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司修走向丫鬟,啧啧惋惜道:“苏姨娘安排的吧,你说你怎么这么眼瞎去给别人当炮灰呢?”

  “王妃请你注意言辞,来人,抓起来!”

  “慢着!如果我能证明这一切都是诬陷呢?”

  司修也不废话,当即脱下了喜袍递给那御林军:“麻烦你检查下!”

  那人也不客气,用力撕开,结果里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请问,你说的九凤在哪里?指给我看看?还是你真得见到了一件绣着九凤的喜袍,可是并不是我这件,毕竟陆府待嫁的女儿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边建议皇上派人去陆府好好搜搜呢!”

  御林军首领也不是个傻的,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那面色苍白的丫鬟,当即下令:“去陆府好好搜查!”

  “可……可是王妃还藏着皇宫的地形图,这是奴婢亲眼看到的!”

  “来人,把玉如意拿来!”

  司修当着众人的面将玉如意掰开,里面果然藏着一张牛皮纸。

  那丫鬟激动的跳起来:“看啊,你们快看,真的是地图!”

  御林军首领接过递来得的牛皮纸,认真的看着,随后倒了一口气,回头看着那丫鬟:“你知道未脱奴籍的人贸然构陷谋逆之罪该当何罪吗?”

  那丫鬟点头:“奴婢知道,该当死罪!”

  “哼,死罪?轻了,是诛三族!这份地图根本不是地图,而是山水图!”

  哗啦,首领将所谓的地形图扔到了那丫环面前。

  丫鬟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怎么会这样,她昨晚明明看着玉如意掉出来,并没有碎裂,陆木槿还毫无发现的把玉如意放回去的。

  “诛三族啊,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不要为了一些不值得的人把所有亲人的命都给搭进去了!”

  陆府中,陆尚书还在跟一众前来道贺嫁女儿的挚友喝酒。

  苏婉诊和陆清儿坐在院子里,惬意而舒心的等待着陆木槿被抓的好消息。

  “娘,你说这次真得能扳倒那个女人吗?”陆清儿还是有些忐忑的。

  苏婉珍拍拍她的手,得意道:“放心吧,谋逆之罪,不死也脱层皮,何況那嫁衣是穿在她身上,玉如意也是柳如烟的陪嫁,都与我们没关系!你呀,只管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她被处死后去用安慰的名义接近夔王爷,把属于她的一切都夺回来。”

  话音刚落,一众穿着盔甲的人直冲入院。

  母女两人一跳,急忙迎过去:“你们是谁,你们来干什么!”

  “进去搜!”这些御林军根本不搭理她们,直奔入屋,一阵翻箱倒柜,最后在陆清儿衣柜的最下面找出了一件喜袍!

  哗啦一撕!

  夹层里赫然绣着九凤图。

  追进来的苏婉珍脑子轰隆一声,瞬间空白,这,这不是她送给陆木槿的那件吗?为什么会在清儿的衣柜里!

  “陆夫人,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之前去王府搜查的御林军也赶来汇合了,一露面就将那面色死白瘫如烂泥的丫鬟扔到了苏婉珍面前:“陆夫人,你的这位丫鬟可是什么都招了,你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苏婉珍一口气上不来,她呼吸困难的掐着自己的脖子,不甘心的看着这一切,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噗!急火攻心之下,一口血从嘴里喷出来!

  “娘,怎么会这样,大人这些都不是我干的,都是我娘做的,跟我无关!”陆清儿慌乱的急着撇清,被首领和苏婉珍绑在了一起:“这些话留着去大牢里说吧!”

  “娘,娘,救我,我不要去坐牢。”陆清儿惊慌的挣扎着,苏婉珍面如死灰,一声不坑。

  “你们,你们干什么!”陆尚书回来时看到了被押上囚车的妻女,赶紧扑过去。

  “陆尚书,您要是觉的贵夫人有冤屈尽管上达天听去上诉。”

  “爹,都是陆木槿害我们的,都是她!”

  兵丁门推开陆尚书,压着两人走了。

  喝的醉醺醺的陆尚书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都成定局。

  不,他要去找陆木槿。

  陆尚书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王府跑。

  “陆木槿,出来,你这个不孝女给我滚出来!”

  司修从门里出来,在台阶上高高在上的睥睨着陆尚书。

  “爹,你是来给妹妹和姨娘求情的?可是这案子是皇上亲自参与的,女儿可不好干预啊,对了,我还打算去告御状,苏姨娘害死了我娘亲,要不,爹你也跟我一块去吧。”

  证据确凿。三日后,苏婉珍和陆清儿因为谋逆之罪被判斩立决,陆尚书因为监察不力被革职。

  因为安国先祖有规,一人做事一人当,所以司修并无株连之责。

  行刑那天,司修穿着精美的王妃朝服来到现场,她高高在上的看着穿着囚衣被按跪在待斩台上的苏婉珍母女,缓缓勾起了唇角。

  “大夫人,你听过天道轮回,善恶有报吗?”

