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咳咳!”在教栾清瑶念完最后一页书后,栾濮安终于忍不住咳嗽,拼命咳了起来。这些日子栾清瑶早就知道栾濮安在咳嗽,可没想到竟然这样厉害了。

  “叔父,”栾清瑶轻轻拍打着栾濮安的后背,希望能稍微缓解一些栾濮安的不适。

  “不要紧。”栾濮安摆摆手,“咳咳!你去倒碗水给我吧。”

  栾清瑶转身倒了碗水递给栾濮安:“要不明日一早我就去找个大夫来给您瞧瞧吧。”栾清瑶一脸的担忧。

  “不要紧的。”栾濮安喝了水,勉强笑道,“之前跟邻居大娘借的钱请的大夫,拿的药,这钱还没还上呢,怎么好再去请大夫。”栾濮安拒绝了。

  “叔父,您看,这是我这几日睡前绣的丝帕,虽说比不上以前秋棠姐姐绣得好,可拿出去,应该也能换点钱,您就放心吧。”栾清瑶从怀里拿出三五条丝帕,放在栾濮安手里。

  “你这孩子,咳咳!”栾濮安既生气又心疼,生气是生自己的气,没能好好照顾栾清瑶,心疼是心疼栾清瑶这么小小年纪,就要开始为日常开销操劳。

  “叔父快别说了。”栾清瑶将栾濮安扶好躺下,又掖了掖被角,“叔父救我于水火之中,我为叔父做点事也是应该的。叔父睡吧。”栾清瑶看着栾濮安闭上了眼,才灭掉了油灯,掩上门出去了。

  “哎哟!这不是秋棠姑娘嘛!”秋棠今日在凤栖阁待得稍微久了一些,不想一出门居然被人叫出了名字。秋棠抬眼望去,此人面容倒是有几分眼熟,可却想不起是谁了。

  “怎么?不认识了?”面前的人轻声笑道,这笑声令人不寒而栗,“你不认得我,我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沦为今天这副样子。”

  “这位爷或许是认错人了?”秋棠浅浅万福,依旧没想起此人是谁。

  “顺爷!今儿怎么这么早啊?”正当二人对峙,梦灵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顺爷,就这两个字,秋棠脑袋嗡得一下,一片空白。秋棠记性一向很好,自己所认识的人里面名字里带顺字的,也就只有曾经绿竹的相好顺哥了。想到这里,秋棠猛地抬头,直勾勾的盯着面前这张脸。

  “秋棠姑娘想起来了?”小顺子阴鸷的笑声让梦灵儿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顺爷这是做什么?”梦灵儿打着圆场,“秋棠姑娘,你刚来圣城不久,这位是宫里萧贵妃跟前的红人,顺爷。”

  “顺爷……”秋棠强忍心中恐惧,浅浅万福。

  “山不转水转,秋棠,此一时彼一时了。”小顺子呵呵笑道,“梦妈妈,不劳您介绍了,我和秋棠姑娘是旧相识了。秋棠姑娘,你说是不是啊?”

  “是……”此时此刻,秋棠除了顺着话说,也别无他法了。曾经那日对簿公堂,结局是何等血腥,任谁都无法轻易忘记,秋棠明明记得顺哥被去了势,被扔到了乱葬岗,怎么今日居然在圣城出现了,而且还成了自己躲不开惹不起的角色。秋棠只怪当初自己年幼,不懂留条退路。

  “梦妈妈,我与秋棠姑娘是旧相识,在这里遇见也是缘分,您看,要不今晚就让秋棠姑娘陪我喝喝茶,如何?”小顺子一脸淫笑,两只眼睛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秋棠。

  “顺爷,这可使不得。”梦灵儿再愚钝也看出二人之前有过节了,更何况梦灵儿是个人精儿。

  “怎么使不得?”小顺子的声音瞬间充满了威胁的味道,可一双眼睛依旧死盯秋棠不放。

  “顺爷,我凤栖阁的姑娘不好么?怎么您偏要秋棠姑娘啊?”不知为什么,梦灵儿想护一下秋棠。

  “怎么?秋棠姑娘不是你凤栖阁的姑娘?”小顺子的眼睛滴溜溜的在秋棠和梦灵儿只见来回滚动,生怕这二人做戏骗了自己。

  “这怎么话说的,秋棠姑娘只是我请来教我们凤栖阁姑娘绣花唱曲儿的,她可不是我们凤栖阁的姑娘。顺爷您就高抬贵手吧。”

  “少跟我打哈哈。”小顺子面色一冷,“进了凤栖阁的门,就是凤栖阁的姑娘,我可不管你是来凤栖阁干嘛的。你也不看看,正经人家的姑娘谁会进凤栖阁,秋棠姑娘,你说是不是啊?”小顺子淫笑着的脸几乎快要贴到了秋棠身上。

  “顺爷恕罪。”秋棠见形式不好,只得服软,想先躲过去再说,“顺爷说的在理,可还是请顺爷恕罪,秋棠不能应从。”

  “哎呦!”小顺子提高了嗓门,“在凤栖阁门口跟我装贞洁烈女呢!梦妈妈,您这儿的姑娘可真的是越来越会摆谱了。”

