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一觉睡到太阳西沉,如此生活真的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苏夏伸了伸懒腰,在床上磨叽了十分钟终于爬了下来,对着镜子揉了揉还泛着迷糊的脸,迷离着眼便往厨房走去,打开冰箱柜子,从里面拿出存放的米饭,打开煤气灶,等到倒进去的油热的磕了两个鸡蛋进去,然后倒进去米饭,在刺啦啦的声音中米饭热好了。

  像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不胖也难,何况吃的是这种高热量的东西。端着盘子出去的时候,苏夏才发现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孩子,眼睛眨了眨才想起来这个家伙是自己中午脑残出去买东西捡回来的。

  “要不要吃东西。”苏夏返回厨房多拿了一把勺子,看他中午和自己一样吃桶面也没事,想来也是比较好养的。

  虽然很不满意这女人的生活方式,不过这孩子还是决定吃点,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按时的晚餐。

  将米饭一分为二,苏夏很快将自己的那一份吃完,然后便窝在榻榻米上打开折叠桌子摆弄起来自己的电脑。手机关机,除非必要电脑也不连接局域网,苏夏将自己完全的隔离在这个房间的世界之外。

  “林弘毅。”拿纸巾擦了擦嘴角,让苏夏咬牙切齿的甜糯声音响起。

  “不用告诉我你叫什么,你也看到了我的生活环境,吃穿住行,除了这个房子根本就是没钱的样子,绝对养不起你的,等想到你家里的人或者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苏夏头也不抬的在键盘上敲字,偷空点开下面不断乱闪的图像,无聊的无视,除非必要不与其他人交谈。

  突然一团火红出现在众多图像中,苏夏手忙脚乱的敲打着键盘,极力忽视那个醒目的图像。等到手底下有两千余字的稿子后才点开那个让自己紧张的标志,很是淡定的打了个“?”。

  对面的人仿佛一直在守株待兔,几乎在同一时间便打出了几个血红的大字“稿子”“稿子”“稿子”,另外还有一个讨债的让人不忍直视的图像。

  苏夏撇了撇嘴,这个编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这些图像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迅速将这篇稿子收尾,直接拉到了对话框里。

  她在娱乐圈还没红便被黑了,存款只够买这栋可以说是成品的房子,其余的东西全靠这个暴躁的编辑约稿了,只不过她比较懒,有了足够的生活费后便不想动脑子动手,所以偶尔……呃,真的是偶尔会有脱稿的现象。

  “苏苏,你是想死吗,你看没看到我的留言,十天前的留言你现在才回,你的日子过的很滋润嘛,是不是想试试挨饿的滋味……你知不知道我对你有多宽容……”从事文字编辑的人打字速度绝对毋庸置疑,不到一分钟便有一排排的字出现在对话框中,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一边审稿,一边骂人的。

  苏夏将原先的文档保存,再次打开个文档编辑,这些都是她原先开头的稿子,只是模糊记录了个轮廓,稍加整理便能成型,看着对面编辑一遍遍的刷新着无意义的废话,虽然已经习惯,不过苏夏还是很头疼的样子将再次编辑好的文档发过去,果然成功堵住了对面疯狂咆哮的人的嘴……或者说手更合适些。

  “你不要以为多加了一篇我就会原谅你,明明速度那么快,拖了这么久算怎么回事。”另一台电脑对面一个烈焰红唇的女人白牙一露,将接收的稿子看过一遍后立刻转到助理那儿让她赶快刊发,苏苏是她无意中在网上认识的,文笔老练,言语犀利,有不少铁粉,她很欣赏她,不过这种磨叽的速度真的是让人咬牙,说好的稿子愣是拖了十多天,这么没信誉的人自己竟然还能容忍她这么久,实在是有够仁慈的了。

  “我们这边网线不好,刚连上。”苏夏无压力用上了这个用了无数次的理由,半真半假。

  “信你才有鬼,国际时装会都结束两天了,你老人家就不能抓住点新鲜感吗?不会真的是哪个山洞里的原始人吧。”打电话让助理给自己送来一杯咖啡,一身正装的女人伸手松开了自己衣领上的扣子,虽然这么说,可是不得不说,这些老新闻也能被她翻出些新花样。

  时装资讯、文学故事为主的奢华大刊主编,竟然能够忍受这么懒的小写手,自己可真够善良的。林悦示意助手将咖啡放到桌子上,开始看发到邮箱里的素材。

  “交上来的都是什么鬼……”翻着选上来的东西,林悦心头一阵火起。正是因为有太多这样的东西,她才能够忍受苏夏这个文稿的偷懒吧,至少她写出来的东西自己可以拿来就用。

  “不是也差不多,你想要的我这里可没有。”苏夏跪坐起来从一旁的格子柜中拿出一包话梅,正如你看到的那样,如果去找,这个房间里到处都可以找到吃的,不然她也不至于将自己惯成这个样子。

