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列列黑甲,肃肃秦风。

  大泽山中,当一众人看到威武的阵列之时,感受到则是一股有些绝望的气息。

  “公子,魏军!”

  项梁的面色之上带着一股忧意,他们来此,不是没有准备,事前联系上了魏军,酬以重金,拦截可能的秦军攻击。

  只是,这支兵马的出现,却完全超过了他们的意外。

  “别慌。”

  公子负刍挥了挥手,对于这股驻军在山下的秦军,他选择的不是立刻退走,而是与斥候一起来观察敌情。

  公子负刍清楚,光凭他手下的数百人,想要与这支秦军为敌,完全就是以卵击石。

  看着这股秦军战骑,他心中更是确信了这个想法。若是他此刻就退出大泽山,没有了山脉深林的掩护,平原之上,根本走不了多远,就会被秦军哨骑发现,分割消灭。

  山林是一层天然的保护,此刻的秦军没有搜山的愿望,这便意味着,他们暂时还是安全的。

  只是谁也不能确定,这安全还能持续多久。

  “这支秦军,看起来有一万人马。”

  公子负刍观察着这支秦军的阵列,远远望去,有十个千人队,密密麻麻,向着远方排开。

  “东郡的秦军怎会有如此多的兵马?”

  项梁实在想不通,东郡的秦军此刻如何能够抽调出这么多的人手,来这偏僻的大泽山中?

  东郡位于各国交界,乃是秦军东出之地。

  南有韩、魏,东有齐国,北面有着赵国的威胁,这样的一个地方,秦军驻守在各地各城的兵力相当吃紧,又怎么会专门来此?

  难道说,罗网在秦军的渗透力,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么?

  “怎么回事,这支秦军?”

  真刚双手抱肩,看着远处招展的秦军旗帜,双眉紧皱。

  罗网是叫了援军,可只是动用了两个校尉的两千人的军队。而眼前的这支军队,数量实在太多了一点。

  转魂、灭魄站在真刚两侧,两人精致的面容依旧冷漠,只是,她们的心中,却远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平静。

  “派个人下去,和他们的主帅接触一下。”

  真刚吩咐了一声,转魂的目光延伸向后密林,向其中走去。一名罗网的刺客从层林深处走了出来,单膝跪倒在地。

  转魂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声,很快,那名刺客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乱神那边呢?”

  “没有一点消息。”

  灭魄的话,让真刚心中的情绪一团乱麻一般。

  让乱神去暂时拖住墨家大统领,这个任务其实很简单,对于罗网的天字一等剑客而言。

  只是,此刻的真刚,心中却有着不好的预感。

  太阳斜落,离黄昏只有数刻之差。等到阳光完全没入地平线下,黑暗降临,才是罗网真正的战场。

  那耀眼的光芒,让真刚心中如乱麻一般的情绪,实在难以抒发。他轻舒了一口气,挥了挥手。

  “但愿断水那边能带来好消息吧!”

  作为六剑奴中最不可揣度的隐匿者,断水从开始时,便隐匿在大泽山中,等待着给与猎物致命一击。

  断水亲眼看着罗网的刺客拿下了公子负刍,也亲眼看见墨家的劲弩洞穿了那名罗网花费极大代价才埋下的暗子。

  断水始终没有动手,因为他察觉到了,楚国公子的护卫之中,还有着另一个不善的气息。

  那墨家劲弩的主人!

  断水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对方那股微不可查的敌意。他清楚,对方早已经察觉到了他,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哪怕,从明面上看,楚国的公子与农家的弟子应该是他的盟友才对。

  所以,在罗网的暗子死后,断水轻悄悄地退了出去,想要找寻机会。

  只是,那名墨侠的气息却始终没有消失,而是紧紧跟随在他身后,不远不近。

  隐藏、追踪、反追踪,对于这一套,几乎是每一个罗网刺客都需要学的。只不过差别是,手段高下而已。

  断水在隐匿踪迹这上面,境界高深,几乎可以与环境融为一体,而不被人所发现。

  可对方的难缠程度,却远远超过了断水的想象。

  这墨侠想要做什么?

