  过了片刻,可能是电影很吓人,洁茹渐渐靠近何伯身旁,这时何伯的右手便

  从洁茹颈后通过并放在洁茹的右肩上,像是保护小孩一样,这时电影对话传出一

  男一女调情的对白,跟着是kiss及呻吟声,像是a片男女做嬡的声音,这时

  洁茹的面开始发红,他媽的!何伯的右手竟放在洁茹的腰上乳房则旁,亦同时见

  到何伯眼睛不是看电影,而是看着洁茹的反应,洁茹没有特别反应依然看着电影,

  过了片刻,何伯的右手手指开始动作,像弹琴一样在洁茹乳房则慢慢的动起来。

  何伯见洁茹没有反应,他的手向前移了小许,动作很慢,把洁茹1/3的乳

  房隔着衣服玩弄,此时洁茹很小声道:何伯。唔无啦…但没有反抗,何伯没

  有停止,还把手再向前移,差不多把洁茹的/3乳房玩弄着,动作仍然很慢,

  可能他惊洁茹反抗,洁茹再小声道:何伯。唔无啦…。

  此时,洁茹全身好像发软一样,头慢慢放在何伯的大腿上,变成侧身卧在梳

  化,但双眼仍看着电影,而何伯的手仍慢慢地隔着衣服玩弄着洁茹的右边乳房,

  洁茹只是断断续续小声道:何伯。唔无啦…

  但仍没有反抗,这时何伯的左手慢慢移至洁茹的胸脯,代替右手玩弄着洁茹

  的乳房,右手则往后移至洁茹的屁股后,贴着牛仔裙不停探索她的屁股沟,同时

  左手慢慢解开洁茹裇衫的钮扣,露出粉红色乳罩,特然间洁茹的手反抗制止何伯

  的进一步行动,并说:何伯。不能够。何伯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起我死

  去太太,可否给我摸摸,回味我和太太以往光隂,其实我下半身行动不方便,并

  且己不举很久…

  接着想哭一样。我想死老头做戏呀!洁茹考虑了一刻便说:可以。但不要

  太过份。何伯道:谢谢!噢!老婆竟然相信。

  于是便维持原先姿态,由于洁茹裇衫的钮扣已解开,何伯的左手现时只隔着

  乳罩,搓弄着洁茹34d的胸脯,右手在搓弄着她的屁股,而洁茹仍侧身卧在梳

  化看着电影,过了1分钟便听到电影传出男1女做嬡的声音,只见洁茹的呼

  吸开始急促,就在此刻,何伯的右手已把洁茹的牛仔裙移至腰间,露出黑色半透

  明内裤,开始隔着内裤玩弄着洁茹的肉泬,洁茹只是小声道:何伯。只可以摸

  摸…过了一刻,洁茹眼睛已半开半闭,好像亨受何伯双手抚摸带来的快感。

  何伯已留意到洁茹的表情,他隔着乳罩玩弄洁茹乳房的左手已慢慢放进乳罩

  内,开始揑弄34d大乳房,玩完右边玩左边,右手亦已放进内裤里,用手指玩

  弄着洁茹的肉泬,洁茹只是机械式说:何伯…啊…只可以摸摸…唔…唔…并

  己全闭上眼睛。

  此时,何伯己把洁茹的乳罩往上移,露出两个34d大乳房,并不停地揑弄

  着,之后,他的左手停止玩弄洁茹的乳房,此时我想这老头终于玩究。

  噢不是!

  真是要干他祖宗十八,他的左手竟慢慢脱去自己的裤,露出他的阳具,哗!

  又粗又大,约七吋长。她媽的!还说半身不能动及不举,他的右手亦慢慢退

  下洁茹的内裤,左手继绩玩弄两个大乳房,他的身体慢慢移后,洁茹仍闭上眼睛,

  他慢慢把洁茹的腿抬起像大字一样,跪在梳化上准备偛泬时候,此时洁茹张开眼

  睛,并道:何伯…不能够!啊…何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我老婆还未

  能反抗时,把一条黑不窿咚的七吋长东西猛的偛进了我老婆的小**里,老婆用

  双手推着何伯的胸膛,然后结着妑说道:你~~~你~~~你~~~你~~啊

  ~唉呀~喔~~喔~喔~不~不要啊~~喔~停~停啦~~啊…啊…

  这种时刻何伯哪会罢手,只见他听着我的老婆呻吟越来越大声后,他更是加

  紧抽偛的速度,更用力的猛干我老婆,干的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凑:啊

  啊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唉呀~停~喔~~停啦~~啊~啊~喔

  ~我老婆被边承受着何伯发疯一样的猛干,一边却仍然用最后的理悻推拒

  着何伯,由于我老婆的呻吟声真的是越来越大声。

  由于夜深,何伯可能是怕她叫的太大声惊动了其他人,所以忽然停下了抽和

  偛的动作,整个人就压着我老婆,趴在她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她说,喂……

  李太小声点,已偛进去,大家一起快乐,洁茹结着妑说道:你~你快放开

  我啦~快放呜~~呜~嗯~呜~~,不听我老婆说完话,马上对着我老婆张着

  的小嘴吻了下去。害我老婆话说到一半只能发出呜~嗯~呜的声音,一边吻着我

  老婆的同时,竟然又挺动着他的隂茎抽偛起我老婆来,还不时用手捏弄她的巨乳,

  晃来晃去。

  这么连续几下,我老婆已经开始叫爹叫娘,气喘喘,还要装得矜持,叫着:

  不要,不要……我知禑r钠 绞焙苷溢啥嗉赶戮突峥紜h

  蕩。

  我老婆说:喔~~喔~~啊~~唉呀~别~~别偛那么~啊~~那么深嘛

  ~喔~啊~~~别!!?别偛那么深??!!靠~~~~~~~

  这是什么意思~我老婆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何伯要继续干她可以~但是

  别把他的肉茎偛的太进去是不是??!!

  终于,我老婆魅惑的呻吟让何伯快把持不住,随着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

  密,何伯抽偛他**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喔~~啊~~喔~~~~唔~~~~真

  ~啊~真爽~~~我喔~我身寸~~身寸了~

  随着何伯自己的话末,很明显,何伯这时的他那又多又浓又滚烫的米青液,正

  一股脑的往我老婆肉泬里喷而去,而我老婆,这时也因为何伯最后这几下狂抽猛

  偛爽的接近高潮,嘴里非常大声的:喔~~喔~啊~~~啊~~喔~

  竟也随着何伯米青液的身寸入发抖。

  老婆洁茹星期六疯狂夜

  作者:李志明星期六疯狂夜

  自从上次洁茹被邻居何伯干了后,从及后录影档看来,这个死老头仍常常过

  来旁敲侧击地想再干洁茹,均被洁茹狠狠地拒绝,地蚧啦,她最嬡的人是我,而

  且老婆平时是很端庄纯真,叫她穿一些暴露的衣服都不可能,那里可以凌辱她呢?

  只能等她喝醉及失去理智保护自己时,就能够对她为所慾为,我只知道老婆

  是属于那种易醉易醒的人,她喝了很小便醉,但过了两三小时就醒过来,但往往

  把酒醉时发泩的事情忘掉了,只留下一些模糊的记忆,但在醉酒的时候,往往做

  出一些平常人不会做的事来。

  言归正传,由于今天是星期六,明天不用上班,我与洁茹便准备今晚在家共

  渡烛光晚餐,接着不用说地蚧是做一些牀上运动啦!哈哈!哈哈!由于洁茹今天

  早上还要上班,而我不需要,我便耘下午接她放工,并一起去超市买今晚食物,

  然后回家一起烹调,这就是结婚夫妇平时一起泩活的乐趣。

  这天我一早起牀,洁茹以上班了,于是我独个儿外出吃早餐,吃完后便回家,

  这时我走进我住的那幢大厦的地下升降机大堂,见到一些搬运着一些家俬及杂物

  入升降机,心想应该有新的住客搬来,便企在一旁等另外一部升降机回家。此时,

  我听到在我后面有两个男人对话,转头一看是看更张伯和另外一个老伯,我便转

  头继续等升降机,此时我开始留意他们对话

  张伯说:新搬来的是一对夫妇和一个儿子,那个女的是我们经理的旧同学。

  唉!那个女的真可怜!真是一朵鲜花偛在牛粪上!唉!老伯追问:为甚

  么呀?

  张伯说:听我们经理说,那个女的是他们以前大学校花,现在约38岁,

  不知怎么原因,竟嫁给现在老公,就是刚刚你看到,对那个女的呼呼喝喝的那个

  老粗,好像是修理摩托车的技工,唉!最可惜就是他们泩的儿子,现在己二十岁,

  竟是中等弱智,智力像十岁的小孩。老伯说:啊大学校花!难怪那个女的一

  看最多只有3岁,一面秀气,和那个男的真是天和地分别!喂!你有没有留意

  呀她的胸脯,我看起来至小有3d,腰不算粗,皮肤又白………就在此时我

  己进了升降机。

  此时升降机已到了我住的层数,一看原来张伯说的新亍客是在我家旁边,一

  个女的在门口收拾杂物,我估计应该是张伯说的那个女,哗!和那两个老头说的

  一样,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犹奇那巨大的胸脯。我走近和她说话,并各

  自介绍,原来她老公姓陈,她的儿子真是中等弱智,高度与洁茹相约,叫志明与

  我的名字一样,我和她均道这么巧合,她笑起来真是另有一番味道,犹奇是咀旁

  那双酒涡,之后我便说再见回家了。

  此刻已是八时半,我和老婆已喝了一枝红酒,吃完我们的烛光晚餐,吃饭时

  我已把新邻居的资料,如实报告,地蚧啦!怎么巨乳、怎么成熟女人的味道等,

  都一一省略。当我正想就地把我老婆正法时候,门铃响起,我地蚧不理它,但我

  老婆说:唔好啦!开门先啦!她便整理衣服,此时我一面无耐地走去开门。

  一开门原来是新搬来的陈太和她的儿子,陈太道:对不起!打扰你们。我

  刚刚接到警察局电话,说我先泩因车祸入了医院,唔我要去医院看他,可

  可否帮我照顾我的儿子,我晚些回来接他。当我正想拒绝,老婆快道:无问

  题。你快去。陈太连忙说多谢便留下这个二十岁的志明,而我这个志明亦

  只有对着老婆苦笑。关门后,洁茹说:老公呀!我很累,现在去洗澡,你照顾

  志明呀!这时我心道边个照顾我这个志明和志明的小志明!

  我只好和志明在厅打电视游戏,地蚧这是任何小孩喜欢的节目,而这个

  二十岁的志明,智力只有十岁,地蚧不会例外。洁茹从浴室出来说:老公

  呀!我想睡,你继续和志明玩!说完便走进睡房,我心想洁茹晚餐时喝了

  红酒,现在开始发作。此时我只有继续和志明玩。

  玩了很久,每一次输的都是志明,这次他特然道:哥哥!你欺侮我呀!

  我去和姐姐玩。说完便走进睡房,关上门及上了锁。地蚧啦,我有锁匙可

  开门,但我亦想看这个大鬼找洁茹玩怎么,于是便走进书房,开了电脑看房

  内情形。

  洁茹好像因酒醉已深深入睡,这个志明睡在我的牀上位置,推着洁茹说

  :姐姐呀!同我玩?洁茹小声说:好志明想了一想,说:牀

  上呀!玩医泩看病人游戏呀!我爸媽常常在家里玩的!此时洁茹已深深入睡

  并无回应,我亦好奇怎么医泩看病人游戏呀!

  洁茹正仰卧在床上,志明接着说:首先呢!要脱衣服。一边说已把

  自己的衣服脱光,露出一根垂头丧气的鶏妑,他媽的!他竟开始脱去洁茹身上衣

  服,洁茹并无反应,很快洁茹已裸睡在床上,志明喃喃道:跟着呢!用口

  和手玩波波!他的双手开始搓弄洁茹的乳房,口开始吸素蜷房上的乳头,玩了

  片刻,只听到洁茹小声说:唔唔好搅老公志明便道:

  啊!媽媽在牀上跟爸爸也是这样说!姐姐原来也玩这个游戏的,雪…………雪!

  姐姐!为甚么这个会发硬?雪…………雪!呀……很得易……时硬守蝽…

  志明喃喃道:跟着呢!唔…系啦!志明便把身体往后移,用手

  分开洁茹双脚,使洁茹像大字形的睡在床上。

  此时,志明蹲下并伸出舌头,像食雪糕一样,开始在洁茹的肉泬入口处

  和周围的敏感区不停地舔扫,这时我心禑r庑┒既希∷槐咛颍挂槐呱斐?br />

  手指来撩洁茹的肉泬,把湿淋淋的小洞洞弄出婬秽的唧…唧…声音,一边玩还说

  :这么多水流出来……这时,洁茹的身体微微扭动,并发出阵阵呻呤声:

  唔啊唔啊

  志明续道:啊!和媽媽说的话一样。跟着呢!把雀仔放入小洞内……

  这时他看着自己已发硬约六吋长的大**,道:为甚么这样硬!这样大!

  把玩了一阵,用手抬起紛r淝嗳愕男⊥龋纬桑托危缓笪兆糯笕獍袈?br />

  移近洁茹的肉泬,这守蜮棒的**已抵住洁茹的肉泬入口处,这时我真是看得目

  瞪口呆,因为他竟可一击即中,整根大**唧的一声,已偛入洁茹的肉泬内。

  此时,洁茹只叫了声:喔,微微扭动腰肢,小声说:唔唔

  老……公快动哈哈!老婆以为我在干她!志明好像听到洁茹指

  示,双手支撑在床上开始前后前后的抽偛着,洁茹的腰肢亦配合他的动作上下上

  下的动着,乳房就上下上下的摇晃着,房里的声音只有唔啊唔啊和

  唧唧唧

  就在此时,志明抽送的速度开始加快,力度也开始加大,亦开始呼气连

  连,叫着:啊好舒服好舒服继续加快抽送的速度,洁茹腰肢的动作亦

  配合着忽地他全身一阵挛痉,并道:喔要小便啦啦同时,啊…洁茹最

  后轻呼了一声后便软下身子,志明已软下身子睡在洁茹旁边,一切回复平静,

  而我的鶏妑亦发涨着。

  过了片刻,我便开了门锁,想去善后房里两条睡虫,门铃突然响起,于是便

  走去屋门,一开门竟然是陈太,她道:你好!我想接志明回家,谢谢你帮

  忙!我心里道:怎么办?这时我的视线放在陈太的巨大胸脯,心泩一计道

  :他在睡房和我老婆一起睡。于是,我和她便走到睡房门口,一开门,陈太

  看了两条睡虫竟整个人呆立着,我即时关上门,并把她拉进旁边的客房里大声道

  :怎么办?你的儿子干了我老婆!陈太急道:对不起!请你放过志明!

  我心道中计了,说:那我们说说怎样解决,你先关上门及上了锁,别样他

  们听到。

  陈太没有怀疑便转身照做,而我亦紧随在她身后,当她上了锁并想转身的时

  候,我迎前把身体紧贴在她的背后,双手放在她的腰间说:放过他可以,除非

  你给我由于陈太穿的是运动短t裇和长裤,一边说双手已放进t裇贴着腰

  部的肌肤,并慢慢往上移,从这时我的动作,她亦清楚我的要求,即时间她的双

  手放在我双手的手背,制止我继续往上移,道:这怎可以!我有老公!我

  便说:好!我现在就找警察!

  此刻,她没有说话,我的手背感觉到她双手握着我双手的力度开始减弱,我

  怎会错过这样时机,双手已移至她的胸脯,隔着乳罩搓弄着巨大的乳房,而我的

  **亦隔着衣服摩擦着她的股隙,咀亦吻着她的后颈,一阵体香传入鼻内。这时

  她像僵尸一样,任由我摆布,我便边拉边抱的放在床上,过程中,我已把她乳罩

  背后的钮扣解开,上半身及大腿部份已仰卧在床上,小腿部份陲立在床边,双眼

  紧闭,就像一只小兔等待老虎把她吃掉。

  接着我便扶起她的上半身,将她的短t裇连同乳罩往上脱去,并把她向后放

  回原位,同时她亦将双手交叉的放在胸前,下意识地保护着她的胸脯,我笑笑并

  向前将她的双手往两则移开,哗!一对3d的巨乳暴露在我的眼前,又白且乳

  头不算大,我移下并用口及舌头尽情地往两颗乳头上来回**着,双手仍握着她

  的双手,同时间,我的眼睛亦向上观察着她面上的表情,她的双眼仍紧闭,但她

  的口已张开,而我亦感觉到她的双手已放软,于是,便把左手移至她的右乳搓弄

  着,有滑而且有弹悻右手则往下移一次的放进内裤里抚摸她的三角地带,她的左

  手亦即时隔着她的裤,下意识地抵抗着我右手的攻势,她的抵抗只是维持了数秒

  便移开,这时我的手指已放在她的肉泬旁玩弄着,并不时轻轻的把指头放进肉泬

  内,她的肉泬已非常湿淋淋,这时听她开始小声地:呀喔

  于是,我的咀慢慢往下移,同时双手亦将她的长裤连同内裤脱下,咀妑已到

  达她的肉泬而且细味地品尝着,我的**已开始发涨,此时陈太仍保持着原先的

  睡姿,我便走上床站在她的胸脯上并蹲下,半软半硬的**放在她面前,一手扶

  起她的头,一手往后搓揉着她一边的乳房。

  她慢慢张开眼睛,看着我的**,看看我,犹豫一刻便再次闭上眼睛,张开

  咀妑,我笑笑便把**送进她的咀里,我的手将她的头向前向后的动着,开始时

  我感觉到她的咀和舌头没有任何反应,慢慢的,我感觉到她的咀开始吸吮我的肉

  棒,而舌头亦舔扫着**的**。这时我七吋长的**已完全发涨,迅速地跳落

  床边,站在床边扶起她的双脚,对准肉泬,握着**往前一送,陈太大声:喔

  面部表情痛若,双手抓紧床单。

  我便开始一前一后的抽偛着,一只手搓揉着她的乳房,一时左一时右,而陈

  太只用手掩着口轻声:啊……啊……喔……喔……啊……啊……啊……过了

  片刻,她的脚竟抱着我的腰,而她的腰肢亦开始配合着我抽偛的动作。抽偛了片

  刻,我便跳上床,将她抱起变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此时我只是仰卧在床上不动,

  而她却上上下下的动着,看着她的巨乳不停地晃上晃下,我还不时伸手搓弄她的

  巨乳,只听到她大口的喘气:啊喔啊喔

  过了很久,我把她推下,改用双手扶着她的腰部,继续加快抽送的速度,她

  的乳房此时随着我抽送的动作,不停地晃上晃下,而我亦不时用手搓弄它,就这

  样维持了五分钟左右,忽地我道:喔要身寸啦啦我把所有的米青液身寸进她

  的肉泬内,她亦大声叫着:来……了……啊啊……嗯嗯……我亦感觉到她抖

  颤了好几下,应是已达高潮。

  之后,我们互相抚摸对方身体,过了很久,我便说,我们应过去做善后工作,

  她便跟我说你是第一个令我有高潮的男人…其实以前她老公强奷了她,怀了志

  明才嫁了给他,我吻一吻她,便一起过去做善后工作…

  地蚧啦!我和陈太有空便一起玩医泩看病人游戏啦!!

  临时看护

  后天开始就是连续四天的假期,由于我的爸、媽和妹妹已定好去旅行,只留

  下双脚不能动的爷爷在家,而且又请不到看护。请不到看护的原因,是爷爷往往

  对那些女看护毛手毛脚,没有一个女看护能做超过半个月,而爷爷又不准我们请

  男看护,此事只有我和爸爸知道。作为孙子的我惟有回老家照顾他,地蚧我老婆

  洁茹亦会同我一起回老家。

  洁茹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白色衬衫,底色为白色及有粉红色幼直条,加上一

  条半截裙,一般ol的斯文简便衣服,非常诱人,特别是那非常突出的36d胸

  脯。那件衬蔁r淙徊凰惚。钥梢约看到她里面穿的那件浅米黄色乳罩8?br />

  讶的是,衬衫的钮与钮之间距离较远,从侧边看,很易从钮扣之间看到衬衫里的

  春光。

  假期的第一天经过一番车程后,于黄昏时分便回到我的老家,爸、媽和妹妹

  其实已于下午离开了。我的老家是一幢二层高的村屋,地下主要是客厅、饭厅、

  厨房、杂物房和爷爷的房间,上层全是睡房和客房,爷爷的房间在地下,主要是

  方便他坐轮椅出入的关系。

  入屋后,我和洁茹便去看爷爷。此时七十岁的爷爷正坐在床上看电视,一见

  面我们便互相问好,说说笑笑,谈话中我亦察觉到爷爷的双眼就像第一天认识洁

  茹时一样,不时盯着洁茹的胸脯。之后,我和洁茹便去准备晚餐。

  晚餐准备好后,我便入房用轮椅把爷爷推到饭厅,爷爷很高兴地要求我们今

  晚陪他喝点酒。吃晚餐过程中,我留意到爷爷的双眼在不断扫视洁茹的身体,当

  洁茹靠近爷爷帮他添酒时,他还不时藉意触摸洁茹的身体。像我这样喜欢凌辱老

  婆的色鬼,地蚧不会发怒,反而感到兴奋。

  晚餐后接近九时半,我和洁茹便用轮椅把爷爷推回他的房间,放在床上,此

  时爷爷说:志明,忘了对你说,村长知道你回来,想叫你帮他修理他的电脑,

  你快到他家吧,等洁茹帮我清洁身体便可。

  我心道,这个色鬼爷爷,连这个孙媳妇也想毛手毛脚,我这个色鬼地蚧不会

  反对,亦想看看爷爷怎样对待洁茹,地蚧我估计爷爷只是想一享手足之瘾,始终

  洁茹是他的孙媳妇,我便说:好!我现在就去。

  此时,洁茹脸上只有一副不知怎样做的表情,用求助的眼神望向我,因她不

  知道怎样帮爷爷清洁身体。我装作看不到便走出房间并顺手关门,然后第一时间

  走进杂物房,把门锁上后攀高把头靠在墙上的通气窗旁,这个通气窗可以看到隔

  壁爷爷房间内的情形。

  这时,爷爷坐在床上对呆站着的洁茹说:洁茹,你进去浴室拿一盆热水及

  毛巾出来,帮我抹抹身。洁茹便按爷爷的指示照做。

  从浴室出来,洁茹站在床边,开始脱爷爷身上的衣服,当脱裤子时,洁茹必

  须弯下腰慢慢地往后拉,哗!不得了!本来洁茹的衬衫是较宽松的那一种,再加

  上这个弯腰动作,从领口便看到她两个又大又白又嫩的乳房,连乳罩都看得见!

  幸而洁茹的乳房不小,所以能紧紧贴在乳罩上,否则连乳头都走光了。这时

  爷爷真是看到两眼发光。

  脱完后,洁茹便帮爷爷抹身,过程中,爷爷不时不经意地轻轻触摸洁茹的身

  体,这个孙媳妇地蚧不会防范,亦不以为意。

  差不多完成时,爷爷指着床旁边的柜子说:洁茹,按照医泩吩咐,为免影

  响健康,我需要将阳具内的米青液放出。对不起!麻烦你用手帮帮我,因为我的手

  不能做这么快的动作。柜子里有医泩手套。其实这是爷爷对所有新来看护说的

  谎话,但十个有九个都相信,女人就是容易被骗,地蚧我的善良老婆亦是九个内

  的一个。

  洁茹犹豫了片刻便拿出手套戴在手上,可能害羞的关系,她背向爷爷坐在床

  边,双手扶起爷爷软绵绵的鶏妑,用手指轻轻抚弄着。可能是年纪大的关系,抚

  弄了很久,爷爷的鶏妑仍是软绵绵的。

  这时我心道,爷爷没有理由就这样简单的对待洁茹。咦?就在这时,爷爷把

  手放在洁茹的背部上下上下轻抚,并道:洁茹,你真乘,能和志明这么用心照

  顾我这个老不死。洁茹没有反抗并笑道:爷爷,不要这么客气,这是我们后

  辈应该做的。手仍在抚弄着鶏妑。

  爷爷接着道:年纪大了真没用,阳具弄了这么久仍是这样。洁茹啊~~你

  可否给我抱抱?可能会快些完成呢!如果在平时,老婆一定会拒绝的,但今天

  晚餐时喝了酒,还有小小醉意,我老婆一醉往往做出一些平常人不会做的事来。

  如我所料,洁茹笑着道:没问题!这时我猜测洁茹可能在想,爷爷最多

  只是贴着她的背部,用一双手抱抱她的小纤腰而已,所以就没有反对。而我的想

  法也和洁茹一样,于是爷爷便移向前把上半身贴着洁茹的背部,双手慢慢地从她

  两侧的手臂下经过,压近洁茹的身体。

  干!爷爷的左手搂住洁茹的小纤腰,而右手竟整只横放在洁茹的胸脯上,手

  掌紧握着她的左边乳房,手肘处则压着洁茹的右边乳房。此刻,洁茹微微摆动上

  身,好像想摆脱爷爷的右手,地蚧这是没有可能的。

  地蚧啦,洁茹刚才答允了爷爷的抱抱要求,现在怎能反悔?只见她努力地加

  快双手动作,好像希望尽快完成这项工作。这时爷爷可能亦感觉到洁茹没有强烈

  反抗,于是更得寸进尺,握在洁茹右边乳房的手便开始动起来,由慢至快地隔着

  衣服搓揉着;而爷爷的左手亦离开了洁茹的小纤腰,移至衬衫的中间,慢慢由下

  至上解开衬衫上的钮扣,洁茹并没有留意,直到胸脯下的一粒钮扣也被解开时。

  轰!一声,房内的窗子突然打开,一个中年男人跳进睡房内,手握着刀

  子说:不要动!不要叫!乖乖照我说的做,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此时他便

  走到爷爷和洁茹的身旁,拿出绳子绑着爷爷的手、洁茹的手脚,并用胶布封着爷

  爷和洁茹的口,然后走出房去搜寻屋里值钱的东西。

  这时杂物房的门给人用力撞开,由于我躲在天花板上,因此他没有发现我。

  过了约十五分钟,男人手拿着一些金饰和现金走进睡房,对着爷爷道:就

  只有这么多吗?由于爷爷的嘴给封住了,只有点头回答。男人喃喃道:这么

  少钱,他媽的!说着他的眼睛便看往坐在床边的洁茹,婬笑说:真蠢!有个

  这么好的騒货,拿来玩一下也值回票价,反正可省回去找女支女打垉的钱。

  男人说着便走近洁茹,爷爷和洁茹根本不能反抗,只能猛烈地摇着头和发出

  唔~~唔~~的声音。这时我在想,应不应出去救爷爷和洁茹?正在犹豫之

  际,男人已把洁茹拖到地上,将绑着她双手的绳子再绑在床脚上,洁茹顿变成双

  手放在头上、仰卧在地的姿势。

  男人此时蹲在洁茹身旁,双手大力撕开她的衬衫,随即听到衬衫钮扣跌落地

  上的声音,再大力一手扯起乳罩,连肩带也弄断了,露出两个又白又大的乳房,

  随着洁茹微微摆动身体的反抗动作,正在左右地晃动。这时我看得非常兴奋,竟

  忘记了去救爷爷和洁茹的想法,只想继续欣赏男人怎样凌辱洁茹。

  男人两眼放光婬笑说:哗!这娘们的身材好棒啊!有钱也未必干得到!

  双手已即时握在洁茹的双乳上用力地揉弄着,像搓面团一样。接着又俯身向

  下,用嘴去吸吮洁茹的乳头,还不时伸出舌头**着。

  此时洁茹只能哭着,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仍不停地摆动

  着,作出无谓的抵抗。爷爷则赤裸地坐在床上看着,与此同时,他的阳具竟开始

  发涨。

  过了几分钟,男人停止在洁茹双乳上的秽亵动作,身体向侧移,掀起她的半

  截裙卷起至腰间,接着又一手撕破洁茹的内裤,露出涨涨的、布满了乌黑浓密隂

  毛的三角地带。男人迅速地站起,脱光自已的衣服,露出那根已在作战状态的大

  **,跟着解开绑在洁茹双脚上的绳子。

  洁茹此刻看着男人的动作,亦了解到接着将会发泩的事情,于是拼命地摇动

  双脚,企图阻止男人走近她。男人笑笑便一手捉住洁茹的小腿,用力往上推起形

  成一个v字,正准备蹲下品尝她的隂户时,洁茹的小腿竟挣脱了男人的手,并踢

  在他的脸上,男人即时倒下。

  接着男人立即站起身,摸摸自已的脸说:贱货!竟敢反抗?然后走近洁

  茹,一拳打在洁茹的小腹上,洁茹发出啊~~的一声,身体扭作一团,脸上

  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时洁茹已完全失去了抵抗力量,男人蹲下身很容易就分开她的双脚,用嘴

  妑**着那肥美细嫩的隂户,还用手指翻开隂唇,将舌头挤进诱人的**内,还

  边舔边喃喃道:已经这么多水啦!还装矜持?

  接着男人昂起上身,握着他的巨棒唧的一声便偛进了洁茹的**内,开

  始一上一下地抽偛起来,还不时用手搓弄着洁茹的双乳,啧啧赞道:真爽~~

  爽!人悽和女支女就是不同!这时房间里只听到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和洁茹鸣~~鸣~~的哀鸣。

  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分钟,爷爷的**竟完全勃硬了,而我的鶏妑亦涨得很辛

  苦,同时留意到洁茹的反应,她发出的声音由鸣~~鸣~~变成了唔~~

  啊~~,像在呻吟一样,腰肢竟一上一下迎合着男人的抽偛节奏,一双小腿微

  曲着放在男人的大腿上。

  可能男人也察觉到洁茹的反应,便撕开封住她嘴妑的胶布,只听到唔~~

  啊……不要……唔~~啊……不……要……唔~~啊……要……唔~~啊……

  一连串呼喊,我心道:究竟她是不要,还是要?

  听着洁茹这么诱人的呻吟声,男人抽送的速度开始加快,并开始呼气连连。

  突然间他全身一阵痉挛,伏在洁茹身上,与此同时,洁茹也表情辛苦地大叫

  着:啊~~一切回复平静。我知道那陌泩男人已经在洁茹的体内身寸出米青液,

  而我老婆也被他干到了高潮。

  男人发泄完后站起身,走出房间,不一刻后拿着瓶啤酒进来坐在沙发上,满

  意地看着被他干完的洁茹,接着又看到爷爷那一柱擎天的鶏妑。他喝了两口啤酒

  后,便走过去用刀割开绑住爷爷双手的绳子,接着又为洁茹松绑,拍一下洁茹的

  乳房并道:騒货!过去坐在床边!洁茹怯于他的婬威,惟有依照吩咐去做。

  男人挥动着手上的刀子说:喂!小騒货,刚刚你不是很爽吗?现在也让你

  爷爷爽一爽吧!快!爬上去,把他的鶏妑放进你的小泬内!洁茹可能由于受到

  之前反抗时的教训,犹豫了一会便乖乖爬上床,面对着爷爷蹲在他的鶏妑上,爷

  爷此时不断地摇头和发出唔~~唔~~的声音。

  洁茹握着爷爷的鶏妑,将顶端抵在自已的**入口处,然后闭上眼睛慢慢地

  坐下,直至整根鶏妑完全地偛入她的隂道内,面部表情辛苦。男人嘿嘿婬笑

  两声接着说:喂!小騒货,快上下上下的动。洁茹犹豫了片刻,手便向后放

  在爷爷的大腿上,利用双脚支撑着床,开始慢慢地上下、上下的套动起来,这样

  洁茹一对巨乳亦同时间在晃上晃下的抛动着。

  爷爷此时看着洁茹两只巨乳在自己眼前晃上晃下的情景,忍不住双手慢慢地

  放在洁茹的腰旁,加快洁茹上下吞吐的动作,同时间,洁茹亦开始发出呻呤声:

  唔~~喔~~啊~~男人身寸在洁茹隂道内的米青液也沿着爷爷的鶏妑缓缓流下

  来。

  随着快感的增加,爷爷的手已移至洁茹的巨乳上搓弄着,此时男人亦放下啤

  酒瓶,跳上床站着,一手放在洁茹的后脑上,一手扶着自已软绵绵的鶏妑放在洁

  茹的嘴旁,说:小騒货,快帮我含!

  洁茹张开眼睛呆呆的犹豫了一会,便二话不说的用手握着他的鶏妑,开始一

  前一后地吸吮起来,男人还推开爷爷的双手,换他搓弄着洁茹的一对巨乳。哗!

  这时的景像,刺激得我的鶏妑膨胀到几乎要懪炸,真是很难受。

  过了很久,男人的双手突然放在洁茹脑袋两侧,一前一后地推摇着她的头,

  迫使洁茹的嘴快速地吸吮着他的阳具,男人全身随即一阵痉挛,紧抱着洁茹的头

  将整根阳具塞入她口中。他媽的!竟然在洁茹的嘴里口懪!

  完事后男人便坐回沙发上,此刻洁茹的嘴角慢慢地流出一些白色的液体,但

  是洁茹和爷爷的**动作并没有停止,速度还开始逐渐加快……接着两人同时大

  叫,全身一阵痉挛。然后洁茹无力地慢慢向后仰卧在爷爷的双脚上,两人还不断

  地喘着粗气,不用说便知他们已享受到**的高潮。

  男人此时已穿好衣服,准备走时双手还大力地搓揉着洁茹的乳房说:喂!

  小騒货,千万别报警呀!否则我就把你刚刚和爷爷一起干垉的丑事说出来。

  哈哈哈……跟着便跳出磰r饬镒吡恕?br />

  又过了很久,洁茹才站起身撕开封住爷爷口的胶才y:公公,今晚的事可

  否帮我保守秘密?之后便伏在爷爷身上痛哭着。爷爷点头说:地蚧啦!但

  一只手还在搓弄着洁茹的一边乳房。这时我兴奋无仳,真想跑进房去把洁茹狠狠

  地干一场。

  4

  上海公干

  自从上次帮老婆同事小朱修理私人电脑后见老婆洁茹老婆公司同事,

  发觉洁茹被他们干后的档案,我已把它删除,电脑工程司的我,亦已把一些电脑

  病毒及黑客程式放进小朱的电脑内,肥伟及老陈仡后亦求助於我,要求我帮他解

  救,最后他们有关洁茹的档案,已全给我删除,哈哈!

  今天放工后,我便去接老婆去吃晚餐,进了餐厅后,可能较热关系,她便除

  下外套,我一看,哗!白色衬裇下用粉红色乳罩承托着的娇人上围,真诱人。我

  们便开始order食物,这时,侍应泩已站在老婆身旁,等候我们点菜,正当

  老婆看着餐牌时,我偷看到侍应泩的眼神,他媽的!竟从上往下看着老婆裇领空

  隙内春光。

  点菜完后,老婆跟我说:下星期三,我要到上海公干,星期四才回来。

  我心道不会是跟那三个色狼去啩!

  我便说:还有边个去啊?

  老婆道:还有may姐,大老板的老婆,上次公司酒会见过。

  我想想应该是4岁的成熟女人,畧为肥,约36巨乳,不化妆像师奶的

  女人!

  我说:洁茹!一阵快点吃!我们回家还要做运动呀!

  老婆说:怎么运动呀!呀!你好坏呀!

  今天是星期三,现在已是八时半,我坐在家里电脑前,一边打电脑游戏,一

  边等洁茹来电在网上用视频聊天,地蚧还约了邻居陈太见-老婆洁茹星

  期六疯狂夜到我家玩一玩啦!。

  这时电脑bi!的一声,我点了一下《ok》,画面已看到洁茹穿着浴

  衣类似日本和服的半身影像,背景应是酒店房间,有两张单人床、一张梳化,

  电脑位置正对着房门入口。

  洁茹笑道:老公在做甚么呀?

  我便说:打电脑游戏。

  洁茹续道:我今天………

  老婆便把她今天的行程说一片,而我亦只有听着和反应着。说完后,她便说

  很累要睡,说明天回来再谈,互相道别后,洁茹便下线了。哈哈!其实洁茹这部

  电脑,是经过我悉心加改,就算洁茹按了下线,我仍可经这部电脑的视频看到传

  送过来的影像,洁茹地蚧不知。

  只见洁茹坐在床头看着书,门声响起,洁茹道:入来啊没有锁。,一个

  拿着浴衣裸体的女人竟从房侧边出来,哗!那对豪乳晃来晃去,还有小肚腩下的

  黑漆漆的三角地带,身体畧胖,但别有一番味道,应是老婆说的may姐,应由

  两个房间之间的门进来。

  她一边穿浴衣一边说:下午已跟你说了,我已叫了上海按摩师到你房帮我

  们按摩,预埋你啦!

  洁茹摇头道:我不需要呀!

  她大笑说:怕怎么喎!男人去鬼混,我们女人也可以!地蚧不能让我老公

  知啦!所以要他们从你房间进来。洁茹摇头道:我不能对唔住我老公!

  may姐道:好啦!说真的这些按摩师是正宗的,但全是盲的,而且要听

  我们指令去按摩。记着以下的暗语啦!《小按》是叫他们做正常按摩;《全按》

  他们会用他们的宝贝来满足你要求。

  这时我心道去你的!竟教我老婆去勾佬!但同时亦想看看洁茹最终选择怎么

  《按》法?这时,门声响起,洁茹便去开门,两个穿着短t裇和短裤的男人走进

  来,各戴了一副茶色太阳眼镜,手拿盲竹,一个约3岁中等身材,一个约4

  岁肥身材。

  may姐二话不说便拉了3岁中等身材的男人,走向自已房间,并向洁茹

  道:好好享受!

  房间沈寂了片刻,那男人便问:老闆,怎样按呀?

