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唐朝贵公子 >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加入收藏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李世民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他方才还怒不可遏呢。

  而显然,这突然出现的变故,令他有些生疑。

  李世民看着张千,一脸疑惑的样子。

  良久,他才道:“这……是何缘故?”

  其实大家都答不上来。

  只是可怜那杜青,被人拉了去,还不知是否开始痛打没有,生死未卜啊。

  原本大家想要营救,可现在心思却全在这上头了。

  交易所里的事,难免让人上心的。

  毕竟这可都是大量真金白银的交易,这个世上,漂亮话说再多,也没有拿出真金白银来的事可信。

  是啊,到底出了什么事?

  “坊间可有什么流言?”

  张千乖乖回答道:“陛下,说什么的都有,奴一时也答不上来,只是晓得这些疯狂收购的都是大手笔,不惜一切的代价,只是……现在陈氏的股票,大多都回购了,据闻是陈家的三叔公一直拿着钱大量回购的,以至于市面上陈氏的股票稀少,而现在又有人到处收购,价格便涨得很厉害。奴以为……或许是有人事先得到了什么讯息……”

  张千不敢将话说得太死,不过合理的进行猜测,却是必要的。

  李世民一时无语,这扬州来的讯息,居然比官府传递还要快。

  不过细细一想,却也能够理解,官府固有快马加急,可毕竟总会有人人浮于事,毕竟这和大家的利益不相干。

  可某些讯息,却是能带来大量的财富,某些人商贾将主意打在这上头,为了提早一些得到消息,几乎可以做到不计成本,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如此一来,有人提早得到扬州的消息,也就见怪不怪了。

  李世民显得焦虑,他起身,来回踱步,口里道:“倘若当真有人加急收购,或许……扬州的局势并没有这样坏。莫非……是那吴明弃暗投明?

  这似乎也不对,任何一个反臣,一旦决心造反,怎么可能中途而止。

  李世民摇摇头,否决了这个可能,可他总觉得蹊跷,一时之间,心乱如麻,而百官们也都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终于,有人想起了那杜青来:“陛下,杜青虽是妄言,却是罪不至此……”

  李世民面上则是冷若寒霜,随即冷哼一声:“通贼即是大恶,何来的罪不至此?诸卿勿言。”

  谁也不曾想到,陛下今日如此的不讲道理。

  为数不少的人,已经开始察觉到贞观朝可能出现不可言喻的变化了,这变化一开,未来可能引发什么后果呢?

  想到这些,有人不禁惆怅,看来……只有等陛下真正尝到了诛灭邓氏之后所引发的更可怕后果,他才能幡然悔悟啊。

  现在的陛下,可能还天真的以为,凭借着一己之力,就可以对世族随意杀戮吧。

  因此,有人竟是不禁生出一个念头,若是那吴明当真诛杀了陈正泰,拿下了越王李泰,割据了整个江南半壁,未尝不可。李二郎如今坐稳了江山,愈发的猖狂了,只有给他迎头痛击,他方才知道此中厉害。

  于是大家便都默不作声,只是眼神颇有几分冷漠。

  他们对于这个朝廷,是没有太多情感的,毕竟他们的祖先们曾历经无数个朝代,每一个朝代对他们未必没有恩德!

  可又如何?那些王朝和君王们已经烟消云散,天下与其说是皇帝的,可真正的主人,不就是这些历朝历代都掌握着权力的世族吗?

  “去银台问一问。”

  李世民显得很急迫。

  张千明白李世民的心思,忙是颔首,匆匆往银台赶去。

  恰好到了银台,果然刚刚有快马送来了急报。

  张千大喜,果真是从扬州送来的,送来奏报的乃是高邮县令。

  张千不及多想,连忙带着奏报赶回太极殿。

  “陛下……”张千气喘吁吁地道:“有扬州的奏报。”

  果然……

  这情景是何其的熟悉,李世民也算是真正的服气了,他立即道:“取来朕看。”

  百官们都木然地站着,眼眸倒是凝视着李世民。

  想来……越王被吴明拿下的消息此时也该到了,还有那陈正泰,吴明会杀陈正泰吗?还是留在手里作为要挟之用?

  某种程度而言,若是吴明杀了陈正泰,倒未必是一件坏事,至少对于股市而言,毕竟……陈正泰若还活着,难免要委曲求全,投了贼子。

  一旦是这样的情况,陈家在长安还掌握着如此多的产业,如何不被皇家所忌惮?