  断水在山中不断变换方位,躲避对方的追击,却始终想不明白。

  啪。

  断水踏在了一根树枝之上,只是,没有预想中的顺利,这根树枝断裂了。

  几乎在一瞬间,断水心中生出一股警意。

  危险倏至,伴随着那在耳边呼啸的箭矢声。

  机关?

  断水手中长剑在空中舞动,将铺面而来的尖弩荡开,而后,身体后翻,落到了地上。

  一双如野兽一般的眼眸,在四周的环境中巡视着,洞察着可能的危险。

  那名墨侠进入了断水的视野之中,随后,这林中又出现了十名墨侠。

  这一刻,断水似乎明白了,他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

  一个捕杀猎物的陷阱之中。

  白日并不是刺客的战场,而短短数刻之后,大地便会进入黑夜。那个时候,断水便能将他的能力发挥至极致。

  “你们想要杀我?”

  断水在尽可能拖延,也在尽可能探查这些墨侠的根迹。他看得出来,这些人并不是一般的江湖游侠。

  那股杀心,纯粹而又坚定,不可能是江湖游侠所能拥有。

  作为顶尖的刺客,断水很是欣赏。但是他又清楚,这股杀心,并不是从阴暗之中厮杀百、千人而锻炼出来。

  这些墨侠的身上,有着一股不属于刺客的浑然浩气。

  断水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他只见,这十一名墨侠从四面攻来。而他们手中的武器,并不是随手的佩剑,却相当的特别。

  “枪?”

  长枪如龙,在这林中挥舞,迸发出强烈刚猛的内息。断水手中长剑与之碰撞,迸发出清脆的鸣音。

  断水不敢与之久持,与一名墨侠刚刚接触,便退了出来。他并不想要与这些人正面相对,因为这些人的对战方式,是刺客最不喜欢的。

  大开大合,正面搏杀。

  “你们不是游侠,是军人!”

  招呼断水的是一支弩箭,从正面袭击而来,直奔他的脑门。

  断水长剑竖持,关键时刻,挡住了这一箭。断水气息平稳,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所消耗的精力徒生,成倍的增长。

  “时有三刻,天暗,杀之。”

  这十一名墨侠之中,唯一持剑的人,也是刚才那名追踪断水的人,发出了命令。

  断水站了起来,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杀意。成为罗网刺客这么多年了,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狂妄的命令。

  三刻之间,想要杀一名罗网天字一等的剑客?

  “这份狂妄,我喜欢。”

  断水一跃而出,身影化虚,可听到骨节咔咔作响之声。

  “我来!”

  持剑者在前,用枪者在后。

  断水这一击,蕴含着强大的剑气与杀意。草木为剑气所斫,飘零破碎。这山中的寒气,这一刻,变得如此刺骨,仿佛能够渗入骨髓中一样。

  碰的一声。

  持剑者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肌肉凑集,那份吃力显而易见。只不过,这一剑,他还是挡了下来。

  断水看着自己敌人的面容,从中看到了一丝破绽。

  只是,他并没有乘胜追击。因为下一刻,十把长枪从四面刺来,那刚猛之气,刺破了冰寒的气息,向着断水而来。

  断水急退,在空中留下了一道虚影。只是,追击却没有断绝。

  枪影如林,四面八荒般袭来。断水的眼前,都是那长枪之影。他的身体直往后退。

  直到,退无可退。

  断水暴喝一声,长剑橫斩,强大的剑气斩碎了枪影,也掀起了一股灰霾。

  身体的内力随着这一击橫斩,抽空了小半,断水站了起来,急急恢复气息。

  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四周。灰霾消散,剑影袭来。

  持剑墨侠手中的长剑凌空斩下,带着一股决绝之意,凌厉异常。

  碰!

  断水挡住了这把剑,只是对方的剑锋却还要更深入几分,砍进了断水的肩膀,造成了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哼!

  断水闷哼一声,手臂肌肉隆起,真气激荡,荡开了持剑墨侠手中长剑。

  对方并不恋战,持剑向后,剑锋上,一滴鲜血留下。

  十一名墨侠又重新组织起了阵列,持剑者依旧在前,冷冷看向了他们的战果。

  “两刻,敌左肩受伤,攻之可获大利。”

  伤痛随着神经影响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尽管作为剑客,这种程度的伤痛,断水早已经习惯,丝毫影响不了他的节奏。

  只是,那持剑者的声音,冷漠中带着一股杀意,让断水很不耐烦。

  “杀!”