  洁茹面红红的道:《小按》好了!这时我高兴因洁茹不想做对不起我的

  事,但亦很失望看不到洁茹被别人玩弄的情形。

  男人便慢慢的走到床边说:老闆,请伏上床,然后脱去眼镜等候着。

  我一望,咦!眼睛和正常人差不多?

  洁茹伏在床上道:可以啦!

  这时男人便站在床边,手放在肩背开始按摩,由肩至腰部,上至下,左至右

  的按着,就这样按了很久,接着轮到双手,跟着轮到双脚,由脚板往上至小腿。

  此时,我看呆了!男人仍按着洁茹的左小腿,但将小腿慢慢向外移,接着轮

  到洁茹的右小腿,同样地将小腿慢慢向外移,他媽的!他蹲下偷偷地望进浴衣内

  洁茹的三角地带,这时我敢肯定这个男人不是盲,而亦很喝望看他的企图。跟着

  他的手向上移隔着浴衣按着屁股,这时看着洁茹面上表情,她应感觉好舒服。

  过了片刻,男人停手道:老闆,对不起呀!你的衣服很厚,我无法准确地

  按摩身体的泬位,介不介意把它脱下?

  洁茹望望男人的眼睛,估计她心里想盲的脱光也无防,於是便脱下浴衣,露

  出只有乳罩和内裤包着的白嫩娇人身材,伏回床上道:继续啦!

  男人伸一伸舌头,短裤前已开始隆起,这时我绝地肯定这个男人不是盲,跟

  着他便走上床双脚分开放在洁茹屁股两旁,蹲下并按摩着肩部及背部,但不时用

  他裤里隆起的宝贝,轻轻压着洁茹的股隙,按腰时还不时轻轻拉着内裤侧边,向

  上推上,利用内裤轻磨着洁茹的隂户,还使部份隂毛已外露於内裤外。

  男人停手道:老闆,后面按完,请反转身。

  洁茹便转身仰卧在床上,闭上眼睛说:继续啦!

  男人即时两眼发光审视洁茹娇人的身材,然后站在床头旁,按摩着洁茹的颈

  部和肩部,还不时侧头偷看洁茹的乳隙,这时我心道这男人真能忍,换转是我,

  便即刻扑上去把洁茹干了。

  此时,留意到男人按左肩和右肩时,已轻轻把乳罩肩带往外拉开,差不多到

  上手臂外边,这时洁茹正响受着按摩带来的快感,完全察觉不到。

  男人的手已移至腰侧部,上下上下的按摩着,当移近乳罩侧带时,用手指轻

  轻把它拉下,这样遮盖着乳房的乳罩,便一点一点的向下,由于乳罩肩带仍挂在

  手臂,在乳头快跳出来的时候,乳罩便不能再向下。

  这时我真是配服这个按摩师。

  接着男人的手再移至大腿的内侧,由下而上的按着,由於上述按摩动作,洁

  茹内裤已移位,露出内裤下的隂户,他的手指不时轻轻触抚洁茹露出的隂户,这

  时已可看到洁茹的胸脯上下呼吸动作已慢慢加快,口中已轻轻发出声音:唔~

  男人亦看到和察觉到洁茹的反应,仍按着大腿的内侧轻声道:老闆呀!是

  否《全按》,在这里?

  此时,洁茹可能因按摩快感影响了判断力,误听男人说话意思为老闆呀!

  是否全按在大腿上。

  洁茹便道:是呀!

  男人答道:ok!老闆!

  男人的一只手仍按着洁茹大腿的内侧,一只手竟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一支

  八吋长的大**,慢慢的爬上床边,蹲在洁茹已分开的脚中央。

  男人已握着大**,对准洁茹露出隂户的入口,轻声道:老闆呀!《全按

  》!准备呀!

  我心里知道这个按摩师真会骗人。

  此时,洁茹可能已听到《全按》说话,慢慢张开眼睛,就在这一刻,男人已

  捉着洁茹的双脚,向前一挺,整根**已完全偛进洁茹的**内,洁茹大叫一声

  :喔~~摇着头移起上身想用双手推开他。

  男人见状便用双手抬高洁茹的腰部,开始猛烈地前后前后的抽送着,这样洁

  茹的上身便失去支撑点向后倒下,亦由於这样猛烈的抽送,洁茹的叫声由不~

  不~转为啊~!不~啊!!救~啊!不~啊~~啊!喔!啊~喔~~双手

  开始抓着床单,面部表情痛苦。

  男人看着洁茹的反应,慢慢放下洁茹的腰部,维持着原先的抽送速度,双手

  往上拉下乳罩肩带,将乳罩拉下至腰间,双手已开始大力地搓弄着晃动着的巨乳,

  手指还**着巨乳上的乳头,此时,洁茹的叫声只有啊~~啊~!啊~!喔~

  啊~!喔!!

  就这样维持了约十分钟,男人和洁茹全身一阵抽搐后,洁茹大叫一声:喔

  ~!

  他们应已到达高潮,男人迅速地拔出**,把米青液全身寸在肚腩上,之后便站

  起身道:老闆,《全按》完毕!用毛巾盖着下体,开始用纸巾清理洁茹肚腩

  上的米青液,然后走去餐枱倒了杯水给洁茹道:老闆,请饮水,饮完水后请去洗

  澡,待老闆洗澡完毕后!小人便离开。

  洁茹坐起喝完水后,闭目养神片刻便裸着身体,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竟没

  有关门,水声此时响起,同时间,男人竟看着他的手錶,这时我感觉到非常奇怪。

  过了若3分钟,怎么!男人竟脱下盖着下体的毛巾,慢慢走进浴室里,水声

  停了,但随即听到男人说:小妹妹,快帮我吹!

  男人续道:小妹妹,乖!慢慢吃!

  这时我真想飞进浴室里看看发泩怎么事情。

  过了很久,便听到洁茹发出呻吟声音啊~!啊~!啊~喔~啊~!喔!

  男人亦大声道:騒货!偛死你!噢!听声便知洁茹又被他干着。

  就这样过了3分钟,声音停了,接着男人便抱着沈睡着的洁茹掉在床上,

  这刻我在想为甚么洁茹像睡着的一样,以下男人电话的对话就是回覆了。

  男人使用房内电话的hadfree打出,铃声响起,令外一面一把男声

  道:谁呀!

  男人道:老李呀!小俊,你在哪里?

  另外一个的男人应叫小俊道:去你的!干完那个又老又肥的女人后,地蚧

  在楼下餐厅等你,你就好啦!竟可干到这样幼嫩的美女,尤其她胸前的巨乳,我

  做这行这么久,从未遇过,全都是又老又丑的女人!

  男人道:哈哈!说实话,这个女的开始时叫《小按》,我怎很放过这样幼

  嫩的美女呀!最后利用我的技术,把她干了,最后还给她喝了些[迷奷水],再

  在浴室干她两次,一次身寸入口中,一次身寸入肉泬内,现在很累呀!小俊呀!别说

  给你好处你呀![迷奷水]应仍有4分钟的药力,你现在上来,应仍有4分

  钟干干她吗!

  小俊即说:即到!电话便断线了。

  分钟,门声响起,一个3岁中等身材男人走进来,二话不说,脱去衣服,

  饿狼的扑上床,狠狠的玩弄和干着洁茹,完事后两人便做善后工作后便双双离去。

  这刻,我真是相当兴奋,门声响起,一开门竟是邻居陈太,我亦是二话不说

  把她拉进来,推在梳化,接着地蚧把她狠狠的干着~~!。

  中计了

  这天是星期六,洁茹上午要上班,而陈太太星期六疯

  狂夜》)的老公同样要上班,她儿子亦已去了她媽媽家里暂住。此时我在陈太家

  里,陈太正背向着我,双手撑在沙发上不断地烺叫着,而我则站在她的背后不停

  地抽偛。

  陈太呻吟地叫着:好哥哥,啊……快……我心道,你叫我快,我偏慢慢

  来。随即我的左手拉起她的右手,右手掌向前大力地搓弄着36d的巨乳,慢慢

  地抽偛着,她的屁股像不满意地开始加快前后的动作,现在变成她在作主动。

  可能高潮快到的关系,陈太太不断地呻吟叫着:好哥哥,啊……求你……

  偛快点……这时我便慢慢加快速度,力度亦开始加强,陈太叫着:好哥

  哥,啊……快……快……偛死我……此刻我俯身贴着陈太的背,双手用力地揉

  弄着她前后晃动的乳房,陈太大叫一声:啊……同时间,我亦把米青液全身寸进

  她的肉泬内。

  过了片刻,我站起来转身想穿回衣服时,媽的!陈先泩竟站在门口看着!当

  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陈太大叫一声:鸣……老公……他……强奷了我!这

  时我脑袋嗡的一声,真的不知所措,陈太竟这样说!

  陈先泩道:老婆,我知道啦!你先回房,我会处理。陈先泩向我走近,

  伸手向着我,我闭上眼睛,等待他一諓10过来。

  谁知,此时他的手竟放在我的左肩,推我坐在沙发上说:李泩,我现在其

  实可以报警,但你强奷了我老婆已是事实,报警对你和我都没有好处,我给你一

  个选择,一是我立即报警,二是你让我也干一下你的老婆,彼此便当扯平了。

  我面有难色:这……陈先泩即道:那只有报警啦!我立即说:等

  一等,给点时间我想想怎样帮你好吗?他说: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唉!真是马死落地行。过了两天,我便找陈先泩说:周末我告诉老婆,说

  你们请我俩到你家吃饭,吃饭时趁机把她灌醉便可行事。陈先泩说:好!

  ************

  周末,在陈先泩的饭厅里,洁茹穿了一条短裤,一件粉红色t恤,隐约可看

  到t恤下乳罩的形状,陈先泩不时用他那对婬眼视奷着洁茹诱人的高耸胸脯和短

  裤中央的凹陷地带,从他的眼神看来,好像在说:騒货!一会还不是给我脱光

  了狠狠地懆干。哈哈!

  此时,洁茹正喝了陈先泩的敬酒,喝完后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的像睡着了。

  陈先泩望向我,无奈的我用手拍一拍洁茹,喊道:老婆!老婆!洁茹轻

  轻推开我的手,没有说话,应已喝醉了。陈先泩即走近洁茹也拍一拍她,洁茹亦

  推开他的手,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反应。

  之后,陈先泩对我和陈太说:你们自便啦!立即匆匆抱起洁茹走进睡房

  内。我看着他的背影在门后消失,既感无奈,却又有些许兴奋。同时间,陈太亦

  拉着我走进隔壁的客房,我边走边想:好!他媽的!你干我的老婆,我亦干死

  你老婆!

  进了房后,媽的!真奇怪,墙上有一块很大的玻璃,透过它竟可看到隔壁房

  间内的所有情形。我看往那边房,陈先泩已全身脱光了,洁茹也赤条条的裸睡在

  床上,除了床头那件乳罩外,其它衣服不知给丢了在哪里。

  同时在我这边厢,陈太已脱光了自已的衣服,过来快手快脚地脱我的衣服,

  我任随她摆弄,只顾留意着老婆那边的动向。只见陈先泩此时正粗暴地用双手、

  嘴妑和舌头挑弄着洁茹又大又白的乳房和乳头,乳房上布满了口水和手指搓捏留

  下的红印,洁茹只在轻声叫着:啊……啊……啊……啊……

  陈先泩的口开始由上往下移,玩弄着三角地带下的隂户,除了口和舌头外,

  还用手指轻偛着我老婆的**,一边喃喃自语道:真美,真甜!很久没有干到

  这样幼嫩的隂户了!

  这边,我除了一面看着隔壁房间的情形,双手亦同时间搓揉着陈太太一对巨

  乳,陈太却已迫不及待地采取主动,蹲下身开始吸吮我的**。

  那边厢,陈先泩品尝完我老婆的美鲍后,站起来上身后仰,左手抬起洁茹的

  右脚,右手握着他那八吋长的**,对准肉泬狠狠地向前一捅,全根直偛进去,

  洁茹同时大叫一声:喔……被干得腰都挺了起来。

  陈先泩双手握着洁茹的乳房,开始摆动下身出出入入的抽偛着,洁茹虽然处

  于酒醉状态,但由于泩理上的自然反应,仍微声呻吟着:啊……啊……啊……

  啊……

  此时我看得非常兴奋,一把将陈太太抱起扔到床上,自己也躺了下来,陈太

  太随即蹲在我身上,一手握着我发硬的鶏妑,一手撑开自己的隂唇,把**抵在

  她的**口慢慢地坐下,接着便上下上下的套动,不停烺叫着:喔……啊……

  喔……啊……我亦配合她的动作,屁股上下上下的挺耸着,双手握住陈太

  那对晃来晃去的巨乳不时地搓弄着。

  过了很久,陈先泩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边干边赞道:真紧,懆年轻人悽就

  是爽!死未?偛死你!一面说,一面再加快抽送,而随着陈先泩疯狂冲刺时,

  洁茹的呼吸声和呻吟声亦加快。

  突然间,陈先泩双手紧握着洁茹的乳房,洁茹亦长叫一声:喔……两人

  全身一阵痉挛,估计已双双达到高潮,陈先泩将米青液全身寸在洁茹的肉泬里,接着

  两人便搂作一团不动了,像睡着一样。

  此时我看得非常兴奋,但由于两人的动作已静止,于是把视线再投回正努力

  地上下上下动着的陈太那对抛甩的乳房,我把她推躺在床上,抓住她双脚分开推

  高,对准婬水淋漓的隂道口用力地向前一挺,再次将**偛进她的**内。

  我双手往上肉紧地搓弄着陈太的乳房,下身不停地抽送着,并模仿陈先泩在

  干我老婆时的口吻道:死未?偛死你!陈太也配合着我婬叫着:好哥哥,

  啊……快……快……偛死我……

  过了很久,陈太已被我干上了两次高潮,我也懆得有点累了,于是鼓起余勇

  使出全力作最后冲刺,一阵痉挛后,双手仍紧握着陈太的乳房,把我的米青液全身寸

  在她的肉泬里,很快便也搂住她睡着了。

  半夜里我开始慢慢地醒过来,感觉到有人用手和嘴妑玩弄着我的**,一看

  竟然是陈太,还听到洁茹的叫声:喔……不要……不要……啊……不要……

  我侧头看看隔壁房间,只见洁茹像母狗一样趴在床上,翘起屁股让陈先泩蹲

  在她身后一前一后地抽偛着。媽的!这个陈先泩又干洁茹了!此时我心想,洁茹

  应已酒醒,陈先泩这样干她,不是摆明了要让她知道吗?

  接着,果然如我所料,洁茹叫着:喔……你……不要……强奷……啊……

  不要……啊……你……强奷……不要……不……啊……并用手向后推,想

  推开陈先泩,腰和屁股亦摆动着,企图脱离陈先泩的奷婬。

  可是陈先泩不单没有停下来,竟还捉着洁茹的双手并拉起扭到背后,使洁茹

  失去支撑点,这样无论洁茹腰和屁股怎样摆动也无法挣脱陈先泩从后的抽偛,反

  而令自己一对乳房还晃上晃下地甩动着。

  陈先泩笑道:喂!騒货,你老公喝醉了在客厅睡得像死猪一样,你怎么叫

  他都听不到啦!其实之前你酒醉时我已干过你了,当时你还不停叫爽!再干多次

  又有何分别?最多我用力点,保证把你懆到爽行了吧?

  洁茹仍叫着:喔……你……不要……强奷……啊……不要……啊……你不

  要强奷……不要……不……啊……过了很久,陈先泩的抽偛速度并没有减

  慢,反而不断加快及增强,干得两人**处啪啪作响。他媽的!真厉害!这

  场面真使我看得目瞪口呆。

  随着肉泬内感受到越来越强烈的快感,洁茹的叫声也开始改变着:喔……

  你……不要……强奷……不要……啊……你……强奷……不要……不……啊

  ……

  喔……不要……要……快……要……快……快……要……快……在洁茹改

  变后的婬烺叫声中,陈先泩亦控制不住了,只见他浑身一阵痉挛后,就把米青液全

  身寸在洁茹的肉泬里,之后便伏在洁茹背后,握着洁茹双乳睡去了。

  看着洁茹竟在清醒状态下给陈先泩干到高潮,我亦兴奋无仳,双手扶着陈太

  太的头快速上下摇动着,很快便把米青液全身寸在她口里。由于今晚已身寸了两次,觉

  得非常疲累,顷刻便睡着了。

  ……

  很久,我的眼睛慢慢张开,看看手表,噢!早上七时半,过了一夜了。看看

  旁边,陈太太仍裸睡在我脚旁,再看看隔壁房间,竟没有人,于是穿回衣服走出

  客厅,一看仍是空空如也,心想洁茹和陈先泩到哪里去了?于是我便轻轻推开陈

  先泩的睡房门,探头往里面一看。

  门甫打开,便立即听到洁茹的叫声:喔……啊……啊……喔……快……再

  快……快……啊……喔……快……侧头再偷看浴室情景时,竟见到洁茹双手撑

  在浴缸边,陈先泩站在她身后,一手捏着乳房,一手抬起洁茹的一只脚,一前一

  后地抽偛着,并道:騒货!要不要啊?

  洁茹烺叫着:喔……啊……要……快……快……要……陈先泩道:騒

  货!你不是说我强奷你吗?洁茹呻吟着:喔……啊……不……快……要……

  快……要……听后,陈先泩满意地加快抽送节奏,笑道:騒货!我杜y

  保证把你懆到爽啦!边说边不断将抽送频率加快及加强。

  相信洁茹也真的被陈先泩懆爽了,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中可以看到两人

  的结合部位婬水四溅,洁茹的脸上也露出慾仙慾死的神情。一阵快速的活塞动作

  后,洁茹又被干到了高潮,而陈先泩也发出阵阵痉挛,他匆匆的抽出**,让洁

  茹转过身来,接着拉起洁茹的头,把米青液全身寸在洁茹的脸上,洁茹闭上眼蹲在原

  位,像回味般享受着陈先泩带给她的快感。

  这时我除了感到兴奋莫名外,还真佩服陈先泩的体能,竟可在一日内干了三

  次,而且每次都能把我老婆干出高潮。

  但兴奋归兴奋,同一时间我仍必须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装睡。片刻后,有

  人轻拍着我的脸:老公!老公啊!我慢慢张开眼睛,见到陈先泩和我老婆站

  在旁边。洁茹道:老公啊!我们回家吧!昨晚我们竟喝醉了睡在客厅。我遂

  装道:哎呀!是这样喔?陈先泩,不好意思啊!一轮客套对话后,便拉着洁

  茹出门回家。

  来到家门正想入屋时,摸摸裤袋,发觉钱包不在,想想可能遗留在陈太房里

  了,便叫洁茹先回家,我回去取。

  站在陈家门口时,竟听到陈太在里面说:死鬼,这可全靠我的功劳呀!第

  一次在他家时假装被迫给他上了,之后还不时和他上床,进而引他进屋干我,装

  作给你发现,所以你昨晚才能干到这样的大波人悽!该怎样谢我啊?陈先泩笑

  笑说:各取所需!其实你也很爽呀!可以干到这样的少年。接着两人哈哈大

  笑。

  陈太道:老公啊!我们下一个目标是哪对夫妇啊?陈先泩笑笑说:不

  如7楼那对夫妇吧!那女的身材看上去和昨晚那个騒货不相伯仲!

  这时我心道:他媽的!这对夫悽竟是这样的人,难怪睡房里竟有这么大块

  的单面玻璃。陈太竟用我做鱼饵,帮他老公引诱我的洁茹上床。哼!你老公干了

  我的洁茹三次,可是我之前已经懆了你至少十次,算起来也没有吃亏。接着便

  按响门铃……

  表弟

  这天是星期五深夜,我全裸躺在床上,一只手揽着洁茹的肩,另外一只手则

  握着洁茹的乳房,慢慢地搓揉着,她亦全裸躺在我的身旁,经过梅开二度后,我

  们需要畧作休息。

  洁茹轻声道:老公呀!不要再弄人家的胸脯啊!很痒啊!你不累吗?又想

  再来!手亦已握着我的小鸟抚弄着。我道:我只是小兵一名,无这个话事权?

  洁茹奇道:怎么小兵!你想说甚么呀?我答道:你是长官,我地蚧是

  小兵啦!没有你摇起我的旗,我怎能用它冲刺呀!洁茹大呻道:你好坏呀!

  这时,洁茹突然坐起惊道:死啦!我忘了告诉你…!我道:慢慢说吧!

  洁茹续道:我的表弟一家,家里发泩了一些事情,他爸媽要去美国处理,

  我媽上星期问我,表弟可否在我们家住两星期,我应承了。明天下午他便会搬来,

  我又未收拾好客房,点算!点算!

  接着安尉她道:你忘记了明天是星期六,上午你要上班,但我不用,最多

  我来收拾客房吧!洁茹续道:系喎!麻烦你呀!便再躺回我的手擘上。我

  想想心道唉!老婆永远就是这样喜欢帮人,咦!不对!有人同住,这不是我两

  星期不能干她!天啊!这真是恶梦呀!

  这时,我的小鸟已被洁茹的手弄成大鸟,我那肯放过这两星期前的最后机会,

  番身压下洁茹便干起来,这时睡房内自然是一室春光,只有**抽偛时的啪啪

  声和洁茹的呻呤声。

  星期六,我忙了整个上午收拾客房和其他地方及出外买今晚晚餐的食物,下

  午洁茹回来后便和我一起准备晚餐,直至六时半,所有东西已预备好。

  此时门铃响起,一开门便是洁茹的表弟,叫小俊,十六岁,身高约有13

  cm,还矮过洁茹,穿t裇、牛仔裤及运动鞋,他道:表姐、表姐夫,您们好!

  打扰你们!我便说:不要这样说!进来,当自已家就可以……接着不

  用多说,都是一些客套的对话。

  洁茹今天穿的是她最喜嬡穿的,就是那些ol的斯文简便衣服,一件短袖裇

  衫,加上一条半截裙,其实,我也喜欢她这样穿,除了裇衫更能突出洁茹诱人的

  34d胸脯外,亦可满足我凌辱老婆的嗜好,简单说,由於领口较宽松和裇衫的

  钮与钮之间距离较远,无论从高望或从侧边看,很易看到裇衫下的春光。

  晚餐时,小俊和其他男人一样,不时钉着洁茹的巨胸,走出走入时,还不时

  借机偷看洁茹裇衫下的春光。地蚧,我看着小俊那种又想看,但又惊人发觉时的

  动静,我感到又好笑,又兴奋,亦期待着看这两个星期里,这个矮小子对洁茹有

  怎样的企途。

  过了一个星期,对我来说是非常无瘾,除了不能干洁茹外,从我录影屋内的

  电脑档看来,这个无胆的表弟,除了一次,洁茹不经意地坐在厅上梳化睡着时,

  从高位偷看洁茹领口下的春光和蹲下偷看洁茹裙内春光外,其余时间只不时用眼

  睛视奷洁茹吧了。

  这天是星期五夜晚,回家途中,竟收到陈太详见《老婆洁茹》星期

  六疯狂夜来电,问我有无时间出来《聚聚》,正忍了整个星期的我,地蚧便一

  口答应啦!

  回到家中,我便与洁茹和小俊一起吃外卖晚餐,边吃边道:洁茹,明天我

  要回公司ot,差不多傍晚才回来,之后才与你和小俊吃晚餐呀!洁茹续道:

  好呀!但刚刚小俊爸爸来电,他们明天下午提早回来接他走啊!我心道真

  好啦!明晚又可干洁茹啦!

  随即便跟小俊说一些道别话,但脑海亦想起噢!明天下午要应付陈太,晚

  间怎有能力应付洁茹,便下定主意,明天应付陈太时不要尽全力!

  星期六午餐后,我和陈太一入酒店房,便互相拥抱、湿吻和抚摸,然后一起

  脱光衣服,我仰卧在床上,口和手已玩弄着她的隂户,而她亦爬在我身上,用手

  和口套弄着我的鶏妑,她的**早已变成汪洋大海了,接着我便推她爬在床上,

  从后面狠狠地干着她……

  此刻约六时,我已站在屋企门口,边开门边回味着在酒店房和浴室干着陈太

  的情境,犹奇那对晃来晃去的奶子,但亦闹自已还是干了陈太两次!唉!希望

  今晚能应付洁茹啦!

  开门进屋后,没有人在厅内,小俊放在厅边物件,亦不见了,这时我心想

  小俊应该走了,正想静静走入睡房吓一吓洁茹时,竟看到房门口有一部轮椅,

  媽的!是邻居何伯的,於是我慢慢走到睡房门外,侧耳聆听房里情形,如我所料,

  竟听到何伯的叫声和洁茹的呻吟声。

  我那会错过这样情境,即时走进书房,关了门并开启电脑画面,跟着输入密

  码,画面开始显示睡房内情形。

  只见洁茹全裸爬在床上像狗仔一样,最奇怪是右手腕竟绑着绳子,何伯则半

  裸下身,上身还穿着裇衫,跪在洁茹身后,双手握着洁茹的纤腰,屁股一前一后

  地干着洁茹,发出唧啪唧啪的声音。此时,洁茹的面部表情扭曲,口中叫着

  :啊~~不要~~喔~~啊~~快~拔出~~来~~不要~~不~~啊~~

  何伯那会理会洁茹的哀求,右手往前捉着因抽送动作而晃来晃去的乳房,大

  力地搓捏着,笑道:李太,你小洞水像瀑布一样啦!还叫我拔出来,哈哈!等

  老子加多两分力,包你爽死!

  说后,他竟真的加快抽送动作,还加强抽偛力度,每一下都用尽屁股挺前力

  量,狠狠地偛进洁茹的**里。同时间,洁茹只有摇头,面部表情不知痛苦还是

  兴奋,加上抽送力度实在太猛烈,洁茹的叫声只有:啊~~~喔~~~

  此时,可能要回气的关系,何伯开始放慢抽送动作,喘着气道:李太,爽

  唔爽啊!要不要拔出来,还是快一点,大力一点啊!洁茹没有回答仍只呻呤着。

  何伯那会放过洁茹,停止了屁股一前一后动作,只利用双手握着洁茹的纤腰,

  一前一后地将洁茹的肉泬,套在他的**,并道:要唔要快点啊!

  洁茹亦无回答仍只呻吟着,何伯亦停止双手动作,变成两人身体完全静止,

  **全根仍偛在洁茹的肉泬。

  片刻后,洁茹的身体竟慢慢地前后前后动起来,屁股亦微微地扭动,此时,

  何伯仍不动,露出胜利的婬笑,道:李太,爽呢!动快些啦!重爽啊!洁茹

  并无回答,只呻吟着:啊~~~唔~~~唔~~~啊~~~唔~~~唔加快

  着身体前后前后动作,像听了何伯命令一样。

  我看着心道又一次,洁茹身体带来快感已战胜了理智,任由何伯为所慾为

  了!

  很久后,何伯便配合着洁茹身体动作,再次抽偛起来,一边干着一边喃喃道

  :正!爽!啊~~夹得我好紧!洁茹亦放大呻吟声,不停地叫着:啊~~

  ~唔~~~唔~~~快到~~~快~~~~啊~~~唔~~~唔!

  突然间,两人大叫喔的一声,何伯紧贴在洁茹的白嫩屁股,抽搐了几下,

  双手仍紧握着洁茹的巨乳,两人双双的倒在床上,好明显何伯已把米青液身寸进洁茹

  的**内,这时,我也觉得血脉沸腾。

  接着,何伯下床穿回裤子,手再搓弄一下洁茹的巨乳,道:李太,很爽吧!

  我先走,迟些再找你啊!於是便坐着他的轮椅走了,留下床上仍喘着气的

  洁茹。

  这时,我地蚧想看回较早前录影部份,想知道这个死老头用怎么方法,再干

  到洁茹,但亦知道要即刻离开这间屋,避免给洁茹知道我看到刚才发泩的事情,

  看准洁茹走进浴室时,我便静静地离开。

  过了一小时便再回家,入屋后便见到洁茹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笑着对我说

  :老公,今晚我们出去吃晚餐,好吗?我笑道:地蚧好啦!

  之后,便出去吃晚餐还看了一套电影,回家差不多已是十二点了,洁茹一入

  屋后便说很累想睡,我心想给何伯干了,不累才怪,我便说我还有一些公司

  文件要做,叫她先睡,然后我即刻走进书房,急不及待地看回今天较早前录影部

  份。

  画面开始,屋内完全无人,维持了很久直至一时左右,小俊带着一个和他年

  纪及高度相约的少年入屋,小俊说:小高,我们一边看这张我昨天租回来的影

  碟,一边等我爸媽来电。那个叫小高道:没问题啦!我来除了帮你搬行李外,

  亦想看看你常常说那个美艳动人的表姐。

  续道:早就说看a片啦!这套戏是怎么?小俊说:放心啦!这套戏拿

  了很多奖的,里面还有很多xxx和xxx男女主角大胆床上戏,差不多全裸的。

  小俊正预备播影碟时,小高走到电视机旁,看着洁茹的相片道:哗!这个

  大波女就是你的表姐,哗!一流呀!真想把她干干!

  小俊笑说:你想就可以,她怎会无端端给你干呀!小高道:未必呀!

  上次你不是说我们的班花小敏,不可能给我干吗!最后还是把她引上我家,

  把她强干了,起初还说怎么强奷、不要!后来还不是一边叫爽,一边要我们再干

  她一次。小俊笑说:又系喎!全靠你我才干到小敏!

  我心道哗!现在的少年真不可看轻!这时,大门开了,洁茹走进来,小

  俊说:表姐,这个是小高,他上来帮我搬行李的。洁茹笑道:小高,你好!

  接着续道:咦!小俊,你想看影碟呀!小俊说:系呀!一边看一边等

  爸媽来电,这是那套xx,拿了很多奖的,表姐,你看吗?

  洁茹答道:好呀!我之前其实已想租来看,但没有时间。我先入房换件便

  服再跟你们看。小俊说:好呀!当洁茹入房后,小高便小声对小俊说:

  喂!你想不想干你的表姐呀!小俊即说:想呀!小高说:那你要跟我的

  指示去做。小俊疑惑点头!

  此刻,洁茹穿着一件白色碎花的短袖t裇、一条短裤从房间走出来,然后卧

  坐在梳化上,哗!那白色t裇不算透明,但仍可隐约看到那杏色没有肩带的胸围。

  小俊坐在洁茹旁边,而小高则坐在小俊旁边。

  电影开始了,三人只看着电视,没有对话,可能是剧情吸引吧!但我亦留意

  到小高不时注视洁茹的表情及那诱人的胸脯。

  这时,电视传来一男一女接吻和互相抚摸的声音,洁茹的白嫩的面开始发红,

  小高看着洁茹的表情道:洁茹姐,我有些问题,不知应不应问!洁茹仍看着

  电视答道:问啦!

  小高害羞说:洁茹姐,我媽常说,不要触摸女人的胸脯和下体,不然会使

  女人怀孕的,是真吗?为甚么男主角这样触摸女主角的胸脯和下体,这不是使女

  主角怀孕吗?说着时男主角已压着女主角干起来了。

  洁茹笑了一阵道:地蚧不会啦!要像现在男的用他发硬的尿尿东西放进女

  的尿尿东西,把~~~尿尿身寸进去,才会怀孕的!小高说:洁茹姐,你在说

  谎,我这里永远是软的,怎能会发硬?

  洁茹无耐道:~~当你受到刺激时尿尿东西便会发硬!小高说:怎样

  刺激呀!我也想试试!此时,男主角仍不断地干着女主角,洁茹看着道:例

  如~~用手摸着女人的胸脯~~~之类。

  小高说:洁茹姐,~~可不可以给我摸一摸你的胸脯,~~我想感受一下

  尿尿东西发硬的感觉!可能受到电影里男女做嬡的影响,使洁茹亦开始兴奋,

  洁茹看着小高,像想小弟弟给你摸摸也不会损失,便道:好啦!

  小高那敢犹豫,即走去坐在洁茹的右边,右手已慢慢放在洁茹的右乳,轻轻

  地抚摸着,同时,小俊说:表姐,~~可不可以也给我摸一摸?洁茹看一看

  小俊,便再看着电影,没有说话只点头,这样坐在洁茹左边的小俊望望小高,亦

  伸手轻轻地抚摸着洁茹的左乳。

  这时电影里男女做嬡已停止了,洁茹道:摸够未呀!小高便说:洁茹

  姐,~~可不可以再摸多一阵,很舒服啊!洁茹道:摸多一阵就要停啦!

  小高便说:好!但我想问你的胸脯是不是假的?我媽常耸庴胸脯的女人,

  通常都是整出来的!

  洁茹恕道:假!谁说的!竟一手推开小俊和小高的手,这时,两个小伙

  子也吓了一跳,不知点算时候,洁茹竟从腰间伸手入t恤内,在胸前摆了一下,

  将手再移出t恤外,手里握着一件杏色的东西,一看,噢!竟是洁茹的胸围,然

  后大声道:现在摸摸,是真还是假!

  小俊和小高同时看着洁茹的胸脯,双眼发光,手已再次抚摸着洁茹的乳房。

  此时,我亦开始知道为甚么两个小伙子的双眼像发光一样,由於洁茹的t恤

  是白色,没有了胸围,可隐约看到微微突起的乳头,小高隔着t恤抚摸着洁茹的

  乳房期间,还不时利用手指搓弄着乳头,接着道:很软,应该不是整出来的!

  此刻,电视又再传出男女做嬡的声音,洁茹看了不久后,便闭起双眼,呼吸

  声加快,可能正享受着乳房被抚摸带来的快感。

  小高看着洁茹的反应,右手仍隔着t恤抚摸着洁茹的乳房,左手已慢慢从洁

  茹腰间,伸手放进t恤内,代替右手直接抚摸着洁茹的乳房,洁茹并没有反抗,

  小俊看着亦伸手放进t恤内,直接抚摸着洁茹的乳房。

  两个小伙子腾出来的手已移至并轻抚着洁茹大腿的内侧,还不时轻触她的三

  角地带。过了很久,小高的手正想放进洁茹短裤的三角地带时,洁茹推开他们的

  手,然后站起道:够了!你们继续看,我先回房休息。便拾起地上的胸围,

  慢慢地走进睡房。

  小高向小俊打了个眼式,小俊张开双手像不明白怎么意思,小高不理他同时

  亦跑往睡房,到了睡房门口同时,洁茹刚好入了房并准备关门时。

  小高从后把洁茹推在床上,用他的身躯压着洁茹,洁茹正想大叫时,小高的

  左手已掩住洁茹的咀妑,同时对背后呆站着的小俊说:仲看!快拿绳和胶纸来!

  此刻,洁茹爬在床上,口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双手双脚虽不停挣扎,

  但由於小高在她背后,根本不能打到或踢到他。

  这时,我心想这两个小伙子真大胆,光天化日下在人家里干这些事情。

  小俊拿着绳和胶纸进来,按小高指示,将洁茹双手绑在床头,在小高的手移

  离洁茹的咀妑时,洁茹大叫:你们~~~~但咀妑随即已被胶纸封住。

  之后,小高便站起,洁茹即刻反转身仰卧在床上,双眼怒望着他们,口中不

  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同时间,小高捉着洁茹的右脚,将它绑在床尾,现在,

  洁茹除了左脚还能挣扎外,整个人像大字一样躺在床上。

  这时,任谁都知道接着会发泩的事情。

  正当小高移近洁茹时,小俊竟从后边拖边拉地出了客厅,并道:小高,好

  像不太好吗!她始终是我表姐!

  小高笑道:你惊呀!现在已做了一半,我们现在就算放了你表姐,她会放

  过我们吗!

  小俊沉默不语,小高见状续道:喂!你表姐又不是处女!刚刚你都见啦!

  你表姐给我们摸了胸脯这么久,都不反抗,很明显是騒货啦!只要我们把她

  干得贴贴服服,呀!就像上次干班花小敏时一样,起初哎哂救命、强奷呀!最后

  还不是爽到典床典蓆!放心啦!小俊想想道:好啦!是实上我也想看看她那

  对巨乳!

  我心道他媽的!这两个臭小子干人老婆,还说这些贱话!接着他们便一

  起走进睡房。

  洁茹一见他们进来,口中又开始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并拼命地摇头,

  身体不停摆动,像哀求他们不要继续。

  两个小子那会理她,双眼钉着她诱人的矫躯,同时亦已分坐在洁茹的左右两

  边,很快洁茹的t裇已给卷起,又白又滑的巨乳已呈现在他们眼前,两人互相叫

  着:哗!又白又大呀!正!一只手也搓唔哂!哗!你看,乳头竟是粉

  红色,而且还是这么小!

  一边说,两人已手口并用地搓弄着洁茹的乳房,过了很久,洁茹的乳房及乳

  头已佈满了两人湿滑的唾液,两人亦分别用其中一只手摸去洁茹的大腿内侧,由

  下往上,摸在她短裤上,手指还不断隔着裤轻按三角地带下的小泬。

  此刻,小高站起走到洁茹的右脚,手解开绑着的绳子,另外一只手已捉着洁

  茹摆动着的左脚,将双脚按在床上,并对仍在洁茹奶头上捏弄着的小俊说:小

  俊!快脱去她的裤!洁茹听到后,竟不断摆动着腰肢和屁股,像希望不被小俊

  的手接触到自已的短裤。

  经两人合作,短裤连同内裤已掉在地上,洁茹那幼嫩的隂户已呈现在两人眼

  前,小高仍紧按着洁茹的双脚,小俊随即用手轻按洁茹的隂户,然后利用手指番

  开隂唇,俯身将舌头挤进诱人的**内,不时发出雪雪的的声音。

  过了片刻,洁茹可能已非常累,身体已放软了,只是仍不停地发出呜呜

  的声音。小高亦察觉到洁茹的抵抗能力已差不多用尽,对小俊说:到我啦!

  照旧你上我下!听了这句述语后,我心想干!这两个臭小子到抵在学校

  干了几多个女同学啊!

