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赵极和徐飞被突然出现的异兽惊得呆住,几乎同时仰脸观看。

  “果然是夔牛!它不是在东海流波山吗?何时到了员峤上古战场?”徐飞脸色苍白,失声叫道。

  眼望面前十几层楼高的魁伟身形,赵极也不禁瞳孔一缩,迅速搜索相关记忆:

  相传,世上一共有三头夔牛。第一头夔牛被黄帝所杀,它的皮做成了鼙鼓,骨头制成了鼓槌,敲出的鼓声震耳欲聋,气势磅礴,响彻五百里之外。黄帝从此威震天下。

  第二头夔牛被秦始皇派大将王翦诛杀,同样做成了鼙鼓。王翦因此如得神助,横扫三晋,攻灭楚国,建立了不朽的功业。

  而关于第三头夔牛,却无任何记载。莫非就是这头?

  这时,夔牛用它的独足撑地,俯下兽身,一双水缸大小的眼睛向水潭边扫视过来。眼中射出浓烈炽热的白光,令人不敢逼视。

  赵极却狂喜莫名,他发现夔牛在找玄黄道果!

  是啊,玄黄道果既为天地至宝,附近怎可能无异兽守护?现在终于明白了,是夔牛!

  夔牛之威能,可比肩烛龙,有夔牛守在这里,就算鬼神也不敢靠近!

  妥了,这把徐飞死定了!

  现在只需想办法,带白灵儿逃走便可!

  夔牛终于发现玄黄道果不见了,鼻息咻咻,滚滚的雷声咆哮而出。

  赵极的如意算盘还没打完,忽听剑鸣嗡嗡震响,方术剑挣脱了他的控制,掉落于地。

  徐飞大喜过望,伸手一招,方术剑鸣响着,飞回他的掌心!

  剑怎么脱手了……

  赵极忽然想起,黄帝用夔牛做鼓,所击败之人正是蚩尤。据说黄帝连击夔牛鼓九下,蚩尤便被震慑住,再也无法飞天遁地,继而被捉住杀死!

  原以为来的是助力,没想到是克星……

  “夔牛,玄黄道果被本小爷吃了,你能奈我何?哈哈哈!”徐飞夺回方术剑,自信心爆棚,狂妄地叫嚣起来。

  话音未落,方术剑便再度泛起五色神辉,阴阳轮转,五行八卦交替移位,寂灭的气息波动从剑身喷薄而出,却突然凌空一转,袭向赵极的右手伤处!

  “太特么阴险了!”

  赵极心中暗骂。

  此刻他的右手腕受伤,仅能勉强揽住白灵儿,这若是被击中,哪怕仅是被剑光波及。手腕伤上加伤,说不定就此废了!

  不知是否听懂了徐飞的话,夔牛怒不可遏,牛眼圆睁,喷出的白光无限加强,如太阳般炙烤着大地,草木瞬间枯萎并燃烧起来。紧接着,环绕它的无边黑雾,从半空中悄然滑落。

  只听“轰隆”一声,赵极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被轰飞了出去。速度之快,竟让他的衣衫划出了破空声!

  这个速度,摔在地上非死即残!

  他忽然闻到缕缕女儿香,扭头看去,发现陆琪就在身侧,正与自己齐头并进地飞行。

  再看她那单薄的小身板,一摔之下必死无疑!

  此女被老爹出卖,又被师兄坑蒙,虽然害过自己,毕竟年纪还小,或许是懵懂无知!

  算了,帮她一次吧!

  右臂紧紧搂住白灵儿,左手探出,扣住陆琪的腰带。

  不久之后,重重的落地声轰然入耳,彻骨的剧痛瞬间袭遍全身。

  纵然有杀神黑袍加身,也将赵极摔得七荤八素,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错位了!

  ……

  一个时辰后,

  员峤山,盼归谷,思秦园。

  盼归谷,位于员峤山的半山腰上,与山顶终年不停的沙尘天气截然不同,此处环境清幽,风和日丽,宛如世外桃源。

  思秦园藏在盼归谷的深处,墙外绿竹环绕,园内泉水叮咚,一片静谧之中,时而有几声清脆的鸟鸣传出。

  园门虚掩着,门楼上两盏小小的红色灯笼随风摆动。

  突然,灯笼里的灯烛燃尽,灭了一盏。

  很快,环佩叮当,一名容貌纯美的白衣少女走出园子,将门楼上熄灭的那个灯笼取下,更换灯烛,重新点亮。

  正待转身进园,道旁竹林的暗影里,快步走出三名老者,冲她恭敬地施礼。

  “麻烦姐姐禀告进去,就说神人陆长友、李千乘和散仙杜百翔求见!”

  说话之人陆长友,正是陆家老祖。他长得矮墩墩、胖墩墩,面白无须,开口说话就笑。不过此刻却满脸愁容,强作欢颜。

  白衣少女皱了皱眉,一脸嫌弃道:“都两天了,你们怎么还没走?”

  陆长友强挤出笑脸,解释道:“事情攸关重大,想烦劳姐姐禀告你家主人,请他……”

  白衣少女毫不客气地直接打断,娇叱道:“主人已经说过,少来烦他!”