  这十一名墨侠,便如刚才一般,向着断水攻来,重复着刚才的节奏,就如机器一般,有条不紊。

  断水的眸光在这十一名墨侠中找寻着,想要得到能够利用的弱点。

  十名持枪者犹如尾翼一般,附着在这持剑者之后。断水眸光一闪,长剑刺入大地之中,土地崩裂,剑气掀开了一道裂缝,向着持剑者而去,打断了他们的步骤。

  只是,断水却没有攻击向持剑者。他清楚,只要这名持剑者能够挡住他攻击,这两侧十名墨侠会袭击而来。

  接着,不过是重复着刚才的故事。

  断水这一次,瞄准的是侧翼的一名持枪者。

  翦其羽翼,削其战力。

  只是,断水的猎物并没有如他预想之中的一样,脸上露出绝望的面容。

  断水寻找的时机十分精妙,为的便是一击建功。只是,对方却比他想象得要稳重。

  手中长枪刺入大地,内力在他周围形成了一道屏障。尽管,这道屏障,并不足以阻挡断水长剑。

  只是接着,这墨侠从身侧侧拔出了长剑,与之相对。

  呲呲呲呲。

  火星迸射,断水可以清晰看见,眼前墨侠脸上那股从容。

  断水长剑刺与这墨侠手中长剑碰撞,而他的身后,十把长枪并至。

  而在这一瞬间,形势变得比刚才更加危险。

  长蛇袭尾,那尾尖的毒刺,十分致命。

  断水想要躲,只是,他面前之人却没有给他机会。感觉到断水剑势弱了几分,眼前的墨侠拼着一身伤势,在断水犀利的剑气之中,不进反退,将之送到蛇尾。

  断水有些恼怒,长剑向后一收,便在短短的一瞬间,脱离了与眼前墨侠的接触,身体向右后斜移,躲开了那致命的一枪。

  只是,断水并没有就此罢手。他剑技精湛,长剑斜斩,要将近在咫尺的墨侠斩杀。

  对方似乎也预料到了断水的意图,可他却做了一个断水有些意外的对策。

  他放下了手中长剑,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踏前一步,迎着断水的剑锋而去。

  这是想要与我同归于尽?

  断水手中长剑斩入了这名墨侠的衣服之中,却不是剑刺入血肉之中的那股感觉。他无法继续,因为数把长枪,挡住了断水的攻势,让他没有了进一步的斩获。

  匕首挥斩,断水侧过了头,躲过了这一击,耳边却听得咻的一声。

  弩箭飞来,带着一股啸音,在断水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血迹。

  断水荡开了长枪,重新后退,手在脖颈之上抹了抹,心中叹了一声,好险!

  “鹤翼变长蛇,你们果然是军人。”

  断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之上的光泽已经渐渐消失殆尽,马上便是他的时间。他的目光看向了那名刚才与之相对的墨侠。对方被他刺破的衣衫之下,不见血痕,而是显露出一件鳞甲。

  “龙绡甲?好大的手笔!”

  “一刻,敌已中毒,气力大衰,此乃良机,杀之。”

  刚才那个讨厌的声音再度传来,断水此刻却没有功夫厌烦,他抬起了手,刚才从脖颈处沾染的血迹,已经变成了黑色。

  断水站了起来,却感觉浑身乏力。一时间,这十一名墨侠再也没有组成阵列,却如猛虎出笼一般,从四面八方猛攻。

  这一刻,断水已经明白,这十一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夕阳西下,当太阳没入大地的前夕,光芒是如此的耀眼。

  断水无声地躺在了地上,身上遍布着十数处致命的伤痕。他无力地看着眼前视野绝佳的美景,耳边传来了那个有些讨厌的声音。

  只不过在此刻,断水心中所有的情绪开始渐渐抽离身躯,消失不见,只余下了那声,萦绕不去。

  “罗网断水,毙于枪下。”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