  面对死亡没有人是不害怕的,陆清儿看着司修像是看到了希望,不停的朝着她猛磕头:“姐姐,你救救我吧,我是无辜的,求你救救我吧。”

  “当年柳如烟求你母亲放过她的时候,你母亲放了吗?”

  “陆木槿,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杀了柳如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杀她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司修听着苏婉珍的话好笑的哈哈大笑起来:“苏婉珍,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不是什么!苏婉珍错愕的瞪着她,巨大的绝望感潮水般崩腾而来,彻底砍断了最后一根弦。

  她发出一声极不甘心的痛苦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然而丨会子手手起刀落,一切都平静了。

  司修看着两颗咕噜噜滚下的东西,没什么喜怒的勾唇笑了笑,转身慢悠悠的走向自己的马车,一上车就有些犯困,她眯着眼在晃悠的马车里慢慢晃着,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手心里有一颗金色的玉珠子,自己也不在王府的马车里,而在一个陌生的空间系统里。

  “叮咚,欢迎宿主完成任务归来,告诉我,现在感觉如何!”

  “什么感觉都没有!能让我看看后续吗?”

  “当然可以!”

  画面徐徐展开,苏婉珍母女死后,陆家彻底败落了,昔日的荣光成了过日云烟,一切充满着萧瑟和灰败。

  司修消失后,夔王爷顾庭深还没来得及赶回来,边关突然敌袭,皇上立即颁发口谕让顾庭深立即领兵十万即刻出发边关不得耽误。

  皇命难违,顾庭深只得立即披甲出征,战至半途时,一个细作混到他身边告诉他:王爷,王府传来消息,王妃病逝了。

  突然听到这个噩耗让顾庭深一心奋战的心出了裂缝,细作联合外敌就趁此机会将他横扫下马,等到他意识到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

  夔王爷薨!

  心里空荡荡的,司修皱眉看着这个空旷的空间系统。

  “这个位面我不想记得,能帮我消除记忆吗?”

  “当然可以!”

  系统出手,然后bug、bug,记忆消除一半,好在悲痛的结局那部分忘记了。

  司修无语的看着系统“另外我总觉得你是个被系统界开除的差生。”

  “我说过了,我是杠把子,杠把子…”系统的声音萎了,片刻才委屈吧啦的说:“你怎么这么讨厌!”

  “嗯,我讨厌!”

  系统无语了,你就这么毫无互动性的吗?

  “算了,你去完成任务吧。”系统了无生趣的说,并且有一丟丟羡慕别人家的宿主,当然他不会说,他怕自己被司修打死。

  司修醒来发现居然躺在一条臭烘烘的小巷子里,身上还有不少的伤痕。

  “我说宿主呐,这一次你的任务就是要到大理寺卿顾玉的休书,还有去北海找到遗忘草服下忘掉顾玉这个渣男,故事背景我简单说下,就是原主是个女飞贼不过盗亦有道,从不偷穷人的,只偷为富不仁之人财,结果这群有权势的富人就集合起来去上告了,于是上头就给了顾玉任务要他限期捉拿女飞贼千月,但是顾玉没证据,于是就跟千月结了婚,千月后来爱上了顾玉,也放低了警惕心,结果被顾玉那个渣渣找到了破淀,挖出萝卜带出泥的搜集了一堆罪证,大义灭妻的把千月关入了牢里,最后还亲自问斩自己的老婆,于是原主恨啊,死的时候就希望你来要到休书,然后服下遗忘草忘掉这个渣男。”

  “不需要干掉渣男?”司修纳闷。

  “不用,我估摸着原主死的时候还有点爱这个渣男,所以只想要个休书和忘掉他就行了。““这简单!”

  系统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也太天真了,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不怕告诉你,这个世界的攻略人物是隐藏的,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攻略人物是谁,但是你一旦攻略错,就要扣一片晶片,所以你自求多福啦!”

  Biu,系统溜得飞快。

  奶奶个熊的?攻略人物居然是隐藏的?

  司修倒吸了一口气,缓缓从地上坐起来,抬起手看了看,血呼啦扎的,她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是一枚非常精致的玉佩,上面还带着自己的温度,估摸着是偷来的。

  “快,那个女贼在那边呢!”

  声音从前方传来,司修抬头就看到数十个家仆打扮的男人,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棍子朝她的方向狗扑一样飞奔过来。

  司修也不顾上身上的痛了,转身就跑。

  该死的巷子,七拐八绕的,身上的伤口好像裂开了,疼的受不了。

  司修情急之下直接推开巷子边的一户人家,进去了才发现房子居然是空的,非常好。

  司修手捂着腰上的伤口,踉踉跄跄的跑进了屋子里,那些家仆的追赶之声也越来越清晰了。

  “该死的,干啥不好,要当贼!”

  晕眩之感越来越严重了,司修匆忙之中看到了开着的地窖门,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关上了地窖门。

  地窖里没有光,司修用手摸到了粘腻的血液,都是自己身上流出来的。

快穿之黑月光雄起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快穿之黑月光雄起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快穿之黑月光雄起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快穿之黑月光雄起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