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玄通学院的学员来自于五湖四海,什么种族都有,所以学院必须处于绝对中立,也必须保持绝对中立。

  中立不代表不与外界交流,就像奉天城不会拒绝与各大势力交涉一样,他们只不过是保持一个与外界关系友好,却不联盟的程度。

  这种关系很微妙,也很难把握,所幸,能继任院长职位的都是善于应变之人,否则学院也不会屹立在大陆这么久还依然守护着初心。

  在明眼人眼中,玄通学院实质上更像一个比较负责任的大型幼儿园,说负责任主要因为学员不小心死掉学院会通知家长。

  是的,没错,修行世界的人对于负责任的标准就是这么低,因为这起码比让孩子无人问津的死在残酷尘世中要好上许多。

  当然,家长要求标准低,学院可不能对自己的要求也低,虽说是幼儿园,但也得尽到幼儿园的本分,学院可从没忘记过自己真的授业内容——让这群巨婴以最快最安全的方式融入尘世之中。

  融入的先行条件是接触,只有接触过才知道如何融入,关在学院中让这群巨婴闭门造车明显不是正确的融入方式,所以学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找几位空闲的前辈,分别带领一批学员去亲自经历红尘中的事件。

  这其中又以城池悬赏的剿匪任务、保护商会运送贵重货物、扫除对民众危害较大的邪修三种可能发生战斗的事件为主。

  秘境虽然也是实战场所,但只能满足与天斗与地斗两种条件,至于与人斗……三十岁以下青年们的简单思维明显不满足与人斗的要求,他们大多数只知道拼实力,而红尘之中多数拼的是算计。

  当然,这不是说青年没有算计,只不过他们的算计太过简单,譬如组成反季无常联盟就是算计。

  可之后呢?直接让高阳平带着三个人给怼的找不到北,在没成型前就直接给打个半残,让他们即使过后聚集起来也没有与自己一方硬憾的资本。

  他们也不知道迂回或者用点心计,就知道个人多势众,结果还不知道提前聚集在一起,就这他们能成事才有问题。

  相比于算计这一方面,高阳平堪称同龄人中之最,在他眼中,大部同龄人的智力线都相当于孩子,想怎么耍就怎么耍,唯一要注意的不过是孩子们还没长齐的乳牙而已。

  而学院给出的外出试炼就是让学员们亲身体验算计,学会如何算计,即使他们达不到高阳平这种近妖的高度,起码也得让这群孩子上升到正常智力线,省得以后被坑死还说自己在玄通学院学习过,这锅学院可不帮他们背。

  老院长对高阳平的想法很是满意,不由的点头称赞道:“小计谋,大算计,好主意。”

  高阳平谦虚回应:“前辈谬赞,若您不是处于学院之中,想必您会有比晚辈更好的见解。”

  “呵呵,你倒是会说话。”老院长不可置否的笑笑,随后问道:“如果他们管我强行要人怎么办?我总不能一口回绝吧?”

  “他们真能拉下脸要人肯定早就要了,哪能等到现在。”高阳平对这五座城池的做法非常不屑,征兵哪有那么多麻烦,直接说明白福利待遇把人拉走就行。

  学院敢不给人?谁给你们权利不给人的?是不是又分不清自己什么身份、搞不清谁是大小王了?

  可能会有人说这样征兵太过霸道,可霸道又如何?有办法解决吗?可能会有办法解决,但老院长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与城池相比,学院终归是处于弱势的一方,面对强势者他们只能服从或周旋,却不会有任何话语权。

  明明有最快捷方便的办法,那五家城池却选择走正轨流程,让高阳平不屑的正是这点,不懂利用自身优势的人在他眼里通通都是愚蠢。

  其实这也不怪那五座城池,他们哪有什么征兵经验,征兵都是被逼出来的,哪能想到还有强行征兵这一做法,他们又不主管军事,对这方的了解也就比普通人强一点点罢了。

  高阳平把五大城池鄙视了一通,笃定的跟老院长说道:“他们要是强拉人您就说学员并不完全归学院管理,让他们找门派和学员家长沟通去,以他们现在使用出的手段来看,他们绝对会放弃这一想法,只能接受试炼的提议。”

  “这点我也想到了。”老院长点点头,话锋一转,有些无奈的说道:“但是门派的人就要来过了。”

  “啊?”高阳平一愣,怎么就门派的人要过来了?来哪?这是哪个门派这么闲?没事瞎溜达也就算了,咋还专门赶在这时候溜达?你们是想闹哪样啊?