  “顺爷您看您说的,我们也不过是混口饭吃,摆谱的事儿,我们可不敢,更何况在您面前呢。”梦灵儿将秋棠拉到身后,“可是这秋棠姑娘真的不是我们凤栖阁的姑娘,而且秋棠姑娘家中还有病人,您看您就高抬贵手饶过她吧。”梦灵儿一边说着,一边在背后推秋棠,让她快点离开。

  秋棠也不傻,见梦灵儿有意帮她,躲在梦灵儿身后,趁小顺子没留神儿,撒腿就跑远了。

  “哎!你个小贱人!”小顺子见秋棠跑了,骂着就要去追。

  “顺爷!”梦灵儿再次拦下了他,“顺爷,您非跟她较什么劲啊,我凤栖阁的姑娘们等您可都等得心急了,顺爷还不去瞧瞧?”梦灵儿说着挽着小顺子的胳膊把小顺子往凤栖阁门里带。

  “得,今儿就看你面子,先饶了那个小贱人。”小顺子被梦灵儿哄得开心,顺着梦灵儿进了凤栖阁。

  “青云。”看小顺子揽着两个四等姑娘摇摇晃晃离开了凤栖阁,梦灵儿喊来了大茶壶,“你去请司大夫按上次的方子再配一些外敷的药粉来。”

  “是。”

  秋棠跌跌撞撞跑回了家,一进门就反手关上了门,靠在门上,滑坐在地上,回想起小顺子那张不男不女的脸和阴鸷又淫邪的双眸,秋棠只觉得心底一阵阵恶寒。

  他怎么还活着。

  他怎么会在这儿。

  他背靠的萧贵妃又是何人。

  几个问题来来回回的在秋棠脑子里穿梭,惹得秋棠一阵一阵的恐慌。

  “秋棠?”屋里的徐妈妈听见了秋棠回来的声音,可等了一会儿却仍不见秋棠进屋,她有些不放心。

  “哎,”秋棠被徐妈妈的声音拉回了思绪,“夫人,我在呢。”说着,秋棠伸手整理了一下跑乱的衣裳和头发,强颜笑容,向屋里走去。

  “殿下,您这又要去哪儿啊……”每次见慕凌翊要出门,历旭松都心慌得不得了。

  “去凤栖阁。”慕凌翊冷冷答道。

  “殿下去不得,去不得啊!”历旭松急忙跪倒在地,不住的磕头。

  “茶楼找过了,没有,绣坊街也没有,那你说,还能去哪儿找!”慕凌翊有些急躁。

  “这……”历旭松也不知道还能去哪儿找,他更想不明白,堂堂太子殿下,为什么一定要找个下九流的女子。

  “那就换衣服,去凤栖阁!”慕凌翊不由分说的拉起了历旭松。

  “是……”历旭松不得不答应。

  好在天色已经渐渐暗了,若稍微低调一点,应该不会太过于显眼。这样安慰着自己,历旭松跟上了慕凌翊。主仆二人穿着平民的衣裳,一路步行来到了凤栖阁,凤栖阁虽没有以前的热闹,但也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走,进去瞧瞧。”慕凌翊看了看四周,对历旭松道。

  “砰!”慕凌翊话音刚落,就被不知从哪儿跑来的一个黑影撞到在地,好巧不巧,手刚好按在一颗尖锐的石头上,划破了一个口子,鲜血瞬间滴滴答答落了一地。

  “混账!”历旭松见慕凌翊受伤,不由得恼怒,一把抓住了那个急匆匆的人,“也不看着路!你知道你撞的是谁!”

  “闭嘴!”慕凌翊低吼着打断了历旭松的话。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不想让自己的身份在这里曝光。

  “对不起,对不起,一时心急,实在抱歉。”急匆匆的路人头都不敢抬的连连道歉,“摔伤了么?要不要去医馆看看?”

  “算了算了,你走吧。”慕凌翊摆着手,他只想尽快打发走这个惹事的人,尽快让围观人群散开。

  “算你小子走运!”历旭松皱着眉头呵斥道,“还不快滚!”

  急匆匆的路人如同得了大赦,深施一礼,急匆匆离开了。

  “殿……”一个殿字没说完,历旭松就被慕凌翊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爷,咱们还是去医馆瞧瞧吧。”

  慕凌翊捂着滴血的伤口,不甘心的望着凤栖阁门前来来往往的人群,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回去!”

  “回来了。”慕蹇煜半躺在床上,看着一身黑衣的白兮。

  “虽然费了点手脚,好在不辱使命。”白兮说着,将一个石子模样的小瓶子放在了慕蹇煜手边。

  “玩意儿做得倒是精巧。”慕蹇煜拿起小瓶子仔细的看着。

  “多谢圣上赞誉。着小瓶子的口异常锋利,且带有凹槽,但凡划破皮肤,就会有血流进瓶子,而且瓶身做成了石子的模样,不易被人察觉。”

  “心思巧妙。赏!”慕蹇煜没想到这样一个小瓶子居然含了这么多心思在里面。

  “谢圣上隆恩!”白兮跪倒在地。

  “起来吧。这件事办得不错。回去休息吧。”慕蹇煜映着烛光看到了里面晃动的液体,微微点头。

  “微臣告退。”白兮起身离开。

  慕蹇煜看着瓶子里晃动的液体,却犹豫了。

念影秋棠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念影秋棠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念影秋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念影秋棠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