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朱楼异志 > 第三卷:该想的人去想 第144章:决战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加入收藏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灵宝这番话说得毫无回旋余地。农能面显怒容道:“灵宝,这里是你说了算吗?你不过是白溪村请来助阵之人,怎能决定村民们的生死?如果不答应我方才提出的条件,那么我将指挥军阵杀入村寨,不放过任何一人、亦战至最后一人。”

  这时白溪上前一步摆手叫道:“大家先不要激动,事关白溪村全体村民的生死存亡,一定要慎重决定。我身为族长,应为全体族人的安危着想,此事要听听大家的意见,看看村民们愿不愿意就这样死在军阵的刀下?”

  这位族长显然是想谈判,他害怕决战一起,他的儿子白溪虹首先就有性命之忧,而且他自己也怕死啊。只要答应了农能的要求,那么白溪村的危机就算解除了,而且他也很清醒的意识到,只要这么做了,全体村民以后也无法再指责他白溪什么,等到众高人一走,他白溪家仍然是族长。

  可是白溪又不好公然先答应,所以提出要征求全体村民的意见——如今有可以不用拼命的选择,那么大家还愿不愿意再与流寇拼命?这么说话,倾向性已经很明显了。但白溪可没有这些高人的本事,能将话声传遍村寨中所有人家,只有守在寨墙附近的枪阵战士以及流寇们听见了。

  还没等众高人说话呢,枪阵中就有村民悲愤的喊道:“白溪,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我们绝不能放过这些杀人凶手,一定要为家人与族人报仇!”

  近处的田逍也开口道:“白溪。你打算答应那些凶手的谈判要求,还要召集族人去商议吗?万万不可如此。我们没有权力饶恕他们!况且若此时召集族人说这种事情,只会徒然动摇军心,你就不怕谈判未成、让敌人趁乱杀入吗?”

  这时农能亮出手中飞剑,又上前两步道:“何必召集全族商议那么麻烦呢?如今能决定白溪村全体村民存亡者,就是你们几位高人,只要你们此刻点头答应,事情就可以这么决定。我等皆已陷入绝境,为何不共同寻求生机。难道非要同归于尽吗?”

  宝玉又开口道:“农能,你想得倒美!难道那些村民就白死了吗?如今陷入绝境的是你们,并非白溪村。你们两次袭击村寨皆被打退,如今伤亡近半又饿了一天多,根本就无力再决战。难道解下面具恢复了军阵身份,就能改变事实不成?

  按你的说法,洗脱流寇的身份凭空编造谣言。宣称是山膏族勾结流寇洗劫白溪村,被你率领军阵所败。如此一来,是想让白溪村放过你们这些仇人,反而嫁祸给无辜的山膏族?这会给山膏族带来灭族之祸,可曾问过他们答不答应?”

  村寨外站了六个人,灵宝、宝玉、田逍都明确表态不与流寇谈判。白溪虹手握长刀一言未发,但他的父亲白溪却是想谈判的,场面一时僵持难决。

  北溪赶紧上前几步,拦在宝玉与农能之间道:“诸位都不必冲动,事关这么多人以及我们自身的生死存亡。需好好商议。不论将来如何追究流寇的罪责,我们今日都应先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

  北溪当然希望白溪村能和流寇谈判。这样既不用死战,他这位来助阵者也不会有什么责任,还能顺理成章的带着比预料中更丰厚的报酬离开。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就听远处传来一声闷雷般的怒吼:“你们这伙罪该万死的家伙,竟然想嫁祸我山膏一族。……想给我们带来灭族之祸,那你们就先去死吧!”

  这是猪三闲的声音,伴随着话声传来,这一片雪地都在轻轻的颤动。惊恐的流寇们转身向身后的高坡上望去,只见挥舞二齿长钯、盛怒的猪头三正向他们狂冲而来。猪三闲并没有手足着地,而是挥舞着宝器迈开大步奔行,但同样施展了天赋神通,浑身被一团炽烈的红光包裹。

  猪三闲身后还跟着一群猪头人,皆像凶悍的猛兽般手足着地发力狂冲,他们配备着样子乱七八糟、但形制却很统一的武器。凶悍的猪头人发起狠来,能撞断碗口粗的树,长长的獠牙能在地上犁出深沟,可他们这次并没有用血肉之躯去硬冲流寇的刀盾军阵,脑袋上都顶着东西呢。

  有的猪头人将一种大型的野鹿头骨像戴帽子一样扣在头顶上,那坚硬的颅骨是一种很好的防护,伸出的鹿角便是刺向敌人的撞击武器。宝玉甚至还看见有一名身材特别魁梧、脑袋特别大的猪头人,脑门上顶着一只犀渠兽的头骨,并用皮带固定在肩背上,犀渠兽锋利的独角刺向前方。

