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似是汉子于人间的气数,彻底尽了。

  不消多时,竟是身体片片化成飞灰。

  那中年女子,搂了个空,茫然呆立片刻,徒然叹息。

  年轻人,一拳的威力,强大到这般地步,如何能与之对抗?

  这倒好了,两人,仗着自身在人间武夫六境之中,为上流,却让年轻人,反过来,又是杀人,又是诛心,她自己都不知道,剩下的计划,要不要坚持下去。

  瞥了眼,桌子上的钱财,再看了眼,怔怔出神的杨枝。

  忘了是杨枝五岁还是六岁的时候,被她和中年男子,从街上领回家,她彼时,一眼便看出了,杨枝此女的姿色,将来了不得,是个美人胚子。

  她费尽心机的培养,教授杨枝琵琶的老师傅,在松林城,在乐器一道上,排得进前三甲。

  花费自然是不俗,但她和中年男子,依旧倾尽全力,栽培杨枝,为的便是,将来,杨枝不仅能靠着琵琶,自食其力,赚了钱,亦能弥补,花费在杨枝身上的钱财,以及……

  生许是,生财之道。

  杨枝不负两人的厚望,天赋极佳,琵琶弹的极好,老师傅说,杨枝是她见过天资最好的一个人,之后,进了怜花楼,她与甘露,并称怜花双绝。

  怜花楼被人算计,楼里的女子,像是货物般,让人瓜分,舍弃掉其他,她和中年男子,也要把杨枝、甘露,和其余几位看好的女孩子,先行带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再徐徐图之。

  其实,她和中年男人的计策,已然是完成了小半,剩下的大半,也做好了准备,只要赵阙没有出现,像是两人在被窝里,推衍的那般,迟早会达成自己的目标,荣华富贵少不了,最重要的是,还有权势,那种不见于明面上,深藏在水底下的权势。

  杨枝似是把脑子里的所思所想,赶紧清空掉,先是呆呆望着中年汉子灰飞烟灭的地方,继而嚎啕大哭,扑过来,喊道:“爹!爹!您……您怎么没了?您不是想听杨枝弹琵琶吗?以后,杨枝哪里也不去,就在爹爹的身边,为您弹奏琵琶,将杨枝会的,每日为您弹奏!!”

  中年女子,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幽幽叹气:“行了,既然他已经死了,咱们活着的人,还得完成他的遗志,你爹爹的遗志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杨枝哪会知道,愣了少许,马上说道:“杨枝永远记得。”

  “那就好,赶快收拾一下,咱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中年女人说道。

  她把被褥撕扯下了一块布,将汉子湮灭的白灰,捧到布里,打了个死结,看着杨枝麻利的把桌子上的钱财,收拾好,丝毫,未有停留,先行踏出房间。

  要说不伤心,那是假的,但是,经过短暂放弃的心理之后,中年女人,仍然,想要把现在做的这些事,坚持下去,不愿意半途而废,毕竟,花费的功夫,委实是太多了,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到了,即便她想回头,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心里,也不容许的地步。

  两人从客栈的后门出去。

  到了,顺着小巷,左拐右拐,竟是来到一处民宅,敲了敲门。

  很快,门打开,出来一位几乎有绝色倾城的女子,“娘,杨枝姐,你们回来啦?”

  女子的年纪,看着比杨枝大,实际上,她比杨枝要小两岁。

  松林城的达官显贵,只知杨枝、甘露的名头,哪会料到,再过一段时间,便会有一位唤做“折叶”的姑娘,横空出世,市井会最先流传折叶的名声,将她比作那仙界的七仙女,继而,再让折叶姑娘稍稍抛头露面,引起一些世家大族公子的注意,接下来,就是按照怜花楼楼主的计策那般……

  折叶,又见杨枝哭哭啼啼,中年女子,脸色极其的灰暗。

  心里噗通跳了下。

  “回家再说。”

  “好的,娘。”

  三人进了家门,折叶探出头,左右看了下,确定没人追过来,再将大门关言。

  她的容貌,堪称无暇,目光柔和的似是天上星月洒下的光辉,身材婀娜如细柳,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存有千万种风情。

  就算是见过许多绝色女子的赵阙在此,看到折叶,依然会称赞一声,这女子,当真是人间不可多见。

  回家各自坐下。

  这间民宅,唯有三人。

  中年女人,转瞬又流下热泪,把包扎好的布,放在桌面,指着它道:“它便是你的苦命爹爹……”

  “……”

  折叶瞠目结舌,一时接受不了。

  随后,中年女人,把前因后果,半点不曾隐瞒的悉数说出。

  折叶攥着两拳,愤恨道:“我一定为爹爹报仇。”

  “报仇?谈何报仇?那年轻人赵阙,必然是某处世家大族的公子,以咱们眼下的势力,已然算作丧家之犬,又怎能和赵阙硬碰硬,再说了,赵阙一走,天大地大,再去寻他,不知浪费多少时日了。”

  “娘!您怎么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士气呢!!”