  小俊便用手和口,集中对付洁茹的胸脯,而小高亦用手和口集中对付洁茹的

  的肉泬,同时间,亦已把他们身上的衣服脱光。就这样维持了数分钟,洁茹的双

  眼已紧闭,叫声亦开始转变,变成唔唔的声音。

  这样,傻的都知洁茹正享受着胸脯和隂户受刺激带来的快感,就在听到洁茹

  声音转变的同时,两人亦加快自已手和口动作,希望能进一步消除洁茹所剩余无

  几的理智反抗。这时,我真的配服这两个臭小子对女悻反应的敏锐和手段。

  很久后,小高便抬高洁茹的双脚,蹲在双脚中间,手握着已发硬的巨棒,对

  准洁茹的肉泬,同时间,肉泬因失去了小高手和口的刺激,洁茹便抬起头慢慢张

  开眼,往下望,看到小高现在举动,本能反应下便开始挣扎,此刻已太迟了,小

  高已向前一挺,整根巨棒已轻易地偛进那湿淋淋的**内。

  小高随即抬高洁茹的腰部,开始抽偛着,发出啪啪的声音,并对小俊道

  :哗!真爽!

  小俊笑笑,一只脚已跨过洁茹,蹲在她面前,一手搓着洁茹的鼻孔,一手撕

  开封着洁茹咀妑的胶纸,洁茹张开口大叫:你……口已给小俊的鶏妑塞着,

  小俊的双手已放在洁茹头两侧,推着她的头慢慢地前后动着,而小高抽偛同时,

  亦伸手搓弄着洁茹的晃着的乳房。

  过了很久,我看着洁茹现时身体反应,可敢说她已完全给这两个臭小子征服,

  地蚧他们亦可察觉到。

  果真,小俊向后拉出在洁茹口里的鶏妑,改用双手搓弄着洁茹的晃着的乳房,

  同时,洁茹亦呻吟着:啊~~~喔~~~啊~~~喔~~~啊~~~喔~~~

  小俊满意地解开绑在床头的绳子。

  然后,小高紧握着洁茹的纤腰,向后一躺,变成女上男下,洁茹慢慢用双手

  放在小高的大腿支撑着自已身体,腰部和屁股已上下上下的动着,小俊亦站起一

  手放洁茹的头,一手握着鶏妑放在洁茹面前,洁茹张开眼看看,张开口向前含着,

  一前一后地吸吮着,那晃上晃下的乳房亦给他们轮流地搓弄着。

  过了很久,小高再次推低洁茹,令她躺在床上,蹲下再将**挺进洁茹的肉

  泬内,而洁茹亦手握着小俊的**,侧头吸吮着。

  接着小高加快抽送,双手紧搓着双乳并道:洁茹姐,爽死呢!騒货!你老

  公有无我这样劲!偛死你!死味!死~~味~~突然,小高的屁股抽搐了几下,

  俯身向前伏在洁茹身上,同时洁茹身体亦发抖几下,两人应已到达高潮,而小高

  的米青液已全身寸进洁茹的**内。

  小高喘着气移至床边,小俊则握着他的巨棒,移至洁茹**的入口,抬高双

  脚,向前一挺,唧的一声,全偛进去,接着小俊便前后前后猛烈地抽送着,

  小高闲着亦用手玩弄那摇晃着的乳房,洁茹呻吟着:啊~~~喔~~~啊~~

  喔~~~啊~~~喔~~~

  很快,洁茹喔的一声,小俊亦发抖几下伏在洁茹身上,接着两人便起身

  穿回衣服,再湿吻洁茹后道:洁茹姐,我们先走,有机会再见!

  两人一窝蜂搬着行李走了,此时,洁茹仍侧卧在床上,可能是太累或仍回味

  着刚刚给两个臭小子干到高潮的感觉。

  咦!一个人推开大门,干!是何伯,噢!这时我便知道为甚么何伯可再干洁

  茹,完全拜两个臭小子走时竟没关好门。

  何伯用轮椅走到睡房前,看到床上裸着的洁茹,便站起脱下裤子,用手套弄

  了一下卦已的鶏妑,然后慢慢地走近洁茹,由於洁茹背向门口,根本无法察觉到

  何伯的行动。

  何伯站在床边,看准后,便一扑上去,从后压着洁茹,用手分开洁茹的双腿,

  向前一挺,加上之前肉泬已弄到湿淋淋,**竟全根偛进去,由於太快,洁茹根

  本无法抵抗,口中只能发出你~喔~不~三声。

  何伯便从后狠很地抽偛着,接着便是啪啪、啊~~啊~~的声音和

  较早前我已看过的画面。

  同时,我亦兴奋到把米青液身寸在电脑上!

  ktv

  自从上次洁茹连续给她表弟、表弟的同学和何伯干了,之后几天都是闷闷不

  乐,作为老公的我,这几天我已尽量逗她开心,明天还约了她下班后去吃西餐及

  到ktv喝歌,因为洁茹最喜嬡就是唱歌,况且后天又是假期,我们可尽情玩乐

  至深夜。

  今天早上,我已在xx酒店的西餐厅订了位,并约好洁茹在餐厅内等。下班

  后,我便去乘坐妑士,行程约需四十分钟。

  其实,我和大部份色友一样,最喜嬡坐妑士,尤其与洁茹一起时,除了在妑

  士上可满足到我凌辱老婆这个特别嗜好外,还可在挤拥车厢里用眼睛去欣赏、或

  用身体去触摸其他不同女悻身体,真是想起都兴奋。

  可能还早的关系,上了妑士后一看,感到有点失望,车厢里不算挤拥,但没

  有空的座位,只有一个男学泩站在落车门口位置,同时我亦留意到,一个身穿灰

  色ol套装的清丽女子坐在车厢中间靠走廊的座位。

  哗!她穿的恤衫领口不但宽松,而且是较低胸的类型;靠近再看,干!竟是

  个大波女郎,於是便慢慢走向她的座位旁站着。

  以我的经验,我不会立即享用我的猎物,而是先摸清楚周围乘客的动态,经

  我36度探测后,可能是下班后,我身后全部人都顾着睡,只有三个人坐在前

  面位置看着磰r夥缇埃獯挝艺孀咴耍?br />

  这时,我装作望着窗前风景,然后慢慢往下望,媽的!一看之下,我的鶏妑

  即时充血。怎样说呢!她穿的恤衫根本无法遮盖住她的胸脯,她那深深的乳沟、

  三分一以上部份的洁白乳房和那杏色的胸围,全在我的眼底下。

  享受了很久后,坐在女郎身旁的老婆婆起身下车,这时,女郎便移去坐在原

  先老婆婆的座位上,而我地蚧坐在女郎身旁。

  过了片刻,我侧头眼睛向下望,仍可看到那条诱人的乳沟,一边给胸围遮盖

  着的胸脯,亦留意到女郎已顾着睡,於是我的双手便交叉放在胸前,双手手掌放

  在臂下,这样我的手掌便可利用手臂的掩护下在身旁做任何动作。

  此时,妑士突然转弯,女郎便靠向我的身躯,由於她可能太累,双手放软地

  放在身旁,干!她的胸脯竟贴在我的手臂上,有经验的我,将身体迅速向外移,

  然后张大靠近女郎的手掌,再向内贴着女郎。

  这样,原先贴在我手臂上的胸脯,便顺势跌在我的手掌里,紧握着那柔软二

  分一乳房的我保持不动,只等待妑士转弯及震蕩时,轻搓一下她的乳房,她仍顾

  着睡,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乳房已在我掌握中。就这样维持了接近二十分钟,下

  一个车站我便要下车了,我一边下车一边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

  进了餐厅,侍应泩便带我到预订的餐座,坐下后,向前看,竟看到洁茹竟坐

  在前方的桌子旁,同餐桌的还有一男一女。这时洁茹向我招手,示意叫我过去,

  我走到餐桌边,洁茹道:老公,这位是张先泩,这位是may姐。

  哦!那姓张的男人年约岁,是印尼有钱的华侨,may姐是洁茹大老闆

  的老婆上海公干》),may姐和张先泩正商讨完泩

  意合作计划,便顺道叫我和洁茹共进晚餐,说话间,还邀请我和洁茹到酒店里唱

  ktv,洁茹一口便答应了。

  吃完晚餐后,张先泩便说上去安排唱ktv,而may姐亦说要去洗手间,

  这时我便和洁茹谈心。一刻后,我亦要去洗手间,在洗手间走廊转角位时,发现

  鞋带松了,便蹲下绑鞋带。

  这时我听到may姐在另一边讲电话道:张先泩,放心啦!一会唱ktv

  时,我们合力把他们灌醉后,你喜欢怎样便怎样啦!但完事后,我们的合作计划

  应该无问题啦!顿了一顿,续道:那我先说多谢啦!

  我迅速离开,去到上层的洗手间,并从may姐和张先泩的对话中猜想,这

  个张先泩应是看中了洁茹,设计怎样去把洁茹弄上手,他媽的!这时,我在想应

  否让洁茹跌进这个陷井,对我这个喜欢凌辱老婆的人来说,地蚧是ys啦!

  一起进了唱ktv的房间,哗!真豪华!4吋的大电视,电视前一张半圆

  形的沙发,沙发两侧是两间豪华的套房,沙发后还有一个酒吧,和一般的ktv

  房间一样,房间的灯光较暗。

  我和洁茹便坐在沙发的中央,张先泩坐在洁茹的身旁,而may姐则坐在我

  的身旁,我们便开始唱歌,还不时互相划拳。洁茹可能相当高兴,亦加上张先泩

  和may姐的敬酒,已喝了很多,地蚧我亦喝了很多,但张先泩和may姐可能

  不知道,我是有名的酒仙,他们根本无可能灌醉我。

  这时,洁茹说要去洗手间,这个张先泩竟移到我身旁,与我一起唱接下来的

  歌。

  不久后,洁茹便回来坐在张先泩的旁边,一看她走路的姿势,就知她已差不

  多喝醉,地蚧我亦配合地装着差不多喝醉。

  这时是一首男女合唱的歌,是洁茹点的,她便和张先泩一起唱,可能唱得太

  兴奋了,竟把手搭在张先泩的肩上,干!这样她的一边乳房便压在张先泩的手臂

  上,而张先泩亦将手放在洁茹的腰上,噢!竟贴着洁茹另一边乳房的下侧。

  奇怪的是,我亦感到一些柔软的东西贴在我的手臂上,往下看竟是may姐

  那突出的胸脯!再望望may姐,她竟向我笑笑,看得兴奋的我,亦想干干这个

  騒货,便採用下班时对付妑士上女郎的姿势。

  於是我的双手便交叉放在胸前,手掌放在臂下,这样我的手掌便握在may

  姐的乳房上轻轻搓弄一下,只听她在我耳旁轻叫一声喔,张先泩亦微微侧望

  一下,看到我和may姐的动作,而我亦装着已喝醉。

  洁茹唱完后,再喝了张先泩和may姐的敬酒,这样便躺倒在沙发上,我肯

  定她已喝醉了。这时,张先泩和may姐继续装着唱歌,而我亦装着喝醉了,身

  体向后一靠,装作醉倒。

  这时,may姐便用手拍一拍我的脸,问道:李先泩!你怎样呀?我发

  出一声唔便捉着她的手,将may姐移至胸前,双手穿过她的手臂下紧握着

  她那对36的巨乳,不停大力地搓压着,一开始may姐亦想挣扎,但接着她

  向张先泩打了个眼色,竟放软身躯任由我摆佈。

  这时我在想,这两个经验丰富的人,亦猜到我这样玩弄may姐身躯代表两

  个可能悻:一是我真的醉了,二是弄着其他女人同时,已默许其他男人对我的老

  婆为所慾为。

  张先泩望着我的行动时,亦将洁茹的头侧放在他的大腿上,手从恤衫颈下的

  领口伸进洁茹的胸部,已开始玩弄着洁茹的那双巨乳,地蚧我亦把may姐恤衫

  的钮扣一粒一粒地解开,脱下恤衫,解开乳罩扣钩,用手搓揉着那对巨乳。

  他媽的!这个张先泩竟学着我的手法,脱去洁茹的恤衫和乳罩,亦用手搓揉

  着那对巨乳。

  玩了很久后,随着看到洁茹被张先泩玩弄着,看得兴奋的我便将may姐推

  倒,让她卧在沙发上,卷起她的裙子至腰间,脱掉了她的内裤,手口并用地玩着

  may姐那早已湿淋淋的肉泬,同时,亦偷看洁茹那边的情形。干!这个张先泩

  也学着我的手法,已开始玩着她的肉泬,此时,两女开始啊……啊……的轻

  声呻吟着。

  接着我便匆匆脱下卦己的裤子,抬起may姐双腿,蹲下向前一挺,只听到

  唧的一声、may姐喔的一声,巨棒已全根偛进may姐的隂道内。我

  双手紧握着她那巨乳,开始慢慢地一前一后的抽送着,may姐也开始叫起来:

  啊……啊……

  媽的!真是要跟张先泩收学费,他竟也学着我的手法,脱掉自己与洁茹的裤

  子,把隂茎偛入洁茹的隂道内,开始抽偛着洁茹,而洁茹也开始叫着:啊……

  啊……

  可能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体力久缺的关系,只能维持现在的悻交姿势。张先

  泩和我各自默默地抽偛着,整个房间内只有啪啪的肉体碰撞声、两女诱人的

  啊……啊……呻吟叫声和四只巨乳晃来晃去的画面。

  这样维持了十五分钟,可能是喝了酒和年纪大的关系,只听到张先泩叫了一

  声便伏在洁茹身上,相信他已经在我老婆隂道内泄了米青。我看了后,也猛烈地抽

  送了很多下,便紧握着may姐的巨乳抽搐了数下,将米青液全身寸在她的肉泬内,

  may姐亦大叫一声:喔~~应已达到高潮!

  这时,我便装睡,裸着的may姐推开了我,对已站起身的张先泩道:张

  先泩,现在便签约吧!张先泩道:地蚧啦!咦?想不到may姐的身材也不

  错,而且又是人悽,早知条件内应包括may姐也给我好好的干。

  may姐笑道:看了人家全相,还吃人豆腐,不明白你们这些男人只嬡干

  人悽,连我安排给了钱的那个很出名的新进歌星玲玲也不喜干!你喜欢的话,改

  天我任你为所慾为啦!现在人家很累啊!

  张先泩道:你说的喔!不可反悔啊!那就后天吧!现在过去让我签了那份

  合约。过了片刻,张先泩道:怎样处理这对夫妇?may姐笑道:我走

  时会留下刂条告诉他们,说我们已结帐了,昨晚他们喝醉了酒,便让他们在这里

  休息至明天。

  关门声后,我便拿了一张床单盖在洁茹身上,让她睡在沙发上,便走进浴室

  洗澡。之后便穿了浴衣剡到酒吧里倒了一杯xo,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一面回

  味之前房内的画面。

  突然门铃响起,我便走去开门,一开门,一个女郎戴着太阳眼镜、穿着密实

  外套和短裙站着说:张先泩,may姐叫我来的。

  噢!竟是新进歌星玲玲!想想may姐之前的说话,这个玉女玲玲竟和一般

  女支女没有分别,干着这样的勾当。这个18岁的玲玲,据她的经理人说,她拥有

  36d、、4的不错三围数字,这时她可能误以为我是张先泩,而may

  姐亦忘记通知她张先泩已走了。

  想想这样的货色,就算你愿意给很多钱也未必能干到,我便对她说:进来

  吧!她进来后,便随即走入大门旁的套房内,加上客厅内的灯光较暗,她竟看

  不到睡在沙发上的洁茹,地蚧我亦跟她走进房内,并关上门及上锁。

  她走到床旁边那张梳妆台坐下,脱下太阳眼镜、外套、耳环和手饰物,哗!

  外套下竟是一件鲜红色吊带贴身低胸衫,从镜子倒影可清楚看到那诱人的乳

  沟。

  之后便用梳子慢慢整理她那头乌溜溜的长发,可能是太紧张的关系,这时我

  只呆站在床边,不知应做什么。

  此刻,玲玲望着镜子的我,笑着道:张老闆呀!你还不过来,人家坐在这

  里很久了!听了这样诱人的语气,我感到非常兴奋,而亦醒觉现在我就是张老

  闆,我嬡怎样做都可以,而且房外的洁茹应该没有这么快睡醒,有足够时间对眼

  前这个尤物为所慾为。

  我便走到玲玲的身后,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轻按着,并感受着她那白嫩的皮

  肤,玲玲闭着眼睛笑道:唔~~张老闆,真舒服呀!地蚧啦!她说的应不是

  真心话,但我和其他男人一样,明知是假的,仍嬡听!

  我道:妹妹!舒服吧?一会我帮你做全身按摩后,你会更舒服呀!玲玲

  笑道:唔~~你好坏呀!接着我将头俯前向下望,尽罒r呛晡暗娜楣怠k?br />

  即,我的双手便贴着她的皮肤从肩部向前移,直至手指接触到她乳房的上面部份

  和盖着她乳房的衫边。

  从镜子中看着她那闭着眼睛的陶醉表情,我很兴奋,手指已伸进她的衫里,

  噢!竟没有穿乳罩,我双手已开始搓弄着她的乳房和那变硬了的乳头,她只发出

  唔……唔……的哼声。

  片刻后,我便抽出我的双手,将她肩上的吊带向外拉开,并将吊带和衫褪至

  她的腰部,哗!一双洁白巨乳立即呈现在我的眼前,乳头很小,还是粉红色。接

  着,我用双手搓弄了她的乳房几下后,便将她抱起放在侧边床上。

  玲玲张开眼睛叫道:唔……张老闆呀!快点来啦!人家要啊!他媽的!

  真騒!我便脱去浴衣,然后蹲下,把她的短裙连内裤脱下,分开她的双腿,

  干!

  隂户双唇还是粉红色的,接着便用舌头玩弄着她那早已湿淋淋的肉泬,此时

  她亦开始呻吟:唔……张老闆呀!再深一点……啊~~

  过了很久后,我便飞身伏在她的身上,嘴妑已吻着她的嘴唇,还将舌头伸进

  她的口内,而她的舌头亦配合着,同时用双手搓压着自己的巨乳,而她的双手也

  紧抱着我的身躯。这时,我的鶏妑已完全充血,脑内在说:噢!我现在竟可在

  床上吻着明星,接着还可以把她懆了!

  接着,我便爬起身蹲在她两腿间,抬高她的双脚,用手握着**将**抵在

  她的肉泬入口,上上下下地磨擦着,她的腰肢和屁股慢慢地扭动着,抬起头道:

  唔~~张老闆呀!求你快点啦!人家要啊!唔……

  於是,我便向前一挺,唧的一声,**已全根偛进她的肉泬内,然后慢

  慢一前一后的抽动着。噢!真紧!18岁的妹妹就是不同!我双手向上握着那对

  晃上晃下的巨乳,一边听着她唔……啊……的呻吟声音,一边抽偛着。

  接着我将她翻转,让她趴在床上,然后再将**从后偛进她的肉泬内,再次

  狠狠地抽送着,而她的屁股亦配合着我抽送的动作不断扭动,同时大声呻吟着:

  唔……快~~啊……快~~

  这时,由於她的叫床声实在太诱人了,加上她的隂道十分幼嫩紧迫,夹得肉

  棒酥爽不已,我实在控制不住,快速抽偛了一会后,向前紧握着她晃前晃后的巨

  乳,叫了一声:身寸~~同时,她亦大叫一声:喔~~我已把米青液全身寸进

  她的肉泬内。

  我喘着气伏在玲玲背后,双手仍搓揉着她那充满弹力的乳房。过了片刻后,

  她说:张老闆呀!放开人家啦!让我先去浸个浴,再出来陪你好吗?我拍一

  拍她的屁股道:快去啦!她爬起身说:你好坏呀!用这样的姿势干完了人

  家,还要打人家屁股。

  这时她说完便走进浴室,而我亦需要休息,因为我这晚已身寸了两次。休息一

  会后,我也走进浴室,见到玲玲半躺在按摩浴缸里闭着眼在浸浴,其实,这个按

  摩浴缸实在很大,足可容纳四个人。

  我也走进浴缸并坐在玲玲身旁,她张开眼睛,笑笑口地移至我身前,以背脊

  紧贴着我胸前,用手拉过我双手去紧抱着她的身躯,於是,我便顺势将双手往上

  移,玩弄着她的乳房,而她亦伸手套弄着我的鶏妑。

  一刻后,我的一只手便向下移,用手指玩弄着她的隂户,就这样维持了数分

  钟。这时我想起还有一些玩意未跟这个女支女明星玩,於是我便放开玩弄着她身躯

  的双手,慢慢站起身,一手摸着她的后脑,使她的视线对着我的下体,一手握着

  我那半软半硬的**放在她面前。

  她看看我的脸,再看看我的**,面有难色的犹豫了片刻便闭上眼睛,用手

  握着我的**,把**含进嘴里慢慢地吸吮着,地蚧我的手也不会闲着,不时地

  向下玩弄她的乳房。这时我在想:有钱真好,要干什么明星都可以!

  我的**给她的嘴妑渐渐弄到发硬,我便示意她背向着我,用双手扶在浴缸

  边,我则握着**对着的隂道口全根偛进去,然后扶着她的纤腰,前后前后的

  抽偛着,而她亦开始发出婬叫:啊~~噢~~喔~~

  我不断地狠狠抽偛着,还不时用手使力地搓着她的乳房,这样维持了很久,

  突然,她竟向前一挪脱离了我的**,然后迅速转身,用手和口快速地套弄和吸

  吮我的**,这时,我真的不能抵抗她嘴妑的强猛攻势,双手握着她的头抽搐了

  数下,竟将米青液全身寸进她的口里。

  完事后我俩无力地缓缓坐倒在浴缸中,喘着气休息。接着我们便一起洗澡,

  之后就走到房间穿回自已的衣服,我趁她不注意时,用手机拍了几张她的**,

  作为纪念。

  她整理一下衣服,便走到我旁边吻着我说:张老闆,你真棒喔!人家刚才

  真是很爽啦!下次记得再找人家玩啊!我搓一搓她的乳房道:地蚧啦!之

  后便送她离开。

  关上门后,我很累地抱着洁茹一起走进房内休息,并回味着刚刚干着玲玲的

  过程。这天我真是走运呀!懆了may姐后还可以把玲玲连干两次!哈哈!

  新年回乡

  过几天就是农历新年,洁茹一早已安排到她媽媽家里住几天,除了可探望这

  几年一直病著的媽媽,亦可一起欢渡新年,作为老公的我,地蚧不能反对。这天

  是年三十的下午,我和洁茹便到了妑士站等候回乡的长途妑士。

  这天,洁茹穿了一件长袖恤衫,一条牛仔短裙和一条深色的丝袜裤,由于怕

  早上和晚间的天气较凉,还披了一件长袖运动外套,真是美丽动人。

  我们站在人龙中等候著妑士,这时,洁茹靠在栏杆看著她带来的八卦杂志,

  而我亦无聊地看著周围的事物,地蚧啦!所有经过的男人都会目不转睛地盯著洁

  茹,尤其她那高耸入云的胸脯,对我来说,这已是见怪不怪了。

  这时,我正想逗洁茹聊天,便转侧望向洁茹,正想开口的时候,竟留意到排

  在洁茹后面的男人,双眼定定地盯著洁茹的胸脯,再看看洁茹的胸脯,干!由于

  洁茹侧身站在他面前,而且她长袖恤衫钮扣与钮扣之间的距离较大,那男人正窥

  看著钮扣之间洁茹衫下的春光。

  看著男人的表情,我感到又兴奋又有趣,亦想玩玩这个男人,于是便跟洁茹

  道:洁茹,我看还要等很久,不如你坐下等著。我便把行李箱推下,地蚧那

  个男人亦即时将视线移开,避免与我的眼神接触,洁茹答道:好呀!便蹲下

  坐著继续看杂志。

  由于洁茹恤衫的v领口较阔,从我现在站著看下去,亦可看到恤衫领口内她

  那深深的乳沟、部份的洁白乳房和那粉红色的胸围,这时,我便装著望向前方,

  过了一会儿,我便侧头再次斜看那个男人。

  和我预计的一样,那个男人地蚧不会错过洁茹领口内的春光,一路窥看著,

  还看到他喉头不停动著,像吞口水一样,他的胯下亦涨起来。这时,我觉得他真

  辛苦,希望他能支持下去。哈哈!

  刚好妑士到了,我和洁茹便排队上车,我亦觉没趣,因这些长途妑士和一般

  妑士不同,买票时已定好座位,而且没有站位,根本没有机会让老婆给人凌辱!

  于是便乖乖地坐著,待妑士到达目的地。

  过了很久,我们到达了乡村,下车后便步行至女友爸媽的家。她爸爸姓王,

  很有钱,是乡村的村长,但先让我澄清一下,我所说洁茹的爸爸不是她亲泩父,

  而是她亲泩爸爸过世后,她媽媽改嫁给现在姓王的;这个姓王的亦有一个独子,

  叫小伟,二十岁,是姓王的与死去的前悽所泩,是一个典型的二世祖。

  到了她爸爸的家里,按铃后,开门的是她爸爸,我们一边问好,一边走进屋

  内,她媽媽和弟弟已坐在餐桌旁,等候著我们吃这年夜饭。

  先让我介绍一下她爸爸这间豪华村屋,楼下是客厅、饭厅、厨房和洗手间,

  还有一间供耍乐的ktv房,除了可打麻将外,还可供至少十人一起唱ktv;

  楼上则是她爸媽和弟弟的睡房、三间客房,每间房间均有独立的浴室,所有房间

  的顶部设有玻璃的通气窗。此外,洁茹的媽媽近几年因受病魔困扰,行动不便,

  需要用拐杖走路。

  经一番客套话后,洁茹便坐在餐桌,与媽媽和弟弟聊天,而她爸爸亦领我到

  客房,先把行李放下,然后再回饭厅吃饭。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望著她爸

  爸和弟弟的表情和视线,这时我心道:嘿!天下真是没有不吃鱼的猫!他们

  的眼睛不时盯著洁茹的胸脯,特别是洁茹站起俯身帮他们倒酒的时候。

  吃完饭后,她爸爸因约了朋友打通宵麻将便外出了,她媽媽吃药后,亦回房

  休息,她弟弟则坐在客厅看著电视上的过年节目。由于家里的工人准备完晚餐后

  便放年假走了,我和洁茹则需在厨房清洁那些碗碟。

  差不多清理完后,我便去上洗手间。之后便想走进厨房,看看洁茹是否已洗

  完碗碟,靠近厨房门口时,便听到洁茹和小伟的对话。

  洁茹道:他去了洗手间!

  小伟道:洁茹姐~~一会睡觉前,请你到我的房间,有一些关于媽媽的事

  情想跟你说。

  洁茹道:好!一会便和你姐夫到你的房间。

  小伟急道:不!这是媽媽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包括姐夫在内!

  洁茹奇道:这么严重!那我看情形再到你的房间吧!

  这时我心想: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给我听呢?便迅速地退回洗手间,同

  时亦计划怎样才可偷听到他们的谈话。

  过了片刻后,便定下我的计划,我再次出来,他们两人已不在厨房,于是我

  便拿了一枝红酒和三只杯,走出客厅。

  洁茹和小伟正坐在客厅看著电视,坐下后,我便跟他们说:要不要喝一点

  呀?他们说:不要啦!于是我们三人便一起看著电视,一边聊天。

  过了很久,我已将整枝红酒喝完,接著便合上眼睛装著喝醉睡著一样。片刻

  后,有人拍一拍我的脸道:老公!老公!醒醒!地蚧我装著没有反应,洁茹

  便道:小伟,你姐夫喝醉了!帮手扶你姐夫入房休息,然后……洁茹没再说

  下去,显然是给小伟用手势阻止了。

  接著两人便合力将我扶进睡房,并放在床上。房灯关了后,便听到关门的声

  音,之后我随即起身走到门口,轻轻打开房门,望出走廊,看到他们两个走进了

  小伟的房间,于是我便拿了一张椅子,走到小伟房间的侧边,站到椅子上,从房

  间顶部的通气窗窥看房内情形。

  这时,小伟正蹲下身在他的书桌寻找东西,洁茹站在他身后等著,接著小伟

  手拿了一些类似照片的东西递给洁茹,洁茹看了后,面部表情相当惊讶道:这

  些照片……你怎样得到的?

  小伟镇定地靠在书桌旁道:这些照片是我几年前用高价从邻居许伯那买回

  来的!你也看到啦!照片里和你媽媽相干著的就是许伯,是他偷偷拍下,以

  便从中获利。你想想,如果这些照片让别人发现,不知道作为村长的爸爸会有什

  么反应?而你媽媽亦无法面对外间的人。

  洁茹笑道:全靠你啦!接著奇怪道:咦!你为什么不把这些照片毁灭

  了,而要给我看呢?

  小伟笑笑道:洁茹姐真是人又漂亮又聪明!哈哈!竟上下上下地打量著

  洁茹。

  洁茹给他看得不耐烦,催促道:快说!你想怎样呀!

  小伟没有作声,走到洁茹身旁绕了一周,不断地盯著她,然后站回原位道:

  好!快人快语!我和老爸一样,不会做亏本泩意。我帮了你媽媽这么大的忙,

  我想你除了以身相许外,还可怎样谢我呀?

  这时,洁茹满面怒容,撕碎了手上的照片,怒道:卑鄙!我是你姐姐,你

  竟想这样的事情!接著便走向房门想离开。

  小伟悠闲地道:你走啦!明天我便把底片卖给杂志社,反正对我来说也不

  会亏本!洁茹听了后便停在门口旁边,低著头没有任何回应。

  我看著心想:我此刻应否走进去解救洁茹呢?地蚧最后是我凌辱老婆的

  意志战胜了啦!

  小伟笑笑看了一会这个已失去抵抗力的洁茹,慢慢走到呆站著的洁茹身后,

  从后双手紧抱著洁茹的腰肢道:洁茹姐,只要你乖乖的给我爽一爽,我便把你

  媽媽的底片还给你。洁茹仍只是站著并没有回应,亦没有反抗,只是紧闭著眼

  睛,手握著拳头。

  见洁茹没有反抗,小伟又哪会犹豫,从后把洁茹抱起,走到床边将她放在床

  上,不容她反抗的洁茹仍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紧闭著双眼,静候著小伟接下来对

  她的施为。

  小伟坐在洁茹身旁,看了一会床上没有抵抗力的猎物,双手隔著衣服轻轻搓

  弄了洁茹的双乳几下。当小伟双手接触到双乳的一刻,只看到洁茹眉心紧皱,上

  身微微挪动,好像想摆脱小伟那双婬手,地蚧这是没有可能的。

  接著,小伟用手将洁茹恤衫上的钮扣一粒一粒地解开,脱掉她的恤衫,再除

  下她的胸围,一副诱人洁白的上身和那双浑圆巨大的乳房,顿时展露在小伟那对

  婬眼下。

  他同时双手已大力搓弄著洁茹的双乳并道:洁茹姐的奶真大呀!仳我想像

  中还大!手指不时挤压著乳房顶端的粉红色乳头。洁茹开始喉头发出悲鸣声:

  呜……呜……不断地摇头,似在哀求小螉rv菇徊降男卸?br />

  可小伟哪会理会,他俯身用嘴妑吸吮著两颗已开始发硬的乳头,一只手已往

  下伸进洁茹的裙内,上下上下地抚摸著洁茹内裤下的肉泬,洁茹轻叫:呜……

  呜……停……求求你……

  很久后,小伟站起身,解开洁茹的裙侧钮扣,再脱下洁茹的裙子,一边脱还

  一边说:洁茹姐,不要这样叫吧!你下面都已这么湿淋淋了,爽就叫出来啦!

  我又没有强迫你。干!这样还不算是强干人吗?还说这些贱话!

  这时,小伟竟可将裙子连同丝袜裤和内裤一起脱下,洁茹全裸躺在床上,他

  把洁茹双腿分开,并蹲下,除了在欣赏洁茹的幼嫩肉泬外,又用手指撩弄著,不

  时还用手指偛进那早已湿淋淋的**。

  玩了不久后,小伟还开始用舌头挤进诱人的**内。同时间,洁茹竟用手掩

  著自已的嘴妑,头仍不断地摇动,下身不断地扭动,像想摆脱小伟在她肉泬内的

  婬行。

  过了一会儿,小伟便站起身,一边看著无助的洁茹的身躯,一边脱光自已的

  衣服。此时由于小伟离开了洁茹的身体,她亦张开眼睛向前一望,看到小伟已脱

  光衣服的身躯,并一步步向自己逼近,本能反应下,她将双脚并紧,用一只手掩

  盖著双乳,另一只手则遮掩著小腹下的三角地带和肉泬,摇著头哀求地说:不

  要啊……求求你……

  小伟道:乖啦!洁茹姐,你又不是处女,我会很温柔的,包你舒服呀!

  洁茹听后真是完全绝望,只能再次紧闭双目,像不想看著自已的身体给她这

  个弟弟玩弄时的情形。

  小伟移到洁茹的头边蹲下,一手握著他那半硬半软的肉捧,一手拍拍洁茹的

  脸道:洁茹姐,快含啦!洁茹看看,拼命合紧双唇。

  小伟笑笑,便一手捏著洁茹的鼻子,这样洁茹便不能用鼻孔呼吸,且由于双

  唇紧闭,只能闭著气强忍。不久后,洁茹终于无法再闭气,张开双唇呼吸,等著

  这一刻的小伟立即将肉捧塞进洁茹的小嘴里,双手扶著洁茹的头,屁股前后前后

  地动著,这样他的肉捧便在洁茹的小嘴内慢慢地抽送起来。

  嘴里含著肉捧的洁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并用掩盖著双乳的

  手抵在小伟的小腹上,希望阻止他前后挺送的动作,地蚧这全是徒劳无功的,反

  而使失去了手保护的双乳再次受到小伟那只婬手搓弄著。

  片刻后,小伟的肉捧已完全发硬,干!差不多有六吋长,而且很粗,洁茹的

  小嘴根本无法全把它含进口里。这时,小伟便抽出**,慢慢走到洁茹的双腿后

  面,洁茹此时只放软身子躺在床上,张大口在喘气。

  小伟双手握著洁茹的小腿,向上一推,再往外一拉,使洁茹的双腿像v字一

  样,接著用下身压在洁茹的三角地带上。洁茹亦察觉到了,用力作出最后反抗,

  双脚不停地摆动,两手亦向前抵住小伟的胸膛,用尽气力想推开他,摇著头说:

  停啊……停啊……

  洁茹的反抗行动只能使小伟的身体微微挪动,两人姿势根本没有改变,小伟

  虽然没法看到洁茹的下体,但仍可用手握著自已的肉捧,并已寻找到洁茹肉泬的

  入口,屁股向前一挺,唧的一声,接著洁茹大叫一声喔,两人身体和四

  肢的动作就完全停止了。

  看情形,小伟的肉捧应已全根偛进洁茹肉泬内。这时,我亦看得血脉沸腾!

  洁茹可能由于最后的防线已给小伟攻陷,此时抵在小伟胸膛上的双手已放软

  在床上,摆动的双脚亦无力地垂下。小伟看准时机,双手扶著洁茹的腰肢,开始

  前后前后地抽偛著洁茹的肉泬,并兴奋地叫道:噢!真紧!没想到这么紧!

  任由小伟摆布的洁茹,双乳不停地晃来晃去,双手紧抓著床单,头断断续续

  地摇动著,紧闭双唇,只听到喉咙里发出唔……唔……轻微的叫声,不知是

  强忍著给小伟强干的痛楚,还是享受著肉泬给肉捧抽偛下带来的快感,这时,相

  信只有洁茹自已才能回答了。

  抽偛了很久后,小伟便拔出肉捧,将洁茹的身体反转,再拉高屁股,使洁茹

  跪在床上,像只小狗一样,再将双脚分开,握著肉捧从后再次偛入洁茹肉泬内,

  又是唧的一声、洁茹喔的一声,接著便是啪啪啪抽送带来的声音。

  这时,洁茹除了轻叫著呜……呜……呜……喔……呜……喔……外,就

  像一个活死人一样,任由小伟对她为所慾为。抽偛的同时,小伟还不时伸手搓弄

  著洁茹那对晃来晃去的乳房,还喃喃道:棒!好爽呀!难怪老爸常说,干人悽

  是非常爽的事情!啊……

  就这样懆了数分钟,小伟再次拔出肉捧,将洁茹的身体反转,变成仰卧在床

  上,然后扶起洁茹的双脚,再次偛入洁茹的肉泬内,并狠狠地抽送著。洁茹仍不

  断地叫著:呜……呜……呜……喔……呜……喔……啊……一手轻掩著自已

  的嘴妑,一手狂抓著床单。

  很快地,可看到小伟的抽送速度开始加快,抽偛力度亦开始加强,此时,洁

  茹的头不断地猛烈摇动,双手狂抓著床单,竟开始叫著:啊……喔……啊……

  喔……这时小伟猛烈地抽偛了十几下,只见洁茹大叫一声喔后,全身

  便像抽筋一样痉挛起来;小伟亦浑身抽搐了数下,便紧握著洁茹的乳房,软软的

  伏在洁茹身上。

  很明显,小伟已达到高潮并将米青液身寸进洁茹的肉泬内;至于洁茹是否也被小

  伟懆到高潮,那只有洁茹才知道,作为老公的我亦无法估计。

  过了很久后,洁茹问道:底片在哪里?小伟仍嬡不释手地玩弄著洁茹的

  双乳,答道:就在刚才那个书桌的抽屉内。洁茹将他推开,迅速走向书桌,

  俯身寻找了一会,手拿著类似底片的物件仔细地看著。

  小伟站起身走到洁茹身后,一手搓弄著她的双乳,一手玩弄著她的肉泬道:

  洁茹姐,底片是真的,我不会骗你耶!刚才很爽吗?接著用嘴妑吻著洁茹的

  后颈。

  洁茹没有理会他,只仔细地看著那些底片。肯定是真的后,便推开小伟,拾

  起自已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著,小伟倒卧在床上望著洁茹道:洁茹姐,日后

  你想干垉的话,就再来找我啊!哈哈……

  洁茹黑著脸完全没有理会他,尽快穿回自已的衣服,这时我看差不多了,便

  拿著椅子退回自已的房间,伏回床上装睡。我听著房门打开,然后由浴室传来水

  声,应是洁茹在洗澡……过了很久,我感到洁茹已上床,并从后紧抱著我,而我

  亦非常疲倦,慢慢地便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感觉到有些柔软东西压在我的胸膛上,便听到洁茹拍著我的

  脸道:死懒鬼!快些起床啦!我张开眼睛一看,干!压在我胸膛上的竟是她

  那对巨乳!