  老院长颇为头疼的解释道:“我三个多月前派人邀请八大原始宗派十一月份来学院交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月份左右他们就能到,而且现在可能就在路上,现在想派人再通知他们估计是来不及的,主要我也没想到会突然遇见这档子事儿……”

  高阳平听完整个人都不好了,懵逼半天才憋出一句吐槽:“您是不是闲到了……”

  “这个怎么说好呢,唉……主要还是事出有因。”老院长郁闷的叹了口气,当下就把邪灵之事大概叙述给高阳平听。

  当初老院长让李天权保密是怕被有些脑子不够用,或者脑子太够用的学员听到,因为这条消息可能会引起不知内情的人的恐慌,从而导致学院再次陷入不必要的紧张。

  而说给高阳平听则没关系,因为他一向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而且他也不会用这条消息做任何对学院不利的举动。

  但这并不是老院长信任他的理由,至于为什么这么信任他……嗯,大概因为老院长认识高阳平他爹,如果这狐狸脸敢捣乱他可以硬核找家长?

  不管各种理由信任,反正绝对不会因为高阳平的真诚,没办法,谁让这货就没能长出一副让人放心相信的面相呢……

  “大部分门派内部都发现了邪灵!?甚至有些邪灵还在城池周边潜伏!?”高阳平难得的收起笑容,换上了震惊的表情问道:“是谁家这么大的手笔?明虞谷还是谪仙教?他们是自取灭亡吗?”

  明虞谷和谪仙教是已知的比较出名的两个邪修门派,在高阳平看来,偷偷放邪灵这种事也就邪修能做出来,可这图个什么啊?怕被大家忘了所以怒刷一波存在?有病吧?同时挑衅这么多人这不是老寿星嫌命长,找死呢吗?

  “都不是。”老院长否认了高阳平的猜测,紧接着道:“实际上,我所说的大部分门派中也包含了邪修。”

  包含邪修……也就是邪灵事件并不只针对正派人士,而是把所有人都包含在内?

  可这……图什么呢?最多就引起个骚动,难不成还能挑起战争……不成?

  战争!高阳平脑中灵光一闪,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正道人士因为邪灵事件去找邪修们进行武力理论,吃了闷亏的邪修拎着刀出来报仇,可城池与城池,种族与种族之间呢?

  凭什么人族不能有脑子不清醒的城池,以为是妖修们在故意使坏?凭什么妖修不能脑子不清醒,认为人族要打破曾经许诺和平的誓言?

  世间一向不乏被愤怒冲昏头脑者,即使他们是城主,即使他们是领袖。

  “原来如此……”高阳平低声自语,他现在知道为什么兵城要让农城自行征兵了,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邪灵事件的骚动所引起的变数。

  低语声并未瞒过老院长的耳朵,他赶忙追问道:“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是。”高阳平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道:“只是猜测,不一定准确,说出来也只能惹您发笑,依晚辈看还是不污您耳朵的好。”

  “哦?”老院长深深看了高阳平一眼,意味深长的问道:“真的是这样吗?”

  高阳平并没回答,反倒迎着老院长的目光反问道:“您认为呢?”

  老院长盯了高阳平良久,忽然摇头发笑,略带深意道:“我认为你说的对,不该听的就不要听,免得污了耳朵,你说呢?”

  高阳平也笑了,点头保证:“您说的对,放心吧,晚辈也绝不会去污别人的耳朵。”

  笑过之后,高阳平却忽然问道:“您是不是也想到了?”

  “不,我没想到。”老院长果断开口否认。

  但否认过后,他又开始深深叹气,低下脑袋仿佛自责似的说道:“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把发现邪灵的消息散播出去,现在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情况发生……”

  还没等老院长说完,高阳平便急忙打断道:“您可千万别这么想,在晚辈看来散播出去才是好事,起码现在一切都摆在明面,顶多乱一阵子就结束了。”

  “真的吗?”老院长有些茫然,显然,关于散播邪灵消息的问题他给不了自己答案。

  “真的。”高阳平肯定的点头,随后又赶忙补充一句:“起码在邪灵一事上您的决定非常正确。”

我家师兄才是坑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我家师兄才是坑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我家师兄才是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我家师兄才是坑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