  而陈正泰一死,至少还表示了忠诚,陛下一定会厚待陈氏一族,这陈氏的股票已跌落到了谷底,未必没有上扬的可能。

  李世民已亲手接过了奏报,然后他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他看着奏报上硕大的字眼……大捷……

  哪里的大捷……

  于是他细细看下去,越看越是心惊肉跳。

  陈正泰带着人死守邓宅,叛军围困一日,次日决战,叛军杀入宅中,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骠骑们死战,而叛军竟是一溃千里……

  这……这真是奇迹吗?

  李世民无法想象这样的局面,这是百倍之敌,战争也绝不是儿戏。

  这些骠骑,竟如此恐怖吗?

  陈正泰这家伙,吃了什么药,竟这样的刚烈?

  李世民心里且惊且喜,又心里生出一团团的疑惑。

  只是这场捷报,记录的非常仔细……因为就算你有夸大的成分,可是至少里头所言,斩下头颅一千七百余是不可能有错的。

  为了防止有人冒功,人头就是最好的证明,能斩杀一千七百首级,这绝对是击溃上万兵马的大战役。

  除此之外,所有谋反之人,如吴明,陈虎人等,统统都已砍了脑袋,现在这脑袋,还悬在扬州城。

  也就是说……这一场叛乱,彻底的平息了。

  而这一场大捷,也远远的超出了李世民的想象。

  看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才继续往下看……虽然对于大捷还有一些疑虑,可继续看下去,李世民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后头罗列了这些叛贼大量的罪状,而控诉他们的人,也绝不是寻常之辈,大多都是扬州的世族子弟。

  里头的每一个罪状,都是清楚明白,时间,地点,人物,受害者是谁,人证在哪,物证在何处,一桩桩,一件件,安排都明明白白。

  李世民看到此处,眼眶红了。

  竟有些许的喜极而泣。

  这是十分翔实的材料,一定出自于非常老练的刀笔吏之手,所有的证人,也绝不是寻常之辈,都是扬州城里有名有姓的大族子弟。

  若是这个时候,连这些人都统统控诉吴明人等,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陈正泰这个朕临时任命的扬州都督,还真完全掌控了扬州。

  那么由此来推论的话,此前那令人不可置信的大捷,果然是真的,甚至没有掺水的成分,否则,绝无可能让这些首鼠两端的世族改变立场。

  呼……

  李世民输出了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奏疏轻轻地搁下,逡巡着殿中的百官。

  现在的他,可谓是百感交集。

  自从诛灭邓氏一族之后,李世民就已改变了想法,想要对世族进行全力的打压,李世民绝不是一个朝令夕改之人,一旦他打定了主意,便绝不会回头。

  只是……刚刚起了这个念头,便遭遇了重重的阻力,从庙堂到扬州,或是谋反,或是弹劾,到处都是反对的声浪。

  而现在……可喜的是,陈正泰居然还活着……

  更可喜的是,这个小子居然硬生生的在扬州打开了局面。

  他忍不住在心底道,朕得了这份奏疏,可以高枕无忧了。

  此时,李世民虎目四顾。

  群臣们见陛下眼眶微红,显得精神有些不正常,许多人不禁在想,莫非……陈正泰果真被砍为了肉酱吗?

  如若不然,陛下哭个什么?

  真是可惜了啊……这样的好事,居然不能亲眼所见。

  罪过,罪过,不能这样想,陈詹事好歹是公忠体国,为乱贼所杀,这小子除了经常精神错乱,还传闻对女人没有兴趣,无法人道;除此之外,大抵……还是个不错的少年,若是排除他厚颜无耻,擅长阿谀奉承,贪婪无度这些小缺点之外,大抵……他还算一个好人。

  只是……此时大家都不敢多问,现在陛下伤心的时候,也肯定在气头上,还是不要触霉头为好。

  等陛下怒了几日,慢慢想通了,十之八九便要下诏罪己,而后改正自己的过失。

  不过,李世民此时是异常平静的样子,他徐徐道:“来人,将杜青给朕召回来。”

  百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一块大石落地了。

  陛下果然是不愧是陛下啊,知错能改,倒也不失为圣君。显然现在是晓得了厉害,知道杜青所言不虚,终于愿意认错了。

  张千只好匆匆去太极门,太极门这里,几个禁卫已开始对杜青行刑。

  这杜青平日里养尊处优,肤色白皙,身体也是孱弱,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杖打,起初还很硬气,口呼我乃士大夫,谁敢打我,结果人家直接脱了他的衣,几棍子下去,他便杀猪一般的惨叫,拼命求饶。