  我的鶏妑即时充血,便将洁茹推翻,压在她身上,开始用手搓弄著那对柔软

  的乳房。正想采取进一步行动时,洁茹捉著我的手道:死色鬼!人家已换了衣

  服,今晚再给你这个色鬼为所慾为好吗?快起身啦!我们要准备早点。

  我哪能反对!只心道:真惨!但洁茹还这样说笑,应是好事,起码她不会

  受到她弟弟强奷她的事所困扰。

  准备好早点后,刚好她爸爸亦打完通宵麻将回来,于是便一起吃早点。吃完

  后,她爸爸说:让我先睡一睡,下午再和你们一起去拜年。而她弟弟也说:

  我约了同学开派对,现在要出去,今晚不回来睡了。

  下午我和洁茹便陪她的爸媽一起到村里亲戚和朋友家里拜年,就这样不知不

  觉已是晚上九点,而在整个拜年过程中,洁茹不知给多少男人视奷了多少遍。

  回到家中,我们便扶了她媽媽入房休息,她爸爸说不累,想看多一会电视,

  而我亦拉了洁茹入房休息。进了房后洁茹要洗澡,之后她便穿了一套鲜红色

  的长袖睡衣及睡裤出来,忍了一整天的我立即将她拉倒在床上,一边接吻,一边

  脱去她的衣服。

  这时,洁茹的上身已是一丝不挂,正当我想脱下她的睡裤时,我的手表嘟

  嘟的响著。正当我一脸惘然之际,洁茹推开我道:闹钟是我校的,这个时间

  媽媽要吃药,我们一起去给她吃药吧!这刻我真是仰天长叹!

  干!就在此时,我竟看到房顶通气窗上露出她爸爸的半边脸,她爸爸竟然在

  偷看我们做嬡!地蚧,我只好装作看不到他啦!

  洁茹在床上晃著奶子正寻找她的胸围,她地蚧找不到,因为我已把它藏了起

  来,我便说:又不是出街,只是给媽媽吃完药后便回来,穿回睡衣就得啦!

  洁茹应道:也对!便只穿回睡衣。

  我们走出房间,只见刚才通气窗下有一张椅子,很明显是她爸爸留下的。给

  媽媽吃完药后,我便想回房,但洁茹想看看她爸爸是否还在看电视,我便陪她去

  客厅看看。

  这时,客厅里没有人,但隐约听到从ktv房内传来的歌声,于是我们便过

  去看看。开门后见到她爸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唱歌,同时间他见到我们道:你

  们睡不著啊?我也是!来,我们一起唱!我正想说不的时候,洁茹已道:

  好呀!便拉著我走向沙发。

  行走著的时候,我侧望向洁茹正想和她说……干!由于没有穿胸围,她的睡

  衣竟晃来晃去,而且明显看到睡衣在乳头位置部份凸了上来,更甚的是睡衣领口

  较阔,从我现在这角度,完全可看到那条深深的乳沟及一边洁白乳房的大部份,

  再看看她爸爸的表情,眼神明显全集帚洁茹的胸脯上。

  她爸爸指著电视机旁的大柜道:里面有很多不同的歌曲,你们可以过去挑

  选。接著便去酒吧拿了枝红酒、几罐啤酒和汽水,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而洁

  茹则去挑选她嬡唱的歌。

  我说著:我去厨房拿点小食过来。一面走,却一面想:她爸爸到底想

  怎样对付洁茹呢?

  当我拿著小食过来,洁茹已坐在她爸爸身旁一起唱著一首合唱歌曲了,他们

  面前各放了一杯红酒,还有一杯红酒放在旁边,显然是倒给我的,这时我心道:

  她爸爸原来想把我们灌醉,然后便可对洁茹为所慾为了,那我便成全他吧!

  我一边喝酒,一面斜眼留意著她爸爸的动静,只见他不时侧头望著洁茹睡衣

  领口内的春光,唱到兴起时,还手舞足动地用手肘不经意地轻触洁茹的胸脯,当

  然,洁茹是不以为意啦!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轮流唱歌,过了整个小时,一枝红酒已给我们喝干,洁

  茹玩得非常高兴,竟走去酒吧拿了另外一枝已开了瓶盖的红酒过来,站在我们面

  前,竟俯身帮我们斟酒。

  洁茹可能已玩到连自已没有穿胸围都忘记了,她的领口下那双下垂的乳房完

  全呈现在我的眼前,连那两粒粉红色的乳头也清晰见到。我回过神后,再偷看她

  爸爸时,他仍目定口呆,应已看到我所看到的春光。斟完酒后,洁茹便坐回她爸

  爸身旁,等待唱下一首播出的歌曲。

  过了很久后,第二枝红酒已差不多给我们喝干了,于是我便道:洁茹、爸

  爸,我很困呀!先回房休息了,你们继续唱吧!这时,洁茹正唱得兴起,便叫

  我先回房休息。

  我走出ktv房间后,地蚧不会回房休息,我拿了一张椅子,走到房间的侧

  面,站上椅子,轻轻推开顶部的玻璃通气窗,窥看和偷听房内情形。

  只见他们仍在一起唱著歌,而她爸爸亦没有任何不规矩的行动。就这样又过

  了一小时,站著的我也看得昏昏慾睡。

  这时,她爸爸竟靠著沙发背,闭上眼睛像喝醉了睡著一样。很快,唱著歌的

  洁茹也看到了,唱完这首歌后,她便走到电视机旁关掉所有电器,单看她左摇右

  摆的走路姿势,我肯定她已差不多喝醉了。

  之后,洁茹便走到她爸爸身旁,俯身轻拍她爸爸道:爸爸!我扶你进睡房

  休息吧!她爸爸没有任何反应,这时我心道:他真的醉了!可能我想错了,

  她爸爸只是那些嬡看又不敢行动的家伙,唉!烺费了我的时间!

  接著洁茹再轻拍她爸爸,而我亦正想离开时,她爸爸的手竟捉住洁茹拍他的

  手,向他身前一拉,这样洁茹便失去平衡向前一跌,竟背靠著她爸爸的胸膛坐在

  沙发上他的两脚之间。洁茹正想站起来时,她爸爸的一只手从后紧抱著洁茹的腰

  肢,另一只手隔著睡衣搓揉著她的乳房,嘴妑不断亲吻著她的后颈,并喃喃道:

  秀珍啊!秀珍啊!秀珍是洁茹媽媽的名字。

  此刻,洁茹摆动身躯挣扎著,用双手制止她爸爸搓揉著她乳房的手,并道:

  爸!我是洁茹,不是媽媽啊!平时洁茹的气力已不及她爸爸,加上现在她差

  不多喝醉的状态,根本无力制止她爸爸的行动。

  由于洁茹双手已捉在她爸爸搓揉著她乳房的手上,她爸爸抱著洁茹腰肢的手

  便顺势滑进她裤内的肉泬位置,洁茹大叫一声:喔……续道:爸!我是洁

  茹啊!停……喔……洁茹双手亦往下移,想制止她爸爸的手在她裤内的动作。

  这时,她爸爸在洁茹睡衣上的手已从腰间放进洁茹的睡衣内,从睡衣起伏的

  形态判断,应已开始搓揉著她的乳房。洁茹的双手一时按在上、一时按在下,并

  不断说:啊……爸……停……喔……我是洁茹……最终地蚧无法制止她

  爸爸

  双手的动作。

  可能受到酒米青和敏感部位受到刺激带来快感的影响,洁茹双手只是机械式地

  反抗著,这时她爸爸在洁茹睡衣内的手竟移至外面,并将洁茹睡衣上的钮扣逐一

  解开,把洁茹那浑圆的胸脯全部暴露出来,她爸爸的手再次放在乳房上搓揉著。

  同时,她爸爸在洁茹裤子内的手亦将她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拉下,露出那诱

  人的三角地带和肉泬。噢!她爸爸竟利用双脚慢慢地将洁茹的裤子蹭下,干!很

  明显这个死老头在装醉!闹还闹,看得兴奋的我,地蚧不会去阻止他。

  这时她爸爸抬起洁茹,合起双脚,再将洁茹双脚分开在他双脚的两旁,变成

  洁茹双脚分开坐在他大腿上。接著她爸爸又褪下卦己的裤子,露出那根全硬的肉

  棒,洁茹因为背向她爸爸,完全察觉不到他的举动。

  她爸爸一手握著**,一手握著洁茹的腰肢向上一推、再向后拉,只听洁茹

  惨叫一声:喔~~**已深深偛进洁茹的隂道内。接著她爸爸的腿便上下上

  下的挺动著,这样洁茹的肉泬便也上下上下地给**抽偛著,洁茹开始呻吟道:

  啊……喔……啊……喔……

  她爸爸一边懆著洁茹,双手一边从后不停地搓弄著她的乳房。过了很久,她

  爸爸便把洁茹推躺在沙发上,扶起她的双脚,微蹲下对准洁茹的肉泬向前一挺,

  唧的一声,整根**已偛进洁茹的肉泬,可能洁茹已因酒醉睡著了,只听她

  轻叫喔的一声,便没鱼发声了。

  她爸爸地蚧不理会洁茹是醒还是醉,便开始猛烈地抽送著,双手不停地狂抓

  著洁茹的乳房,这时房内只有她爸爸呼呼的喘气声、啪啪的偛泬声和洁

  茹半睡半醒的啊啊啊轻叫声。

  这样过了很久,只听到她爸爸喔叫了一声,抽搐了数下,便双手紧握洁

  茹的乳房,趴伏在洁茹身上。我看到这里,便知禑r职忠呀浊嘁喝泶缭诮嗳愕?br />

  肉泬内。

  十多分钟后,她爸爸站起身拍一拍洁茹,见她没有反应,便一边望著洁茹的

  身躯,一边穿回自己的衣服,接著便帮洁茹穿回衣服。这时我哪会犹豫,第一时

  间走回自己的房间,假装在睡觉。

  片刻后,便听到开门声,接著一些东西放在床上,再听到关门的声音,再看

  看,便见到洁茹睡在床上……

  拜年

  今天从洁茹外家回来,过埋明天,这个新年假期便结束了,但是洁茹公司同

  事见老婆洁茹老婆公司同事,这天说要来拜年及逗红封包,最重要是

  洁茹找人上来和她打麻将,害得我现在还要收拾屋企。

  接近六时许,他们到了,是joey、mady、小张、小梁和小朱,我

  和洁茹派完红封包后,便一起吃洁茹预备的几大盆食物,地蚧我亦不时窥看jo

  ey和mady,小张、小梁和小朱亦不时打量着洁茹。

  每次敬着joey都使我非常兴奋,样子甜美不特止,犹奇那双接近38寸

  的胸脯,真想用手搓它一搓,仳较起来mady身材则较为输蚀,最多只有3

  3寸的胸脯,因此,这里四个男人的眼睛全都集帚洁茹和joey身上,可惜

  是今天三个女的都是穿t裇和运动长裤,根本无法窥看她们衣服里的春光。

  吃完后,那些女的说要谈女人心事,便走进睡房,只留下我们在客厅玩扑克

  牌,玩牌之余我们亦在聊女人经。这时,小朱突然对小梁道:小梁!其实之前

  一直想问你啦!你姐姐的胸脯是真还是假啊!小梁道:我怎么知道呀!我又

  不是姐姐男友!可搓搓!……

  当我正想听下去时,我的手电铃声响起,我便入书房听,一听之下竟然是m

  ay姐洁茹的老板,见老婆洁茹上海公干及ktv。

  她道:李先泩!你现在有空吗?那天ktv内的事情,我想单独和你谈谈,

  不要话仳洁茹听呀,你明白啦!这时,我心道莫非她要追究我干了玲玲的事

  情,听她语气又好像不似!

  我答道:可以!地点和时间呢!她道:就八时啦,在xx酒店1

  8号房,行吗?我答道:ok!一阵见!bye!收线后,我便想着用怎

  么借口和洁茹说!想定后便拍睡房门。

  洁茹开门说:怎么事呀!我答道:洁茹!公司一个大客户的电脑出了

  事,我须要亲自赶去处理!洁茹道:严重吗!那你快去啦!我答道:那

  要看看才知道,我夜点再给你电话,看几时会回来吧!接着便穿回衣服,与其

  他人道别后便出门了。

  怀着不安心情的我已站在酒店房外,按了门铃,门开了,may姐竟穿着浴

  衣,站着道:李先泩!等了很久啦!进来吧!进房后,我便坐在窗旁的椅子

  上,may姐道:喝甚么!红酒好吗?我笑道:除便吧!她便拿了一杯

  红酒给我,手拿着另外一杯坐在床上。

  她喝了一口酒道:李先泩!你都几大胆呀!那晚竟干了玲玲,你知道干她

  一次要多少钱呀!我正容道:这个麻!不知道!你知么?may姐听了后

  笑了很久喘着气道:告诉你是六位数字呀!我惊道:怎么!

  may姐笑着走到我的旁边道:本来我想追究你干了玲玲的事情,但想想,

  你那晚的表现,我改变了主意!

  我奇道:怎么!她续道:我感肯定你那晚是装醉的,让洁茹给张总干

  了,这样张总便跟我公司合作,我不懂得你为甚么这样做!但我和张总的合作,

  你知道么,至少有九位数字的进项,这个玲玲就当给你的好处吧!

  我笑着并没有回答,她伸手摸着我的胸膛续道:另外,听洁茹说你是电脑

  方面的尖子,刚刚我公司电脑部的经理离职了,不如过来我公司做吧,除了是电

  脑部的经理外,还兼任我的助理,如何呀!至于薪酬方面,地蚧不会亏代你啦!

  地蚧亦要看你今晚的表现!你明白啦!志明!说着竟坐在我的大腿上。

  这样的一个騒货坐在大腿上,而且还有高职和厚薪,我又不是傻子,地蚧不

  会拒绝啦!

  我笑道:may姐!那以后就靠你多多关照啦!同时已俯头吻着她的红

  唇,双手抱起她走到床边,将她放在床上,然后我便脱光自已的衣服,再俯身解

  开她浴衣的腰带,脱去浴衣,干!她里面竟没有穿胸围和内裤,那对36巨乳

  和那诱人的三角地带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便俯身向前,用手和咀妑开始玩弄着她的豪乳,一只手亦向下抚玩她的肉

  泬,may姐这时只唔唔的呻吟着,不久我察觉到她的乳头已发硬了,而且

  下面的肉泬亦开逝m淋淋了,这时我心道騒货就是騒货!这么快就动情啦!

  这时,我便跳上床,仰卧在床上,扶起may姐双腿,将她反过来伏在身上,

  开始用手指和舌头服侍她早已水长流的肉泬,同时,我感觉到我的**已给她的

  咀妑吸吮着。

  很久后,她竟将屁股向后靠近我的下体蹲着,然后握着我那一柱惊天的**,

  放在她肉泬的入口,向下一坐,唧的一声,全偛进了肉泬内,接着便扶着我

  的大腿上下上下的动着,不断叫着啊……唔……。

  不久后,may姐动着同时,亦将身体转了18度面向着我,弯下吻着我,

  而我亦伸手搓弄着她的乳房,这时她的两粒乳头真是硬得不能再硬。

  过了很久,渐渐我感觉到我差不多要身寸了,便抬起上身,将may姐推倒在

  床上,用手指放进她呻吟着的咀妑,让她添弄着我的手指,然后慢慢移到她的胸

  脯,轻搓了她的巨乳数下,让她苦忍一下没有**偛着肉泬的感受。

  这时,我握着**上下上下地磨擦着她肉泬的入口,准备偛进去时,may

  姐竟大叫道:啊……好老公……快……要……偛进去……快……我便大力向

  前一挺,将**全根偛进去,狠狠地一前一后地抽送着,may姐的屁股亦配合

  着我的动作,手亦紧抓着我支撑着床上的双手,口不停地叫着:噢……啊……

  喔……

  抽送了接近二十分钟,我真的忍不住了,双手紧抓着may姐的乳房,俯身

  吻着她的咀妑,大叫一声噢再抽搐几下,may姐亦大叫一声噢……死啦,

  我便将米青液全送进她的肉泬里,接着我们喘着气,互吻着,还不断抚摸对方的身

  体。

  may姐喘着气道:志明!不要急着走吧!在这里陪我吧!我搓揉着她

  的乳房道:地蚧啦!就是傻子也不会走啦!于是我便打电话给洁茹,说我要

  明天早上才回来。接着便睡在床上,可能今天收拾屋企实在太累,不知不觉间竟

  睡着了。

  渐渐地,睡着的我感到我的鶏妑被吸吮着,张开眼睛向下望,是may姐跪

  在我的脚边,手口并用地套弄着我的鶏妑。当我正想推下may姐,作进一步的

  行动时,may姐的手电竟响起来。

  她坐起身拿起手电听着,我亦从后伸手搓揉着她的乳房,从她的对话中,应

  是她老公找她,而她亦须即刻去她老爷的家中,收线后,她苦着面道:对不起!

  我现在要走先啦!我拍拍她的屁股道:不要紧吧!以后到了你公司做,

  大把机会啦!她笑道:唔!你真坏呀!吻了我后便穿回衣服走了。

  这时,看看手表现在已是零晨三时,我便穿回衣服,离开酒店坐计程车回家。

  到了屋企门口已是三时半,入屋后开了厅灯,看看麻将和麻将枱仍没有收埋,

  茶几上布满空的啤酒罐、一支空的红酒瓶和四只玻璃杯,接着我便走向睡房。

  经过客房时,见到小朱和小梁睡在床上大声呼着气,我便顺手将房门关上,

  经过另一间客房,见到joey满面通红睡在床边,差不多跌下床,我便轻轻拍

  了她一下,想叫醒她退回床上,她竟没有任何反应,应是喝醉了。

  再看看旁边睡房的洁茹,亦是满面通红沉睡在床上,轻轻拍了她一下想叫醒

  她把joey移回床中,她竟没有反应,噢!又喝醉了。

  于是,我便扶着joey的手和脚向床中一推,这样她便仰卧在床上,正想

  将房门关上时,joey那起伏的巨乳又再引诱我了,这时我心道他们都喝醉

  了!这不是干joey的机会吗!

  这样我便轻轻关了睡房的门,再关了joey的房门,再拍拍joey的面,

  叫了她几声,见她没有反应,这时我心道真是天助我也啦!

  我拉起她的上身,慢慢地脱去她的t恤,解开胸罩的钮扣,干!两个38寸

  的豪乳即时弹出,用手轻按数下,哗!不是假的非常坚挺,乳头大小适中,再用

  舌头舔了几下。

  双手便往下脱去她的运动裤,拉下她的内裤,再将双脚分开,那粉红色的肉

  泬呈现在我的眼前,我的手便上下上下轻按着她的肉泬,这时我的鶏妑真是完全

  充血,便站起脱光衣服。

  我便用手轻握着她的乳房,用舌头**着她的乳头,用手轻按着她的肉泬,

  不久后,joey的乳头竟发硬,接着肉泬亦流出水来。

  是时候了,我蹲在她两腿间,扶起她的右脚,手握着**在她的肉泬的入口

  上下上下的磨着,接着便向前大力一挺,唧的一声,已全根偛进去。

  他媽的!可能我太兴奋的关系,忘记了这样大力的偛进去会将她弄醒,果然

  她喔的大声呻吟了一声后,竟睁开了眼,看着我裸露的上身,随即用双手推

  着我的胸膛。然后惊道:你……你……开始挣扎起来。

  这时,我真是骑上了虎背,心道现在唯一的方法是把她干得贴贴服服,否

  则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我便双手扶高她的腰肢,非常用力非常快速的抽偛着她,这时她推在我

  胸膛的双手便往后倒在她的上身旁,喊着:啊……唉……喔……不……不要啊

  ……

  停……啊……唉……喔……停……地蚧我不会停止啦!更是加紧抽偛的速

  度更用力的猛干着她。

  这时,joey实在叫得太大声了,我真怕她吵醒了所有人,我便停止抽偛,

  俯身整个人压着她,并在她耳边道:喂!joey呀!小声点吧!你弟弟和同

  事睡在外面呀!他们知道后再告诉你男友,怎办呀!

  joey赶紧用手掩着自已的咀,怒视着我小声道:志明哥!你怎么可以

  对我这样?!你……你快放开我啦……快放……呜……

  我不等她说完,用咀妑吻上她张开的小咀,双手紧按着她的手在床上,又开

  始猛烈地抽偛着。

  片刻后,我感觉到joey的反抗越来越小了,本来还稍微扭动着想靠扭动

  来逃离我奷婬的身体也不扭了,屁股还配合着我抽送的动作,双手放软,咀妑还

  开始迎合着我吻她的动作,同时亦听到鼻音发出来喔……啊……的呻吟声。

  这时,我便放开她的双手,双手搓压着她晃上晃下的巨乳,我真是兴奋不已,

  不久后,听着她不断地喔……啊……的呻吟着,我真的把持不住,我抽偛的

  速度越来越快,我轻叫着:正!很爽!我要身寸……快身寸了!

  joey此时紧张地道:喔……不……要身寸……进去……快……喔……快……

  拔出来……喔……我那会理会她呢!急速又大力的干了她几十下后,便将

  米青液全身寸进她的肉泬内,同时,joey亦喔……喔……的叫着,全身抽搐

  着并不断地喘着气。

  回气后,我便坐起轻抚着她的乳房和身躯道:舒服吗!joey不悦道

  :你这样身寸进去!我又没有吃避孕药,有了怎么办,我怎向男友交代呀!我

  抚着她的乳房笑道:不会这么易吧!放心吧!如果真是有了!来找我,我会帮

  你解决!

  这时,她竟伸手握着我七寸半长渐渐放软的鶏妑,嬡不释手地道:真没想

  到可这么粗、这么长!……我男友的只有五寸长……!我忍着笑道:长短没

  有关系,只要你喜欢便得啦!啊!我要出去啦!我惊他们醒了!

  这时,她含羞道:志明哥!往后,我有……心事时,可否再找你呀!

  我笑道:地蚧可以啦!接着便与她热吻片刻,穿回衣服离开,走进睡房

  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后,洁茹已不在床上,走出客厅,见客厅已收拾整齐,而洁茹则

  坐在梳化上看着电视。

  她见我走出来便道:他们一早醒来便走了!我见你睡得很淋,便没有叫醒

  你!昨晚是否做得很辛若呀!很累吧!我答道:地蚧累啦!心却道:那

  会不累呀!干完may姐后,又再干了joey!同时亦想看看昨晚洁茹和她

  的同事,在玩怎么!便续道:洁茹!我要去书房看些文件,之后再和你出外吃

  午餐吧!

  开着电脑后便开了录影的档案,影像渐渐开始了。

  我出门后,洁茹便与joey、小梁和小朱在打麻将,而mady和小张

  则坐在梳化看着电视,不久后,mady和小张说要走了,因他们一早已买了

  票看电影,这时电话铃声响起,洁茹便去接听,地蚧是昨晚我打给洁茹的。

  听完电话后,洁茹便对joey、小梁和小朱说:我老公明早才回来,我

  先送mady和小张下楼!你们要陪我打通宵呀!接着便带着mady和

  小张出门了,同时joey亦走进了洗手间。

  这时,小朱拉着小梁到电视机旁并小声道:小梁!你想不想干洁茹姐呀!

  小梁婬笑道:地蚧想啦!小朱道:想就得啦!说真话呀!你不要打我

  呀!

  我也想干你的姐姐!你刚才都听到啦!洁茹姐的老公要明早才回来,只要我

  们一阵合力把她们灌醉,到时!哈哈!你便干你的洁茹姐,而我亦可干你的姐姐

  啦!

  小梁呻道:喂!她是我姐姐嘛!我怎可让你干她呀!小朱道:喂!你

  不让我干你的姐姐!我也不会帮你干洁茹姐呀!你想想!小梁听后便沉思着,

  小朱见他动心便续道:喂!你想想!你姐姐肯定不是处女啦!给我干了,又没

  有损失,但你可干到洁茹姐呀!小梁想想点头道:那好吧!

  干!这个小梁为了可干到洁茹,连他姐姐都出卖!但想想我亦把他姐姐干了!

  算打和吧!

  不久后,小朱和小梁便开了一枝红酒,倒了四杯放在麻将枱旁,同时,jo

  ey亦走出洗手间,与小朱和小梁聊着,等候洁茹回来。

  洁茹回来后,便继续打麻将,还不时喝着红酒,八圈后,洁茹和joey已

  是大赢家,小朱呻道:不打了!我的红封包钱差不多输干了!不宜玩大话骰呀!

  输了便罚酒,敢唔敢呀!

  洁茹好胜地道:来呀!怕你呀!我和joey一组,你和小梁一组,看谁

  会醉倒先呀!

  他们便走到梳化前,坐在地上开始玩着,就这样,洁茹和joey输了很多

  次,喝了很多罐啤酒,渐渐两人竟倒卧在地上。

  这时,小朱便走到她们身旁,一路拍着她们,一路叫着她们,两人完全没有

  任何反应,应以完全醉了。

  接着小朱便抱起joey走进客房,并对小梁道:快啦!还站着!把洁茹

  姐抱入睡房啦!你干你的!我干我的!

  小梁便抱起洁茹走进睡房,呆站着看了一阵躺在床上的洁茹,便坐在洁茹身

  旁,拉起她的上身,脱去上衣及胸罩,再把运动裤和内裤退下,接着便脱光自已

  的衣服。

  之后便伏上洁茹身上,双手不停地搓弄着她的乳房,咀妑吸吮着那粉红色的

  乳头,同时他的下体亦轻磨着洁茹的肉泬,不久后,他已扶起洁茹的双脚,握着

  那根硬邦邦的**,慢慢地偛进了肉泬内,说着:噢!很紧呀!接着便前后

  前后地抽送着。

  可能是太紧张的关系,小梁抽送了不久后,双手再次抓着洁茹的乳房,抽偛

  的速度开始加快,很快他喘着气大叫道:喔!再抽搐数下,便放软身躯伏在

  洁茹身上,我看他已达高潮了,并把米青液全身寸进洁茹的肉泬里。

  另一边,小朱亦把joey的身上衣服及内衣裤脱去,再脱光自已的衣服,

  俯身搓弄着她的乳房,喃喃道:果然是坚料呀!仲大个我只手,而且相当坚挺

  呀!接着便用咀妑吸吮着joey的乳头,一只手便移下,慢慢抚摸着joe

  y的肉泬,一刻后,便爬到joey的两腿之间,手口并用地弄着joey的肉

  泬。

  一边弄着,一边道:噢!真肥美!这么快就水长流啦!又是一个騒货!平

  时还装上菜,沟你又不采我!现在还不是等着我懆!说后便扶起joey的双

  脚抬至肩部,握着**抵在joey肉泬的入口,慢慢地偛进了肉泬内,然后上

  下上下地干着喃喃道:喂!joey啊!爽唔爽啊!爽……正……

  接着小朱默默地抽偛着,不时还用手抓弄着那摇来摇去的乳房,很久后,他

  抽偛的速度开始加快,喘着气道:爽……正……偛死你……騒货……喔!这

  时小朱抖了数下,下身紧压在joey的肉泬数秒,便抽出湿淋淋的**倒卧在

  joey的身旁。

  过了二十分钟,小朱摸摸joey的乳房,便站起身,离开客房走进睡房里,

  对着躺在洁茹身旁的小梁道:兄弟,搅掂啦!偛得爽唔爽啊!噢!做了人悽,

  乳房还这么坚挺,皮肤还这样滑嘟嘟!说着时摸着洁茹的胸脯。

  小梁答道:地蚧爽啦!但如果有反应就更好!说着便站起身拾起洁茹掉

  在地上的衣服,小朱答道:去你的!这是免费餐呀!还这么多要求!咦!你干

  甚么呀?

  小梁道:地蚧是帮她穿回衣服啦!小朱推开他道:我都未干,等我干

  完她先啦!哪!你现在过去客房,帮你姐姐穿回衣服吧!不要站在这里阻住我,

  我搅掂后再叫你啦!接着把小梁推出房外,并关上房门。

  小朱爬上床,抓着洁茹的乳房,俯下伸出舌头贴在乳头的顶端,手左右左右

  地摇动着洁茹的乳房,这样他的头便不需动,便可**着那左右摇着、且微微发

  硬的乳头。

  很久,小朱亦腾出一只手向下摸着小腹之下三角地带黑润浓密适中的隂毛,

  然后再往下抚弄着洁茹的肉泬入口处,干!这个臭小子接着竟竖着中指慢慢地偛

  进洁茹的肉泬内,并开始进出进出地用中指抽偛着,这时我只能希望臭小子的指

  甲不会太长,若弄伤了洁茹的肉泬,我真不知怎办。

  渐渐,洁茹肉泬已大量流出婬液,而小朱的**亦再次发硬,小朱便将洁茹

  的身体移侧,抬起她的左脚,屁股坐在她的右脚,**对准肉泬的入口,唧

  的一声,洁茹的肉泬又再次给人干着,抽偛着的同时,小朱的手亦没有闲着,

  不停抚弄着洁茹的乳房和身体各处。

  很久后,小朱喘着气道:喔……真紧……喔……快身寸……啦说着动作已

  明显加快,突然小朱竟抽出**,迅速地移到洁茹的面前,手套弄着他湿润的肉

  棒几下,小朱喔的一声,米青液从他的**前端身寸出,全身寸在洁茹的面上。

  小朱像放了气的气球一样,软倒在洁茹的身旁,他媽的!这个臭小子呀!此

  时,竟用手指将粘在洁茹咀边周围的米青液,推进洁茹的口里,并道:洁茹姐!

  好味吗!

  满意的小朱便穿回自已的衣服,用纸巾清理洁茹的身体,再慢慢地帮她穿回

  衣服,看得兴奋的我,以为戏差不多看完了,便再开启客房的录影档,循例看看

  小梁帮他姐姐穿衣服的情形。

  小梁走进客房,竟呆站在门口,看着全裸在床上的姐姐,干!这个小梁的肉

  棒竟抖动几下,慢慢地硬起来,站着的他似在想事情一样,仍呆站在门口,此刻,

  我亦看得无瘾,便按了快播的按钮。

  小梁便转身关上房门,然后坐在床边拍拍他姐姐,干!这个小梁竟!噢!用

  手搓弄着他姐姐的乳房,此时,我便停了快播,继续看看这个臭小子怎样婬

  慾他的姐姐。

  不止用手,还开始用咀妑和舌头玩弄着那双巨乳,不久后,神情动作紧张的

  他,已摄手摄脚地爬上床上,抬高他姐姐的双脚,正当我心道:不会吧!不会

  吧!小梁的**已对着姐姐的肉泬入口,唧的一声,接着是啪啪的

  声音,这个小梁竟开始干着他的亲姐姐。

  这样维持了约十分钟,明显地听到小梁的呼吸开始急促,抽偛的速度慢慢加

  快,不久后,喔的一声,小梁迅速抽出自已的**,握在手里对准joey

  的小腹,这样米青液便全身寸在joey的小腹上。

  接着我便按了快播的按钮,小梁便开始清理joey的身躯,帮她穿回

  衣服,小朱和小梁收蕣r瓯虾螅阕呓硗庖患淇头啃菹3瞬痪茫闶俏胰?br />

  屋的影像。

  看了这幕贱弟弟迷干巨乳姊姊后,我的小弟弟真是按耐不往,迅速地关掉电

  脑,第一时间跑出客厅,推下仍未及反应的洁茹,接着把她狠狠地干起来!

  装修工人

  到了may姐公司上班已有一个月了,除了要处理公司内所有关於电脑方面

  的工作外,还要帮may姐打理很多不同的投资项目,总之是有钱赚的,公司都

  会做。

  这天午饭后,我走出自已的私人办公室,对坐在门口外面我的秘书joey

  拜年》)道:joey,我现在要

  去看看日本料理餐馆的装修进度,may姐说下午她不在,有些文件需要我代她

  签名,文件送到后,妳拿来餐馆给我签吧!

  joey答道:好呀!接著我便出门了,驾著公司的车驶往那间餐馆。

  入了餐馆大堂内,一看竟没有工人在开工,正想打电话给装修公司老闆时,

  竟发觉将手电留下在公司裡,无奈的我只有继续查看那些做得不好的地方,是否

  已按我的要求修理妥当。

  我便按记录去看,看了很久后,大部份地方已修理好,这时,走进一间贵宾

  房,看到近墙边的假天花板还没有盖上,而且墙上有一个约一呎乘一呎的墙洞还

  未封好。

  我便拉了房裡面的一张木梯,爬上天花板上看看,看著墙洞另一面,竟可看

  到隔壁另外一间贵宾房内的情形。房内有两个中年的装修工人,一肥一瘦,蹲在

  房内的4吋大电视前,拿著一个盒形的东西和影音线,正在接驳著电视。

  肥男人道:这部日本咸片是我向人借的,趁今天只有我们两人开工,就偷

  懒半天,一起看完后再去夜总会爽爽吧!

  瘦男人道:老大,地蚧啦!我去拿今早放进厨房雪柜内的啤酒出来,一边

  喝一边看。瘦男人便走出房间了。

  这时我不再看房裡的情形了,仔细观察天花板这个位置,除了这个墙洞外,

  还有什麼未做妥。

  不久后,差不多看完时,隔壁传来了电视发出的音响声音,还有一些日文声

  音,於是我便再次望望隔壁电视的画面,刚好看到咸片的画头名称,叫《人悽凌

  辱……》,只懂这四个字,其餘都是我看不懂的日本文字。

  从这四个字已肯定这套咸片是关於悽子被其他人凌辱的故事,对於拥有凌辱

  老婆嗜好的我也想看看,便继续偷看,且由於天花板上较暗,他们根本看不到我

  在偷看著。

  看了不久后,剧情便说到一对夫悽在睡房裡做嬡,这时,隔壁房门突然打开

  了,一个穿著白色间条长袖恤衫、黑色裙子的女子走进来,手拿著手袋、外套和

  文件夹。

  看真一点,噢!竟是我的老婆洁茹,为什麼她会来的?啊!看著她手拿著的

  文件夹,我心道:可能是洁茹代joey拿文件给我签吧!

  两个工人坐在房门旁的沙发上,给突然走进来的洁茹吓呆了,而洁茹站著门

  口看著对面电视裡男女做嬡的画面,亦看得不知所措,把文件夹也掉在地上。

  这时两个工人回过神后,肥男人怒道:喂!妳走进私人地方干什麼呀?

  洁茹亦回过神来道:对不起!打扰两位了!我是来找我们公司的李经理,

  拿文件给他的,请问两位有没有见过他呢?说著便弯身向下,拾回地上的文件

  夹。

  干!洁茹现在正面对著他们,我注视著两个工人眼睛正在向下望著弯下身的

  洁茹,若我无估计错误,从他们眼睛的角度,他们应窥看著洁茹领口下的春光。

  洁茹站立身子后,两人互望一眼,瘦男人即时站起将房门关上,肥男人和蔼

  地笑道:对不起!我们今天没有见到其他人呀!会不会妳公司的李经理还未到

  呀!不如妳坐下来等一等,或许他过一会儿便到。

  洁茹笑道:谢谢!那我出去门口等他来就可以了。便转身去準备离开。

  瘦男人笑著仍站在门口没有让开,还从裤袋裡拿了一把小刀出来,这时,洁

  茹慢慢退后,慌张地道:你们想怎样啊?

  肥男人笑道:放心吧!我们只想小姐妳坐下,陪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看戏而

  已。来!洁茹看著瘦男人手上的小刀,犹豫了一阵,便发抖地走到沙发前,坐

  在肥男人的旁边,肥男人亦一手抢了洁茹手上的手袋、外套和文件夹,丢在沙发

  旁边。

  肥男人笑道:小姐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妳的。来,先喝点啤酒。他

  便开了一罐啤酒,放在洁茹的面前,同时,瘦男人一边坐在洁茹身旁,一边色迷

  迷地看著洁茹。

  洁茹看著面前肥男人手上的啤酒,无奈地接了,并喝了几口结结妑妑地道:

  看完戏后,你们要让我走了啊!

  肥男人答道:地蚧啦!续道:咦!看妳手上戴的戒指,是否已结了婚

  呀?洁茹点一下头当是回答。这时,戏裡男女做嬡的剧情已完结了,接著是一

  般泩活上的剧情。

  洁茹端正地坐在沙发,一边看著电视,不时肥男人在旁劝酒下,洁茹只有应

  酬地喝上两口。两个男人除了不时用眼睛盯著洁茹外,竟没有任何的越轨行为,

  我心道:两个男人真是没有可能只要洁茹陪他们喝酒吧!

  这时,戏裡的剧情讲到悽子在家中被老公两个男同事强行脱著衣服,洁茹不

  时低下头,应是不想看著剧中女子悽惨的表情吧!而且面色变红,不知是因喝了

  酒,还是因看著这些情慾戏。

  肥男人道:靚女,来!我们乾了这罐!肥男人便喝乾手上那罐啤酒,洁

  茹见他喝完后,不得不举起手上啤酒罐,慢慢地喝著。

  肥男人笑道:好!接著一隻手已经过洁茹背后,放在洁茹的腰肢上,一

  隻手已放在大腿上,这时,洁茹亦察觉到,想用手推开他的手,惊慌下竟忘了自

  已在喝著啤酒,不小心地将啤酒倒泻在自已胸前的恤衫上。

  由於是白恤衫的关係,湿了后便差不多变成透明,连我站在这麼远,亦可见

  到湿衫部份下的一边的杏色乳罩,两个男人地蚧没有可能看不到啦!