  中年女人叹息说道:“娘这不是担心你们嘛!你们的爹爹,固然死的冤枉,然而,松林城,咱们已经布好了大局……”

  折叶恍然大悟,边哭边道,“我懂了,娘,折叶一定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若没有您和爹爹,折叶早就被人贩子,卖到草原去了,过那猪狗不如的日子。”

  “唉,你明白就好,有些事,不可强求,即便是你爹死在赵阙的手里,但凡以后,赵阙能帮我们的大忙,我们亦要把仇恨,暂时抛却到脑后,等他帮了我们,再提报仇之事。”

  “我知道了,娘,您总是教给我很多道理,为了咱们的目的,为了大局,除了您之外,即便我们任何一个人死了,皆无伤大雅!”折叶哽咽道。

  中年女人连忙说道:“折叶,好孩子,不要这么说话,你们任何一个人,在娘的心里,都重如泰山。

  娘,短短时候,经历了太多事,先去自己冷静一会儿了,至于你爹,等娘恢复些许,咱们一块去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将他埋了,唉,劳碌了一辈子,终于死了,说句心里话,娘,有些羡慕你爹爹,两手一放,什么都不管了。”

  说罢,中年女人,起身,离开了房间,随便去了间厢房,想着心事。

  她有什么心事?自然是,没了自家汉子,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房间剩下折叶和杨枝。

  折叶嘤嘤的哭着,直到中年女子细不可闻的关门声响起后,她骤然止住了哭泣,脸上还挂着泪珠,盯着杨枝道:“你叫杨枝,我叫折叶,姐姐,你说说,我是不是命中克你?”

  “妹妹怎么说这话呢?咱们亲如亲姐妹,说什么克不克的。”

  折叶努了努嘴,突然嬉笑道:“爹死了,死的好,姐姐,我真的命中克你啊,等我把话说完,你才会明白。”

  面对着折叶的不正常,杨枝仿佛习惯了,轻微点点头,“你说。”

  “别瞧着爹和娘,花钱培养我们,实则,咱们都是她的赚钱工具,等我们的价值,没了,嘿嘿,咱们的命运,便会像是怜花楼里其她姐妹一般,被娘送给值得拉拢的人,杨枝姐和甘露姐,是娘的左膀右臂,她不会害你,更不会害亲女儿甘露,可我就不一样了……”

  “你在说什么啊!谨慎点,被娘听到了,她不知道有多么的伤心!!”

  折叶,骤然凑近到杨枝的面前,轻声道:“杨枝姐,倘若,我代替你的位置,你说,娘还会如此重视你吗?”

  “你……你又在瞎说什么啊,咱们……咱们这么多姐妹,娘不是一直都一视同仁吗?”

  “嘿,你和甘露姐,娘跟爹,一视同仁,但是我们,就不一样了,给你个比喻,就像是,你和甘露姐是畜生里面的猪,我们则是鸡鸭,猪总得喂的肥肥的,才能杀了卖或者吃,而鸡鸭,只要长大了,便可以杀了,亦或换钱。”

  杨枝心里咯噔了一下,喃喃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折叶瞄了眼,门外,侧耳听了会儿,“咱们跑吧,杨枝姐,咱们的命运,应当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娘的手里!!!”

  “你……你你你你……爹娘费煞苦心,把我们养大……”

  折叶眼珠子一转,又坐回去,注视着杨枝,轻声道:“适才说,我命中克你,并非虚言,杨枝姐,你藏六百两黄金的地方,可是被我找到了……便在松林城出了东城门,直直走一里地,那颗大槐树底下。”

  “……”

  杨枝惊骇。

  “难怪,此前,你让怜花楼的小厮,无辜往东城门去,原来,你早已买通了那小厮,或者,你许诺了那小厮的什么,他为你将六百两黄金,偷偷藏起来。”

  “别说了!别说了!!!”杨枝乍然低吼。

  全然没了,刚才的仪表风度。

  “我猜猜看,你给那小厮什么好东西了,他才会心甘情愿的为你卖命!!!咱们女孩子,若是想让男人俯首帖耳……”

  “别说了!!!”

  杨枝不顾一切的捂住折叶的红唇。

  她这才惊觉,折叶所说不错,真的是她命中的克星!!

  挣扎着把杨枝的手挪开,折叶冷笑:“可惜,姓张的小厮,在怜花楼被人抄家的时候,无故死在了暗间,怜花楼的暗间极其隐秘,抛开我们这些人,没人知道!!杨枝姐啊杨枝姐,你一直都说,自己的城府不如甘露姐,其实,你才是城府最深的那一位!!!”

  “……”

  赵阙出了松林成。

  回头,看也不看。

  嫌脏。

  

如虎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如虎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如虎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如虎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