  此时,他披头散发,被人按倒在地,哪里还有什么斯文,只是如蚯蚓一般,身躯扭动,哀嚎震天。

  那背脊已是皮开肉绽,满是淤青。

  张千匆匆赶来,急令禁卫们住手。

  而后道:”陛下有谕,请杜青入太极殿。”

  杜青已疼得要昏死过去。

  可此时听到陛下要自己回殿,本是心里惊恐交加的他,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

  他可不是寻常人,毕竟为官多年,而且父祖都是高官,出自名门望族,只稍稍一想,立即就明白,朝中一定出现了巨大的变故,陛下改变了主意。

  而他……应当活下来了。

  甚至……还可能形势已经逆转。

  虽是方才还痛哭流涕的求饶。

  转瞬之间,杜青一下子又变了模样,他哈哈大笑道:“吾不闻太平天下有杖杀大臣之事。陛下若要诛我,我死亦何妨……无非就是一死而已,还进太极殿做什么,尔等为虎作伥,将来必死无葬身之地。”

  听着他口里大骂,张千心里痛恨他,忍不住后悔,早知来迟一刻,让他多打一会。

  只是此时陛下要这杜青回殿,张千只好捏着鼻子,朝禁卫们使了个眼色。

  有人匆匆给这杜青取来了新衣。

  毕竟杜青被打的皮开肉绽,旧衣上都是血迹。

  杜青却是冷笑:“不必,就要让人知道本官是如何被你们荼毒的,也要让陛下亲眼看看,本官仗义执言,落来了什么下场。”

  几个禁卫则看向张千。

  张千冷哼道:“抬他进去。”

  “不必啦。”杜青此时忍着剧痛,却是一脸大义凛然之状:“我难道不可以走吗?若是不可以走,我还可以爬进去。”

  他一身傲骨的模样,威风凛凛,虽是一瘸一拐,每走一步都疼得他咬牙切齿,他却依旧旁若无人。

  待他一瘸一拐地到了太极殿。

  杜青背脊上都是血,蓬头垢面,瘸腿进来,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群臣们,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可见了杜青,心里却还是颇为震撼。

  尤其是杜青虽是狼狈至极,却又一副铁骨铮铮的模样,以至于人们震撼之余,都不禁对这杜青佩服起来。

  杜青到了殿中,忍着剧痛,朗声道:“臣,见过陛下……不知陛下唤臣来此,所为何事?”

  他带着的是正义的声音,仿佛此刻,他的体内有一股浩然之气。

  浩气长存啊!

  李世民亦是等得很不耐烦了。

  见杜青如此,李世民站了起来,他亲自下了殿,徐步走到了杜青的面前。

  杜青凛然无惧的样子,甚至与李世民直直地对视,他甚至心里想笑,陛下这是下不来台了吗?下一刻,应当是向他认错了吧。

  李世民凝视着杜青,声音不冷不热地道:“朕召你来,只问你一句话。”

  “请陛下明示。”杜青声若洪钟。

  李世民一字一句地道:“你方才有一句话,叫什么……”

  “臣不知哪一句。”杜青此刻觉得自己已受万人瞩目,这绝对是他的高光时刻,只是可惜这个时代不曾有摄影,记录下这伟大的一瞬间。

  李世民冷冷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是吗?”

  “此话,臣说过。”杜青肃然道:“臣到现在也绝不改臣的初衷,不义之人,行不义之事,必受天谴,这人一旦坏事干多了,也一定会自取灭亡。难道臣的话,不对吗?若是臣的话有不对的地方,也请陛下明示。”

  “你说的对。”李世民颔首,唇边甚至勾起了一丝笑意:“此话,深得朕心。”

  杜青很明显没有捕捉到李世民那丝飞快略过的带着嘲讽意味的笑,他听到这里,心里却想笑,现在才说对,方才做什么去了。

  他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么敢问陛下,陛下诛灭邓氏……”

  杜青话还未出口,李世民却突然怒而看向他,随即举起拳头,一拳砸在他的脑袋上。

  咚……

  杜青只一声闷哼,而后觉得脑壳一疼,眼睛冒着金星,整个人直接瘫倒下去。

  李世民却是脸色一变,勃然大怒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还真被你这狗贼说对了。”

  ………………

  每个月都有几天卡文,痛不欲生,好可怜,给张月票吧。

  

唐朝贵公子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唐朝贵公子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品书居 >唐朝贵公子 >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加入收藏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 To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唐朝贵公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唐朝贵公子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