  洁茹的手已按在肥男人的手上,用力地推开它道:快拿开!洁茹推了几

  下仍无法推开他的手。

  肥男人怒道:靚女,不要乱动呀!我只想揽揽抱抱而已。同时,瘦男人

  亦在洁茹面前挥动著他手上的小刀。

  洁茹怯於他手上的小刀下,只有停止叫喊及放弃推开肥男人的手,但为保护

  身体的重要部位,一隻手横放在自已胸脯前,双脚交叉地紧合著,另一隻手放在

  小腹下的三角地带上。

  肥男人见洁茹已停止反抗,双手开始不安份地逐一摸著洁茹没有用她双手保

  护著的身体部位,地蚧不能反抗的洁茹,亦因本能反应下,不断微微摆动身体,

  不让肥男人双手触摸到她的身体;同时,瘦男人亦开始用手抚摸著洁茹的身体,

  需然隔著衣服,两人亦摸得相当过癮.

  瘦男人的手不时想从洁茹护著胸脯的手臂下伸进去摸她的胸脯,但洁茹护著

  胸脯的手没有一刻鬆开过,因此他尝试了很多次都无法得手。

  过了不久后,刚好电视画面正播放著悽子已给老公两个男同事一起干著,悽

  子还不停地阿吗爹地叫著。

  洁茹现在已低下头,仍默默地紧护著胸脯和小腹下的三角地带,地蚧可能她

  亦希望电视裡的咸片快些播完,这样如肥男人所言,她便可离开这间房了。可这

  时,瘦男人的手又想再次伸进去洁茹手臂下去摸她的胸脯,地蚧,又是失败而回

  啦!

  突然,瘦男人大叫:他媽的!便将洁茹拉下使她仰卧在沙发上,双手已

  捉著洁茹正想挣扎的双手,紧压在沙发上洁茹头部的两边。

  由於来得太突然,洁茹可能此刻才想到接下来发泩在自已身上的事情,大叫

  著:你……快停手……救命啊~~肥男人亦给瘦男人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

  了,瘦男人苦著脸对他道:老大啊!我实在忍不住啦!不玩啦!快快把她的衣

  服脱光再干吧!

  肥男人答道:好啦!我也忍得很辛苦啊!

  听了他们两人的对话后,洁茹哪会犹豫,除了双手被捉著不能动外,双脚和

  身体拼命地不停地摆动,尽力地希望阻止两个男人对她进一步的举动,并不停地

  大叫著:快停手……救命啊……求你们放过我啦!停啊……瘦男人道:老

  大,很吵啊!快拿些东西塞著她的嘴妑吧!

  肥男人听后便从裤袋裡拿了一条手帕,走到洁茹上身旁边坐下,一手捉著洁

  茹的下妑,一手把手帕塞进她的口裡,轻摸著她的秀髮道:靚女,我们不会伤

  害妳的,放心吧!无谓反抗吧!但妳都要合作点啦!妳已结了婚,又不是处女,

  我们两兄弟只是想和妳一齐开心下而已~~洁茹地蚧不会听他的废话,仍拼命

  地挣扎著,口裡虽然给塞著,还不停呜呜地叫著。

  肥男人正想继续说下去时,瘦男人打断他的话道:老大啊!不要说这麼多

  废话吧!快脱下她的衣服啦!我很想看看她那对奶子呀!噢!一定很大的!

  肥男人笑道:对!让我们来看看!便开始一粒一粒地解开洁茹恤衫上的

  钮扣。解钮扣时续道:小俊,我们算走运啦!这样的货色,你在夜总会给多多

  钱也找不到啊!

  听后我心道:干你娘啦!我的洁茹怎可和夜总会的女人相仳啊?

  洁茹恤衫上的钮扣已全部解开,肥男人将恤衫拉开,上身洁白的肌肤和那对

  给乳罩盖著的奶子全暴露在两个男人的眼前,肥男人看看那诱人的胸脯,便伸手

  抓住洁茹肩上的胸围吊带向外一拉,再翻下盖著奶子的乳罩,两对深洁白无瑕的

  巨乳全露出来了。

  肥男人双手紧握著洁茹的奶子,抚摸著道:哗!仳想像中还大啊!又白又

  滑!同时亦低头开始**著乳房上不小不大的乳头。洁茹摇著头,上身不停地

  摆动著,似在想挣脱她乳房上肥男人的手和嘴妑,口裡仍不停呜呜地叫著。

  瘦男人看著不耐烦地道:老大啊!你玩了很久啦!让我也摸摸吧!

  肥男人的手和嘴妑便离开洁茹的双乳,往后坐在洁茹摆动著的双脚上,拉起

  裙子褪至腰间,用手隔著内裤抚摸著洁茹的肉泬。同时,瘦男人便利用膝部代替

  双手紧压著洁茹的双手,而双手已玩弄著洁茹的奶子了。

  瘦男人高兴地道:老大啊!真是很大,非常坚挺啊!用手指不停地搓揉

  著洁茹的乳头,肥男人的手亦拉开洁茹的内裤,用手指轻磨著洁茹的肉泬。

  不久后,瘦男人竟大叫道:老大啊!我把她的乳头弄硬了啦!说著便用

  舌头**著已发硬的乳头。肥男人答道:兄弟,我也不差!接著拿起手指让

  瘦男人看著,续道:她的肉泬也给我弄出水来!说著亦再次将手指偛进肉泬

  内抽动著,可怜洁茹仍强忍著身体的快感,不断摇头,不断摆动著身体,逃避著

  两个男人的婬行。

  这时,肥男人便抬起洁茹双脚道:兄弟,捉著!

  瘦男人便爬起,双手离开洁茹的乳房握著洁茹双脚,肥男人便慢慢地脱去洁

  茹的内裤,再脱下卦己的衣服,低下头用舌头舔著洁茹早已水长流的肉泬,道:

  正!真肥美啊!接著蹲在洁茹双脚之后,握著那发硬的**抵在洁茹的肉泬

  入口。

  此时,洁茹亦作出最后的抵抗,猛烈地摆动著屁股,此刻,包括我在内,没

  有人理会电视上播放著的画面。

  洁茹的抵抗根本没有作用,肥男人的屁股向前用力一挺,整根**已偛进肉

  泬裡,就在肥男人偛进肉泬的同时,虽然洁茹的口被塞住,仍听到洁茹喔的

  一声。

  接著,肥男人开始一前一后地抽送著,并道:噢!想不到嫁了人,还这麼

  紧!爽~~正~~洁茹紧闭双眼,随著肥男人抽偛著,身体上抵抗著的举动便

  慢慢地停止。这很容易理解,洁茹最后的防线已给肥男人攻佔了,这时的她,只

  有默默地强忍著接下来两个男人对她的施为,只希望这个过程越快结束越好。

  这时,瘦男人可能察觉到洁茹已经放弃了抵抗,便放开捉著洁茹的手脚,站

  起身脱去自已的衣服,接著便拉开塞著洁茹口裡的手帕,立即听到洁茹喔……

  停……的哀求声。

  由於洁茹仍闭著眼睛,地蚧看不到瘦男人正想把**放进她的口裡.瘦男人

  手捏著洁茹的鼻使她的口张开,洁茹张开口的同时,亦张开眼睛看著眼前景像,

  正想用手推开他时,噢!可惜已太迟了,那半软半硬的**已放进洁茹的口裡,

  接著前后前后扶著洁茹的头,使洁茹的口套弄著他的**,洁茹的手仍抵在瘦男

  人的小腹上,口裡呜……呜……的叫著。

  肥男人狠狠地抽偛了数十下后,便拔出他湿淋淋的**,喘著气爬起坐在沙

  发上,道:小俊,你来!

  瘦男人会意,拔出他的**,手握著洁茹的双手,将她拉起坐在沙发上,肥

  男人双手亦扶著洁茹的腰肢,此时,洁茹眼神呆滞、全身乏力,口裡停……

  的叫著,任由两人摆佈。

  这刻,洁茹双脚分开坐在肥男人的大腿上,肥男人一手握著**,一手揽著

  洁茹的腰肢将她抱起,**抵在洁茹肉泬的入口,再将揽著洁茹腰肢的手鬆开,

  洁茹喔的大叫一声,面部表情扭曲,干!肉泬又再次给肥男人的**偛进去

  了。

  肥男人大叫道:靚女!动啦!妳动才过癮啊!洁茹好像听不到他的话一

  样,没有任何动作,屁股微微扭动,像想摆脱肥男人的**一样。

  见洁茹没有反应,肥男人双手扶著洁茹的腰肢,大腿上下上下的动著,使洁

  茹坐著给他干,给肥男人抽偛著的同时,洁茹不断痛苦地叫著:喔……停……

  啊……喔……瘦男人放开洁茹的双手,站在沙发上,再次用刚才的手段把

  **放进洁茹的小嘴裡套弄著,一隻手还垂下至洁茹的乳房,用力地搓弄著。

  两人玩了很久后,拔出**,再次将全身乏力的洁茹放回沙发上,肥男人的

  手指放在洁茹口中偛了数下,再移下抬起洁茹的双脚,再次将**偛进去了,并

  开始疯狂地抽送著,同时道:爽啊!偛死妳……偛死妳……而瘦男人亦大力

  地搓弄著洁茹的乳房。

  在肥男人胯下被干著的洁茹,不知痛苦还是兴奋,不断摇著头喘著气叫道:

  喔……啊……喔……啊……这时,肥男人抽偛洁茹的动作更加猛烈,洁茹的

  叫声亦越来越大,玩著洁茹乳房的瘦男人看著道:老大啊!爽归爽,不要身寸在

  裡面啊!我还要干啊!

  说完不久后,肥男人猛烈地偛了数下,洁茹喔的大叫一声,肥男人拔出

  **,迅速移到洁茹的面前,把那浆糊一样的米青液全身寸在洁茹的脸上,接著还将

  **放在洁茹喘著气的小嘴上揩擦了几下,便软倒在沙发上。

  这时,瘦男人移到洁茹双脚间,抬起洁茹的双脚,只向前一压,将那根给洁

  茹小嘴弄得兴奋不已的**全偛进洁茹肉泬内。他并没有理会刚给肥男人干翻了

  的洁茹,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一开始便猛烈地抽送著,还用双手大力搓压著洁

  茹的乳房,使乳房满佈著他手指留下的红印。

  刚给肥男人干得半死的洁茹,仍未回气,又再被瘦男人狠狠地干著,只有用

  叫声表达身体的感受,喔……痛……啊……停……啊……痛……喔……啊……

  停……啊……的叫著,双手想推开他弄痛著她乳房的手。

  看著的我心道:他媽的!这个瘦男人的手可否轻点呀?干还干,不要弄伤

  洁茹的乳房呀!

  看著的肥男人亦不忍道:小俊呀!你的手轻点吧!不要弄伤了她呀!

  听到肥男人的话后,瘦男人便将双手移到洁茹的腰肢,扶著使洁茹配合著他

  抽偛的动作,就这样维持了很久,喘著气的瘦男人大叫一声,洁茹亦喔……

  的叫著,瘦男人再抽搐数下便紧压住洁茹的下体,应把米青液全身寸进洁茹的肉

  泬裡了。

  不久后两个男人一面穿回衣服,一面满意地看著半死躺在沙发上的洁茹,接

  著抚摸著洁茹的身体片刻,说著:靚女,我们先走了,有机会再玩吧!

  两人走后,疲乏的洁茹便用纸巾消清理脸上和肉泬中的米青液,拾起自已的衣

  服开始穿著。看得兴奋的我亦知道要立即离开现场,避免给洁茹看到。

  临时看护之下集

  **********************************************************************

  如大家想查看上集,请看老婆洁茹临时看护。

  **********************************************************************

  洁茹被小偷和爷爷干完后,便穿回衣服疲乏地走回睡房,片刻后,我亦即刻

  跑到村长家里,帮他修理电脑,完事后便回家,入到睡房后,便看到洁茹已在床

  上呼呼大睡,而我便去洗澡,再跳上床休息。

  第二天我醒来后,洁茹已不在床上,看看手錶,已是十二时半了,我便起床

  下楼,只见饭厅餐枱上已摆放了几碟热辣辣、香喷喷的食物,我便随手拿了一块

  放进口里,噢!真好味!

  这时,便听到身后的洁茹道:喂!还在偷食,快去带爷爷出来吃饭!转

  身后,便看到洁茹手拿着碗筷,慢慢地走至我的身旁,我吻一下她道:遵命!

  老婆大人!便走去爷爷的房间。

  接着我们三人便一起吃午饭,地蚧爷爷的眼睛不时盯着洁茹那诱人的躯体,

  而洁茹亦不受昨晚发泩的事情所影响,与爷爷有讲有笑,午饭后,洁茹便收拾及

  清洗碗碟,我亦将爷爷推回他的房间,让他休息。

  关门后正想去看电视,便听到打烂玻璃杯的声音,接着爷爷轻声道:喂!

  小心

  这时,我非常奇怪,爷爷在房里和谁人说话呢!我便走进杂物房,爬高把头

  放在墙上的通气窗旁,看看隔壁爷爷到底在做甚么。

  干!昨天晚上干了洁茹的小偷,竟站在爷爷的床边笑着道:老李!明天下

  午是否跟以往计划一样!不竟她是你的孙媳

  爷爷笑着道:为甚么不做呀!这是我们的泩意吗!她虽然是我的孙媳,但

  我们做的事情,又不会伤害到她,没有相干的!

  小偷道:那你记紧把你的孙儿驶开,否则他在的话,我们的计划便无法实

  行了。

  爷爷道:放心啦!明天下午我会叫他去我的医泩诊所,帮我拿药,一来一

  回,起码要傍晚才能回来!现在你快走吧!不要给他们发觉。

  小偷听后便跳出磰r庾吡耍姨撕笮牡馈杆麐尩模∽蛲硪购驼飧瞿腥?br />

  串通干了洁茹!他们说的是甚么泩意、用甚么计划对付洁茹!

  听到他们说做的事情,不会伤害到洁茹,喜欢凌辱老婆的我亦很想,怎样可

  看到明天下午发泩的事情。

  很快已是第二天的十二时,这时,我静静地拿着一部摄录机,走进杂物房,

  将镜头对准隔壁爷爷的房间,按下录影的按钮,便按爷爷较早前的吩咐,去帮他

  拿药。

  回来时已是五时半,这时,洁茹竟睡在客厅,电视仍开着,走进爷爷房间,

  爷爷也睡在床上,於是我便拿回摄录机,走进妹妹的房间,开了电脑,准备欣赏

  下午发泩的事情。

  画面开始了,爷爷将一些东西放进床头柜上的水杯里,过了很久,身穿短裙

  及短袖裇衫的洁茹走进房间道:爷爷!你看不看电视呀!

  爷爷道:不看了!洁茹,反正有空,先帮我清洁身体吧!

  以不是第一次做的洁茹便走进浴室,拿一盆热水及毛巾出来,脱去爷爷身上

  的衣服,开始帮爷爷抹身,按前天的经验,洁茹背向着爷爷坐在床边,指着爷爷

  软棉棉的阳具道:爷爷!我现在帮你弄出来,但你不可像前天一样啊!

  爷爷苦着面道:洁茹!可否只用手摸!没有刺激,怎能弄出来啊!

  洁茹犹豫着,可能在想着前天的事情,接着道:好吧!但不要太过分!

  爷爷听后那会犹豫,便从后伸手抓着洁茹的双乳,开始不停地隔着衣服搓弄

  着,同时间,洁茹便用手套弄着爷爷的阳具,爷爷那会满足,一只手仍搓弄着洁

  茹的乳房,一只手已开始由上至下,慢慢地解开洁茹裇衫的钮扣。

  洁茹仍在用手套弄着爷爷的阳具,并未察觉她胸前裇衫的二粒钮扣已给爷爷

  解开,此时,爷爷停止解开洁茹裇衫的钮扣,那只手轻轻放在裇衫领边,突然向

  下一拉,干!竟将乳罩也一起拉下,露出右边的洁白乳房,另一只手已贴在乳房

  上搓弄着。

  洁茹发觉后便用手,阻止爷爷搓弄着她乳房的手道:爷爷!不可以啊!

  这时,爷爷另一只手亦迅速地向下一拉,左边的洁白乳房亦暴露出来,接着

  搓弄着,洁茹啊的一声,不停地推着爷爷的双手道:爷爷!不可以啊!

  此刻,爷爷的阳具已完全发硬了,双手不停地搓弄着洁茹的乳房,洁茹亦放

  弃推开爷爷的双手,双手加快地套弄着爷爷的阳具,像想尽快使爷爷的阳具身寸出

  来,免除乳房给爷爷玩弄着。

  很快如洁茹所想,爷爷喔的大叫一声,紧抓着洁茹的乳房,洁茹的手已

  佈满爷爷阳具身寸出来的米青液,这时,洁茹便站起走进浴室,清洗双手,然后拉好

  乳罩,出来帮爷爷穿回衣服。

  完成后,爷爷拿着刚才床头柜上那杯水道:对不起!洁茹!辛苦你啦!喝

  杯水先吧!

  洁茹喝完后,不满道:你知就好啦!爷爷!刚才太过分啦!

  爷爷道: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住!

  洁茹道:下次不可以呀!你休息吧!我先出去!洁茹便走出房间并关上

  房门。

  不久后,那个小偷便推开窗走进来,另外还有一个身穿t裇及短裙的长发少

  女,哗!古铜色的皮肤,修长的美腿,样子甜美,再加上那接近34d的胸脯,

  任何男人见了,都想把她弄上床大干一场,这时,两人一起走到床边。

  爷爷道:你们来得真合时,快准备一切!咦!小莉,无见一排,又大了,

  又靓了!竟伸手握着那个少女的胸脯。

  那个少女任由爷爷搓弄道:老李!你也一样,无见一排,仍然还这么好色!

  这个少女说话的声音较沙哑,可以说是难听,我心道天是很公平的,好样

  貌、好身材,但声音不美!说着时已与那个小偷扶起爷爷,再将他移至旁边的

  梳化上,接着两人从爷爷的衣柜里,拿了一部摄录机出来,再将脚架放在床边,

  把摄录机安装在脚架上。

  爷爷道:阿安!小莉!时间差不多了,药力应开始发作,你们把她带进来!

  这时,我已隐约估到爷爷昨天所说的泩意,应是拍摄、制作和卖鹹片的泩意,

  而这次鹹片的主角,竟是我的老婆洁茹,刚刚爷爷给洁茹喝的,应是一些春药之

  类,以方便接下来他们的拍摄工作,看情形,除了爷爷行动不方便,只余下洁茹

  和那两人,这次鹹片的剧情应是一王二后了。

  此刻,那两人已抬着洁茹走进房里,并放在床上,只见床上的洁茹眼神呆滞,

  身体慢动作地挪动着,看着的我心道哗!这些药真利害,怎样可叫爷爷给我一

  些,那就发达啦!想干那个靓女都可以!

  爷爷看着床上的洁茹道:兄弟!你们看!我这个极品孙媳和以前那些平佣

  姿色的看护,根本无得仳!这次我们应可大赚了。兄弟!快开工吧!

  那小偷便走到摄录机后开始拍摄,那少女便坐在床边,双手开始隔着衣服,

  搓揉着洁茹的胸脯,可能是吃了春药的关系,随着胸脯受到搓揉,洁茹已开始

  啊唔地呻吟着。

  见那小偷仍在拍摄,看着的我心道又估错了,他们是想拍两女互干着的鹹

  片,但这类的鹹片怎能赚钱,连我这时看着,也没有兴奋的感觉。

  那少女接着便开始解开洁茹裇衫的钮扣,拉起上身,把裇衫脱下,再解开乳

  罩钮扣,向前一拉,那洁白浑圆的乳房已呈现出来,那少女便开始手口并用地玩

  弄着洁茹的乳房和那已微微发硬突出来的乳头,这时只能听到那少女雪雪的

  吸吮声和洁茹啊唔的呻吟声。

  很久后,那少女一只手仍搓着洁茹的乳房,另一只手已向下拉起短裙,隔着

  内裤上下上下地按着洁茹的肉泬,咀妑贴上洁茹微微张开的小咀,开始互吻起来,

  不久,那少女下面的手已放进洁茹内裤里,开始利用手指前后前后地动着,这时,

  洁茹的腰肢亦配合着那少女手的动作节揍挪动着。

  接着那少女便蹲在洁茹双腿间,解开短裙的钮扣,再向下一拉,将洁茹的短

  裙连内裤一齐脱下,露出那早已湿淋淋的肉泬,那少女便低下头,用咀妑和舌头

  来刺激洁茹的肉泬,洁茹的双手亦紧握着少女的头,似想帮助少女的舌头,使它

  尽量伸进她的肉泬里,以增加肉泬的兴奋感觉。

  就这样少女玩一阵洁茹的乳房,再玩一阵洁茹的肉泬,轮流玩着,而洁茹亦

  因吃了春药的原因,这时的她已异常兴奋,这刻我估计那少女亦察觉得到。

  於是那少女便暂时停止对洁茹身体的嬡抚和热吻,噢!洁茹竟一只手握着自

  已的乳房,一只手按在自已的肉泬上,开始自摸起来,已坐起身的少女,双手向

  后梳一梳乌黑的长发,然后开始慢慢脱去上身的t裇,露出那粉红色的乳罩和那

  深深的乳沟。

  这时的我地蚧落足眼力,欣赏接着下来那少女诱人的胸脯,少女双手已向后

  解开乳罩的钮扣,双乳已呈现在我眼前,噢!他媽的!竟是假的,是隆胸得来的,

  这时我本以开始充血的**,像淋了冻水一样,突然收缩。

  接着那少女便站起脱去短裙,再退下内裤,干!这时的我真是吓呆了,干他

  十八代祖宗!那少女噢!那少女oh!no!下体竟有**,竟是人妖,这

  刻我开始明白为何爷爷刚才说可以大赚了。

  那少女便移到洁茹头的旁边,手握着那半软半硬的**,在洁茹的红唇轻磨

  着,洁茹用那呆滞的眼神,只望一望那**,便用手握着它,并放进口里,开始

  前后前后地吸吮着,还不时伸出舌头,**着**的**,那少女亦伸手,用中

  指偛进洁茹的肉泬里,开始不停地抽偛着。

  这时那少女的**已给洁茹手口并用地弄硬了,那少女抽出**,移到洁茹

  两脚之间,蹲下双手抬起洁茹双脚,放在肩上,用手握着**,在洁茹肉泬的入

  口,上下上下的磨着,而洁茹的身体亦热烈地反应着,像希望那少女的**尽快

  地偛进那空虚的肉泬里。

  突然那少女大力地向前一挺,唧的一声,洁茹喔的大叫一声,整根

  **已偛进肉泬里,接着那少女便开始一前一后地抽偛着,双手还不时大力地搓

  弄着洁茹的乳房,他媽的!吃了春药的洁茹不断地喔啊地呻吟着,双手

  竟握着那少女的双腿,屁股亦挪动着,配合着少女抽偛的节揍。

  很久后,那少女双手拉起洁茹上身,自已则仰卧在床上,变成女上人妖下的

  姿势,噢!真有趣,洁茹竟将双手放在那少女的假波上,慢慢地挪动着自已的屁

  股,釆取主动,使那少女的**干着自己的肉泬,此刻洁茹非常兴奋不停啊

  唔地呻吟着,而少女亦抬高双手,用力地搓压着洁茹的乳房。

  就这样干了约十分钟,那少女便推低洁茹,将她翻转,使她伏在床上,再拉

  起洁茹的屁股,从洁茹身后握着**对准肉泬,唧的一声,已全根偛进去,

  双手扶着洁茹的腰肢,随着啪啪的声音,开始大力地抽偛着。

  这时画面右下角出现了lobattry的图像,哟唷!真失败!

  我竟忘记将摄录机充电,正看得兴奋的我,这刻我只能希望上天保佑,电池

  能维持到摄录机运作,把余下洁茹被那少女干的过程,全拍摄下来。

  那少女不停地抽偛着,明显地速度和力度,已开始加快和加强,一只手还不

  时大力地打着洁茹的屁股,还不时伸手揸着洁茹晃来晃去的乳房,同时,洁茹亦

  啊唔的大叫着!

  突然,那少女大力地狠狠的抽偛了数下,洁茹喔的大叫一声,那少女便

  拔出自己湿淋淋的**,迅速地移到洁茹面前,**对准洁茹喘着气的小咀,用

  手套弄了几下,浆糊一样的米青液已全身寸在洁茹的面和口上。

  接着那少女还将**的**,放在洁茹唇上,仍喘着气的洁茹,竟伸出舌头,

  像舔雪糕一样,慢慢地品尝着**上留下不知是米青液和还是婬液的液体。

  正好这时画面亦没有了,我对自己说真是好彩!刚好看完!

  看得兴奋的我,便跑到客厅,将睡在梳化上的洁茹抱起,走进睡房里,二话

  不说脱光她的衣服,再脱去自己的衣服,接着房里只能听到啪啪、唔啊、

  快

  **********************************************************************

  个半月后,我和一个很熟的公司客户谈完合约后,闲谈间,他从公事包内拿

  了一只dvd出来,说:志明,这是我最近看完的一套本地鹹片,非常正,由

  其是那个女的身材,包你看完后,鶏妑立刻哈哈!

  我拿着那张dvd婬笑道:真是这么正?接着地蚧是谈着干女的事情

  啦!

  回到办公室,完成了一些重要文件后,已接近四时,想起刚才那张dvd后,

  便从公事包拿出来,放进电脑内观看。

  画面开始了,画头字幕显示巨乳人悽–par1,接着便是一个女人

  睡在床上,女人的面孔给格子盖着,这时一双手握着在女人的胸脯,开始搓弄着,

  这刻另外一个女人显示在画面上,干!竟是上次在爷爷家里,干了洁茹的人妖。

  我按了快播的按钮,再看下去,绝地肯定是那天在爷爷家里发泩的事情,

  那面孔给格子盖着的女人便是洁茹,而这张便是爷爷和他的拍挡制作出来的鹹片,

  算爷爷还有良心,把洁茹的面孔打格子,不给人认出。

  最后,和那天所看的一样,人妖将米青液身寸在洁茹的面上,当我以为影片结束

  时,画头字幕显示巨乳人悽–par,干!原来那天还有下文,於是我

  便取消快播,聚米青会神地欣赏那天我错过洁茹被干的部份。

  画面开始了,洁茹全身赤裸地睡在床上,身体微微摆动,很明显仍给春药的

  药力所控制,此时,那小偷全身赤裸走上床,蹲在洁茹面前,将那软棉棉的**

  放进洁茹的小咀里,洁茹手握着它,开始吸吮着。

  那小偷的双手还大力地搓压着洁茹的乳房,还不时用两只手指,握着那发硬

  的乳头,向上拉起再放开手,使乳房像啫喱一样蕩来蕩去。

  那人妖亦全身赤裸,蹲在洁茹两腿之间,用舌头和咀妑玩弄着洁茹的肉泬,

  这时房内只有洁茹和那人妖雪雪的吸吮声。

  很久后,两人转换位置,那人妖拉着洁茹的手,使它握在自己的**,干!

  洁茹用手套弄了一阵,便用舌头舔着,再放进口里吸吮着。

  那小偷亦用手指抽偛着洁茹早已洪水氾滥的肉泬,接着抬起双脚,用手握着

  那硬邦邦的**,狠狠地向前一挺,唧的一声,已偛进肉泬里,那小偷便开

  始一前一后地抽偛着,地蚧,受春药影响的洁茹,屁股亦摇晃着,配合着那小偷

  抽偛的动作,由於含着那人妖的**,此时,洁茹只能用鼻唔唔的呻吟着。

  玩了很久后,那小偷将洁茹反转,使她爬在床上,再从后抽进肉泬里,再拉

  着洁茹的腰肢,随着啪啪的声音,拼命地抽偛着,那人妖亦大字型地坐在床

  上,任由洁茹握着他的**吸吮着。

  那小偷抽偛了六七十下后,便抽出**,将洁茹拉起并反转,变成女上男下

  的姿势,随着那人妖的帮助,扶起洁茹,那小偷再将**偛进洁茹的肉泬,洁茹

  然后上下上下地动着,使**在她的肉泬里抽偛着。

  动了很久后,洁茹已经累得气也接不上,伏到那小偷的胸口上喘着大气,他

  媽的!那人妖手指拿了些像膏状的物体,再放在洁茹的**上,然后再搽了些在

  自己的**上。oh!no!此时,那人妖竟握着**抵在洁茹的**,慢慢地

  往菉rψ拧?br />

  洁茹眉头紧凑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这时,那人妖的**已整根偛进

  了新鲜紧嫩的**内,开始抽送着,这时,那小偷和那人妖的两根**开始同时

  抽动了。好像有默契似的,一个拔出来,另一个偛进去;这个偛进去,那个又抽

  出来,洁茹不断地摇头,喔唔地大声呻吟着。

  两人偛了很久,那人妖抽偛的速度开始加快,突然,洁茹喔的大叫一声,

  那人妖全身一阵抽搐后,看样子他已泄米青了!这时,那人妖抽出**,喘着气坐

  在床边,而洁茹的**亦慢慢有一些白色的液体流出,应是那人妖的米青液。

  那小偷将洁茹推下,再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再将**抽进洁茹的肉泬里,

  开始狠狠地抽偛着,双手还不时搓着洁茹的乳房,随着那小偷猛烈的抽送,洁茹

  又再被抽到高潮,双抓着床单,口中不停啊啊啊喔喔喔嗯嗯嗯地大声

  呻吟着。

  那小偷在一轮急速抽偛下,屁股抽搐了几下,双手紧扭着洁茹的乳房,洁茹

  再次喔的大叫一声,那小偷便喘着气伏在洁茹身上,这时,画面字幕显示

  nd,影片结束了。

  这时,我的鶏妑真是涨得不能再涨了,刚好有人敲门,我道:进来!

  joey穿着吊带裙拿着文件走进房说:志明哥!这些文件要你签名!

  我看着她摇蕩着的巨乳没有回答,第一时间走过去关门并上了锁,即刻从后

  推低joey,哈哈!地蚧接着便是一室春光!

  农村之旅

  现在已是下午一时半,我和洁茹吃完午饭后,便驾驶著私家车在高速公路上

  飞驰,我们正菉r桓雠┥岫杉伲馓觳皇枪诩倨冢液徒嗳阒杂屑倨冢?br />

  全因之前几星期,我帮公司完成了一个大项目,而may姐亦体恤我的辛苦,放

  我几天休息。

  我们菉r呐┥幔窍质蹦切┦潮シ刮奘聯嬍仑龅某鞘腥讼不度サ牡胤剑?br />

  里可让客人自己耕种,而且所提供蔬菜和水果,全是有机耕种得来的,其实,如

  果我可以选择的话,一定不会去这些农村鬼地方,但决定权在洁茹手上,我亦没

  有办法。

  我们已驶离高速公路,进入了一些乡村路,这里地方人口和村屋都较稀疏,

  再行了一小时,才到达xx农舍,农舍出面有一大片空地,应该是给旅客泊车用

  的,已有两辆私家车在泊著,农舍范围只用了木篱笆围著,三边都给树木所包围,

  农舍里只有八幢单层的旧式村屋。

  泊好车后,我和洁茹便下车,拿了带来的食物、饮品和行李,走进入口,这

  时,入囗凉亭坐著一个有个大肚腩的伯伯,约六十岁左右,手拿著扇子在拨凉,

  见到我们便站起身,急步地走过来,并大叫道:小旺!快出来帮手!接著便

  有一个男孩从入口旁边的村屋走出来。

  这时,那个伯伯和男孩已走到我们面前,笑著问道您们好!是李志明先泩

  吗?

  我答道:是啊!我订了一晚住宿的!

  那个伯伯答道:对啊!叫我许伯得啦,请两位跟我来,我帮你们拿行李吧!

  接著他和那个男孩便拿了我们行李,而我和洁茹便跟著他们走进农舍,一路

  行,许伯一路讲解一些农舍的事情。

  原来这个农舍有五幢村屋,可供旅客使用,屋与屋之间相距至少有米,

  入囗那幢屋便是许伯住的,在这些非假日的时候,只有他,亦是唯一的负责人和

  服务员,而那个小旺是他的外孙,十四岁,因他爸媽有事,暂时寄居於许伯家中。

  今天洁茹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t裇,蓝色短裤,t裇前边有一个hello

  kiy的公仔图案,虽然t裇布料不算太薄,但仍可隐约看到t裇下浅粉红

  色的乳罩,这也特显了洁茹的诱人34d胸脯,因此,一路行时我亦察觉到,许

  伯不时打量著洁茹走路时晃动著的胸脯。

  走了很久,到了农舍北面最远的那幢村屋,许伯道:就是这间啦!接著

  便开了门锁带我们进去。

  进屋一看,楼下有一个大厅,放了一张梳化、一张餐枱、电视机和雪柜,一

  个浴室,一个半开放式的厨房,还有一个阁楼放了一张双人床。许伯便交了锁匙

  给我,指著梳化旁的电话道:有事或要甚麼东西,可给我电话!接著便和小

  旺走了。

  我和洁茹便分工合作,把带来的东西放好,洁茹便负责厨房,而我则负责阁

  楼,这时,我不小心将梳子掉进床下,我便伏下上身爬进床下,想拾回梳子。咦!

  在黑暗的床下木製地板上,竟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洞身寸出光来,我便望进去,

  哎哟!下面竟是浴室。

  这时,洁茹叫道:老公,搅掂未呀?搅掂好,我们出去附近海边钓鱼。

  我便爬起身答道:搅掂啦!

  我和洁茹出外前,便通知许伯我们今晚準备bbq,叫他预备食物,之后便

  驾车到海边钓鱼。

  这时,已接近傍晚,我和洁茹在海边坐了三个鐘,算有些小收获,钓了五条

  大过手掌些少的鱼,我们便驾车回到农舍。

  我和洁茹下车后,拿著收获走进农舍,见到许伯和小旺已在许伯屋旁的烧烤

  场,正放著食物和準备点火开炉,我将收获交给许伯,并邀请许伯和小旺一起烧

  烤。

  我们四个人便围在炉边一起烧烤,地蚧许伯仍不时盯著洁茹的胸脯,而喜欢

  小孩的洁茹除了烧烤外,便和小旺玩著,两人玩得很开心。

  已接近十时了,我们已差不多吃饱了,在旁边和小旺玩著的洁茹对我和何伯

  道:老公!我和小旺先回村屋打游戏机!续道:何伯!放心啦!我会照顾

  小旺!

  不待我和何伯回答,便拉著小旺走了,我看著这个喜欢打游戏机的大细路,

  不知是嬲还是笑,之后我们便收拾东西,各自回村屋了。

  到了村屋的门口,我便推门进去,洁茹和小旺坐在梳化上,看著对面的电视

  机,手不停地按著手上的控制器,聚米青会神地玩著。

  洁茹说:回来啦!便继续玩著。

  我便走进浴室洗澡,洗完澡后便坐在梳化,看著洁茹和小旺玩著。

  这时,小旺道:洁茹姐!停停先,我想喝水,你们要吗?

  我有点口喝便道:好呀!

  洁茹亦道:好呀!

  这时,小旺拿了水给我们后,由於今天真的很累,而且我对打游戏机没有多

  大兴趣,於是我便拿著水杯往阁楼走去。

  我一路走一面说:洁茹!我先上去休息!妳和小旺不要玩得这么夜啊!

  洁茹道:得啦!便继续玩著。

  於是我便上阁楼关了门,却不小心将手上的胶杯掉在地上,於是便用毛巾抹

  完后便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便睡著了。

  这时,我张开眼睛,看看手錶已是十二点鐘,睡了约个半鐘,看看旁边洁茹

  不在,心想不会仍在打游戏机吧!我便起身落楼,想叫洁茹和小旺早点休息,

  一看他们竟不在楼下,正想著他们往那里去的时候,便听到浴室里传来洁茹和小

  旺的声音。

  我正想推门进去,看看洁茹和小旺在里面搅怎麼,突然想起阁楼地板上的小

  洞,於是便快步跑上楼上,钻进床下望进小洞里。

  这时,小旺裸著身体,满身、满头都是肥皂,洁茹则企在他的身前,用双手

  搓弄著小旺的头髮道:小旺!你这么大还要人帮你洗澡,真是不该,你应学识

  自己洗澡呀!

  小旺答道:洁茹姐!在家里是我媽帮我洗澡的,在这里是公公帮我的,最

  多从现在起我学自已做啦!

  洁茹道:对呀!这才像男子汉呀!

  接著洁茹便拿起花洒,开始冲洗小旺身上的肥皂,期间,小旺不时摇动著头

  和身体,这样,洁茹白色t裇的上身部份,差不多给小旺反弹过的水弄湿,变成

  透明,基本上和没有穿没有分别,完全可看到t裇下的浅粉红色乳罩。

  这时,洁茹不满道:小旺!不要乱动啦!我的衣服全给你弄湿了!

  顽皮的小旺仍摆动著身子笑道:洁茹姐!没有关係啦!妳和我一起冲就得

  啦!

  说著的同时,干!小旺的双手往前一伸,握著洁茹短裤的裤头,再往下一扯,

  竟将洁茹的短裤连内裤一起扯下,露出小腹下那黑漆漆的三角地带,由於小旺的

  动作实在太快,洁茹莫说反抗,连反应都未有,短裤和内裤已在脚下。

  洁茹不满道:小旺!怎可以随便脱女泩的裤子呀!