  这些都是山膏族人历年来在深山中猎取的野兽,他们习惯保留这样的头骨,并经过族中历代修士简单的法力炼制,以使其不朽并更加坚固。猪头人将这些头骨绑在脑门上,低下头往前冲时,既是进攻的武器,也相当于防守的盾牌。

  猪三闲这次并没有带太多族人,身后只跟着三十名最为健壮凶悍的猪头人,他们顶着各种各样的野兽头骨冲过来,乍看上去就像不知大葱何处冒出来的各种白骨怪兽。脑门上顶着那么大的东西,双手着地再低着头,连自己的视线都挡住了,他们就相当于蒙着眼睛在冲。

  这是猪头人的战术,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办法,冲锋之前先看一眼敌人所在的位置,然后就蛮横的直线冲过去。需要改变方向或者再度寻找敌人时,抬头再看一眼便是,或者听族长猪三闲的号令指挥。

  猪三闲有天赋神通护体,根本用不着在头上顶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猪头人的听觉和嗅觉都很灵敏,他们能分辨出族长以及那些敌人的脚步声与方位,跟着族长发狠冲就是了。

  当流寇在面对村寨的斜坡上居高临下布成战阵时,竟没有察觉远在坡顶的另一侧,猪三闲带着三十名猪头人也悄悄从山林中摸到了附近,就潜伏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方才众高人说的话,都带着十足的中气或伴随着法力,唯恐村寨中的村民们听不清。埋伏在坡顶后的猪头人,当然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状况。以猪头人的习惯,往年刚一入冬,就会赶着村寨里养的猪、扛着山中所获得各种猎物,下山和白溪村人交换各种所需的物品,然后就躲回深山整个冬天都不会再露面,更别提冒着大雪下山。

  前天猪三闲刚刚带领族人挖走了那么多山薯,并没理会流寇和白溪村之间的战事,就这么满载收获扬长而去,谁都以为他们已回到深山中歇冬,不会再出现了,万没想到此刻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而且还顶着猪头人特有的武器。

  不仅是那些流寇反应不及,就连白溪村的村民们也是惊愕万分,只有宝玉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

  三天前的夜里,宝玉用一根长棍将猪头三抽得满天飞,后来又说服他不要参与流寇攻打白溪村之事,免得招来灭族之祸。猪三闲答应了,宝玉当然很高兴。但宝玉也清楚,不能奢望山膏族为了白溪村与那些凶悍的流寇拼命。

  于是宝玉就告诉猪三闲:“你们真正的敌人,其实不是白溪村而是那些流寇。他们鼓动你们冲进村寨去抢粮食,说是帮你们出一口恶气,其实是另有险恶用心。那些流寇的目标是白溪村的宝物,却让你们顶在前面先去送死,事后还可以让你们顶罪。

  如果你不信,可以在暗中悄悄观望,届时愿不愿意帮忙,由你自己决定。但无论如何,我答应让山膏族人挖走白溪村种在村外的山薯,事后也会将白溪村答谢给我的一件法器送给你。”

  猪三闲就留了个心眼,他让族人们先回村寨,自己却在远方高处暗中窥探。流寇与村民的第一场激战,他正带领族人在挖山薯,所以并没有看清楚。但是第二天黎明前的那场突袭,猪三闲看见了,发现流寇果然另有目的。

  于是他悄悄回村,带领三十名最精壮的族人又摸下了山。他们在远处的山林间渡过了白溪,兜了个大圈子绕到了这个山坡后面,既是在观望动静,也是要搞清楚那些流寇究竟想干什么?。

  假如流寇想屠灭白溪村,对山膏族也不是好事。而就猪头三个人而言,他还等着宝玉送他法器、指点他修炼呢,当然不能让这位小先生出事。这些猪头人恰好听见了流寇想与白溪村谈判,竟打算嫁祸到他们头上,当场就全部被激怒了。

  猪三闲不是说完话才冲出来的,他开口的同时,就已经带领族人奔上坡顶猛冲而来。灵宝见状反应很快,随即就号令那些目瞪口呆的村民,命集合在寨墙内的枪阵也全部冲出村寨,从左右两个侧翼向着流寇包抄掩杀而去。

  前两次激战,灵宝不敢让枪阵离开村寨追击,因为村民们在野外列阵作战不占优势。但现在的情况出现了逆转,猪头人已经从流寇战阵后方发起冲击,看其来势,流寇必然溃阵,这种全歼敌人的机会怎能错过!

