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在告别厅忙完后,回到办公室时,周姐才发现商领领的袖子被刮破了,衣服布料上还有血迹,都已经干了。

  “你手怎么了?”

  “手?”商领领抬起胳膊左右瞧。

  周姐赶紧握住她的左手,仔细查看:“里面衣服都浸红了,怎么流这么多血?”

  她看到伤口,秀眉蹙着:“可能是不小心撞到哪了。”

  周姐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肯定是刚刚那个宝妈推的。”想想就来气,“真是个偏见鬼。”

  谁说不是呢。

  多少人把晦气和不吉利当成了一种传染病,而传染源就是她们这些从事殡仪行业的普通人。

  周姐起身去拿医药箱:“我帮你处理一下。”

  商领领拉了凳子乖乖坐下:“谢谢周姐。”

  周姐家里有两只“神兽”,都是男孩子,一只比一只调皮,做梦都想要个商领领这么乖的闺女,整容组那么多女孩子,她最喜欢的就是商领领。

  这会儿周姐母性大发,心疼得很:“不疼吗?都没发现自己受伤了。”

  商领领摇头,双眼雾蒙蒙的样子特别像受了委屈还要假装坚强和勇敢、并且积极面对生活的乖乖女:“不疼,一点都不疼。”

  瞧瞧,什么苦什么痛都自己咽。周姐更心疼了:“年纪轻轻逞什么能,疼就喊,别忍着。”

  商领领眼皮一垂,眼尾瞬间就红。

  她是真不疼,她伤到过神经,痛觉比正常人要迟钝得多。但这么些年,她悟出了一个道理:弱者总会被同情,而强者,往往会被嫉妒。尤其是女人,示弱若是用得好,会是绝杀。

  不到五点,天就黑得厉害,是大雨将至的征兆,女厕里的光控灯都亮了。

  有人在隔间里打电话:“你不说月底有可能晋升吗?这关头上就别请假了,省得惹你们老板不高兴。”

  说话的不正是那位把遗体整容师当成脏东西的妇人。

  “你二姨家那几个不也都没来,有什么不好的。”

  “我让你爸把小宝带回去了,他也是,脑子被门挤了,小宝才多大他就敢带来这种地方,今天差点碰到不干净的东西。”

  哒、哒。

  妇人突然安静下来,细听,外面有声音,好像是高跟鞋的声音。

  电话那头长子问她办不办追悼会,问了两遍没得到回应,就大声叫了她一句。

  “啊?”隔间的里妇人回过神来。

  那边问她咋了。

  “没啥,应该是有人过来了,听到有声音。”她起身,整理衣服,接着说,“不办追悼会,明天火化完就带回老家下葬。”

  长子又问起了骨灰的事。

  “存骨灰堂多费钱,你舅他们几个也不乐意掏那个钱。”

  隔间外面,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还有金属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妇人想到这里是殡仪馆,顿时毛骨悚然,挂了电话,正要冲水,外面突然响起了歌声。

  是一首童谣。

  女孩子的声音空灵清透,调子很慢,悠悠吟唱着:“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

  妇人大惊:“谁在外面?”

  外面的女声还在唱,一句一句,不紧不慢:“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

  咕咚一声,妇人手一软,手机掉进了马桶里,她头皮发麻,也顾不上手机,慌慌张张地去开门。

  这时,一根铁棍从门把手的中间横穿过去,固定在了隔壁隔间的把手上。

  妇人怎么用力也拉不开门,一边用手捶打,一边惊恐万状地喊问:“谁在外面?”

  “谁!”

  谁?

  仙女呀。

  “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

  妇人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双腿发抖:“谁……谁在外面!”

  仙女她贴在门上,轻轻地、温柔地告诉她:“是鬼哦。”

  “啊啊啊啊啊——”

  好刺耳的尖叫声。

  尖叫声里,还有好悦耳的歌声:“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十兔子问它为什么哭?九兔子说: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妇人看不到隔间外面,就看见闪闪发亮的银色高跟鞋,还有一双白皙纤细的脚踝,脚踝的主人走到水龙头前,开了水在洗手,嘴里慢慢悠地唱着童谣:“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

  “啊啊啊啊啊——”

  啊,好吵。

  旁边冷冻区里一百多具遗体会不会被吵醒?商领领关了水,笑着走出了洗手间。

  女厕里面,妇人还在叫,声嘶力竭地叫。

  “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九兔子坐在地上哭起来……”

  童谣唱得越来越欢快,声音也越来越远。

  周姐刚交接完工作回来,就看见商领领哼着歌进来了。

  “有什么喜事吗?”

  她只是笑了笑,问周姐:“我的声音很吓人吗?”

  “怎么会,多好听。”周姐可喜欢这小姑娘的声音了,听着就甜,听着就乖。

  听到了夸奖,商领领笑得很甜,还有一点点被夸后的不好意思。

  周姐边换外套:“你今天穿高跟鞋了?”早上倒是没注意。

  商领领不经常穿高跟鞋来上班。

  她今天很不一样,心情很好,特别爱笑:“嗯,要去见小哥哥。”

  周姐不禁感叹:年轻真好啊。

  这个点整容组都下班了,守灵厅的左小云还在咨询台守着。商领领从这边的大厅穿过去。

  左小云叫住她:“领领。”

  “嗯?”

  “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商领领站住脚,也听一听:“什么声音?”

  左小云指着女厕的方向:“那边好像有人在叫。”

  商领领说:“刚刚有遗体送过来,应该是家属在哭。”

  确实有家属在哭,殡仪馆最不缺的就是哭声叫声,所以,谁有心思去管厕所里那只“偏见鬼”呢。

  晦气是吧?

  那就晦气死你。

  她又哼起了童谣,声音欢快,粉色的毛呢裙摆晃晃悠悠,银色的高跟鞋闪着漂亮的光。直到看到电瓶车上那盒创口贴,歌声才停。

  她看着纸上的字,拧眉:“他怎么这么难搞啊。”

  都不打一通电话。

  只是郁闷了一下子,她心情又放晴了,两手举着那盒创口贴,借着树缝下不太明亮的光线看了又看,又举着那张纸,盯着上面他写的三个字,仔仔细细地瞧。等瞧够了,她从包里拿出挂在钥匙扣上的小剪刀,沿着他的字迹把字剪下来,其他的部分都扔掉,只把他的三个字装进创口贴的盒子里,一并收藏进了她那个平平无奇却镶了红宝石的包包里。

  她喜欢宝石,所有宝石里,最喜欢红宝石。

  景召就是最漂亮的那颗,浓烈又好看。

  粉色的电瓶车穿梭在绿荫之间,女孩子的珍珠耳坠被风撩起,轻快的歌声慢悠悠地回荡:“大兔子病了,二兔子瞧,三兔子买药,四兔子熬,五兔子死了,六兔子抬,七兔子挖坑,八兔子埋……”

  *****

  轰隆!

  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已过十点,平日里热闹喧嚣的步行街今夜空无一人,雷电劈个没完没了,电光闪得路灯都失了色,远处老旧的居民区里传来小儿的夜啼声,歇斯底里。

  大雨在造作,把城市颠倒,人也在造作,把人性颠倒。

  “你们不要过来。”

  雨声里,女孩子的声音瑟瑟发抖。

扮乖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扮乖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扮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扮乖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