  沙发上的林弘毅皱了皱眉头,胖乎乎的手摸向肚子,肚子咕咕叫着,不是饿了,还有一阵阵的绞痛,是生病了吗?光洁的额头上不一会儿便冒出了层层细汗,以前他想让爸爸陪着他就会打电话说自己肚子痛,尽管工作会忙,尽管爸爸不会对自己笑,只会冷着脸抱自己去医院,可是自己还是不厌其烦一遍遍的用着这个借口,现在肚子真的疼了,爸爸会感觉到吗,自己真的肚子疼了呢爸爸……

  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煞是可怜,低低的呻吟从林弘毅隐忍的口中传了出来。

  “喂,小子你是怎么回事,喂喂,你怎么了?”无意间扭过头的苏夏吓了一跳,连忙放下电脑跑了过来,手足无措的摸了摸林弘毅的身子,她真的不知道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啊,可是现在孩子在自己家里,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肯定是自己的原因吧,自己给他吃了饭,是饭的原因吗,天,自己要摊上大事了……

  “林弘毅,你不要着急,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去医院……”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真的要安慰那个孩子,苏夏快步走向卧室打开柜子从里面杂乱的纸币中拿了一把塞进短裤口袋里,胡乱在背心外套了件衬衣便冲了出去,真是急死人了,本就肥胖的身子早已经布满了汗水。

  将疼到整张脸皱成一团的孩子抱起来,甩掉拖鞋换上运动鞋,拿上鞋柜上的钥匙便与电梯较劲儿去了,不过,总算顺利打到了车将孩子送到了医院,看着急救室亮起的红灯,苏夏有些虚脱的靠着急救室的门滑坐到地上,用力将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抹掉,苏夏的脸色有些发白,现在不是吓的,真的是累的,天可怜见,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一定会让她中暑到虚脱的。

  另一边,无端等了这么多天,且再次被放了鸽子的主编大人真的怒了,找不到想找的人,又要散发出心里的怒火只有殃及外面的池鱼。

  过了一个多小时,苏夏头顶上的红灯终于变成了绿灯,林弘毅也被护士推了出来,小脸虽然还是苍白的,表情却平静放松了许多。

  “你是孩子的妈妈?”尚且年轻的大夫取下口罩,审视苏夏的眼光中满是不赞同,现在还有这么不靠谱的妈妈,真是,她也是有孩子的人,平常也够忙的,可是也不是没有时间陪孩子啊,也不是两手不沾阳春水啊,这个妈妈怎么那么不靠谱?

  “我不是,我当时在忙着,也没……”苏夏连忙解释,自己可不能无端背上这么个罪名。

  “不用解释了,孩子现在没事了,他还小,肠胃比较弱,根本吃不了那么油腻的东西,而且你还给他喝了冰牛奶,真不知道你这个当妈的有没有常识。”大夫摇了摇头,将手插进口袋里不再理会还要解释的苏夏。

  “苏女士,您不用担心,您的孩子已经没事了,李大夫是刀子嘴豆腐心,您别在意,这两天让孩子吃清淡点,手术很成功。”后面跟出来的小护士倒是很好心的解释了起来,不理会苏夏想要解释的表情顾自交代了下去,林林总总的说完,还很白衣天使的帮林弘毅理了理被子,满眼的喜欢,现在的小孩子就是漂亮,这位女士的那位基因一定很好。

  等到房间安静下来只留下木愣愣的苏夏后,林弘毅卷翘的睫毛动了动,竟是要醒的样子,苏夏被唬了一跳,赶紧坐到床边做慈祥状,脑子里重复护士的嘱咐的同时不忘为自己做心理建设,她是个好人,才不会害一个孩子得什么肠胃病呢,不过这孩子没问题吗,怎么会醒来那么快?

  林弘毅醒来后就看到苏夏一脸僵硬的笑容,虽然小眉头皱着,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苏夏,澄净的眼神中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我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气息。

  都说孩子是天使,苏夏是真希望这孩子现在天使一下,不过似乎只能是希望了,在这样的表情下她实在做不出什么有力的反驳:“好吧,林弘毅,我错了,我发誓一定会将你照顾的好好的,你就原谅我好吗?”苏夏努力的忽闪了下自己的大眼睛,自己可是很真诚的,大不了最近留意下新闻,看看谁家的孩子丢了,在这之前自己便提前练习下如何当妈吧。

明星妈妈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明星妈妈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明星妈妈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明星妈妈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