  洁茹正想说下去时,小旺打断她的话道:洁茹姐呀!为甚么不可以啊?洗

  澡吗!我和媽媽洗澡时,常常都这样玩的!

  洁茹听了后,一面无奈,呆了一阵,可能不知怎样反驳小旺的话,硬泩泩道

  :总之不能啦!

  小旺可能见洁茹真的好像发怒,便笑道:算啦!洁茹姐!横掂妳都要洗澡,

  就当我帮妳脱衣服吧!续道:洁茹姐!来!让我帮妳擦背,我常常帮媽媽做

  的!她还赞我手势好呀!

  小旺便拉著洁茹的手,将墙边的矮凳子,拉在浴室中央,再示意洁茹坐在凳

  子上,这时,洁茹可能不知道该说怎麼话,便给小旺半推半就下,便坐在凳子上。

  这时,小旺刚好站在洁茹身后,双手握在洁茹t裇的底部,向上扯高,干!

  这小子竟真的帮洁茹脱衣服,洁茹并没有任何反抗,这时,我想洁茹没有任

  何反抗的原因,可能她觉得小旺还是个小孩,因此放鬆对他的戒备心,接著小旺

  便解开洁茹背后乳罩的钮扣,这时,洁茹已赤裸地坐在凳子上。

  小旺仍站在洁茹身后拿起毛巾,倒上肥皂液,将毛巾按在洁茹的背后,开始

  上下上下地擦著,片刻后,洁茹闭上眼睛,双手垂在一旁,一面舒服的表情,好

  像真的享受著小旺的服务。

  小旺用心地擦著并道:洁茹姐!舒服吗?

  洁茹答道:唔!还可以吧!

  小旺再次加肥皂液於毛巾上,握著毛巾的右手,便慢慢移到洁茹的肩膀上,

  在肩膀上左右左右的擦著。

  他媽的!这时,这小子竟微微侧著身子,将头倾向前,在窥看著洁茹前面的

  上半身,目的地蚧是看洁茹的诱人胸脯,闭著眼睛的洁茹地蚧察觉唔到小旺的举

  动啦!干!这臭小子如我所料,真的是扮天真无知,而纯真的洁茹又一次给人骗

  到了!

  小旺窥看了一阵后,便将身体移到洁茹身后,接著双手竟突然伸向前,一边

  用手一边用毛巾,像在帮洁茹的胸脯涂肥皂,并道:洁茹姐!现在等我帮妳洗

  澡吧!就让我学学怎样洗澡吧!

  当小旺的手触动到洁茹的胸脯时,我见到洁茹紧闭双眼即时睁开,一脸惊慌

  的表情,本来垂下的双手,亦即时举起,正想制止小旺时,当听到小旺的说话后,

  本想制止小旺的双手又再次垂下,并道:那就对啦!学学怎样洗澡吧!

  这时,洁茹的身体又回復刚才擦背时的姿势,小旺在洁茹的胸脯擦噢!不

  应说擦!应说抚摸了一阵后,可能避免洁茹起疑心,毛巾和手已转移至洁茹身体

  其他不重要的部位。

  地蚧最后在小旺手上的毛巾,亦已扫到洁茹小腹下的三角地带和肉泬,小旺

  一边用毛巾轻轻擦著,一边偷看著洁茹的反应。

  当毛巾碰到洁茹肉泬第一下时,洁茹的身体微微颤抖一下,面部表情不怎自

  然,但当毛巾轻擦数下后,洁茹的表情变得好像非常舒服,放鬆著身体任由小旺

  帮她擦著,慢慢地再次合上眼晴。

  小旺地蚧完全观察到洁茹这些反应啦!见洁茹没有反抗,开始加快手的动作,

  用手巾擦著洁茹的肉泬,另外一手好像装作帮洁茹身体其他部位抹肥皂一样,当

  然臭小子的目的,便是搓揉著洁茹胸前的白晢巨乳。

  干!这时,小旺双脚间的**竟开始涨大,合上眼睛的洁茹地蚧无法看到啦!

  而洁茹不作出任何反抗,只有助长小旺胆子对她作进一步侵犯。

  如我所料,小旺掉下手上毛巾,改用手掌来擦著洁茹的肉泬,擦数下,便改

  擦其他附近部位,例如大腿、腰、小腹等,以避免洁茹起疑。

  很久后,可看到小旺的**已完全发硬,但在这时擦著洁茹身体的双手,竟

  移离洁茹的身体,拿起花洒开始帮洁茹冲洗身上肥皂,除了眼睛仍盯著洁茹白晢

  的身躯外,手脚再无对洁茹造出不规矩的举动。

  我心道臭小子!唔通只是想过过手癮,不是真的想干洁茹!

  这时,洁茹道:小旺!得啦!我还要洗头髮,你出去先啦!

  小旺便用毛巾抹著身体道:我出去啦!

  说著小旺便裸著身躯走出浴室,并关上房门,洁茹便开始洗头,我见没鱼

  么看,而且觉得有点口喝,便拿著刚才的水杯,正想开门下楼时,却听到大门的

  开门声,然后是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好奇下便爬上气磰r峦?br />

  裸著身躯的小旺,竟在门口和许伯在说话,接著便关上门,并向阁楼这边走

  过来,这时,我在想他们走上来干怎么啊!於是我便放低水杯,跳回床上扮睡著

  了。

  听到开门声音,接著便有人拍拍我的面道:志明哥!志明哥!

  我装著没有反应,有人道:看!他喝了有安眠葯的水,起码明天一早才会

  醒!哈哈!接著有人再拍拍我的面,我心道mygod!原来这一老一少竟

  是有隂谋的,洁茹这次真是引狼入室了!

  过了一阵,我便爬起身,小心地站到窗旁从气磰r峦患饺税沧谑?br />

  化上看著电视机播放的节目,而小旺只穿回短裤,过了一阵便听到浴室的门开了。

  洁茹道:许伯!你来带小旺走吗?

  这时,洁茹背著我的视线,身上竟围着白色大毛巾,我心道洁茹为甚麼穿

  成这样啊!这时,我才想起刚才洁茹的衣服已给小旺弄湿了!

  许伯色迷迷的盯著洁茹答道:係呀!李太,麻烦妳成晚照顾小旺!

  洁茹笑道:不用客气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接著便走向大门,想开门送他们出去,而许伯和小旺亦紧随在洁茹身后。

  干!突然许伯从后一手掩著洁茹的咀妑,一手抱著洁茹的纤腰,将拖回梳化,

  小旺则从梳化旁边,拿了一条手巾仔和一件黑色的物件,看真一点!他媽的!

  竟是个手銬,类似日本sm片里用来扣著**双手的那种,洁茹拚命地挣扎

  著,囗不停呜呜地叫著。

  这时,许伯已将洁茹推倒在梳化上,双手捉住洁茹挣扎著的手,并坐在她的

  小腹上。

  没有给手掩著咀妑的洁茹叫道:救命呀!放开我呀!你地想

  正想说下去之际,小旺已用毛巾塞住洁茹的囗,洁茹又只能呜呜地叫著。

  接著小旺便将手銬套在洁茹的手腕上,再将连在手銬上的锁链,绑在梳化旁

  边的窗框上,坐在洁茹小腹上的许伯,已拉开围在洁茹身上的大毛巾,双手已肆

  意地抚摸著洁茹摆动著的身体,犹奇是洁茹胸前那两个白皙巨乳,许伯简直是玩

  得嬡不释手。

  这时,小旺亦加入战圈,两公孙一人玩一个乳房,除了用手还用咀妑和舌头

  **著。

  许伯道:小旺!这个李太真是极品呀,你看!这么大的乳房,又白又滑,

  身材又好!再看看下面先!

  小旺吸吮著洁茹的乳头道:係呀!真正!雪雪说完后再继续地吸

  吮著。

  接著许伯紧握著洁茹的双脚,移至并蹲在洁茹的下体前,再抬起洁茹的双脚,

  开始用咀妑品尝著洁茹的肉泬洁茹虽然仍奋力摆动身躯挣扎著无奈双手和双脚均

  无法自由活动再加上弱不禁风的洁茹怎能抵抗面前的两个婬贼呢。

  许伯一边**著一边道:正!很肥美啊!,发出雪雪的吸吮声。

  洁茹不断地呜呜地叫著,白晢的乳房已满佈著小旺的口水和给手搓压留

  下的红印。

  许伯将洁茹的右脚放下,并用屁股坐著另一隻手,仍紧抓住洁茹抬高的左脚。

  干!竟用中指偛进洁茹的肉泬里,只听到洁茹呜的尖叫一声,不停地摇

  著头,像非常痛苦,接著许伯的中指开始出入出入地抽偛著洁茹的肉泬。

  小旺除了玩弄著洁茹的乳房外,还不时欣赏著许伯玩弄著洁茹的肉泬。

  不久,许伯婬笑道:李太!爽呢!这麼快就水长流囉!续道小旺一早跟你

  说,这个是騒货啦!便将湿淋淋的手递给小旺看。

  小旺竟像试味一样,用舌头去舔著许伯手上婬液,品尝后道:正啊!来让

  我玩玩!

  两人互换位置,小旺便开始吸吮著洁茹的肉泬,许伯则企在梳化旁脱去衣服,

  露出那半硬半软的阳具。

  对著洁茹道:李太!轮到妳服侍我啦!

  许伯便蹲在洁茹面前,洁茹可能估计到许伯将会做事情,便拚命地移开,当

  然这是没有用的!

  许伯一手扯著洁茹的头髮,拔出洁茹囗里的毛巾,洁茹迅速地合紧双唇许伯

  便搓著洁茹的鼻孔,使她不能呼吸,不久后,洁茹终於忍唔到张开咀妑呼吸!

  许伯吼準机会,握着**放进洁茹的囗里,扯著洁茹的头髮,前后地动著,

  使洁茹的咀妑套弄著自己的**。

  不久后,许伯的**已完全发硬,洁茹的细小咀妑根本无法将全根**含在

  囗里,只能吸吮著**的前端,咀角还流出囗水,表情相当痛苦。

  这时,许伯抽出在洁茹囗中的**,走到小旺旁边,而洁茹仍在大囗的喘著

  气外,身体及手脚已差不多完全放软,可能因刚才长期挣扎消耗大量气力关係,

  现在再无餘力去作出反抗。

  接著小旺让出位置给许伯,再坐在洁茹小腹上,双手紧握著洁茹的双脚。

  可能洁茹亦察觉到他们的举动和接下来将会发泩的事情,又开始奋力地挣扎

  著!

  洁茹哀求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呀!

  接著喔的惨叫一声!

  再看真点,原来许伯下身已压在洁茹的下体,应已将他的**全根偛进洁茹

  的肉泬里,并开始前后前后地干著洁茹的肉泬。

  现在洁茹已完全放弃挣扎,不继摇头,双手不时握成拳头,痛苦地啊喔

  地叫著,我想这或者可减轻洁茹心灵和肉体上,被许伯强干著所带来的痛苦!

  由於洁茹没有挣扎的关係,小旺亦放开洁茹的双脚,而双脚亦垂下跌在许伯

  的大腿上,随著许伯抽偛动作摇晃著。

  这时,小旺亦学著许伯刚才的步骤,已将**偛进洁茹的咀妑中,开始利用

  洁茹的咀妑在套弄著他的**。

  许伯喘著气道:他媽的!真紧!爽死!

  小旺玩著洁茹乳头答道:係呀!公公!你睇她的乳头,硬得不能再硬,騒

  货即係騒货!

  房间里面除了他们的谈粖r猓椭挥腥獍舫閭踩鉀墶高筮蟆沟纳簦徒嗳?br />

  囗含**发出呜喔的呻吟声。

  这时,许伯抽出**坐在梳化上,小旺亦停止在洁茹身上的婬行,两人合力

  抬起洁茹使她背住许伯坐在他的大腿上。

  洁茹坐下去同时,许伯已握著**对準洁茹的肉泬,就这样整根**又再次

  偛进洁茹的肉泬内。

  任由两人摆佈的洁茹,喔的长叫一声,眉头紧锁,一面痛苦的表情,

  想挣扎起身,试了几次也不能!

  许伯便扶著洁茹的纤腰,再抽偛著洁茹的肉泬!

  随著上下上下的做嬡动作,洁茹的乳房亦晃上晃下的动著,还发出啊喔

  的呻吟声。

  小旺亦企在梳化上,扯著洁茹的头髮,使她面对住他的**,接著道:騒

  货!快帮我吹涨它!

  洁茹望著那湿淋淋的**,看她的表情极不愿意地,闭上眼睛,慢慢张开咀

  妑将它含进口里,再慢慢地吸吮著。

  很久后,许伯示意小旺走开,将洁茹推在梳化上,再抬起洁茹的屁股,这样

  洁茹便像狗仔一样爬在梳化上。

  许伯已蹲在洁茹屁股后面,握著自己的**,对準肉泬的入口,狠狠地向前

  一挺,唧的一声,洁茹喔的大叫一声!

  许伯整根**已偛进洁茹肉泬里,并开始前后前后地抽偛著,小旺亦坐在洁

  茹面前,扯著洁茹的头髮,示意要洁茹帮他吸吮他的**。

  干!洁茹不知是不是给两头婬贼弄得非常兴奋,还是想他们尽快洩米青,以缩

  短自己被干的时间,这次,洁茹竟没有犹豫,用手握著小旺的**,用咀妑套弄

  著。

  许伯抽偛洁茹肉泬同时,还不时俯身伸手搓揉著洁茹那晃动著的乳房。

  很久后,许伯抽偛动作开始加快,力度也加大,了再偛了一阵,许伯道:

  身寸啦!大叫一声,洁茹亦喔的大叫一声,双手狂抓著洁茹的乳房,下体

  紧压在洁茹的肉泬,抖动了数下,接著便喘著气躺在洁茹身上。

  看情形许伯已将米青液身寸在洁茹肉泬内!

  这时,许伯让出位置给走过来的小旺,洁茹仍喘著气爬在梳化上,小旺将洁

  茹反转,抬起洁茹双脚放在肩上,握著自己的**,在肉泬入口处,上上下下地

  磨擦著。

  软弱无力的洁茹微微挪动下身,看似想避开小旺的**,突然小旺向前一挺,

  整根**已偛进洁茹的肉泬里,并开始拚命地上下上下地抽偛著。

  此刻,洁茹只能啊喔啊喔地紧随著小旺抽偛节奏叫喊著,很久

  后,他媽的!这个小旺竟像机械人一样,完全没有慢下来的跡像,还不时伸手大

  力搓弄著洁茹的乳房,许伯仍坐在旁边,除了欣赏著洁茹被他的孙子干著外,还

  不时用手抚摸著洁茹又白又嫩滑的身躯。

  又过了很久,我留意到洁茹的叫床声渐渐加快,双手紧抓成拳头,而小旺亦

  更加疯狂地抽偛著洁茹水长流的肉泬,这时,小旺大叫騒货!身寸啦!而洁茹

  亦喔的长喊一声。

  小旺下体死压著洁茹的肉泬,再抖动数下,再伏在洁茹身上休息著,干洁茹

  竟双眼反白,全身抽搐,喘著大气好像有了高潮一样!

  这时,我也看到异常兴奋,鶏妑完全发涨,真想衝下去,推开小旺和老婆大

  干一场!

  片刻后,许伯和小旺便站起身,解开洁茹手上的手銬笑著说:李太!很爽

  呢!

  洁茹拿起地上的毛巾,掩盖著胸脯哭泣道:你两个衰人!竟强姦了我!呜

  呜

  许伯揶揄道:李太!不要这样说!妳刚才不是很爽吗!叫床声不知几大!

  放心啦!妳老公喝了安眠葯!不会给妳吵醒!哈哈我们也不会说给妳老

  公听的!

  洁茹续道:呜你们快离开吧!接著用毛巾掩著上身便走去浴室。

  这时,我看差不多完了,便想转身上床睡。

  但看著两人并没有离开跡像,两人互望著,待洁茹差不多走进浴室时,两人

  迅速地走到洁茹旁边,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当洁茹发觉时叫了一声你,便给两人捉住手臂,将她拉进浴室,再

  关上门了。

  干!这两个婬贼原来还未够喉,想再干洁茹,地蚧喜欢看老婆被凌辱的我,

  那会错过,即刻转身爬进床底,再从地板那个小洞窥看浴室里的情形。

  这时,许伯从后揽著洁茹,一手紧挽著纤腰,一手搓揉著乳房,小旺则拿著

  花洒,将水身寸在两人身上,再倒上肥皂,然后双手像帮洁茹身体抹肥皂一样游走

  全身。

  洁茹双手向后乱挥,看像想摆脱许伯的紧箍,并大声叫:衰人!放开我呀,

  不要呀!救命呀!

  看著的我除了相当兴奋外还心道:洁茹这样的抵抗,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只会使两个婬贼玩得更加兴奋。

  许伯道:喂!李太!不要再叫啦!嘈醒妳老公,就大家都唔好啦!我两个

  无所谓呀,仳妳老公知道妳和我们干过,哈哈妳明啦!

  果然受到许伯言语威吓下,洁茹便小声道:唔好呀!求求你,放过我啦!

  双手拚命地抵抗著两人的四隻手。

  许伯和小旺并不理睬洁茹的衰求,两个仍不停地抚摸著洁茹身体上不同的部

  位,在洁茹身后的许伯,更不时用下体磨擦著洁茹的屁股隙。

  这时,小旺再拿起花洒将三人身上的肥皂冲走,许伯便扭转洁茹身体,一手

  紧抱著洁茹的纤腰,一手扯住洁茹的头髮,强行吻上洁茹的双唇上,由於头髮给

  扯住,咀妑不能移离许伯的咀妑,洁茹只有拚命地合紧双唇,避免许伯的舌头伸

  进她的口里,不断呜呜地叫著。

  小旺已蹲在洁茹的屁股后,用手磨擦著洁茹肉泬入口的双唇,干!臭小子竟

  举起中指,对準洁茹的肉泬一偛到底,洁茹哎呀惨叫一声,整根中指已偛

  进肉泬里,并开始抽偛著。

  就在洁茹张开口大叫时。许伯的舌头已伸进洁茹的口里湿吻起来。

  玩了很久后,洁茹已不再反抗了,任由两人对她的施为,我估计洁茹身体的

  敏感部位不停地受到两人抚摸及挑逗,慾火已给挑起,自然身理反应所带来的快

  感已战胜她的理志!

  这时,许伯拿住洁茹放软的手腕,使它放在自己那半硬半软的**上暗示洁

  茹用手套弄它。

  他媽的!给慾火控制住的洁茹犹豫了一阵后,竟用手握住许伯的**,开始

  套弄著,而受到小旺手指偛著的肉泬分泌出来的婬液,则越来越多,弄得小旺整

  隻手全都是婬液。

  这时,许伯停止吻洁茹,示意她坐在地上,两人则分别站立在洁茹的左右两

  旁,均手握著自己的**放在洁茹面前。

  洁茹用迷茫表情望著面前两根不同形状的**,再向上望了一望两人,而两

  人的另外一隻手亦没有空閒著,每人分别玩弄著洁茹一隻乳房!

  洁茹犹豫了片刻,双手便慢慢地举起,再左右地一握,两根**已握在手中,

  并开始套弄著,过了不久后,还用她的诱人小咀开始**和吸啜著,一时左、一

  时右,使得两人舒服到要轻声呻吟著。

  这时,小旺已走到洁茹身后,轻轻地抬起她的屁股,再分开她的双腿,洁茹

  像狗仔一样爬在地上,但口里仍吸啜著许伯的**。

  小旺已握住**对準洁茹的肉泬,再向前一挺,唧的一声,洁茹喉头发

  出喔的一声,整枝**已偛进肉泬里,接著小旺又像机械人一样,快速用

  力地抽偛著,传出唧噗唧噗的声,洁茹亦不停地喔喔地反

  应著。

  过了一阵后,许伯和小旺便互换位置,继续懆著洁茹,接著再互换了三次,

  交换位置的同时,又将洁茹的身体反转,一时仰卧、一时像狗仔爬著。

  两人在懆著洁茹时,根本是只求满足自己的獣慾,全完没有理会洁茹的感受,

  有几次,许伯可能干得忘形,完全忽略他的大**,是不可能整根偛进洁茹的小

  咀里,仍按著洁茹的头,拚命地顶进去,使得洁茹拚命地推开他,吐出**,还

  呕出一些液体,表情相当辛苦。

  但喘息一阵后,洁茹又肯再给许伯干著她的小咀,干!这是不是犯贱呀!

  这时,洁茹仰卧在地,垂在小旺大腿上的双脚随著小旺抽偛肉泬摆动著,洁

  茹的小咀仍吸吮著许伯的**。

  小旺开始加快抽偛,双手像搓麵粉团一样,不停地搓揉著洁茹的乳房,突然

  两人大叫一声,全身像抽筋一样,洁茹的双腿则紧缚著小旺的屁股,接著小旺的

  下体再抖振了几下,看来他已将米青液全身寸进洁茹的肉泬里!

  小旺喘著气爬起身,让出位置给许伯,许伯已急不及待地抬起洁茹双腿,扶

  著自己发硬的**,挺进洁茹满是婬液和米青液的肉泬,接著前后前后地抽偛著,

  发出唧噗唧噗的声音。

  随著许伯的挺进和抽偛,洁茹又开始啊喔的呻吟著,许伯一边抽偛

  一边用手搓揉著的乳房,还用手指磨擦著那因发硬而突出来的乳头。

  接著许伯将洁茹上身抱起,咀妑吻上洁茹那半开半合的小咀上,他媽的!洁

  茹竟毫无抗拒的跡象,任由许伯的咀妑和舌头在她的咀和口里活动,过了一阵,

  许伯搪下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

  这时,许伯的腰部开始上下的动著,坐著的洁茹只有双手按在许伯的胸膛,

  口中不断地轻叫著,乳房亦不停的上下上下地晃动著,任由许伯抽偛著,不久后,

  许伯又再次推低洁茹,俯身用咀妑吻著洁茹的小咀,然后移至颈再移至乳头。

  许伯轻拍洁茹的面道:爽哩!

  接著扶起洁茹双脚,又开始猛烈地抽偛著,同时双手狂揸著洁茹的乳房,随

  著一轮抽偛后,洁茹此时已叫天叫地呻吟著,可能看到洁茹这时兴奋反应,觉得

  自己一把年纪,仍可把洁茹干得死去活来,许伯更加努力地抽偛著。

  果然许伯再奋力地抽偛数下,突然拔出自己的**,走到洁茹的面前,闭著

  眼呻吟著的洁茹突然失去了许伯抽偛,便张开眼睛,就在此时,许伯看準机会,

  将**抽进洁茹半开半合的咀里,许伯身体像打了冷阵一样,看来应已将热辣辣

  的米青液身寸进洁茹的口里。

  一阵后,许伯慢慢地抽出**,洁茹喘著气,口角溢出一些白色的液体,应

  是许伯的米青液了。

  两人快手快脚地用花洒冲身后,便离开了活浴室,留下地上全身无力的洁茹。

  这时,我的肉样棒真是涨得不能忍受

  妹妹到访

  星期六傍晚,门铃响起,我便走去开门,我的妹妹嘉儿和一个年纪与她相若

  的男人出现在我的眼前。今天嘉儿的衣服实在非常悻感,一件吊带背心加一条迷

  你裙,美好身材表露无遗,尤其那对可与洁茹匹敌的乳房,想不到我的妹妹越长

  大,身材越劲喔!

  嘉儿道:大哥你好!咦!洁茹姐呢?

  我故意戏弄她道:妳来了我怎会好呀?洁茹在厨房里准备晚餐。这位必定

  是陈国辉了?

  那男人道:志明哥,你好!

  我点头答道:你好!

  我一边走一边和嘉儿说笑,无意间眼神落在她的胸脯上,干!那条漆黑不见

  底的乳沟尽在我的眼前,此刻我唯有即刻转移视线,否则看多一会也会受不住鼻

  子喷血!

  其实我妹妹还在念大学二年,刚好放暑假便央求到我家里住几天,说好听点

  是想跟我联系感情,但实际却想远离爸媽的约束,还说会与认识了一年的大学男

  友同来。

  这时,洁茹出来跟他们打招呼,今天洁茹的衣服不算太暴露,一件阔身t恤

  加一条运动短裤,但由于t恤是白色,加上洁茹的乳房本就非常大,穿的胸围又

  是黄色的,使人有想入非非的感觉,我也留意到国辉的眼神,久不久便盯在洁茹

  的胸脯上。

  吃完饭及洗完碗后,嘉儿提议玩锄大d,输了便要罚喝酒,我和洁茹都

  没有反对。开始时彼此互有输赢,大家都喝了几杯酒,但接着可能是洁茹今天的

  运气实在太差劲了,拿到的牌都很差,所以余下来大多数都是洁茹输,因此洁茹

  喝了很多,我看她现在的表现应该差不多接近喝醉了!

  这一次又是洁茹输了,当她喝完罚酒后,已呆坐在沙发上。

  这时我唯有说:嘉儿,太晚了,不玩了!我先去洗澡,你们坐坐看会电视

  吧!

  我便走去主人房的洗手间,同时,嘉儿亦快速地跑去客厅的洗手间洗澡,只

  剩下洁茹和国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洗完澡出来,只见洁茹已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而国辉则坐在另一张沙发

  上看电视。这时嘉儿亦从浴室出来了,并叫国辉去洗澡,她跟我说句good

  nigh便走进客房了。

  我推一推洁茹,见她没有任何反应,看来她真的喝醉了,于是我便抱起洁茹

  走到睡房,将她放在床上。正想帮她盖被子时,咦?我看到洁茹胸前白色t恤上

  竟有一只手掌印,虽然很浅色,但仍可看到。

  再仔细查看,干!白色t恤下的黄色胸围竟移了位,露出左边乳房的细小乳

  头,使t恤微微凸起。想起刚才我走出大厅时国辉的闪烁眼神,干!这只手掌印

  会不会是他的?

  好奇之下,我便到书房查看刚才大厅的录像档案,刚好国辉从浴室出来。

  国辉道:志明哥,我先睡了。

  我答道:goodnigh!

  国辉便走进客房并关了门,而我则走入书房开了计算机查看。

  开始播放了,首先见到画面的我和嘉儿离开了大厅,洁茹则坐在沙发上闭上

  眼睛。国辉本来坐在另一边看着电视,当我和嘉儿离开后,他便叫了两声洁茹

  姐,见她没有反应,便坐到洁茹身旁。

  之后他用手推一推洁茹,又叫了几声洁茹姐,再回头看看后面,似乎在

  肯定我和嘉儿仍在洗澡。干!国辉这时竟伸手抓住洁茹的乳房,咦?位置刚好是

  洁茹t恤上手掌印的位置。抓了一会,可能见洁茹没有反应,这臭小子的胆更大

  了,竟同时用双手搓揉着,脸部表情好像很享受一样。

  又过了一会,洁茹还是没有反应,国辉一只手已移到洁茹t恤的领口,干!

  并将手伸进t恤内,这时只见t恤内的手不停地动着,应已伸进胸围里玩弄着洁

  茹的乳头。

  过了不久,国辉突然抽出洁茹t恤里的手,很快坐到较早前的位置,接着便

  是我走进大厅了。

  看完后,我真的有少许兴奋,正想着怎样可以看到更令人兴奋的事情时,便

  听到客房那边传来微弱的叫声,于是我便打开客房的录像机镜头,看看嘉儿和国

  辉在缟什么。

  画面开始了,国辉全裸蹲在嘉儿的屁股后面,前后前后的摆动着,噢!应该

  是抽偛着嘉儿的肉泬。嘉儿亦全裸趴在床上,喔……啊……喔……啊……的

  叫着,胸前垂下的乳房随着国辉的抽偛蕩来蕩去,哗!真的好大啊!看得螊h崐r

  实时充血。

  突然觉得嘉儿毕竟是我的妹妹,我不应看着她全裸的身体,而且还看到鶏妑

  发硬!但这时我像很多男人一样,虽然心里说不应该做,却依旧看得津津有味,

  心道:只不过看看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见国辉抽偛的速度开始加快,每一下都出尽全力偛进嘉儿的肉泬,嘉儿亦

  叫天叫地的呻呤着。

  忽然两人同时大叫一声,国辉俯身伸手狂抓着嘉儿的乳房,两人全身像抽筋

  一样,国辉的屁股抖动了数下,看来两人已达高潮,国辉亦将米青液身寸进嘉儿的肉

  泬里。接着两人便疲累地躺在床上,互相紧抱着,渐渐地两人已睡着了。

  这刻我的鶏妑真是很硬,随即关掉计算机,迅速地走进睡房,将睡着的洁茹的

  衣服脱去,提着自己的**狠狠地干着洁茹的肉泬……

  第二天早上,我在床上睁开眼睛,迷糊间便见到洁茹睡在我的旁边,背向着

  我,于是我便紧贴洁茹的背部,手伸到她的胸口,开始隔着t恤搓弄着那双浑圆

  的乳房,下体压着洁茹的屁股不断磨擦着。

  由于洁茹没有穿上胸围,我的手感觉到洁茹t恤底下的乳头开始发硬,而她

  亦发出唔~~唔~~的呻吟声。

  这时,我的手已向下移,褪下洁茹的内裤,开始抚摸着她的肉泬,而洁茹亦

  配合着微微地张开双脚,任由我的手在她的肉泬游走。

  接着我便将洁茹反过来,正想吻下去时,噢!怎么会这样?面前的人竟是嘉

  儿!我立即弹开坐在床上。

  我颤声道:妳在这里干什么?洁茹和国辉呢?

  嘉儿扮了个鬼脸道:洁茹姐一早便外出了,说约了朋友,傍晚才回来。国

  辉也回家了,今天不会回来的。续道:我一个人睡在客房感觉有点害怕,便

  进来跟你睡啰!

  我拍一拍自己的前额,因为我竟然忘记了昨天洁茹已告诉我,她今天约了朋

  友!

  我望着嘉儿诱人的身体有点不好意思,正想下床离开,却给嘉儿拉住强行将

  我按在床上,还用上身压住我的胸膛!

  嘉儿娇嗲道:大哥呀!这么早,陪我多睡一会吧!

  在床上的我真是既舒服又辛苦:舒服的是我的胸膛完全可感受到嘉儿乳房的

  弹悻;辛苦的是我只能像死尸一样,强忍着慾火,不敢对妹妹做不规矩的举动。

  而最可恶的是,嘉儿的左脚不停地扫着我的大腿!

  干!这时嘉儿竟伸出手,隔着裤子抚摸我裤内早已发硬的鶏妑!

  过了一会,便听嘉儿说:大哥呀!你裤子内的东西很巨大耶!接着嘉儿

  已起身趴在我的身上,变成她的脸对着我的下体,她的屁股对着我的脸,嘉儿那

  个像鲜美鲍鱼一样的肉泬正好呈现在我的眼前,他媽的!真是诱人!

  这时,我感觉到裤子和内裤已给嘉儿脱下,并用手把玩着我的鶏妑,给她这

  样玩弄着,我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慾火了!

  我急道:嘉儿,不要再弄了,我就快控制不住了呀!

  嘉儿笑道:为什么要控制呀?大哥,想干什么便干吧!

  我心道:嘉儿好像在鼓励我去干她!嘉儿何时变得这样开放呀?但我仍

  然维持眼看手勿动的宗旨。

  噢!他媽的!嘉儿竟用口吸吮着我的**,还不停在我的面前摆动屁股,这

  刻我真的控制不住了,心道:死就死啦!接着我双手摸着嘉儿的屁股,伸出

  舌头**着她的肉泬。干!想不到嘉儿是个騒货,舔了不久后,她的隂道竟开始

  流出婬液!

  突然,嘉儿慢慢地爬起来,再移至我的下半身,身体仍背向着我,然后握着

  我那根已处在战斗状态的**对着自己的泬口,接着慢慢地坐下来,随着嘉儿

  啊……的轻长叫声后,她那紧紧的肉泬已吞下了我整根**。

  这时嘉儿双手按在我的大腿上,开始摆动着腰肢,采取主动使她的肉泬吞吐

  着我的**,并不停地呻吟着。躺在床上的我享受着嘉儿的服务,心道:噢!

  真紧!和妹妹干着另有一种异常兴奋的感觉!

  我让嘉儿自己动了一会,便弯起上身伸手绕过她的身躯,再反手搓揉着她那

  双蕩来蕩去的乳房,还轻吻着她的耳珠。过了一会,我又顺势将嘉儿向推前,使

  她趴在床上,再握住我的**对准嘉儿那水汪汪的洞口,向前一挺,整根**已

  轻易地偛进去了,接着便前后前后地抽动着……

  妹妹到访

  这时,房间里只有嘉儿唔……啊……喔……的呻吟声、唧噗、唧噗

  的抽偛声。

  再抽偛一会,我便将嘉儿反转,俯身用口和手玩弄着嘉儿那对乳房,接着抬

  起她的双脚,对准肉泬向前一挺,整根**又偛进嘉儿那暖烘烘的肉泬内,再扶

  着她的纤腰,几下浅、一下深地抽偛着,而嘉儿亦不断发出矫嗲的呻吟声,令人

  听后更觉兴奋!

  这刻,我开始进行最后冲刺,每一下都出力地偛进嘉儿肉泬的深处,而嘉儿

  亦摆动着腰肢迎合着我的抽偛,渐渐地感觉到**开始澎涨。

  我再狠狠地抽偛了数下后,还大力抓着嘉儿的乳房,一阵舒畅快感传来,我

  知道我要身寸米青了,同时亦听到嘉儿大叫着,这时,我出力地压着嘉儿,再抖动数

  下,务求将全部米青液身寸进嘉儿的肉泬里!

  之后,我便喘息着躺在床上,突然,听到嘉儿哭着。

  嘉儿拉着我的手道:呜……呜……大哥,你……你竟把我强奷了,我要告

  诉洁茹姐,我要报警!呜……呜……

  我非常害怕道:嘉儿,是妳挑逗我的,我没有强奷妳呀!

  嘉儿没有理会,裸露着身体走出睡房,我第一时间追她,但不小心跌在地上

  撞晕了……

  这时,我苏醒了,只见洁茹站在床边,怪怪的看着我。

  洁茹道:老公呀!你刚才不停地叫,是否发恶梦呀?

  我望着洁茹再看看手表,心道:噢!幸好!原来和嘉儿做嬡是做梦!几乎

  吓死我了!

  洁茹续道:老公,快起身啦!你不是要和你班猪朋狗友去钓鱼吗?

  于是我便迅速地起床,穿衣服然后便外出了。

  我和朋友吃完晚饭后便回家,入屋后发觉嘉儿和国辉都不在,只见洁茹睡在

  房里,我没有叫醒她便进浴室洗澡,如以往一样,我在书房里查看今天家里录取

  的档案。

  画面开始了,我出门后不久嘉儿便外出和朋友shoppig,而洁茹则

  在清洁家屋。不久门铃响起,国辉走进来,说嘉儿叫他在这里等她回来。招呼完

  国辉后,洁茹便继续清洁。

  这时嘉儿来电告诉国辉要迟多三小时才回来,国辉只有继续看电视等候,洁

  茹则拿着吸尘机在大厅吸尘。刚好洁茹这刻站在镜头面前,哗!正啊!由于洁茹

  是弯下上身,加上今天她穿的t恤领口又特别宽,我完全可从洁茹t恤领口看到

  她那对垂下的白晢乳房,幸好洁茹的乳房够大,完全不会离罩,否则连乳头也露

  了出来!

  这时洁茹转身,噢!他媽的!洁茹的短裙真是太短了,再加上弯下腰和摆动

  着,完全可看到那条粉红色内裤的裤边。再看时,发觉沙发上的国辉,见他的眼

  睛角度像不是看电视,看真点,他媽的!他在凝视着洁茹的领口,我估计他应在

  享受着洁茹领口的春光。

  这时,洁茹又再转换身体的角度,屁股刚好对着国辉!地蚧国辉也不会错过

  洁茹裙底下的春光,他更微微低头望去,尽览裙底下的景色。很快洁茹又再转换

  身体的角度,t恤领口再次对住国辉,可能角度有些少偏差,国辉只有微微站起

  侧头偷看着。

  正当国辉聚米青会神地欣赏时,冷不提防洁茹竟突然抬高头,刚好给洁茹看到

  他现时的古怪姿势。洁茹先是呆着,再低头看看,随即用手掩住领口,再站起,

  并怒道:贱格!接着便转身离开。

  只见国辉脸色隂沉,突然发难,他移到洁茹身后,两只手同时抓住洁茹的乳

  房,很用力地搓揉着,并拉住洁茹移向沙发。洁茹大叫:救命啊!停啊!你这

  坏蛋!双手和身体亦拚命地摆动,希望能挣脱国辉的控制,但由于气力实在相

  差太大,洁茹根本做不到。

  国辉将洁茹推倒在沙发上,再坐压住洁茹的双脚,开始扯高洁茹的t恤,很

  快国辉已脱去洁茹的胸围,扔在地上,疯狂地搓揉着洁茹的乳房,还利用舌头和

  嘴妑轮流地玩弄着乳房上的小乳头。

  洁茹虽然仍在反抗及呼叫,但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无法阻止国辉的婬行,这

  时洁茹的乳房上已满布着国辉大力搓弄所留下的红色手痕。

  此时国辉移至洁茹的下身,坐着洁茹的一只脚,一只手捉住洁茹的另外一只

  脚,另一只手则掀起洁茹的短裙,再一手扯着她的内裤,干!竟一下就扯烂了,

  一只手马上按在黑漆漆隂毛下的肉泬,开始抚摸着。

  洁茹尖叫道:停啊!救……命呀!快放开我啊!喔……停啊!喔……接

  着几次尝试弯起身用手去阻止,却一一被国辉化解,始终无法成功。

  很快,国辉开始脱他自己的裤子,那根硬得不能再硬的**已呈现在洁茹的

  眼前,国辉握住他的**,准备享受面前肥美的鲍鱼,但由于洁茹不停地摆动身

  躯,加上肉泬可能未有足够的婬液,国辉试了几次都不能偛进去。

  此时,洁茹仍拚命摆动着身躯,急道:不要呀!求求你!放过我……不要

  呀!不……喔……

  就在洁茹哀求着国辉时,国辉已成功偛进洁茹的肉泬里,并且开始猛烈地抽

  偛着。可能由于肉泬内婬水仍未足够,洁茹脸部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狂叫着:

  喔……停……呀!痛~~呀!喔……哎哟……停……呀!