  村民们人多势众,只要保持长枪阵型不乱,正可围杀那些溃散的流寇。之所以分成左右两翼包抄,一方面是防止流寇四散奔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猪头人的来势太猛,灵宝也怕他们穿透流寇的战阵而过,接下来会和村民们撞在一起。

  灵宝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从当时的状况来看,还是显得有点慢,因为大家都被惊呆了,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尤其是那些流寇更是乱作一团。当灵宝号令枪阵冲出村寨的时候,猪头人已经撞进了流寇的战阵;而那二十八名流寇排成四队,除了最后面的那一排,其他人还没有完全转过身呢。

  所有人中反应最快的,竟是流寇的首领农能,这位飞虹城的副兵师,可能是在场众人中实战经验最为丰富者。农能听见猪三闲的话以及那些猪头人在雪地里狂奔的声音,他根本就没有回头去看,已然明白今日无力回天、他所率领的手下将全军覆没。

  流寇已经不可能再与白溪村谈判讲和了,他们被猪头人杀了个措手不及,只要白溪村那边不全是白痴,也必然会趁机围剿。又冻又饿已无士气的战阵,在凶悍的猪头人的冲击下必然崩溃。恐难逃全军覆没的下场。

  农能二话不说,挥起一道剑光身形便腾空而起。可怜他身前的北溪根本就没有防备。只来得及侧头避开面门,半边身子连着一条胳膊在血光中飞了出去。

  农能出手太快了,他甚至没听完猪三闲在说什么便飞身挥剑,剑光攻守兼备,将前方离自己最近的北溪劈倒在地。原本以北溪之能,就算不是农能的对手,但也至少能纠缠一番,不会败亡的这么干脆。可惜他站错了位置,也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刚才农能只身一人走到阵前与白溪村谈判,距寨墙十丈外站定;灵宝等人走出来,双方的位置原本相隔七丈左右。后来农能向前走了几步,宝玉也向前走了几步,见两人谈得很僵,北溪抢步上前拦在他们中间摆手劝解。距离农能实在太近了。

  流寇陷入绝境欲谈判求和,北溪是求之不得。他一心在想怎样避免今日的决战,可是猪头人的出现使这种可能瞬间化为了泡影,而农能根本就没给他再说话的机会。北溪站在什么位置不好,偏偏拦在宝玉与农能之间,宝玉也来不及出手相救。

  一切幻想都已破灭。农能所率领的军阵今日将全军覆没,他此刻唯一的打算,与昨夜的北溪一样,就是赶紧逃命。他要抢在第一时间脱离这片战场、避开对方高手的阻击,赶在消息还没有传回城廓之前。回家收拾东西立刻远走高飞。

  农能的反应够快,行事也够果断。他没有转身再与军阵汇合,假如那样做,除了送死之外没有别的意义,猪头人正从后面冲来呢。他飞身而起朝白溪村而去,向着左前方斜掠,避开了正面的宝玉等人,白溪村的枪阵也来不及包抄。

  宝玉的石头蛋呼啸而出,在空中与农能的剑光相击,他也转身飞掠追去。白溪虹手持长刀跟在宝玉的后面,也去追击农能。白溪虹的这个选择倒是很聪明,不用加入混乱的战场,还能显得自己很英勇,但其实非常安全。

  农能避开了村民重兵布防的那一段寨墙缺口附近,为了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他斜向掠出走得是直线,瞬间就越过了寨墙竟然进入了村寨。他周身剑光环绕,与宝玉的石头蛋飞舞相击。宝玉紧跟着他也越过寨墙进入了村寨,白溪虹随之也跳墙进去了。

  这三名高手已不见踪影,村外的决战才正式展开。猪头人顶着奇形怪状的武器,从坡顶居高临下冲了过来,最后面的那一排流寇手持刀盾刚刚转过身,猪头人就到了眼前。

  满身红光的猪三闲一声令喝,那些猪头人突然将头往地上一拱,铲起一片飞扬的积雪,无数泥土碎石夹杂在雪雾中射出。流寇们的视线瞬间就被完全遮蔽了,惊慌中下意识地举起盾牌格挡乱射的碎石。

  盾牌主要掩护的是上半身要害,又这么举起来遮挡碎雪飞石,而猪头人是低着头、刨着地冲过来的,在一片飞雪弥漫中撞到了流寇的腿上。就听惨叫声不止,有人被当场撞飞,有人在撞倒在地又被践踏而过,还有人的身子被那些撞角扎穿,挑在半空又撞向后面的同伙。

