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什么?”

  “南城死了一人,就在昨晚。”贺佩玉两眼乌青,她一夜未睡,俞秋露也有些疲惫。

  “他的出生时辰?”储娇闭眸思索。

  “七月二日。”

  储娇睁开眼睛,“找八月二日出生的人,保护起来。”

  贺佩玉不解,俞秋露已经听话的出去寻找,贺佩玉哭笑不得,家里一个儿子对储娇言听计从,偶尔回去开心的不得了,偶尔回去垂头丧气。

  悲喜都在储娇身上,她的手下对储娇更是言听计从,人家还是她大嫂。

  季星麒靠在大理寺门边,十分不情愿,“申院长叫你回去。”

  “呦!辛苦季四了。”

  “储娇你不要不识好歹!”季星麒的脾气一点就着,储娇对此乐此不疲,逗弄季家人现在成了她的快乐。

  储娇看向一眼不到头的书卷,“申院长?”

  “别问我,国师让你看的。”申院长背过身去。

  “他要我的命。”

  “哦?要的话储相会给吗?”南熏一身月牙白衣袍,领口处的小太阳异常明显。

  储娇:我给你个大头鬼啊!

  “女皇说了,十八岁储相是要管理大理寺的,还有一年的学习时间,储相千万不要荒废。”略沙哑的嗓音句句敲击在储娇的心头上,

  “她呢?”储娇指向幸灾乐祸的季星麒。

  “自然是一起学习,右侯没有时间管教,本国师自当代劳。”

  季星麒顿时石化,她就不应该站在门口,储娇也不会看到她,她也不用留下来陪储娇,悔呀!

  如冰拿着大扫帚打扫院子,季才捧着书卷路过,不久后空手返回来。

  “如冰,我帮你吧!”如冰侧身躲过,“你拿不动,它特沉。”

  季才一怔,温柔的笑笑,“我就是看着瘦小,我来吧!”

  如冰坚持不给他,季才神情落寞,“你也嫌弃我弱吗?”

  如冰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安慰他,瞥见过去的承轩,“承轩!”

  “师姐叫我?”

  “对,你陪着季公子随意逛逛书院,我把院子扫了。”

  承轩嘴角的笑意加深,“季公子,请吧。”

  季才点点头,跟着他离开。

  储娇从墙后面探出脑袋,“如冰姐,如冰姐。”

  如冰四处寻找声音,发现拱门墙上的储娇,“国师让你看书卷,你怎么跑出来了?”

  “嘻嘻,我看不下去,我们出去看看吧,昨日南城死了一个人,我们去出事的地方看看吧!”储娇说的如冰心里痒痒的,她早就想去看了。

  两人刚刚坐在墙上,储娇最先跳下去,对如冰张开双臂,“如冰姐别怕,我宽厚的臂膀接住你。”

  如冰看她细小的胳膊都没有凳子腿粗,她可不敢让储娇接住她,下去的瞬间她瞥见一抹月白色。

  储娇拉住她跑,跑到大街上才停下,如冰慢悠悠的指着后面,“国师好像看到我们爬墙了。”

  储娇向后面瞧了瞧,“没事,别怕,就说我们心系案子,无心看书卷。”

  如冰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对吧,她好像不用看书,对了,她的院子还没扫完呢!

  “新炒的栗子,好吃不贵,过来尝尝吧!尝尝不要铜钱。”储娇架不住小贩的热情,扯着如冰的袖子跑过去。

  一人拿着一份糖炒栗子离开,远处一堆人围在一起,储娇拉着如冰又跑过去。

  “储相,我们不是出来查案的吗?”如冰发现事情有些偏离轨道的发展。

  “嘿呀,我们去看看,说不定无形中就把案子给破了呢!”

  两人挤到前面,不是储娇所想的吐火,说书,胸口碎大石。

  而是一个中年女人,她跪在地上哭的伤心,地上白布盖着一个人。

  储娇绕到女人正面看清她,夏玲,储娇抬头正撞进储泽霖的眼中,“二哥,给。”

  储娇递出糖炒栗子,二哥家的事就是她的事。

  储泽霖一挥手,栗子咕噜咕噜滚落一地,储娇诧异的看向地上,储泽霖也没想到会洒,他只是想推开。

  “回你的丞相府,不要在这里捣乱了。”储泽霖的眉眼极冷,如冰望着他,对自己亲妹妹都这样,说不出的帅气啊!

  储娇咬了咬下唇,安静的退到一边,如冰剥好的栗子放到储娇嘴边,她嗷呜一口吃掉。

  她要看看她的好二哥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

  “你说你爹喝了储家的药材,可有证据?”

  “当然有。”夏玲从步衣中掏出一个布包,撩开略微凌乱的头发。“我在你这买的伤风药,回去熬给我爹喝,然后他,呜呜!”

  夏玲掩面哭泣,储娇不屑转头,演技太差,还不如云川的演技呢!

  储泽霖示意掌柜去检查一下,弥勒佛掌柜捻起药渣闻了闻,起身回到药房对了对账簿,每笔药材的去处他们都有记载。

  “二少爷,确是咱家的药。”

  夏玲哭的更加伤心了,“爹,我对不起你,前脚丢了官,后脚又让你丢了命。”

  储娇忍不住了她要先捶夏玲一拳,害她丢官的是她储娇,有本事她找她,找储家做什么?

  如冰按住她,对储娇摇了摇头,储娇看到袖子遮挡下夏玲阴狠的眼神,她就是冲着她储娇去的。

  “你要如何才能作罢?”储泽霖放轻语气,既然是储家药房的责任,自是要赔偿。

  “当然是你们关上药材铺子,都喝死人了还卖药材,害死更多的人吗?”夏玲咄咄逼人,丝毫不退让。

  储家药材铺数十家,哪能说关就关。

  围观的百姓开始对药铺指指点点,不管是否买过药,看热闹的本性显露无疑。

  “夏玲你胡说八道。”储娇冲过去掀开白布,是他,那位老爷爷,她原本以为夏玲随意找的演员。

  “夏玲,这是你爹?”

  储泽霖拉住储娇的手,死者为大,她不应该掀开白布,“储娇你不要胡闹。”

  “二哥,我没有胡闹,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储娇甩来他得手,“夏玲,这是你爹吗?”

  夏玲被问的一愣,众人也在看她,“是我爹,大理寺那有记载,你一查便知。”

  储娇笑了,事情那就好办了!

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救命!疯批夫郎总想杀本妻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