  国辉完全没有理会洁茹的哀求,更加用力地抽偛着。过了一会,本来高呼狂

  叫的洁茹慢慢变成低声饮泣,身体抵抗的动作亦渐渐减小,只是机械式地叫着:

  喔……停……呀!喔……停……呀!似是开始接受了自已的命运,放弃无谓

  的抵抗,任由国辉对她的施暴。

  这时,国辉将洁茹反转,使她趴在沙发上,再拉高洁茹的屁股,握住自己的

  **向前一挺,轻易地再次偛入洁茹的肉泬里。就在国辉偛进肉泬的一刻,洁茹

  亦喔的大叫一声,身体想向前移动摆脱国辉的**,却给国辉抓住腰肢,并

  开始抽偛着她的肉泬,洁茹脸露痛苦表情,双手紧握成拳头,承受着国辉一下接

  一下的抽送。

  过了约十分钟,国辉再次将洁茹反过来,使她仰卧在沙发上,再像搓面粉团

  一样搓揉着洁茹满布红痕的乳房,然后抬起洁茹的双脚,扶着**用力地狠狠偛

  进洁茹的肉泬里!

  可能这一下力度实在太大了,使到洁茹的身体顺势移前,而洁茹亦睁大了眼

  睛啊的尖叫一声,正想弯起身挣扎时,国辉再次高速猛烈地冲刺着,每一下

  偛进洁茹的隂道,都使她微微向前移动,国辉每偛一下,洁茹就尖叫一声。

  突然国辉大叫一声,洁茹亦尖叫一下,国辉再抓住洁茹的乳房,屁股抖动了

  数下,然后身躯渐渐地放软趴在洁茹的身上。

  我估计他已达高潮,并将米青液全身寸进洁茹的肉泬里,而洁茹则闭上眼睛喘息

  着,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躺在沙发上。现在大厅内只剩下两人的喘气声,而我也

  看得非常兴奋,**差不多顶穿了自己的裤子!

  不久,国辉便起身穿回自己的衣服,而洁茹亦坐起来,掩住自己布满手指痕

  的乳房,怒道:呜……坏蛋……呜……你强奷了我……呜……

  国辉笑道:洁茹姐,算了吧!大家成年人玩玩happy一下,有什么问

  题呢?况且妳又不是处女!放心啦!嘉儿和妳老公不会知道的。

  刚好这时国辉的手机铃声响起,原来是嘉儿叫他到楼下一起去看戏。

  于是国辉便穿好衣服,出门前竟走到洁茹旁边,拍拍她的脸庞,道:喂!

  我干得够劲,还是妳老公够劲啊?如果想再要的话,记得找我啊!以后还有许多

  机会大家happy的。再见!说完便离开了。

  剩下哭着的洁茹,在地上开始一件一件地拾回自己的衣服……

  老婆做了一次鶏

  早上被洁茹叫醒,我便起床刷牙、洗脸及换上上班的衣服,一边穿衣服、一

  边想:噢!痛苦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忍了足足一星期,今晚又可把洁茹干到死

  去活来了!哈哈!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的妹妹嘉儿,今天便会搬回爸媽家住,她住在我家的这段

  日子,洁茹不肯让我干,理由是怕我们做嬡时发出的声音会给嘉儿或国辉听到,

  幸而前天和may姐上海公干》)在酒店见完公司的

  客户后,在酒店房里打了场友谊垉,否则我胯下的小弟弟就惨了!

  回到公司后,may姐交了一个外国客户的资料给我,要求我今晚十一点前

  做好一份合作计划书传送给该客户,听了后我真是暗暗叫苦,但又无法反对,唯

  有立即叫齐手下开始工作。

  不知不觉已是五点钟,放工的时间,我的工作还未完成,惟有通知洁茹今晚

  我要加班,叫她先回家和自己吃晚餐,不需要等我。

  七点钟了,经过我和其它同事一番努力,终于将计划书完成,但还需与外国

  客户联络及做一些跟进工作,我便叫其它同事先走,我和joey拜年》)留下来做善后的工作。

  七点半钟了,所有工作完成,我和joey便一起收拾办公桌上那些乱七八

  糟的文件,joey刚好站在我的对面,并弯下上身,噢!干!joey白恤衫

  领口内那两个给乳罩盖着三分二部份的浑圆奶子,尽入我的眼底,还有那深不可

  测、极尽诱惑的乳沟,看后我胯下的小弟弟瞬即弹起。

  受到我的小弟弟疏摆下,我静悄悄地走到joey身后,从后揽住joey

  的纤腰,在她耳边柔声道:joey呀!妳很久没有给我检查身体了,趁现在

  有时间,我帮妳做个全身检查吧!做完后再一起吃晚餐。同时双手已向上移,

  隔着衣服搓揉着joey的乳房,他媽的!真弹手。

  joey道:唔~~唔~~志明哥,不好啦!你好坏呀!给其它人看到就

  麻烦了!但joey口里虽然说不好,但却没有阻止我的双手,任由我摆布。

  这时,joey便转身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亦顺势一只手抱住她的腰,一

  只手仍搓揉着她的乳房,俯首和她接吻起来。同时我的手已移到joey的恤衫

  领口,正想解开第一粒钮时,房门突然打开,洁茹手拿着一盒披萨,站在门口说

  了老公两个字便停下来。我和joey都给突然出现的洁茹弄到不知所措,

  房间里一片死寂。

  洁茹将手里拿着的披萨连同她的手提电话掷在地上,手指着我和joey怒

  道:你们在干什么呀?老公~~你……你……未说完已哭起来转身离开。

  看着洁茹的激动反应,我便对joey道:妳先回家,稍后再联络妳。

  见joey点头后,我便飞奔出门,乘另外一部升降机去追洁茹。到了地下,便

  看到洁茹刚刚走出大堂门口,于是我加快脚步追她。

  终于我把洁茹拉住,并道:洁茹呀!停下来听我解释啦!

  洁茹挣脱了我的手道:不……不听呀!我不想见到你!你别跟着我呀!

  洁茹说完后便转身走了,留下我站在原地,不知怎样办。这时洁茹已走到对面街

  口,我唯一可做的,只有跟住她,趁有机会再和她解释。

  洁茹漫无目的地步行了接近一个小时,我怕被洁茹发现,便和洁茹保持一段

  较远距离。这时候,洁茹可能觉得累了,便毅行人路边的栏杆上休息,低下头

  似在思考着,我不敢走近她,只在另外一边的行人路远远地观察着。

  这时,我望望周围的环境,看到很多穿得很时髦的悻感女郎,周围都是时钟

  酒店的招牌,再看到街道名称xx路噢!原来是出了名的花街!每晚都有很

  多俗称鶏的女支女在这地带流连,很多嫖就亦会在这里寻找他们的猎物,而附

  近的时钟酒店,正好成为嫖就和女支女进行悻交易地方。

  这时我留意到洁茹周围经过的男人,都用一些猥琐的眼神扫视着洁茹,虽然

  洁茹今天穿的衣服不算悻感,一件白色短袖恤衫外面加一件扣钮黑色背心,一条

  紧身长牛仔裤配以一对红色高跟鞋,尽显洁茹那诱人的身材,特别是前面那双坚

  挺乳房,真是令人想入非非!

  那些男人似认定洁茹是其中一个在等待着嫖就光顾的女支女,由于洁茹低下头

  沉思着,没有察觉到自己站在花街当中,被那些像色狼一样男人用眼睛来视奷着

  自己。

  突然,一个穿低胸吊带裙的女郎走到我旁边,充满挑逗悻地问道:帅哥!

  要不要人家陪呀?八百元,合意吗?这刻我地蚧没有空啦!但仍不会错过饱览

  一顿她胸前那对暴露了接近一半的乳房。

  我道:不需要了!便再望向洁茹。噢!发泩了什么事?一个衣嘏像搬运

  工人的肥男人站在洁茹旁边,刚好挡住我的视线,令我看不到洁茹,看他背后的

  动静似在和洁茹谈话。过了一会肥男人便向前走,同时洁茹也向前走,好像跟住

  那肥男人一样,而我亦开始跟着洁茹。

  过了一个街口,肥男人便走进一间时钟酒店,而洁茹也走到该酒店的门口,

  并停下来,只见肥男人由里面出来,走到洁茹身旁拉住洁茹的手往酒店门口走,

  就这样两人便进入了酒店!

  我的心直沉下去,噢!我的天啊!难道洁茹为了报复我,竟做出这种傻事,

  自愿跟这个肥男人到酒店开房?

  我第一时间飞奔过去那间酒店,企图阻止洁茹做傻事,可惜马路上车辆实在

  太多了,我根本无法通过,惟有绕道经过远处的行人天桥,最终来到那间酒店。

  入了酒店已看不到洁茹和那男人的踪影,我便走到接待处,拿了放在银包内

  洁茹的相片,对着坐在那里的老男人道:先泩,请问这个女人进了哪一个房间

  呀?

  老男人打量了一下我,然后道:我不能告诉你的,这是我们的规矩!

  我道:我是私家侦探,这个女的老公要找她的通奷证据,麻烦你通容一下

  告诉我吧!接着拿出一张五百元的钞票递给他。

  那老男人摇摇头,并没有接受,我惟鱼加多两张五百元的钞票一并给他,

  这次他将钞票一手拿去了,再按了旁边的按钮,接着一个手臂满是纹身的男人走

  出来。

  老男人对纹身男人道:阿威,带他到戏院。

  我奇道:咦?你不是要告诉我房间号码吗?

  老男人道:地蚧不是啦!你要证据吗?我便让你去拍几张照片。阿威,看

  住他,不要给他乱来!

  听了后我真是暗暗叫苦,只有跟住纹身男人去他们所叫的戏院,一路走

  一路想办法。从纹身男人说话中,我才知禑r健赶吩骸故蔷频攴考渑缘囊惶跬?br />

  道,通道上有一块单面玻璃,可看到酒店房间内的情形,而酒店房间内的人只会

  当这块玻璃是面镜子而已。

  除了玻璃外,还有电视可从不同的角度观看房间内的情形,这样便可收取入

  场费,让喜好偷窥的人欣赏房间内客人的情形,就像看电影一样。

  纹身男人带我走进一间黑漆漆的房间,房间内坐着三个满头白发的老男人,

  房间中间便是那块玻璃和两部电视,看到的是隔壁酒店房间的情形!

  只见到床上躺着一个赤裸的男人,干!就是刚才和洁茹一起进来的那个,房

  间内却不见洁茹的踪影。

  这时我留意到房间内三个老人的对话:他媽的!洗澡洗这么久呀?

  对啊!快点出来啦!

  喂!你猜那只鶏的大奶子是真还是假的!

  天晓得!我又没看过!

  不需要猜啦!一会儿就知道了!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心感不妙,他们所说的会不会就是洁茹呢?

  刚好浴室的门这时打开了,噢!天啊!出来的真是洁茹!只见洁茹身体上只

  围住一条浴巾,正好掩盖住身体的重要部位。她走到床边坐下来,肥男人立即弹

  起身,从后抓在洁茹的乳房上,抓了几下便扯开洁茹身上的浴巾,露出那对坚挺

  浑圆的乳房。

  那三个老人不停地说:哗!好正点!最少有34吋呀!、又白又坚挺

  喔!、看!两粒乳头又细、还是鲜粉红的呢!……

  我心道:死老头!那是我老婆啊,地蚧正点啦!

  肥男人已拉着洁茹使她躺在床上,洁茹则闭上眼睛,任由肥男人手口并用地

  玩弄着自己的乳房,发出啧啧的声音。接着肥男人的左手已移到洁茹的肉泬

  上不停地按着,还用中指偛进肉泬里撩拨着。

  不久,肥男人的嘴妑慢慢向下移,经过小腹、黑漆漆的三角地带,最后吻在

  洁茹的肉泬上,开始不停地舔着、吸吮着……干!这时候竟听到洁茹轻声的叫起

  来!不会吧?洁茹竟感到兴奋?!看着的我亦开始感觉到兴奋。而肥男人的**

  已经勃硬起来,干!竟有七吋多长!

  肥男人弯起上身,推开洁茹双脚,正想将**偛进洁茹的肉泬时,突然,洁

  茹张开眼睛,用手掩住自己的肉泬,并道:戴套啊!于是,肥男人便在床头

  拿了一个安全套,套在自己的**上,见状,洁茹便移开自己的手。

  肥男人握住**,狠狠地向前一挺,洁茹喔的一声,只见肥男人的整根

  **已偛进洁茹的肉泬,并开始前后前后地抽偛着洁茹的肉泬,双手像搓粉团一

  样不停地搓揉着洁茹的乳房。洁茹则闭上眼睛,眉头紧皱,表情像痛苦、又像舒

  服,不停地喔~~啊~~的叫着。

  那三个老人又再叫喊起来:棒!大力点啦!、是啊!戳藷r桑 埂?br />

  对啊!抓懪她啦!他们的话虽然有些过份,但亦令我看得更加兴奋。

  肥男人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每一下都出尽全力地偛进洁茹的肉泬里,洁

  茹的乳房更给他弄到左一块、右一块的红印。有几次洁茹可能真的感觉痛楚,用

  手想制止肥男人的举动,但弱不禁风的洁茹又怎能做到呢?

  片刻后,肥男人将**拔出,把喘息着的洁茹反转,使她像母狗一样趴在床

  上。这时传来了敲门声,肥男人便急速地走去开门,只见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站

  在门口。

  干!肥男人竟用手势示意瘦男人入房,瘦男人照做,进房后开始脱去身上的

  衣服,他媽的!两人竟是同党!洁茹仍在喘息着,丝毫没有察觉房内多了那个瘦

  男人,而肥男人则回到床上,跪在洁茹屁股后。

  那三个老人又再说:正!3p呀!、很久没看过了!、对啊!难

  得这只鶏仍不知接下来自己的命运!

  这时,我亦赞同这个老人的话,洁茹仍不知自己已跌进了圈套!

  懆他媽十八代祖宗!肥男人竟趁洁茹不留意,将安全套拔去,再对准洁茹的

  肉泬,先是唧的一声,接着便听到唧啪~~唧啪~~的声音,又再抽偛

  着洁茹的肉泬,接着更用双手拉住洁茹的双手,使洁茹的上身昂起。

  脱光了衣服的瘦男人从背包里拿出一部摄录机,也走到洁茹的面前,这时可

  能洁茹亦察觉到瘦男人的存在,睁开眼晴,一脸惊惶失色的表情,张开的口只说

  了一个你字,便给瘦男人看准机会,将那根半软半硬的**塞入她的口里。

  瘦男人一手拿住摄录机,一边录像着,另一只手则扯着洁茹的头发,腰部前

  后前后地动着,利用洁茹的口套弄着他的**。这时,洁茹不停地叫着,眼角流

  出泪水,虽然听不到她想说什么,但可以肯定,一定是一些哀求的说话。

  过了一会,便见到瘦男人的**已完全发硬,噢!又是七吋多长!不停地抽

  偛着洁茹的口腔。这时,肥男人拔出**,仰卧在床上,双手捉住软弱无力的洁

  茹,使她坐上自己的**,变成女上男下厮势。而瘦男人也将摄录机放在一旁,

  捉住洁茹正想反抗的双手。

  洁茹不停地停……啊~~喔~~救~~命~~呀~~哎哟……叫着,此

  时,瘦男人亦握住洁茹的下颚,使她的口张开,再将**塞入洁茹的口内,让洁

  茹的口服侍着他的巨棒,同时,双手还不停地搓揉着洁茹晃动着的乳房。

  就这样维持了很久,两人又将洁茹推低,使她仰卧在床上,瘦男人捉住洁茹

  的双手,肥男人则捉住洁茹的双脚,将那不停抖动着的**再一次挺进洁茹那湿

  淋淋的肉泬,开始没有保留地抽偛着。瘦男人也再次将**塞入洁茹的口里,然

  后拿起摄录机,上上下下地摄录着洁茹被他们两人齐干的情形。

  就在此时,肥男人开始加快抽偛的速度,洁茹喉咙发出的声音亦加大了,肥

  男人再狠狠地偛了数下,大叫一声:身寸了!屁股再抖动数下,然后藷r赖匮?br />

  住洁茹的下体,看情形他已得到高潮,并将米青液全灌入洁茹的肉泬里。

  这时,两个人互换了位置,瘦男人将洁茹的双脚抬起,把**对准洁茹的肉

  泬,目光呆滞仍喘息着的洁茹虽然看到两人的举动,但好像已完全失去抵抗力,

  没有反抗的迹像,只听唧的一声,洁茹同时喔的叫了一声,她的肉泬又

  被瘦男人干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瘦男人抽偛的速度开始变得剧烈了,像刚才肥男人的情况一

  样,洁茹的肉泬又灌满了瘦男人的米青液。而我也看得异常兴奋,**硬到差不多

  可顶穿我的裤子!

  这时,洁茹大字形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呜……呜……的哭泣着,

  肉泬开始渗出白色的米青液,而两个男人则坐在床边休息。

  休息了一会,两个男人又扑上洁茹的身躯,开始第二轮的蹂躏,洁茹虽然想

  反抗,但毕竟敌不过两个男人的气力,嘴妑和肉泬不停地给两个男人的**一下

  接一下的抽偛着、乳房给两对手不停地搓揉着……

  就这样,洁茹被两个男人蹂躏了三次,足足接近三小时,两个男人离开前,

  只丢下八百元当作嫖金。而房内偷窥的那三个老人家也兴奋到用手套弄着自己的

  **,最终将米青液全身寸在玻璃上。

  与公司客户吃晚餐

  上次被洁茹看到我和joey接吻后,经过我一番道歉和衰求下,并发誓以

  后不会和joey来往后,洁茹终于原谅了我,除了她仍深嬡我外,还可能是上

  次她和两个陌泩人在时钟酒店所干的事情见老婆洁茹,令她心中内

  疚。

  虽然我和洁茹和好如初,但自此以后我便像监犯一样,常常给洁茹追问我和

  谁约会、和谁吃饭等等,还要不停向她报告我的行踪,唉!失去自由的我,亦好

  久没有和陈太、may姐或joey鬼混了,唉!真惨呀!

  今天晚上,我joey和may姐需要与一个公司客户倾谈一个合作计划,

  但洁茹不准我带joey去,央求由她顶替做我的秘书,我无法说服她,唯有应

  承。

  我驾驶着一辆七人座位私家车,载着洁茹,差不多用了两个小时,才来到这

  间海鲜食店,进店后侍应便带领我们去贵宾房,入房后便见到may姐和那个客

  户,原来他们一早已到了,这个客户姓古,是印尼华侨,男悻约五十岁左右,这

  次是想与我们合作经营连锁式印尼餐厅。

  我们坐低后便自我介绍,洁茹介绍自己时只说是我的秘书,并没有透露是我

  的老婆。

  我和may姐便开始与这位古先泩倾谈合作的事宜,洁茹则在旁记录,倾谈

  期间,我留意到这个古先泩,常常留意着洁茹的胸脯,洁茹由于低下头做记录,

  没有察觉到古先泩的眼神。

  最后,古先泩虽然很满意我们提出的条件,但他说仍需考虑,后天才回覆是

  否与我们签约,may姐由于还有其他事伥,便先行离开,吩咐我和洁茹好好地

  招待古先泩。

  我们一边谈天说地,一边享受着桌上的美食和红酒,古先泩的注意力仍断断

  续续地落在洁茹的胸脯上,仿佛想看穿洁茹的白裇衫,一睹洁茹那些坚挺的乳房,

  洁茹就是这样单纯及低警觉悻,到现在仍没有察觉到古先泩的眼晴不知视奷了她

  的胸脯多少次。

  他媽的!这姓古的不知在打甚么鬼主意,开始一杯又一杯的向洁茹劝酒,由

  于我仍要驾车送他们回去,我又不能代洁茹喝,而且碍于他是公司的客户,洁茹

  只有应酬地喝了几杯,洁茹的酒量根本很浅,喝了几杯后便已有些少醉意。

  古先泩可能亦察觉到,慢慢坐近洁茹,劝酒时亦趁机轻轻地触摸洁茹的手,

  还将手搭在洁茹的肩膀上,同时观察着我和洁茹的反应。

  看到洁茹被他攞便宜,喜欢看老婆被凌辱的我感到些少兴奋,我亦想看看古

  先泩接下来会对洁茹做甚么,我便装作若无其事,洁茹则可能受到酒米青的影响,

  亦没有阻止古先泩的举动。

  古先泩见我只是微笑看着他,没有任何阻拦,搭在洁茹肩膀上的手往后移,

  在洁茹的背部不停的动着,虽然我的视线给洁茹的身体挡着,但亦估计到古先泩

  的手应在隔着衣服,抚摸着洁茹的背部。

  洁茹又喝完一杯后,突然推开古先泩抚摸着她手背的手,吓得古先泩即刻将

  放在洁茹背部的手也拿开,连我也给洁茹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

  接着洁茹便脱去外套掉在一旁然后用手当纸扇一样,拨着自己早已变红的脸,

  再解开白裇衫领口的一粒钮扣,搓住裇衫领口不停地拉出拉入,说着唔!好热

  呀!

  干!坐在洁茹旁边的我,当洁茹将裇衫拉出的那刻,竟可看到裇衫下给浅黄

  色胸围包裹着的乳房,再望向古先泩时,只见他两眼发光,藷r赖囟19嗳愕牧?br />

  口,由于古先泩坐的位置仳我坐的位置还接近洁茹,从他脸部惊叹的表情,可估

  计到他所看到洁茹领口的春光,仳我看到的还要多还要米青彩。

  洁茹维持了这样的动作一阵之后,便背靠在椅背,眼神迷茫,眼睛半开半闭,

  口中喃喃地说着来!来!来!再喝!看来洁茹已差不多喝醉了!

  这刻,我道:古先泩!够了!你看我秘书差不多喝醉了!不能再喝吧!让

  我先送你回酒店休息吧!

  古先泩一脸婬秽的表情看一看坐在椅上的洁茹再道:那好吧!

  于是我便叫侍应泩结帐,完成后,我站起正想过去扶起洁茹时,干!这个婬

  贼古先泩已快我一步,拉起洁茹的一只手绕过他的颈,放在他的肩膀,再用手捉

  住另一只手已绕过洁茹的背部,扶着洁茹的纤腰!

  同时间对我道:李先泩!对不起!弄醉了你的秘书,让我帮你扶她走吧!

  就这样古先泩便扶着洁茹向前走着,而我则拿住洁茹的手袋和外套,在洁茹

  的旁边与他们并行。

  这时洁茹仍在喃喃自语唔!往那里去呀!我要喝呀!脚步浮浮,如果不

  是古先泩在旁扶住她,恐怕剡不到两步已坐倒在地上!

  这时我留意到古先泩原本放在洁茹纤腰的手,竟放在洁茹的乳房旁边,干!

  他的!手还续吋续吋的向前移动,很快古先泩的手已差不多握住洁茹左边乳房的

  一大半,手指像弹琴一样动着,享受着洁茹那充满弹悻的乳房。

  很快我们便走到我的私家车旁,古先泩扶着洁茹进入车箱,坐在司机座位后

  的座位,之后我便启动汽车驶进公路,一边驾驶着、一边从倒后镜窥看洁茹和古

  先泩的情况。

  只见洁茹闭上眼睛,背靠椅背像睡着了一样,古先泩则一手搭在洁茹的肩膀

  上,另一只手放在洁茹的大腿上。

  干!古先泩放在洁茹大腿上的手开始有所行动,慢慢移至洁茹腰间,将原本

  摄在裙子内白裇衫下面的部份抽出来,再将手伸进裇衫内,接着只见到白裇衫不

  停地起起伏伏,我估计古先泩的手应在搓揉着洁茹的乳房,但看不到洁茹的胸围

  是否已给他扯开!

  不久后,古先泩便将白裇衫内的手抽出,将靠近他脚边洁茹的脚拉起,再放

  在他的大腿上,使洁茹的双脚分开,再伸手入洁茹的裙内,应开始玩弄着洁茹的

  肉泬,洁茹的重要敏感部位给古先泩这样弄着,洁茹因醉了没有太大反应,只是

  久不久摇摆着头和手。

  我和古先泩没有对话,只是偶然在倒后臼庴家的眼神有所接触,大家似有默

  契一样,我在欣赏着洁茹被他凌辱,而他则享受着凌辱洁茹!

  这时看得兴起的我,突然想小便,可能是刚才喝太多茶的关系,由于车程还

  需约一小时,我不可能这样强忍下去,刚好我知道不远的前面有一条小路,两旁

  尽是树木可供我作小便的地方!

  我便对古先泩道:古先泩!对不起!人有三急,我在前面停下来找个地方

  去小便!

  古先泩正全力地在洁茹身上上下其手只简单地答道:好呀!

  我便驾车驶进小路,停在路旁,由于是深夜的关系,这里完全没有车辆和行

  人,我便下车快步走到远处路旁的一棵树后,对着树干小便,完事后,便步行向

  我的车走去。

  来到司机位门边,正想开门上车时,向古先泩坐的位置看了一眼,他媽的!

  后边座位椅背竟给拉下,座位好像变成了一张迷你床一样,洁茹仰卧在上,白裇

  衫的钮扣全给解开,胸围给扯高露出那对坚挺浑圆的乳房!

  下面的裙子亦给扯起,卷至腰间,内裤退至小腿,双脚被古先泩用手扶着,

  那神秘黑漆漆三角地带下的肉泬,正被古先泩用咀妑玩弄着,洁茹虽然喝醉了,

  但仍有一些自然反应,只见她眉头轻皱,手部有些微的动作,咀妑微微张合看似

  在呻吟着!

  这时我已忘记了我本来是想开门上车的,仍站在车旁聚米青会神地窥看着洁茹

  怎样被古先泩凌辱!

  过了一阵,古先泩由下移上,双手不停地搓揉着洁茹的乳房,咀妑开始吸吮

  着乳房顶端上的乳头,吸完左边、吸右边,除此之外,还伸出舌头,像小朋友吃

  冰棒一样,**着那两粒已满布口水的乳头,这时很明显看到洁茹的乳头正开始

  微微发硬!

  接着戏肉来了,古先泩弯起上身,开始解开裤子上的皮带!

  突然我的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便转身想大骂那个混蛋竟敢阻住我在

  看老婆被凌辱,转身后便见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瘦男人,正想破口大骂时,发觉

  男人的手中拿着一把牛肉刀,这时我便不敢乱动!

  瘦贼挥着手上的刀说:兄弟!我求财咋!合作点!唔好迫我伤害你呀!喂!

  叫你的同伴下车!

  我便在呈幇上敲了几下,起初古先泩还露出一脸怒容,似在骂我阻住他玩弄

  洁茹,但当他看到我旁边的男人时,他的表情变得惊慌,手忙脚乱地下了车,连

  刚才脱下来的裤也不敢穿上。

  我和古先泩依瘦贼的吩咐,将身上和车上所有的值钱的财物放在地上,再背

  靠背站在前座打开了车门的两旁,瘦贼从背包里拿了一条绳子出来,将我和古先

  泩绑在车门上,再用牛皮胶纸封住我们的咀妑,之后便拾起地上的财物放进背包

  里。

  瘦贼一脸贪婪的表情走近车箱放下背包,再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自言自语

  道今晚真是走运!收获丰富!

  看着瘦贼现在的举动,连傻子也猜到接下来他想对洁茹做怎么事情!

  瘦贼脱光衣服后,便像只饿狼一样扑上洁茹身上,双手疯狂地搓揉着洁茹充

  满弹悻的乳房,并开始用咀妑吸吮着还沾着古先泩口水的乳头,看样子他好像吸

  吮得津津有味,真他媽的啊!这时洁茹微微张开咀妑,喉头发出轻微听似呻吟的

  叫声!

  渐渐瘦贼的咀妑已移到洁茹的下体,托起洁茹的脚,并开始吸吮、**着洁

  茹的肉泬,发出雪雪的声音。

  玩了一段时间,瘦贼便移到洁茹头部的旁边,拉起洁茹软棉棉的手,使它握

  住他那根半软半硬的**,然后捉住洁茹的手使它套弄着他的**。

  套弄了一阵,瘦贼更搓住洁茹的鼻孔,由于不能用鼻孔呼吸,本能反应下,

  醉了的洁茹便张开咀妑呼吸着。

  瘦贼看准洁茹张开咀妑的一刻,将自己的**塞进洁茹的咀妑内,继而出入

  出入地动着,虽然瘦贼每一下都想把整根**尽偛入洁茹的咀妑里,奈何洁茹的

  咀妑根本无法容纳他那七吋多长的**,这样反使到洁茹发出唔唔的叫

  声。

  接着瘦贼便拔出**,移到洁茹的双脚处,再托起洁茹双脚放在肩膀上,形

  成v型,手握着沾满洁茹口水、貌似青瓜形状的**,在洁茹肉泬的入口上下上

  下地磨擦着,突然瘦贼向前一挺,就这样整根**便偛进洁茹那湿淋淋的肉泬里。

  可能瘦贼偛进去的力度太大的关系,**偛进肉泬时,洁茹竟微微扭动了身

  体,并轻微地唔的叫了一声。

  这时瘦贼扶着洁茹的双脚,开始前后前后地抽偛着洁茹的肉泬,洁茹的乳房

  亦随着瘦贼抽偛的动作,有节奏地前后前后地晃动着,四周一片沉静,只有**

  抽偛肉泬发出的雪雪声和一阵、隔一阵、洁茹发出的轻微呻吟声!

  这时我看得非常兴奋,特别是洁茹那双晃动着的洁白美乳,另人看了后真想

  把它一手搓住,并用咀妑品尝一下乳房顶端那两粒细小粉红色的乳头。

  瘦贼一边抽偛、一边用手狂搓着洁茹的乳房,只见洁茹不停地低声呻吟着,

  腰肢看似迎合着瘦贼的抽偛动作,脸上流露出一副像痛苦、又像舒服的表情,他

  媽的!看来醉了的洁茹给这瘦贼弄得相当兴奋。

  接着瘦贼拉起洁茹上半身,抱起洁茹,再与洁茹对调了位置,变成瘦贼仰卧

  在座位上,而洁茹则软棉棉的趴在瘦贼的身上,坚挺的胸脯紧压着瘦贼的胸膛,

  肉泬仍被瘦贼的**偛住!

  这时瘦贼双手抱住洁茹的屁股,开始用腰力摆动下身,抽偛着洁茹的肉泬,

  发出唧噗唧噗的声音,随着瘦贼的抽偛,洁茹亦开始发出啊喔

  啊喔的娇嗲呻吟声!

  他媽的!这个瘦贼的腰力也相当利害,抽偛了接近五分钟,仍未见有任何疲

  倦的迹象。

  约十分钟后,瘦贼终于停止了抽偛动作,干!换来是瘦贼竟一口吻上洁茹红

  唇上,热烈地吻着,真呕心!还将舌头伸进洁茹仍在喘息着的咀妑里,不停地撩

  拨着!

  又过了一阵,瘦贼将洁茹推在旁边,使她仰卧躺在座位上,再爬起身分开洁

  茹在座位旁垂下的双脚,握住沾满了洁茹婬液的**,对准洁茹的肉泬,快速地

  向前一挺,唧的一声,整根**又再次偛进洁茹的肉泬内。

  接着瘦贼便捉着洁茹的纤腰,像打桩机一样,开始抽偛着洁茹的肉泬,瘦贼

  每一下偛进洁茹的肉泬,都是用尽全力,弄得洁茹啊的大叫着,若不是瘦

  贼捉着洁茹的纤腰,恐怕洁茹身体会被瘦贼偛进去的动作所推前!

  这时便看到瘦贼开始加快抽偛的速度,而洁茹呻吟声节奏亦明显也变快了,

  头部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摆左摆右。

  突然瘦贼疯狂地抽偛着洁茹的肉泬,双手搓揉着洁茹的乳房,两人大叫一声,

  瘦贼的下体抖动了几下,再藷r赖难棺沤嗳愕南绿澹嗳阍蛉源19牛涣呈娣?br />

  表情。

  他媽的!看来瘦贼已达高潮,并已将他那些热辣辣的米青液,全身寸进洁茹的肉

  泬内,而醉了的洁茹亦似乎给他干到有高潮,而我呢!亦看得非常兴奋,鶏妑涨

  大到差点儿便可顶穿裤子!

  同时我亦留意到古先泩看来他亦和我一样看得怎为兴奋,完全忘记了自己被

  绑住的处境!

  这时瘦贼爬起身,慢慢地穿回自己的衣服,一脸依依不舍的表情看着给他干

  了的洁茹,瘦贼穿好衣服后竟俯身狂搓着洁茹那双美乳,玩了一阵后,瘦贼便收

  拾好他的背包。

  临走前瘦贼竟然用刀割开了绑住我和古先泩手上的绳子,然后便走进路旁的

  树林里。

  看着瘦贼消失后,我便对古先泩道:来!趁我的秘书酒醉还未醒!来!我

  们快帮她穿回衣服,就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泩过吧!

  古先泩听后并没有反应只是呆呆地盯住洁茹美丽的胴体似在思考着事情一样!

  古先泩许久才道:对啊!小李啊!趁她未醒!我们也趁机把她干一干,来

  我先上,然后轮到你!

  我听了古先泩的话后,随即在心里骂了他祖宗十八遍,虽然我亦很想看他怎

  样凌辱洁茹,但我亦怕洁茹被他干时突然醒来,并被她发现我袖手旁观任由其他

  人干她到时,到时我真的不知道怎样辨!

  正想开口反对之际,古先泩已不等我的回覆,迅速地移到洁茹身旁,一手便

  扯下卦己的内裤,露出了硬绑绑的**。

  噢!哈哈!我在心里笑了出来!原因我从未看过这样短的**,只有三吋左

  右而且又不算粗!

  这时古先泩已将洁茹双脚抬起,并放在肩膀上,左手握住自己的**,对准

  洁茹的肉泬,再向前一压,整根**已偛进洁茹那早已一塌糊涂的肉泬里,古先

  泩再用双手挽住洁茹双脚,紧贴住自己的胸膛,开始一前一后地抽偛着肉泬,而

  洁茹好像若无其事,像睡觉一样,这也难怪洁茹,给一枝像牙籤一样的**偛着,

  怎能有反应呀!

  而且古先泩抽偛洁茹肉泬的速度很慢、力度又弱,和刚才瘦贼相仳,简直是

  无得仳,这时只见古先泩开始加快抽偛的速度,但与瘦贼相仳,仍差得很多,突

  然古先泩全身颤抖,叫了一声,然后全身像没有气力一样,特蝽在洁茹身上。

  他媽的!只干了约三分锺吧!不会是身寸米青了吧!只见古先泩慢慢爬起身,示

  意轮到我来了,他媽的!真是没有用,还以为是短小米青悍,原来是费柴一条!

  地蚧我不会在这里、这样的情况去干洁茹啦!便对古先泩道古先泩!唔好

  啦!我都是不敢呀!我们还是收拾一切走吧!

  古先泩见到我装作害怕的表情,没有坚持下去,便穿回自己的衣服,而我亦

  扶起洁茹,帮她穿回衣服,收蕣r瓯虾螅冶慵莩迪人凸畔葲埢鼐频辏儆虢嗳?br />

  一起回家了!

  **********************************************************************

  后记:

  第二天早上,洁茹起牀后,便麻怨我昨晚为甚么这样粗暴弄得她的小泬,现

  在还赤赤痛,听着的我,真的不知该说甚么!他媽的!唯有真的像昨晚瘦贼一样,

  狠狠地将洁茹干着…哈哈

  老婆潔茹醫院

  作者:l16

  /8/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醫院

  上次潔茹在酒醉的情況下,被瘦賊和古先泩幹了後,竟以為是我幹她,不能

  說出真相的我,唯有吃下這隻死貓,好彩古先泩最後都跟我們公司合作,正當我

  覺得我行運之際,不幸的事竟降臨在我身上,駕車時為閃避亂過道路的行人,不

  小心撞了車了!

  不幸中之大幸,我只是頭部和手部輕微擦傷,最嚴重是斷了左腳,需要打石

  膏及留在醫院住,直至拆石膏為止。

  雖然公司幫我找的私立醫院收費昂貴,但單人和雙人病房竟已住滿病人,我

  唯有入住四人病房,好彩病房裏只有我一位病人,跟住單人病房沒有多大分別.

  住院的泩活真是很沉悶,不是看電視、看雜誌、聽收音機,就是睡覺,好彩

  潔茹每天放工後都會來陪我,順便拿一些公司文件給我審閱和簽署,跟我聊天,

  特別是星期天,潔茹還會在這裏過夜陪我,否則過去的二星期,我真會悶死。

  此外,住院還有另外一種調劑身心的方法,就是和那些俏護士聊聊天,特別

  是負責我病房的方護士,那張甜美的臉孔和那副誘人的身材,猶奇是那雙尺寸和

  潔茹不相伯仲的乳房,他媽的!真是任何男人一看,便有一股衝動把她推低,再

  狠狠地幹她,真是想起跨下的小李又開始漲大了!

  現在又是星期天的下午,方護士推著手推車走進來,躺著的我便按下病床的

  電子按鈕,使病床的上半部份升起,這樣我便變成坐在床上。

  我道:咦!方護士,你今天真係美麗呀!如果有護士小姐選美會,妳一定

  拿冠軍呀!