  流寇的战阵在第一时间就被冲溃了,根本没有挡住猪头人的撞击进攻。一方面是因为猪头人来得太突然,流寇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另一方面这些流寇在雪地里又冻又饿,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有一天两夜没吃东西了。

  还有一个决定战局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这些流寇已无斗志。原本陷入绝境的他们只能拼死决战,可是两位首领却决定与白溪村人谈判求和。这么做固然有可能瓦解对方的斗志,但同样也动摇了自己的军心,这些流寇也不想再拼死冲杀了,精气神方才已然松懈。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这支军阵的战斗力应是相当强悍的,可在此时此滴,四排军阵被那些猪头人如摧枯拉朽一般穿透而过。二十八名流寇,每排七个人,被三十名猪头人冲撞践踏,每人都不知被踏中了多少脚、撞中了多少下。

  猪头人的最前方,还有他们的威武神勇族长猪头三。猪三闲带着满身红光,挥舞着二齿长耙,锋芒势不可挡,一耙子过去就扫倒了一片,只见流寇与盾牌、长刀横飞。

  北溪死得惨啊,他倒在农能的剑下已无生机,但最终是被猪头人踩死的。北溪连新到手的中品法器都没有来得及祭出,便重伤倒地奄奄一息。那群咆哮的猪头人穿透流寇的战阵冲下了山坡,又从他的身上踏了过去。

  猪头人再往前冲,前方可就是白溪村的寨墙了,猪三闲又大喝着下达号令,那些猪头人都蹦了起来翻了个跟头,转身又往山坡上冲去。方才有的流寇被撞倒了但受伤未死,有人则趁机闪避逃离,结果猪头人又来了一次反冲。

  几名流寇向着山坡上跑去,但他们可没有猪头人跑得快,先被追上撞翻,又被一群猪头人践踏而过。当猪头人冲回坡顶时,猪三闲又一声令下,他们都站起身来列队集合,没有再继续投入战斗,而村寨外的这片山坡上已没有站着的流寇。

  猪三闲率领三十名武装的猪头人,来回折返冲击两次,流寇们已完全溃败了。手持长枪的村民们也冲了过来,从侧翼包抄围剿为数不多的逃散之敌。那些侥幸没有死在猪头人手中的流寇,却被村民们的长枪扎得跟刺猬一般,战场上竟没留下一个活口。

  这一战的结果出乎预料。流寇原本威胁白溪村,假如拼死决战,白溪村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有可能被屠灭。但谁也没有想到最终是流寇全军覆没,而白溪村这边除了倒霉的北溪,竟再无一人阵亡。

  只有三名猪头人与两名村民受伤。那三名猪头人顶的武器被流寇的刀芒劈碎了,身上也挨了流寇惊慌中乱斩的刀锋,但他们皮糙肉厚,倒也还能挺得住。至于那两位村民的受伤则更令人无语,他们往侧翼包抄的动作慢了,结果被穿透流寇军阵而来的猪头人撞断了骨头。

  指挥村民展开包抄围剿的灵宝暗自心惊不已,他也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猪头人这么强悍的冲击力。幸亏小先生三天前成功劝退了猪头人,幸亏今天白溪村并没有答应流寇那无耻的停战要求,否则看猪头人刚才的威势,恐怕直接就能冲进村寨里。

  田逍拄着一根长杖站在寨墙缺口前未动,他的身体状况也无法参战。没有人注意到田逍身边还站着一条小狗,不停的朝着山坡上狂吠。

  那些流寇早已惊慌失措,莫名软倒在地被猪头人践踏,或被随后赶来的村民以长枪刺杀,可能是他们自己没站稳,也可能是被撞伤了,谁也没有刻意去多想。小天的天赋神通早已掌握纯熟,除了被攻击者感到元神恍惚,而其他人听见的不过是狗叫。

  ……

  大决战发生在村外西坡上,但别处还有另一场战斗,是高手之间最终的较量。农能不愿与宝玉纠缠,他只想尽快逃去,越过寨墙便跳上了一户人家的屋顶,接着纵身又到了另一户人家的屋顶上,身形根本就没落地。

  家家户户的村民手中皆有竹枪,但竹枪却够不着落在屋顶中央的农能。农能就是想以最快的速度,斜向走直线穿过村寨,只要越过白溪进入山野丛林,他就暂时安全了。白溪村刚刚经历大战,众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那么他就有机会先赶回城廓。

朱楼异志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朱楼异志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品书居 >朱楼异志 > 第三卷:该想的人去想 第144章:决战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加入收藏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 To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朱楼异志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朱楼异志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