  不等三名老者再说什么,少女纤腰一扭迈步进园,嘭地一声关闭了园门。

  此三人是何等修为,又都是何等身份?

  但被一个小丫头折损颜面,只能默默地忍着,都不敢作声。杜百翔老脸一红,露出愤愤不平,却也一闪即逝,没有更多的表现。

  “怎么办?”

  三张老脸,六只老眼,惨然相对。

  李千乘尖着嗓子唉声叹息:“回去通知各大势力,都散了吧!”

  杜百翔声音也不大,仍很粗豪:“要不然让大家部署在上古战场之外,守株待兔?”

  陆长友胖脸露出愕然:“听你俩的意思,不管怎么安排,都得我去通知呗?”

  李千乘和杜百翔一齐点头:“要不然呢?”

  言毕,三人相视苦笑。

  忽然,远处响起嗡嗡声,这是御剑飞行时,剑身的破空声!

  谁这么胆大,敢在盼归谷御剑飞行?

  抓住此人,先暴打一顿,然后向思秦园邀功,说不定此间主人一高兴,就能接见我等。

  三人不约而同,在路中间摆出个“品”字型,准备随时出手拦截!

  须臾后,一名青年从飞剑上跳下,动作有些急躁,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杜长友等人将来人认出,一齐惊问:“徐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徐飞满脸是泥,浑身衣衫尽碎,走路一瘸一拐,要多惨有多惨!

  他也是一愣:“老三位,你们怎么在这儿?”

  “别提了,血幕之主和获得血幕印记的那个小女孩,跑进了山古战场,我们不敢擅进,便过来求一个准入许可。却没进去门!都来两天了!”

  陆长友深深叹气,“听我家晚辈大犀说,徐公子曾在三户村与这二人打过招呼!”

  “是他们!”

  徐飞眉头突地一跳,沉声道,“你们先别走,这里等我!”

  霍地推开了园门,大喇喇地冲了进去。

  ……

  赵极足足躺了两个多时辰,直到疗伤药完全发挥作用,才勉强坐起身。

  落地速度太快,让地面的沙尘变得坚似钢铁。

  若仅是自己摔落,绝不会这么惨,

  他怀里抱了一个,左手还托着一个,凭空多出一百来斤,当真摔得不轻!

  “谢谢你救我!”陆琪低着头,轻声道。她仅仅裙摆上沾了点尘土,无伤无痛,状态良好。

  赵极没理她,忙着从拼图平台里购买外伤药,给右手腕的伤处换药。

  “小琪来帮你!”陆琪要帮忙包扎,却被拦住。

  赵极的右手伤得不轻,数条经脉割断,肌腱严重受损,即便痊愈,也将留下终身残疾。

  对待陆琪,自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能救她一命,已经是大慈大悲了!

  陆琪泫然欲泣,委屈道:“小琪好歹是公认的东荒玉女,也不给留点面子么?”

  “玉女?呵!呵!”

  赵极冷嘲热讽,“一心想倒贴也就罢了,还琢磨着加害宗主之女,谋夺正位?”

  陆琪叹了一口气:“女孩终归是要嫁人的,徐家势力极大,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抗拒的了。想不被欺负,当然得去争取正室。难道你的女人们,都安分守己,不争宠么?”

  作为没有女朋友的人,赵极被问得哑口无言,他完全不清楚女人的心思。但想到在华夏时看的宫斗剧情节,顿觉自己无力反驳。

  也许,心思单纯的女子,在这个世界活不下去。

  理解归理解,可当他看到右手腕上的伤口,心底便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杀戮冲动,似乎只有将面前这个少女撕碎,才能消解心头之恨。

  这是饕餮给他带来的想法!

  陆琪却毫无察觉,嘴里仍唠叨个不停,言辞里还带着傲娇,时不时摆出她东荒玉女的架子。

  赵极那种欲除之而后快的杀戮冲动,越来越强烈,几乎不可遏制。

  终于,他霍地站起身,大步向远处走去。

  陆琪娇呼,小跑着跟上来,颤声问:“你要去哪里?”

  “别跟着我,否则杀了你!”赵极低喝。

  陆琪小脸一白:“天还没亮,小琪一个人在这里,会被异兽吃掉的。还不如被你杀了呢!”

  这倒是实情!

  赵极霍然转身,狠狠盯住陆琪,喝道:“倘若再敢害我,我一根根掰断你的手指,斩去你的手脚,用你的头骨做酒壶!”

  果然,发一顿狠话之后,感觉浑身舒畅了,那种杀戮的冲动也消减了不少。

  “小,小琪记住了,若再起害人之心,甘愿被千刀万剐!”陆琪吓得浑身发抖。

  赵极忽然听到远处沙沙作响,似是人的脚步声。

  如果不想暴露行踪,最好的办法是杀了陆琪。无论放,还是带着身边都极度危险!

  但他终究下不去手,心中默默道:“我还需要时间适应,但愿不会因此犯下大错!”

  随即低喝:“我说到做到,绝非吓唬你!走,跟紧我!”

天道拼图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天道拼图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天道拼图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天道拼图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