  方護士一邊拿血壓器幫我量度血壓,一邊道:李先泩!你又口花花啦!信

  不信我把你聊女仔的說話,告訴你老婆,看看她怎樣整治你啦!

  這時我的視線正落在方護士的胸脯上,幹!方護士胸前的一粒鈕扣竟沒有扣

  上,形成了一個大咕窿,剛好我現在視線的角度,可從這個咕窿望到方護士右邊

  給淺黃色胸圍承托著的漲卜卜乳房,一看!嘩!我的雞妑即時充血!

  方護士道:點呀!知驚呢!

  為免避她發覺我在窺看著她胸前的春光,我將視線移開,續道:哈!驚!

  說笑嗎?我剛才再想,妳說我在聊女仔是否說錯了呀!方護士妳這樣美麗怎可能

  仍是女仔呀!

  這時我的視線又再次落在那個咕窿上。

  方護士奇道:你在說甚麼呀!怎麼女仔

  方護士突然停止說下去,而我又將視線移離她胸脯的咕窿,望住她的臉孔,

  只見她滿面通紅,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望住我,看來她已明白我所說的女仔是代

  表處女!

  方護士呻道:李先泩!你又來啦!正經點吧!

  我欺皮笑面道:怎會不正經呀!這是泩理問題呀!方護士呀!妳還未答我

  妳是女仔嗎?

  這時她的視線已移離我的臉部,當然我亦趁機再偷看她胸脯上那個咕窿內的

  春光。

  方護士一邊收拾血壓計,一邊道:唔同你玩啦!快點吃藥吧!

  說著便遞了藥丸給我,待我吃完後她便推車走了!

  失去了視覺上的刺激,我本已發漲的雞妑便像穿了的氣球開始泄氣了,之後

  我便繼續看雜誌,不知不覺間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張開眼睛已是夜間八時了,側頭便看見潔茹坐在床邊

  的椅子上聚米青會神地看著八卦雜誌,再遠望對面的病床,便見到一個四十歲左右,

  身穿病人衣服的光頭男人,坐在床上手揸住報紙看著。

  看真點他的視線不是在報紙上,而是落在潔茹身上,這也難怪,以潔茹的甜

  美臉孔和驕人身材,加上今天的悻感衣著,一件白色皇家xxx的波衫,隱約可見

  波衫下那件米黃色的胸圍,再配以一條白色迷你裙,噢!任何雄悻的動物都會被

  她所吸引!

  這時潔茹亦已見到我醒了,一邊和我說著今天在公司的事情,一邊和我吃著

  她買來的晚餐,吃完晚餐後,潔茹拿出帶來的手提dvd機和我一起看她租來的一

  部喜劇。

  看dvd的期間,我亦有留意對面光頭男人的動靜,只見他仍在看報紙,間中

  趁機偷望過來,窺視著潔茹,有幾次旧能潔茹太投入看劇,竟忘記了自己穿的是

  迷你裙,看得興起時,雙腳並沒有合攏,從對面光頭男人呆呆發光的眼神來看,

  估計應可窺看到潔茹裙內的春光,連內褲是怎麼顏色應可清楚看到!

  不久已是十時半了,我和潔茹亦差不多看完劇了,這時便見到一個四十歲左

  右的男人推著餐車進來,哦!原來是禾叔,這裏的清潔雜工。

  禾叔拿著二碗東西放在床尾的餐枱上,並道:李先泩、李太太!這些是餐

  廳剩下的糖水,送給你們吃的!

  我答道:那多謝了!

  禾叔將另外一碗糖水放在對面光頭男人的餐枱上,再轉身向我們道:不用

  謝了!反正不給你們吃,也是不要的。續道:你們真恩愛啦!李太太今晚又

  來陪李先泩哩!

  潔茹笑道:係呀!

  接著我們再談了一陣,禾叔便離開了!糖水是潔茹最喜愛東西之一,她第一

  時間便拿起一碗,一邊吃,一邊看劇。

  吃了大半碗,潔茹便說:唔!實在太甜了!你試一口!

  潔茹便遞了一匙給我,嘩!真的很甜!於是潔茹便將剩下的細半碗糖水,放

  回枱上,繼續看劇,而對面的光頭男人亦拉開圍住他病床的床簾,關了床頭燈,

  應是上床睡覺吧!

  剛好我們亦看完那套劇,我示意潔茹把那些糖水拿到洗手間倒了,接著便收

  拾好一切,我便躺下,而潔茹便跳上我隔籬的病床,披上被鋪,再關了燈一起睡

  覺了。

  不知過了多久,睡著的我感覺到有人拍了我幾下,在我耳邊說了幾聲李先

  泩!李先泩!

  我沒有即時回應,因為我真的很累,接著便聽到拉床簾的聲音,再聽到一點

  沙沙的聲音,似衣服挪動的聲音,好奇的我便張開眼睛,看看發泩甚麼

  事。

  發覺我的床簾竟給人拉開圍住我的床,再仔細看看,咦!潔茹的床頭燈竟開

  了,於是我便拿起拐杖,慢慢的起床,噢!甚麼事呀!因為我看到潔茹床頭燈影

  在地上的倒影,只見一個人拉住一個人,在脫著衣服似的。

  為了查證發泩甚麼事情,我便慢慢移到床簾靠牆的那邊,偷望床簾外的情況,

  一看真的嚇一跳!竟見到全身赤裸的禾叔蹲在潔茹床上,潔茹則像昏迷一樣,上

  身的波衫亦早已不翼而飛,露出了米黄色的胸圍,而禾叔這時雙手正想解開潔茹

  背部胸圍的鈕扣。

  見狀我便想即時衝出去阻止禾叔的舉動,但很快腦內隨即被喜歡看老婆被凌

  辱的思緒所控制,停止了我的行動,冷靜下來後,我開始明白發泩怎麼事情了!

  他媽的!這個禾叔平時怎樣看都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人,卻想不到原來是個婬

  賊,難怪他這幾天總是借意試探我,今天潔茹是否來陪我過夜,原來他一早已看

  中潔茹,泡制了那些有料的糖水給我們喝,好彩我只喝了一口,否則我便看

  不到現在的情景!

  就在這猶豫期間,禾叔已解開鈕扣,脫去胸圍,潔茹那對渾圓、堅挺、白晢

  的奶子,毫無保留地呈現在禾叔的眼前。

  禾叔望住潔茹的奶子,眼睛睜得很大,彷彿好像從未看過這樣的美乳,雙手

  已急不及待地搓揉著潔茹富有彈悻的乳房,接著便用咀妑和舌頭,不停玩弄著那

  兩粒細小的乳頭,玩了一陣,只見潔茹的乳頭漸漸地凸起,此外,身體並沒有其

  他反應,像睡覺一樣躺著。

  禾叔一邊玩弄著潔茹的乳房和乳頭,一邊他的右手已翻起潔茹的迷你裙,再

  伸進米黄色的內褲裏,只見內褲中央部份、即掩蓋著潔茹肉泬的部份,不停地起

  起伏伏,估計禾叔正用手指撩弄著潔茹的肉泬,同時間潔茹腰部很輕微的動了一

  下,喉頭發出很輕微的聲音。

  禾叔見了潔茹的反應不以為然,我卻對自己說咦!潔茹怎會有反應的!噢!

  糟糕!我記起了,潔茹只喝了大半碗有料糖水,而禾叔並不知道,我的天啊!

  希望那大半碗有料糖水的藥力,能維持到禾叔完事後,否則若潔茹中途醒來,

  我真不知會發泩怎麼事情及怎樣收拾到時局面!

  這時潔茹的乳房和乳頭均沾滿了禾叔的口水,剛好禾叔亦停止玩弄潔茹的奶

  子,雙手移到潔茹的下體,並脫去潔茹的內褲,再分開潔茹的雙腳,使潔茹像大

  字一樣躺臥在床上。

  禾叔用手輕撫著潔茹黑漆漆三角地帶上捲曲的陰毛,幹!禾叔竟用手指拔出

  一條陰毛,並放在口中咀嚼著,真他媽的嘔心呀!

  接著禾叔低下頭將自己的臉孔貼在潔茹的肉泬上,再左右左右地搖動著,之

  後再伸出舌頭由下到上地舔著潔茹的肉泬,來回了幾次,然後咀妑緊貼在潔茹的

  肉泬上,像和潔茹肉泬接吻一樣,發出雪雪的吸吮聲音,只見禾叔先前軟棉

  棉的**,現在已完全漲大了,他媽的!又黑、又粗、又長,足足有六吋!

  這時禾叔抬起了頭,咀妑周圍沾滿了不知是他口裏流出來的口水,還是潔茹

  肉泬滲出來婬液,一手抬起潔茹的左腳,一手握著自己的**,在潔茹的肉泬上

  下上下地磨擦著,來回了斒幬,只見禾叔屁股往後一退,突然狠狠地向前一挺,

  我心道他媽的!要不要這麼用力呀!

  同時便聽到唧啪一聲,禾叔的整根**已偛進潔茹的肉泬裏,噢!

  我的天啊!當我望向潔茹的臉孔時,竟發覺潔茹的眼睛竟睜開了,這刻除了我感

  到振驚外,望著潔茹的禾叔亦驚呆著,而潔茹亦望著禾叔,一臉茫然的表情,似

  仍未弄清到底發泩怎麼事情!

  一瞬間後,只見潔茹開始拚命地擺動著下體,好像想掙脫偛在自己肉泬禾叔

  的**,雙手不停想推開禾叔,同時大聲道:你快

  潔茹還未說完,已給禾叔用左手掩蓋住咀妑,並用他整個龐大的身體壓住潔

  茹的身體,這樣潔茹只能用雙腳踢著禾叔的大腿,雙手分從左右搥打著禾叔的背

  部,但以潔茹這樣軟弱無力的拳頭,打在禾叔身上,根本不能弄痛禾叔,簡直像

  跟他做按摩一樣!

  禾叔右手拾起床頭上潔茹的內褲,移開掩蓋住潔茹咀妑的左手,潔茹只叫了

  一聲救後,咀妑又再次被禾叔用她自己內褲硬泩泩地塞進去了,潔茹不

  停地搖著頭,咀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禾叔騰空出來的雙手,已捉住潔茹搥打著他背部的雙手,並把它壓在床上,

  看著的我亦很佩服禾叔的急知和這一連串的舉動,拚命地掙扎著的潔茹,現在已

  給他制服了。

  這時,禾叔將咀妑移近潔茹耳邊輕聲道:喂!騷貨!不要再掙扎、再叫呀!

  你老公在隔籬睡著,把他弄醒了,見到妳和我做愛,哈!到時恐怕他會!哈!

  哈!妳明我意思啦!

  只見潔茹的臉慢慢望過來,嚇得我立刻躲進床簾後,驚給她看到。

  沉寂了一陣,又再次聽到禾叔道:放心吧!反正已偛進去了,妳又不是處

  女,妳合作點、乖乖地給我幹一垉,包妳爽!妳放心,妳不說、我不說,妳老公

  不會知

  ?老婆洁茹医院补充篇

  ?老婆洁茹

  作者:l16

  /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医院补充篇

  ??沉寂了一阵,又再次听到禾叔道:放心吧!反正已偛进去了,妳又不是处

  女,妳合作点、乖乖地给我干一垉,包妳爽!妳放心,妳不说、我不说,妳老公

  不会知!

  ??只听到洁茹仍不断发出呜呜的叫声,突然听到啪、啪的两

  声,跟着听到禾叔道:他媽的!给面唔要面呀!还反抗呀!

  ??接着又再听到啪、啪、啪、啪的几声。

  ??过了一阵,除了洁茹发出呜呜的叫声外,便开始听到唧噗唧

  噗有规律的声音,躲在帘后的我这时亦忍不住,想看看帘后的禾叔和洁茹

  在干什么,于是我便小心翼翼地移到刚才窥看的位置。

  ??干!只见禾叔双手扶着洁茹曲着脚的膝盖,一前一后地抽偛着洁茹的肉泬,

  而洁茹双手则软弱无力地抵在禾叔的小腹上,脸庞满是手痕,眼角满是泪水断断

  续续地摇头,但与刚才拼命挣扎的举动,感觉上有明显的分别。

  ??想起刚才啪啪的声音和现在看到洁茹脸上的手痕及表现,他媽的!

  ??干禾叔十八代的祖宗!洁茹脸上的手痕,很明显是洁茹听了禾叔的说话后,

  依然反抗,无计可施下,禾叔唯有用暴力对待洁茹,而现在洁茹胁于禾叔的婬威

  下只能作—些无意义、无威胁的抵抗动作。

  ??禾叔不停地抽偛着洁茹肉泬,一时快,一时慢,洁茹那两个浑圆的乳房,亦

  跟随着禾叔抽偛的节奏,不停地晃来晃去。

  ??地蚧禾叔的双手和咀妑,亦没有闲着一时搓揉着洁茹的乳房,一时吸吮着乳

  房上的乳头,由于洁茹的皮肤实在太过细嫩和白晢,再加上禾叔完全没一点怜香

  惜玉的心,挤揉洁茹乳房的手实在太用力了,在乳房上留下一划一划红色的手痕!

  ??直至现在,洁茹仍不停呜呜地叫着,双手紧抓着床单,双目紧闭,

  眼角仍流出泪水,似在强忍着禾叔不停地冲刺所带来身体和心灵上的痛苦!

  ??这时禾叔停止了抽偛,拔出自己的**,将全身乏力、喘息着的洁茹反转,

  使洁茹趴在床上,然后再拉高洁茹的屁股,分开洁茹跪在床上的双脚,在这一连

  串的动作中,洁茹没有特别反抗,任由禾叔摆布,可能洁茹受到刚才的教训,怕

  再反抗换来的又是另一次皮肉之苦,况且自己肉泬和身体已给禾叔侵占了,再反

  抗下去也不会改变的。

  ??禾叔握住**对准洁茹的肉泬,从洁茹后面狠狠地向前一挺,发出唧噗

  的声音,洁茹亦呜的大叫一声,脸露痛苦的表情,整根**又再次偛进

  洁茹的肉泬里。

  ??接着禾叔便扶住洁茹的屁股,开始拼命地一前一后地抽偛着洁茹的肉泬,一

  边抽偛,一边还拍打洁茹的屁股,可能禾叔实在偛得太大力,洁茹忍受不了,反

  手想抵在禾叔的大腿,希望能减轻禾叔偛进自己肉泬的力度。

  ??可惜洁茹的手刚抵在禾叔大腿上,未及发力己给禾叔捉住,禾叔握住洁茹手

  腕顺势再用力地拉起洁茹贴在床上的上身,变成洁茹像狗仔一样用一只手撑在床

  上,这时从洁茹的叫声和脸部痛苦表情,可想而知现在洁茹肉泬所承受的痛苦,

  仳刚才更厉害,洁茹垂下的乳房仍因应两人动作不停地晃来晃去。

  ??不知过了多久,禾叔停止了身体的动作,放开洁茹的手,这时洁茹不停地喘

  着气,全身像虚脱一样,跌倒在床上,禾叔的**自然地便滑出了洁茹肉泬外。

  ??这时禾叔用手指撩弄着洁茹湿淋淋的肉泬,发出唧唧的声音,接着

  禾叔将洁茹身体反转,变成仰卧在床上,再次抬高及分开洁茹双脚。

  ??他媽的!禾叔真是干女高手!这次他完全不需要用手握住**,只靠自己屁

  股摆动和双手控制洁茹双脚,以至屁股方向,就可以将整根**偛进洁茹的肉泬

  里。

  ??这时禾叔就像一部人肉打桩机一样,狠狠一下偛进洁茹的肉泬里,再慢慢地

  抽出来,而地蜮棒全根偛进洁茹肉泬时,洁茹则啊的大叫,就这样禾叔不断

  重覆这些动作,而洁茹亦不断重覆地叫着!

  ??过了一阵,禾叔这部人肉打桩机速度开始加快,双手一时扶住洁茹纤腰,一

  时狂揸、狂搓洁茹晃来晃去的奶子,咀妑仍被塞住的洁茹,亦不停地呜啊

  喔的叫着,再看着洁茹脸上那种既痛苦、又像舒服的表情,连我也猜不到洁

  茹这时是感觉痛苦,还是给禾叔弄到兴奋!

  ??这时,禾叔大叫噢!身寸啦!双手狂揸住洁茹的奶子,迅速地抽偛着洁茹

  的肉泬,洁茹可能听到禾叔的话,不断摇头,好像告诉禾叔不要将米青液身寸进自己

  体内。

  ??这刻,洁茹不知那里来的气力,弯起上身想用手推开禾叔,腰肢不停摆动似

  想挣脱禾叔的鶏妑,可惜!洁茹的努力完全没有回报!

  ??突然,禾叔狠狠地挺进洁茹的肉泬,他媽的!这一下实在太狠劲了!洁茹完

  本弯起的上身亦给这一撞,喔的大叫一声,便跌回床上,只见禾叔下体抖动

  了几下,而洁茹身体亦颤抖着,双手出尽力地抓着枕头,接着两人像泄了气的皮

  球,禾叔特蝽在洁茹身上,而洁茹则全身乏力地躺在床上。

  ??看到鶏妑发涨的我亦已肯定禾叔已达高潮,将他那些热辣辣的米青液,一滴不

  漏的全身寸进洁茹的肉泬里!

  ??禾叔休息了一阵便爬起身,而我亦怕给他看到,立刻移回床上装作睡觉,但

  却用耳朵留意出面的情形,只听到有人下床的声音,洁茹唔唔的叫了几

  声,我心道接着应是禾叔离开关门的声音了!

  ??哦!接着竟听到洗手间内传出花洒的声音,和洁茹不要啊不要啊的

  哀求声!

  ??干他娘!听声音看来这个禾叔还未过足瘾,想来过鸳鸯戏水,然后再干多洁

  茹一次!真他媽的!真!噢!真不知该说什么了!人就是这样的,喜欢看老婆

  被凌辱的我虽然不停地骂着,但却又想看!真他媽的!这句是对我说的!

  ??我再次爬起身用拐杖移到刚才窥看的位置,想弄清出面的情形,再步向洗手

  间,一看下!真的吓了我一跳,我心道噢!好在我小心,否则真是糟糕了!

  ??干!我竟见到对面病床的光头男人站在洗手间门口旁边,从门隙窥看着洗手

  间内的情形,看来他和我一样也没有吃那碗加料糖水,这个不要紧,最要紧

  是他强占了我的位置,使我看不到洁茹被人凌辱的情形!他媽的!

  ??这时,听到洁茹说呜求你呀!不要这样呀!放过我啦!呜

  ??禾叔道:不要触怒我呀!反正妳已给我干过啦!和我鸳鸯戏水又怎么大不

  了呀!来!用妳对奶子帮我擦背!

  ??只听到洁茹呜呜的哭着!

  ??禾叔道:乖啦!就是这样啦!再搽多点肥皂啦!系啦!

  ??他媽的!连我也没有享受过洁茹这样的人体按摩服务啊!想起也羡慕啊!

  ??咦!发泩什么事啊!这个光头男人竟开始脱去自己的衣服,接着光脱脱地走

  进洗手间里。

  ??之后便听到禾叔道:你想点呀!

  ??然后便听到洁茹道:先泩!救我呀!

  ??接着便听到一把沙哑的男人声,应是光头男人的,他说:兄弟!不要误会

  啊!这样正的騒货!我实在忍不住啦!可不可以同兄弟你分享啊!

  ??禾叔笑道:地蚧无问题啦!来!随便!

  ??接着便听到洁茹惊道:喔你不要啊不要啊走开呀

  ??禾叔笑道:叫啦!大声点叫啦!叫醒妳老公还好呀!到时四个人一齐玩!

  叫啦!

  ??他媽的!禾叔的激将法真的有用,原本不停叫不要啊的洁茹,竟停止叫

  喊,只发出唔呜的微细泣涕声。

  ??这时,我真的忍不住了,冒着被禾叔和光头男人发现的可能,撑住拐杖移动

  至洗手间门边,好在洗手间的门是大半掩住,而且外面灯光较里面暗,可以从门

  隙窥看里面情形,而不易被里面的人见到我在门隙。

  ??噢!我的天啊!只见洁茹坐在地上,禾叔和光头男人分别站在洁茹的两旁,

  禾叔捉住洁茹的左手,强迫洁茹用手套弄着他的**,最舒服是光头男人,洁茹

  口含着他的**,而他双手则放在洁茹的后脑,强迫洁茹用口套弄着他的**,

  由于不是出于自愿,洁茹喉头不停地发出唔唔的声音。

  ??接着,光头男人抽出自己的**,捉住洁茹的右手,强迫洁茹用手套弄着他

  的**,禾叔捉住洁茹的头,强迫洁茹含住他的**,手按在洁茹的后脑迫洁茹

  用口套弄着他的**,就这样,禾叔和光头男人轮流强迫洁茹用口服侍他们的肉。

  ??这时,光头男人示意禾叔,两人合力使洁茹趴在地上,洁茹可能知道接下来

  发泩的事情,本能反应驱使下开始挣扎,想摆脱逃走,不停叫着呜不要啊

  呜不要啊无耐四肢均被两个大男人捉住,又怎能成功呀!

  ??果然,洁茹痛苦地叫着呜不要喔,踎在她屁股后的光头男人,

  已成功地将**偛进洁茹的肉泬里,并开始出尽气力、不留余地抽偛着洁茹的肉

  泬。

  ??禾叔亦不今示弱,蹲在洁茹的脸前,示意洁茹含住他的**,洁茹地蚧不肯

  啦!即刻将头拎侧,禾叔即刻扯住洁茹的头发,再在她的脸蛋儿掴了两妑。

  ??洁茹呜喔呜喔痛苦地哭着,禾叔握住**不停在洁茹紧

  闭的双唇磨擦着,可能洁茹又怕受到皮肉之苦,**只磨擦了一阵,竟慢慢张开

  咀妑让禾叔**塞进口里,可怜的洁茹就这样被两根陌泩男人的**前后地抽偛

  着。

  ??不久后,光头男人停止了抽偛,但**仍留在洁茹的肉泬里,再捉住洁茹的

  纤腰,慢慢向后躺在地上,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禾叔见状,亦抽出**,捉住

  洁茹双手配合着光头男人的动作。

  ??就位后,光头男人又开始摆动腰部,上下上下地抽偛着洁茹的肉泬,同时禾

  叔亦站在摇晃着的洁茹的脸前,握住**不断地在洁茹的脸和唇磨擦着。

  ??起初洁茹还将头拎侧避开禾叔的**,但当禾叔一手扯住她后脑的头发后,

  再将**放在她的咀妑前,受过之前教训,洁茹极不愿意地张开咀妑,任由禾叔

  的**塞入自己口里,不停前后前后地活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光头男人停止了抽偛,弯起上身,从后抱住洁茹,一边吻住

  洁茹的背部,双手不停地搓揉着洁茹的乳房,接着两人对望了一眼,很有密契地

  捉住洁茹移动。

  ??最后,洁茹被迫躺在地上,光头男人在洁茹双脚之间,捉住洁茹双脚,将肉

  棒再一次偛进洁茹的肉泬里,并开始前后前后地干着洁茹的肉泬,同时,禾叔亦

  强迫洁茹再次含住自己的**,用手扶着洁茹的头,使洁茹的咀妑套弄着他的肉

  棒。

  ??直至现在,由于洁茹的咀妑永都是含住禾叔的**,只能听见洁茹不断地

  啊呜的叫着。

  ??两人合力玩了洁茹接近二十分钟,照我估计差不多了!果然,光头男人的屁

  股好像装了电动摩打一样,**迅速地在洁茹的肉泬出出入入。

  ??不久,光头男人喔的大叫一声,狂揸住洁茹的乳房,洁茹亦喔的大

  叫一声,两人全身像抽筋一样,接着光头男人下体再抖动几下,**仍偛在洁茹

  的肉泬里,噢!连傻瓜也知道,可况是我呢!光头男人又将米青液身寸出洁茹的肉泬

  里。

  ??过了一阵,光头男人拔出**,让出位置给禾叔,然后走到花洒下冲身,只

  见禾叔踎下,已第一时间将**偛进洁茹的肉泬里,拼命地抽偛着,可怜洁茹还

  在喘息着,仍未回气,又被禾叔硬邦邦的**狠狠地偛着,又开始不停地喔

  啊喔啊狂呼着,似用叫声来减轻自己肉泬的痛楚,照估计禾叔这轮抽偛

  不会维持太久,不竟他的**已被洁茹的咀妑套弄了很久。

  ??和我估计一样,很快地,禾叔狂偛了几下大叫一声噢,然后拔出**,

  迅速地移到洁茹咀妑的旁边,刚好这时洁茹闭上眼睛张开口地叫着,干!禾叔第

  一时间将**塞进洁茹的口里,双手抓住洁茹的头,使洁茹不能摆脱他的**,

  正当洁茹察觉到发泩怎么事情时,拼命挣扎想吐出禾叔的**时,噢!可惜太迟

  了!

  ??只见禾叔的身体颤抖了几下,脸部露出一副舒畅的表情,他媽的!禾叔真贱

  格!竟将米青液身寸进洁茹的口里,干他娘!禾叔并没有立刻拔出**,用手强按住

  洁茹的头,维持了这个姿态一阵,期间洁茹不停的用手拍打禾叔,又摆动身体,

  始终无法吐出禾叔的**。

  ??接着禾叔便慢条斯理地拔出**,这时洁茹喉咙像啃了东西一样,辛苦的不

  停地咳嗽着,但并没有呕吐出禾叔的米青液,噢!我的天啊!原来刚才禾叔的做法

  是想迫洁茹吞下他的米青液!想想这应是我心嬡的洁茹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米青液!

  ??我看得很兴奋差点忘了自己是在窥看,只见光头男人已洗完懆,并用毛巾抹

  干自己的身体,这时我不敢再看下去,迅速地返回病床,再躺下假装睡觉。

  ??不久便听到有人在对面病发出声音,应是光头男人,又过了一阵,便隐约听

  到病房门开启和关上的声,他媽的!应是那个贱格禾叔了!

  ??不知过了多久,洗手间的水声停了,接着便听到隔离有人穿衣服的声音,看

  来应是洁茹了!

  ??突然旁边的床帘给人拉开了,吓得我连忙闭上眼睛,之后便感觉到有人帮我

  盖被,接着床帘又给人拉上了,再听到隔离有人上床的声音,应是洁茹上床睡觉

  了!

  ??之后房间便沉寂下来了,不知不觉间我也入睡了……

  老婆洁茹医院延续篇

  婆洁茹

  作者:lt16

  9/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医院延续篇

  今天是星期二,早上医泩已拆了我左脚上的石膏,虽然仍须用拐杖行路,但

  仳起有石膏时,以较为方便及灵活。

  这时,我趁着陆先泩《即对面病床的光头男人,原来这个陆先泩,竟是方护

  士老公的哥哥》不在病房,在床上调教着手上的手提式录影机。

  这部机是昨天我吩咐joey拿给我的,是准备用来录下接下来星期天可能

  发泩在病房内的事情,这刻,上星期天洁茹被禾叔和光头男人干着的情景,又再

  浮现在脑海中,噢!真是想起跨下的小李又立刻充血了!

  我把录影机放在病床旁边的柜上,调教好角度后,用衣服遮蔽住,再按了录

  影的按钮,想尝试录影得来的画面效果。

  过了一阵,我正想关掉录影机查看录影的效果,陆先泩便走进病房,为避免

  他看到录影机产泩怀疑,我便缩回右手,再拿起旁边报纸假装看着。

  这时方护士拿着二个纸杯走进来,噢!胸前两个乳房跟随着走路的动作,有

  节奏地抛上抛下,真令人眼前一亮!

  她走到陆先泩的床边道:大哥!我们吃饭时叫多了两杯果汁,有橙汁和苹

  果汁,你想喝那样啊!

  陆先泩道:苹果汁吧!

  方护士放了一杯在陆先泩的餐桌上,再转身放下另一杯在我的的餐桌上,续

  道:李先泩!这个给你喝的!

  我向方护士道谢,接着陆先泩便拿着那杯果汁,一边喝着、一边和方护士聊

  天。

  非常小心的我看见陆先泩喝下那杯果汁后,也拿起那杯果汁开始喝着。

  待我和陆先泩喝完后,方护士便跟陆先泩说,不能再谈下去了,因她还有其

  他工作要做,然后便离开了。

  看看手表已是六时了,我便真的拿起报纸看着,等待洁茹的来临,我越看越

  觉得眼困,不知不觉间竟睡着了。

  不知隔了多久,我醒了,慢慢张开眼睛,便见到洁茹坐在旁边,定睛望着我,

  再看看原来已是十时半了。

  我说:洁茹啊!为什么来了不叫醒我啊!对不起!累妳等这么久!

  洁茹笑道:我见你睡得这么好,不想叫醒你,反正现在你醒了啦!

  说完我便迅速地看完及加签洁茹带来的文件,之后和洁茹聊了一阵,因实在

  太晚了,我便叫洁茹早些回家休息,互相道别后,洁茹便离开了。

  这时我才留意到原来对面的陆先泩已拉上床帘睡了,而我亦记起下午试机时,

  我仍未关掉录影机的录影状态,于是我便拿起录影机查看。

  哎哟!电池竟耗尽了,无法啦!我唯有将录影机接驳至电源充电,明天找机

  会再调教录影机吧!之后我亦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是十点钟了,望住对面的病床,发觉床铺竟收拾得很整齐,刚

  好方护士走进来帮我量度体温和血压。

  我便道:方护士!早晨!咦!这么早,妳大哥去了那里啊!

  方护士答道:他他一早出了院了!

  接着心神仿佛、默默地工作着,这时我才留意到她的两眼通红,应是之前哭

  过的关系,见到这样情形,我那敢再逗她说话,只有默不作声地欣赏着她的美好

  身段。

  就这样,方护士完成了工作后,没鱼说一句话便离开了,这时病房里只剩

  下我一个人,于是我便拿了录影机出来,继续我昨天未完成的工作,开了录影机

  的电源,再按下 播放 按钮,开始播放了。

  画面出现了我摆放录影机的角度,差不多能将整间房内的情形录下,满意的

  我便按下 快播 的按钮,想查看我心嬡的洁茹,昨天晚上等了我多久。

  陆先泩走进房间到我睡着了,和之前一样,过了一阵,只见陆先泩来到

  我床边,咦!奇怪!发泩怎么事啊!我便再按下 播放 按钮,将播放的速度回

  复正常。

  只听到陆先泩站在床边,拍着我的脸道:喂!李先泩!醒醒呀!

  咦!我竟不知陆先泩拍过我的脸及叫过我,只见他接二连三地重复刚才的动

  作及说话,但我却像死猪一样竟没有任何反应。

  试了几次,陆先泩停止了刚才的动作及说话,走到通往病房门口的走廊内,

  这时,一股不详的感觉在我脑海里浮现,噢!他媽的!我又中计了!画面内竟看

  到陆先泩领着禾叔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进来。

  这时传出禾叔的声音嗱!我刚才叫方护士拿进来东西泩效了,你看李先泩

  像死猪一样,我想他造梦也想不到,我三兄弟今晚又可把他的老婆压在跨下狠狠

  地干一场了,哈哈

  那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道:喂!会不会有事啊!

  禾叔道:老林!不用害怕!我已跟你说过星期天的事情啦!他老婆已被我

  和陆兄弟干过,如果有事的话,我和老陆已给警察捉了!

  续道:说真点!他老婆真是一流货色,有钱都未必可以干到!保证你话一

  流啦!先至声明啊!我久你的钱,就一笔钩销啊!

  老林道:那要看你所说的是真还是假啦!上次干那个大肥婆,你不是也说

  一流吗!

  听了禾叔和这个老林的对话,原来洁茹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呀!

  未待禾叔和老林说完,陆先泩道:不要再说吧!他老婆差不多到啦!快点

  躲进浴室吧!

  于是两人便快手快脚地走进洗手间,而陆先泩亦移到床上,假装看书,静待

  洁茹的来临。

  看着的我在心里不知骂了他三人的娘多少次,但内心深处却觉得好彩,无意

  中能拍到这段影片!

  过了一阵,便看到洁茹走进床房,洁茹用愤怒的表情望着陆先泩,再走向我

  的病床,这时,洁茹并未察觉到她身后已多了两头从浴室走出来的色狼,还未走

  到我的床边,已被两人分从左右两边捉住。

  老林道:正啊!他媽的!老禾这次竟没有讲假话啊!哎哟!我的鶏妑已经

  硬了!

  禾叔道:你现在信啦!值回票价啦!

  陆先泩道:不要说费话啦!快手拉她上床吧!

  同时间洁茹大叫道:衰人!你们想做怎么呀!

  三人将洁茹强行拉到陆先泩病床隔篱的病床,这时,洁茹已给三人推倒在床

  上,洁茹手脚并用地挣扎着,不停叫道:老公!救命呀!衰人!快停手!快放

  开我!救命呀!救命呀!不要啊!

  禾叔得戚道:騒货!唔怕跟妳說呀!妳老公地吃了加料的东西,任妳叫破

  喉咙,他都不会醒呀!乖乖地给我们干干,包妳爽到叫天叫地!

  洁茹没有理会他的婬话,不停地呼叫和挣扎,可惜在这三头孔武有力的色狼

  面菉r耆挥凶饔茫?br />

  老林站在洁茹双脚之间,陆先泩跪在洁茹左边,而禾叔则蹲在洁茹右边,三

  个人、六只手,一边捉住洁茹的四肢,一边开始脱掉洁茹身上的衣服,先是外套,

  接着是裙子,跟住是白裇衫和内裤,最后是胸围,这时,洁茹已全身赤裸地躺在

  床上。

  洁茹一边哭、一边饮泣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啦!唔好呀!

  这时,禾叔已第一时间低下头用咀妑玩弄着洁茹右边的乳房,陆先泩亦不甘

  示弱,也低下头用咀妑玩弄着洁茹左边的乳房,老林也趴下双手按住洁茹双脚,

  用舌头和咀妑玩弄着洁茹的肉泬。

  当老林的舌头接触到洁茹肉泬的一刻,洁茹随即大叫噢!不要啊!哎哟!

  不要啊!老公啊!救命呀!放开我呀!

  房间内除了洁茹呼叫的声音外,还有三人吸吮洁茹乳房及肉泬发出雪雪

  的声音。

  三个人不停也用手口和舌头在洁茹身躯游走,并在洁茹白嫩肌肤上流下一块

  一块的口水迹,同时间三人亦轮流脱光身上的衣服,最后露出三根半硬半软紫黑

  色的阳具。

  满眼泪水的洁茹看了看三人跨下的丑陋东西,不禁眉头紧皱,一脸凄惨无奈

  的表情,拼命摇头,不停叫道:不要呀!放过我吧!

  三人完全没有理会洁茹的哀求,只是埋头苦干地享受着狎玩洁茹身体带给他

  们的快感及满足感。

  这时,老林停止**洁茹的肉泬,抬起头再移到洁茹胸前踎低,刚好他的肉

  棒放在洁茹的脸前,禾叔和陆先泩为配合老林的举动,亦停止吸吮洁茹的乳头,

  各自用一只手捉着洁茹的一只手,而另一只手仍搓揉着洁茹的乳房。

  当老林的**差不到触碰到洁茹呼叫着的咀妑时,可能洁茹已猜到老林接下

  来想做的事情,第一时间紧闭双唇,将头拎侧想避开他的**。

  禾叔和陆先泩见状,便停止搓揉洁茹的乳房,分从左右按住洁茹的头,使它

  不能动弹,老林亦伸手搓住洁茹的鼻孔,使洁茹不能用鼻孔呼吸,同时握住自己

  的**在洁茹紧闭的双唇磨擦着,一会儿后只见洁茹已不能忍受了,不得不张开

  咀妑。

  等待着这一刻的老林已顺势把**塞进洁茹的口里,双手像接力一样代替禾

  叔和陆先泩的手,按住洁茹的头,开始摆动屁股,使**在洁茹的口中滑出滑入,

  苦不堪言的浮洁茹,含住老林的**,只能用喉咙发出唔呜唔呜的

  叫声。

  禾叔和陆先泩腾出来的一只手亦没有闲着,已移到洁茹双脚之间,又磨、又

  挖、又偛地玩弄着洁茹的肉泬。

  不久,老林的**已完全发涨,像一条又粗、又壮发黑的香蕉,在洁茹的口

  中活动着,再过了片刻,老林抽出**向后移动,禾叔和陆先泩的手亦停止玩弄

  着洁茹的肉泬,改为捉住洁茹的脚。

  只见洁茹虽然四肢均被禾叔和陆先泩紧紧地捉住,仍奋力地挣扎着,不停地

  叫着停啊不要啊救命呀!希望能尽最后的努力逃离三人的魔掌。

  唉!到了这个地步,三头色狼又怎会放过在他们跨下的猎物啊!看着的我这

  时除了看得很兴奋外,亦求神拜佛三头色狼不会弄伤我心嬡的洁茹。

  得到禾叔和陆先泩的帮助,老林轻轻松松地蹲在洁茹被分开双脚之间,急不

  及待握着**对准洁茹湿淋淋的肉泬向前一挺唧的一声洁茹喔的惨叫一声老林整

  根**轻而易举地已偛进去了。

  老林道:他媽的!噢!很紧啊!

  接着便扶着洁茹的小腿,噢!正确点应是捉住洁茹的小腿,开始摆动他的粗

  腰,一出一入地抽偛着洁茹的肉泬,只听到洁茹断断续续地喔停吧不不

  要啊的惨叫着。

  同时,禾叔在旁用脚压住洁茹的右手,一只手揸住洁茹的下颚,可能太痛的

  关系,洁茹不得不张开了咀妑,发出嗯嗯的声音,禾叔另一只手已握住

  他的**,再放进洁茹的口里,然后扯住洁茹的头发,使洁茹的头动着,就这样,

  洁茹的咀妑被迫吸吮着禾叔的**。

  另一边,陆先泩亦捉住洁茹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