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夜明珠!”那两位司徒家小姐还真是识货。

  “是啊,来,我给你戴上,你认了我做姐姐,便不许摘下来。”兰儿多单纯啊,她得防着被那俩给骗去了。

  司徒兰很想推辞,她知道这礼物的珍贵,可她很喜欢卿娘,不想扫了她的兴,忙从腕上退下了一只镯子,那是母亲留给她的。

  “这只玉镯是我最心爱的,姐姐戴着也不许摘。”

  “哈哈,你们这是互送信物吗?人家都是送手帕啦,要不然怎么叫手帕交呢?好了,都戴好了不许弄丢。”

  卿娘摸了摸那只碧绿的镯子,笑嘻嘻的跟贤妃说:

  “今天我可要好好谢谢娘娘,让我结识了兰妹妹,我也要送您一样礼物。”

  “哦,你要送我什么?普通的我可不依。”

  “就是,夜明珠都送给司徒兰了,娘娘应该有更好的。”司徒蕙突然高声说到,当她们是透明的,难道自己不会找话吗?

  贤妃看了她一眼,心里极其鄙视,会聊天不?这种人属于一聊就死的那种,人家两方送礼物,关她个第三方啥事?

  “我来的时候带了一瓶酒,今天就送您这个。”阿霜忙上前,从背包里摸出了一只半斤装的瓶子,里面是桑葚酒,这个可是空间出品。

  她刚才进来就发现了,这位娘娘眼圈发青,明显是睡眠不好,以她的岁数不是贪欢造成,那肯定就是失眠了,这个酒里她还滴入了琼浆。

  毕竟是三皇子的生母,也算是自己人啦,如果她见了人感觉不好,这瓶酒也不会拿出来的。

  贤妃刚接过酒瓶,就听得旁边传出了嗤笑声:

  “明慧县君也太小气了,刚才还送了夜明珠呢,送娘娘就这么一个小瓶,就算是玉液琼浆又能如何?不过是酒罢了。”

  这次换了人发声,是那位司徒蓁小姐,卿娘笑了笑没说话,刚才吓她一跳,还以为自己的琼浆露馅了呢,原来只是个比喻。

  娘娘没理她,旁边的宫女很有眼色,拿了一直小玉杯来,贤妃亲自倒了一点,笑着说:

  “要是不好,你必须另送啊。啊!”她轻轻抿了一小口,便吃了一惊。

  “这是你自己酿的?”

  “是啊,每个步骤都没有假手于人,诚意足够呢。”

  贤妃叫了一声叶嬷嬷,听得司徒兰就是一颤,刚才那小太监可说了,这位不是好脾气的,难道姐姐的酒有问题吗?

  只见殿外快步进来一个女子,约莫有三十多,脸盘大大的,略方一些,乍一看很严肃。

  “这个瓶酒给我收好,你亲自收,不许再过人手。好酒啊。”她说完也不理人,拿着酒杯细细品着,就倒了那么一口,卿娘看的都急。

  “今天承了你这份礼,不行,我得踅摸点啥给你。”她恋恋不舍的放下了酒杯,煞有其事的说着。

  “这是臣女第一次见娘娘,孝敬您的,不用回礼了,等下次有啥好东西,想着我点就是。”

  “真哒,姨可是实在人,就不回礼了啊,这酒如果再有了,可记得给我留一份啊,哎呀,太香了。”出手一瓶酒,卿娘就多了个姨,还真是哭笑不得。

  人家贤妃也有自己的考虑,这么多小姑娘,送东西也不能只给卿娘,虽说是还礼,可那两位姑娘毕竟是定王府里的,皇上对定王可是很看重的,所以她也不能做的过了。

  今天心情不错,传了饭来,让她们享受了一顿宫宴,可说实在的,还没自己小厨房做的合口味,只不过看着漂亮罢了。

  吃了饭,她们便告辞出来,并在宫门口分了手,司徒兰恋恋不舍的,卿娘悄声对她说,过几天给她下帖子,请她到伯府做客。

  她是从心里喜欢这个女孩,两辈子加起来,她也没见过目光如此澄明的人了,虽然自己是个复杂的,可越是心思深沉的人,越是喜欢简单的那种,也算是一种互补吧。

  她带着阿霜回到了伯府,司徒兰这一路就没那么太平了,那两位是酸话不断,虽然伯府地位不及定王府,可人家苏曼卿是县君,而定王府三位孙女还没一人被册封过。

  卿娘就个人地位来说,是配得上她们的,可惜,人家只认了司徒兰一人。

  “你不是很宝贝你那破镯子吗?一看人家地位高就巴着去了,三妹,咱家也太丢人了,

  “二姐,为啥呀,咱们好歹还是定王府呢。”

  “因为有人眼窝子浅呗,不就是个夜明珠吗,至于戴在身上,连看都不让咱们看,哼,我才不稀罕呢。”

  她嘴巴这样说,可眼睛却一个劲的瞄着,想着用什么办法能抢过来,司徒兰的东西她抢的还少吗?

  可她算来算去,没算到司徒兰的决心,人家一回王府,就跟王妃说:

  “今天在娘娘那里认了一个姐姐,是文庆伯府的明慧县君,您看,这是她送我的珠子,我送了娘留下的镯子,我们说好了,彼此送的礼物要爱惜,永远不许丢了。”

  “我看看,你说的那位县君是个好的,你很喜欢她吗?”

  “嗯,很喜欢,她不光长的美,说话行事我都好喜欢。”老夫人没说话,心里不知想些什么?

  司徒蕙失望极了,她本来打算着见了祖母好好撒个娇,再跟母亲配合着,将那珠子弄过来,以司徒兰的性子,这事十有八九是成了,可这憨货如此一说,祖母一定不会答应她,毕竟,这里面还有个明慧县君呢。

  “你娘留的那支镯子可是很贵重呢,你怎么就这样送人了,拿来我看看,这珠子有啥神奇的?”

  二婶眼珠子一转,伸出了手,拿到她的手上,还不是想给谁就给谁,晾那小丫头也不敢来抢。

  “送什么我都喜欢,我会写信去跟哥哥说的,祖母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去吧,既然是人家送你的,可要保管好了。”王妃说完,横了二媳妇一样,王爷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强,还敢在她面前耍横?

  自从司徒修被封为世孙,这几天已经有人还探话了,她刚才听到明慧县君,心里便动了动,虽然此女没了母亲,孙儿的命可是她救的,她的命格肯定对孙子大有益处,要不然,怎么会逃出命来,就承了爵呢?

  

归田嫡女带锦鲤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归田嫡女带锦鲤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w.la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归田嫡女带锦鲤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归田嫡女带锦鲤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